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一中国政府年年发表《美国的人权纪录》,将人家公开媒体早已报道的不良现象吹毛求疵地罗列出来,而对于自家政治社会各方面的黑暗特别是层出不穷的人权灾难,则是能遮则遮能掩能掩,实在遮掩不了,那就轻描淡写、淡化处理。

   中国媒体当然更“歪”得一塌糊涂,对于国内无穷无尽的天灾人祸是能遮则遮能掩能掩,实在遮掩不了,那就轻描淡写、淡化处理;却热衷于无微不至地报道国外的不良现象和自然灾难,一副幸灾乐祸的味道。

   古人云:“见人而不自见者谓之蒙,闻人而不自闻者谓之聩,虑人而不自虑者谓之瞀。”(徐干《中论》)中国政府及媒体的做法,真可谓集“蒙聩瞀”于一体也。

   董仲舒指出:“自称其恶谓之情,称人之恶谓之贼;求诸己谓之厚,求诸人谓之薄;自责以备谓之明,责人以备谓之惑。” 中国政府及媒体的做法,真可谓集“贼薄惑”之大成也。

   这种“内大恶不书,外小恶必书”的做法,完全违背了“详内而略外,正人先正己”的春秋大义。

   二何谓详内而略外?内外,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内外的界限有所不同。在衰乱世,“内其国而外诸夏”,“内”仅指鲁国,连诸夏亦算是“外”,夷狄更是“外”;到了升平世,“内诸夏而外夷狄”,诸夏划归为“内”,仅夷狄为“外”。

   详略,详细与简略也。详内而略外,意思是记录史事时对内详细对外简略。记录什么史事呢?主要是坏事、恶事、不良现象。对内,政治社会方面即使是小小的不良也要详细记录下来,至于外人(外国),小恶从略。

   “录大略小,内小恶书,外小恶不书。”(何休);“小恶在外弗举,在我书而诽之”(董仲舒);“孔子之制《春秋》也,详内而略外,急己而寛人,故於鲁也小恶必书,於众国也大恶始笔。”(徐干《中论》)

   其次是灾异之事。“《春秋》之义,详内而略外,是以外灾例不录,而书皆善文,又皆有传释,不劳备载也。”(《春秋公羊传注疏》)

   之所以详内而略外,是表示正人先正己,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关此《公羊传》有一段著名的阐述:“春秋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王者欲一乎天下,曷为以外内之辞言之?言自近者始也。”那么,何为“自近者始”呢?何休注曰:“明当先正京师,乃正诸夏。诸夏正,乃正夷狄,以渐治之。”

   春秋大义不仅详内而略外,而且详君而略臣。“《春秋》之法,以为天下有中外,侯国有大小,位有尊卑,情有疏戚,不可得而齐也。是故详中夏而略外域,详大国而略小国,详内而略外,详君而略臣,此《春秋》之义,而日月之例所从生也。”(宋崔子方《春秋经解》)

   可知《春秋》之义,對不同的對象詳略不同,以內外而言,詳內而略外;以国之大小言,詳大而略小;以君臣而言,詳君而略臣。君主有恶必书,臣子小恶从略,对君主的道德要求比对臣子更高。

   三《春秋》要求:“正京师乃正诸夏,诸夏正乃正夷狄。”中国政府正好颠倒过来:首都不正却要正各省,国内各省不正却要正外国。

   详外而略内,詳民而略官(对民众斤斤计较对官员纵容不问),严人而宽己(对别人严对自己宽),躬自薄而厚责于外(原为“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以仁自裕而以义施人”(以仁恕对待自己,以道义苛责别人),“我无之而求诸人,我有之而诽诸人。”(我没有的美德却要求别人,我有的恶行却指责别人)……一切都与儒家的标准反着来了。

   中国政府的行径和作风,颇有小流氓的风范----上海滩的大流氓大概是不屑如此的,古代夷狄大概亦有所不屑呢,思之令人羞煞、痛煞、恨煞!

   孔子作《春秋》,于记史叙事之中寄寓着褒善贬恶的政治理性和价值标准,即春秋大义,可以给仁人义士以激励,可以予乱臣贼子以震慑。因为《春秋》作为外王学的经典,蕴藏着孔圣强烈的正义感和道义光芒,代表着儒家的政治文明和社会道德理想,散发着文化的力量,真理的力量,良知的力量。故孟子说,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孟子之言倒过来也成立:惧春秋者必为乱臣贼子。然而,不惧春秋者未必不是乱臣贼子。有人说,春秋战国时期乱臣贼子尚有知耻之心,害怕孔子春秋笔法记下自己的恶行而遗臭万年。然也然也,对于“特殊材料做成的”唯物主义者和毫无羞耻之心的小流氓,《春秋》奈之何?真理良知奈之何?孔孟重来,也不过多了个防控的对象而已。2010-10-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9/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