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青年的力量]
藏人主张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青年的力量

   丹真宗智:松萨:西藏青年的力量(Sontsa: Tibetan Youth Power)
   
   
   文章摘要: 流亡中的孩子们是自由西藏的希望。尊者给了他们有一个特别的词,叫「松萨」(Sontsa,意指种子)。松萨指的不是尚未出生的种子,也不是预设的潜力;它是树苗,是已经繁盛、成长、但仍然年轻的树苗。松萨拥有一个享有光明未来的承诺。
   

   
   作者 : 丹真宗智,
   
   
   發表時間:9/29/2010 《自由圣火》
   
   原作: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印度西藏之友會祕書長)
   漢譯:蔡巧芬
   老阿嬤改了一下措辭,重新問道:「我的意思是你是安多、康巴、還是兌巴人?」用著一種不太禮貌的口吻,洛桑(Lobsang)再度回了一個同樣抗拒性的答案,道:「西藏人」。另一個老阿嬤無奈地嘟噥道:「這年輕人顯然不知道他父母的老家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打哪來」。
   這起事件發生在摩洛甘濟(McLeod Ganj)的一個餐廳裡,我一位輟學的朋友洛桑,在那裡當服務生。當他禮貌地為一群老阿嬤奉茶時,被問道:「你是哪裡人?」
   
   大多數的年輕藏人或許會像洛桑一樣作出同樣的回答。有些人是真的忘了父母親的根源,但大多數的年輕人知道他們的父母親來自何處,只是不喜歡以氏族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身份。西藏青少年不想再背負來自於地域及教派的額外包袱,因為,這兩項身份,更多時候,已經成為許多狹隘政客分化社會的工具。年輕的藏人選擇避開繼續扮演這樣的角色。他們是新的一代,擁有屬於自己身份意識的新生代。他們已經見識到以往的分類所導致的社群原教旨主義的後果。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如何在瞭解自己父母與文化根源的同時,不落入氏族集團主義的陷阱;因為這個陷阱已經抑止了西藏的議會政治。這是一種美好的平衡,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須要維護這樣的平衡,以便讓共同體邁入正向的發展。藉由這樣的努力,我們將實現我們在流亡中不斷奮鬥的、美好的民主願景。
   
   在我們開始我們流亡生涯的那一天起,達賴喇嘛尊者便高度地重視西藏學童健康成長的重要性。那些同時接受傳統教育以及現代教育洗禮的年輕一代藏人,將極大地影響著西藏的未來。如今,這裡已有超過一百所以上的學校。
   
   流亡中的孩子們是自由西藏的希望。尊者給了他們有一個特別的詞,叫「松薩」(Sontsa,意指種子)。松薩指的不是尚未出生的種子,也不是預設的潛力;它是樹苗,是已經繁盛、成長、但仍然年輕的樹苗。松薩擁有一個享有光明未來的承諾。
   當孩子們在學校長大時,長輩們給了我們最美好的夢想,叫作「自由西藏」之夢,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國家、一個我們的老一輩在中國人手中失去、而我們必須快快長大、去要回來的一個國家。無論是教導我們認識國旗、認識我們的領袖達賴喇嘛、或是教導我們認識西藏的歷史和政治,我們的學校裡有著許許多多的愛國主義教育。
   
   而今,我們長大了,準備爭取實現這個夢想,但是規則卻已經改變。我們原先要爭取的自由已不復在。目標已經移位,我們完全沒有角色可演。現在,我們甚至連一次抗議集會也不能有,長輩囑咐我們莫對流亡政府要求大家保持冷靜的呼籲表現不忠。
   不僅妥協性的戰役沒有榮耀可言,就連妥協這件事看起來也毫無希望。無論如何,即使能夠達成妥協,新一代的年輕藏人就願意保持沉默、對所謂的自治感到滿意嗎?
   我經常與在印度各個城市唸書的西藏大學生一同工作。藏人學生在這些城市裡組建學生社團,透過集體活動,從事西藏運動。運作的資金全來自於他們寒暑假期間在各個西藏難民營中的卑躬募集。這些社團也兼任扮演福利機構的角色,照顧生病或發生意外等緊急狀況時的學生。
   我去年在印度南部的一個濱海城市門格洛爾(Mangalore)。那裡約有三百名年輕藏人在那就學。在一個為期四天的西藏慶典裡,一個好奇的印度學生問另一個年紀相仿的藏人學生道:「西藏是什麼樣子呢?」
   
