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一
   对于儒家来说,凡异乎仁义之端的思想理论学说体系,都是异端。但异端又有优劣之别、好坏之分,优劣好坏的程度又千差万别。
   

   如作为中华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诸子百家以及西方的自由主义,虽为异端外道,各有不同程度的正确性合理性,颇有真知灼见。至于佛道两家,真理度仅略逊儒家而已。有些异端则大错大坏,问题严重,如古代的法家思想现代的马列主义。
   
   易言之,异端有良性恶性之分。如法家和马列,无疑属于恶性。当然,说异端不对不好或恶性,都是从根本上、本质上说的。如果仅看枝节和表层,别说一般异端外道,便是邪说邪教也不乏合情合理的地方。
   
   而且恶性异端往往最容易鼓舞、激发和泛滥人性之恶,让人不知不觉地是非颠倒善恶混淆起来,不知不觉变得疯狂又邪恶。暴力未必能够让正人变邪、善人变恶,某些异端学说却能够,而且让人邪恶得理直气壮。
   
   因此邪说邪教往往有其相当的煽动性和号召力,让人不知不觉地上当受骗,向其输诚,作其帮手、为之奉献牺牲。法家之所以能成气候,马列之所以能成气候,以法家和马列为指导思想的政权能成大气候,根本原因都在于此。
   
   信奉恶性异端的人物、势力和政权都属于蛮夷,不论什么人种什么血统。元清虽为异族,但尊崇儒家,勉强可算中华偏统,古今反儒的政权则是连偏统都谈不上的。众所周知亡于异族、被异族统治是不幸的,故面对异族入侵,都知道抵抗。但很多人不知道,亡于异端、被某些异端统治更是大不幸,异端之夷比异族之夷更可怕更可恶。
   
   非孟子不能辟杨墨,非大儒不能辨法家。至于马列的本质,更非一般学者所能辨别的了。若无孔孟这样的人物,若无儒家的文化慧眼,法马之邪,必定要它们恶果累累之后才能逐步为世人所认知----甚至恶果累累之后,还有很多糊涂虫为之呶呶辩护。
   
   马克思加秦始皇(法家)这两大异端的结合,制造了多少人权、人道、人性大灾难啊,中国文化被全部打到,传统道德被全面推翻,官德士德民德全面沦丧,中国被推进了最缺德的时代,彻底地变成丛林世界禽兽社会。可至今为之作辩解甚至以之为信仰者,还不是大有人在吗?
   
   二
   以中华文明的标准衡量,共党无疑属于蛮夷政权。不过,蛮夷并非一成不变的,向儒家向文明靠拢不仅完全可能,而且是大势所趋。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江泽民再到胡锦涛温家宝,共产党虽蛮夷依旧,但蛮夷的程度毕竟在逐步降低,也可以说是中华的程度有所提高----尽管其提高的速度太缓慢了。
   
   这种提高,是客观形势、国内外局势所迫,也是当局逐步偏离、疏远和局部抛弃马列主义这一异端所致。东海能够苟活至今并且“局部自由”至今,儒家能够
   在狭缝里艰难地呼吸几下活动几下,主要也是拜这一“提高”所赐。
   
   如果不论动机,胡锦涛的和谐论及科学发展观,不仅与斗争论相比进步了,与猫论摸论不争论相比也有所进步。而温比起胡来又多了些文明味,在当代中国这个范围内,与李鹏朱镕基等前任比较而言,不愧为贤相矣。广大民众仇官情绪越来越强烈,几乎对上上下下所有领导官员都厌憎,唯独对温家宝较有好感,良有以也。
   
   温相多次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表明了他对普世价值的相当认同和对制度文明的某种追求。他在考察深圳特区时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中提出了“四要”:
   
   “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和合法权益;要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经济、社会、文化事务;要从制度上解决权力过分集中又得不到制约的问题,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坚决惩治贪污腐败;要建设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特别是要保障司法公正,重视保护和帮助弱势群体,使人们在生活中有安全感,对国家的发展有信心”。
   
   如果真能把这“四要”落实到各项制度法律中去,中国的政治文明就相当可观了。如果既饱汲西方之精华,又自立传统之优秀,那么,在不久的将来超越西方也是大有可能的。只怕当局因循苟且,既不能汲西方又无力立传统啊。
   
   温家宝对以儒家为主统的中华文化,也有相当程度的认同。这次在第65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上他说:“我们将继续弘扬中华优秀文化。国家发展、民族振兴,不仅需要强大的经济力量,更需要强大的文化力量。五千年中华文明所凝结的道德和智慧,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我们要大力发展文化事业,加快建立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相适应、与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相承接的思想道德体系。”
   
   为这席话,我要对温家宝总理致个敬。同时根据“春秋责备于贤者”的大义,东海不能不严正指出:蛮夷政权中的贤相,毕竟不是真正的贤相。从“五千年中华文明所凝结的道德和智慧”的角度看去,以真正的儒家文明标准量来,其贤良仍有很大的提高余地,并特别要注意言行合一。
   
   三
   温相有点贤,毕竟孤掌难鸣;当局依旧蛮,有所改邪尚未归正。且不说它还是特权利益集团,还是党高于国权大于法,还存在着防民之口、防儒如贼、以言治罪、文字成狱等等丑恶现象,就凭马列主义还窃据在宪法里这一点,当局就仍属蛮夷。包括温相在内的体制内少数人的贤良,改变不了当局的性质。
   
   有人说,马列主义只不过形式罢了,实质上早已被抛弃,原教旨的马列已经成为当局之大忌。这么说的人有所不知,形式与实质虽不同却大有关系(所谓不一不二)。形式是有力量的,尤其是这种形式占据着宪法地位,其力量就更不可小觑了。
   
   儒家很重视“名分”,“《春秋》以道名分”。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名不正,会产生这么多的问题。“名之不可言,言之不可行”是苟且其言,是很不君子、很不道德的行为。西晋学者鲁胜言:“名者,所以别同异,明是非,道义之门,政化之准绳也。”名不正,则同异难别,是非难明,道义关了门,政治教化失了准绳。意识形态是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相当于政治上最高的“名”。此名不正,则是政治上最大的“不正”、最严重的“非礼”。
   
   只要马列依旧“名”于宪法中,只要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这一明显违背现代文明更违背儒家原则仍作为“基本原则”存在,很多政治上制度上的问题就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许许多多的改良努力难免虎头蛇尾或者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既不能汲西方又无力立传统是必然的。
   
   只要马列这个异端依旧盘踞在宪法里,中国就不是真正的中华,当局就无法完成从夷向华的转型,更没有资格成为中华正统、代表中华民族。
   
   古人云:“筑基树臬者,千年之计也;改弦易辙者,百年之计也;兴废补敝者,十年之计也;垩白黝青者,一时之计也。因仍苟且,势必积衰。助波覆倾,反以裕蛊。先天下之忧者可以审矣。”推开祸害了中国大半个世纪的马列异端,为中华文化正名也为中国政权正名,此其时矣。这是华族的百年大计千万年大计。请温相审思,请所有先天下之忧者审思。2010-9-27东海儒者余樟法于南宁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此文于2010年09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