   這個藏人學生停下了他的談話,開始思考。也許他憶起了他在影片或照片上看過的西藏圖像。大多數出生在境外的流亡藏人,從來沒見過西藏;即使是對那些為數不少、在年紀尚輕便從西藏逃出來的人,除了當初出走的小村莊之外,他們對於西藏這個大家園也沒真的見過多少地方。
   他們的西藏是由他們的想像力、他們的教育、以及他們從長輩和遊客那聽來的故事所構築出來的;當然,還有透由他們身上的血液繼承而來。他們沒有國籍、沒有公民的身份;達賴喇嘛是他們的護照。他們打從出生便是難民。
   誠然,像任何社會中的年輕一代一樣,我們在語言和傳統習俗上也有自己份額的問題。是的,我們有態度上的重任。然而,在內心深處,我們是西藏人。只要報紙、電視、或廣播中提到西藏與達賴喇嘛,就會觸動我們的心弦。這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不管有沒有證件,那些浪跡國外的藏人們,都曾跟我提過他們內心深處的這根心弦。它就是這麼神奇。而我相信,這就是西藏特色(Tibetanness),而且我知道所有藏人身上都有這樣的特質。
   在一天結束之際,我們也希望有一個家可回,一個可以讓我們歸屬、屬於我們自己的小地方。要我們去想像西藏終會自由、同時去推遲我們稱為「家」的這個夢想,實在太困難。但這場鬥爭必須繼續下去。
   我經常被問到該如何將藏人情緒上的能量疏導、轉化成能讓西藏獲得自由的具體工作。今天,年輕一代的藏人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具備了通行全球的語言和技術技能,我們可以發起一個強力的戰鬥。在今日,年輕一代的藏人不受習俗化的忠誠所綁。他們愛國,但是接受教育並且資訊豐富。
   但願我們能夠節制,不再以信仰之名,將解決西藏問題的全部重擔放在達賴喇嘛尊者一個人的肩上。在接受佛陀指引的同時,願我們也能夠是共同承擔起這份責任的人。
   我們確實有一群年輕人,他們在自己所屬的社會服務、領導才能、藝術和文學等領域裡表現傑出,並且樹立了楷模。諾桑(Norsang)單槍匹馬地運作一個最流行的藏人網站phayul.com。洛桑次仁(Lobsang Tsering)主持一個名為「哭喊」(Kunphen)的戒毒中心,這個位於達蘭薩拉(Dharmsāla)的戒癮中心已經成功地幫助過一百二十名以上的患者。熱索(Rapsel)遊遍全印度的西藏難民營,致力於素食的推廣。德聰(Techung)與次仁久美(Tsering Gyurme)的音樂;丹增多吉(Tenzin Dorjee)的攝影;噶瑪席曲(Karma Sichoe)的唐卡繪畫;拉東德宗(Lhadon Tethong)的青年領導,她也是全球自由西藏學生聯盟的執行長;還有西藏議會的卓瑪嘉日(Dolma Gyari)以及噶瑪耶喜(Karma Yeshi)。
   
   我向所有這些人以及和其他許許多多長年為西藏辛勤付出、奉獻、及默默工作的所有人致意。這篇文章對於這份青年的力量獻上敬意,也對年齡漸長的新一代流亡藏人致意,是他們,使達賴喇嘛尊者的「松薩」之夢得以成真。這是對一個新的西藏的承諾。
   原刊:《西藏評論》(Tibetan Review),二零零四年八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9/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