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东海一枭(余樟法)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一或问:当今中国是什么性质的国家或社会?东海沉思良久,答曰:四不象耳。

   它名义上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意识形态的社会主义国家。事实上呢,社会主义一向有名无实,正如某网友所说:“真正的社会主义谁也没见过,因为迄今为止地球上没有出现过真正的社会主义。当年苏联的社会主义算不上真正的社会主义,其他国家更谈不上。按马克思的理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本质上是同一性质的社会,都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前提的社会。”

   名为社会主义,以前是国家主义的变种和极权主义,现在则是特权专制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的实质,都是最没文化没道德没公平没正义的社会。

   马克思主义早已被架空,被猫论摸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及和谐论之类架空。至于“无产阶级专政”,亦早已异化为资产阶级、利益集团专政。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而今唯有“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下来了。说中国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地下有知,只怕要气得活过来。

   说中国是属于儒家文化圈的国家或社会,那简直是讽刺。这么说,孔孟程朱历代大儒地下有知,只怕也要气得活过来。儒家道德既不存在于官方,也不存在于民间。这个贫富极端悬殊、官民矛盾激烈、两极严重分化、良知普遍泯灭、黑恶泛滥成灾的社会,哪有丝毫儒家味道,相比之下,倒是港台新加泰日本韩国还残剩着一点儒风呢。

   与以前特别是文革相比,当今执政党对儒家确有一定的认可和利用。但这种认可实在太局部太有限了,其尊重度和诚意度远远不如满清政府呢。

   当然,中国也不是资本主义----只能叫权贵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或者叫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西方的制度优势和文化精华一直遭到最严密的排斥,西方的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宗教蒙昧主义以及各种负面的东西倒是变本加厉地引进来了。

   四不象的政党,四不象的社会,四不象的中国。

   二这个四不象的中国,只属于一小撮特权阶级和极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是一个阶级统治另外一个阶级的工具。” 所谓的坚持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无非是要坚持专制主义,坚持特权统治,坚持剥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尊严、自由、人权和民主权利。

   这个四不象的中国,对于金字塔顶的一小撮极少数,它是乐园是天堂,对于被统治的、金字塔底“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则是无穷无尽的灾难和黑暗。他们实质上已沦为亡国之民甚至连亡国之民都不如----如果说回归之前的港人也属于亡国之民的话。

   那时香港是英国殖民地,总督要由英国政府任命。但英国给了港人充分的民主自由,包括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言论、出版各项权利---这是大陆民众望尘莫及的。港人虽“亡国”,却非“奴”,至少比大陆人民活得有尊严。

   这个既背弃中华文化又架空了马克思主义的四不象的中国,让我想起杨雄评价秦朝的一段话。杨雄曰:“秦之有司负秦之法度,秦之法度负圣人之法度,秦弘违天地之道,而天地违秦亦弘矣。”(《法言寡见卷第七》)。秦朝的官吏违背了秦的法度,秦的法度已又背了“圣人之法度”(儒家学说),秦朝全面背离“天地之道”,天地也就全面违背了秦朝的愿望(让它二世而亡了。)

   现在中国的情况正是这样:“马列毛之法度”违背了儒家的道统,“今之有司”和今之领导又违背了“马列毛之法度”----将马列毛主义架空和虚置了。当然,架空和虚置马列毛主义是好事,这种变化值得我们鼓励和首肯,也值得当局庆幸。中共之所以勉强维持到今天而没有象秦朝那样二世而亡,主要奥秘正在于此。

   三或问:如果象某些左派所说,“坚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中一些好东西发扬光大起来,行不行得通呢?东海答:照样行不通,更加行不通。原教旨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虽然有一些好东西,改变不了它们原则性、根本性的“不好”。就像法家一样,根源处是坏的。

   就像杨雄所说:譬如弹奏琴瑟,如果采用郑卫的调子,即使让舜时的著名音乐家夔来演奏,也不可能奏出箫韶那样的效果。(杨雄碰到过同样的问题。“或曰:因秦之法,清而行之,亦可以致平乎?曰:譬诸琴瑟郑卫调,俾夔因之,亦不可以致箫韶矣。”(《法言寡见卷第七》)意谓:承袭法家的思想和制度,很好地实行它,能够“致平”(达到太平之治)吗?杨雄答了这段话。)

   那样做才是最坏的选择。相对于“坚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文革时期,架空和虚置马列毛主义,进而提出改革开放猫论摸论三个代表,进而局部利用和“尊重”儒家,提出科学发展观和谐论,抬高孔子地位,“输出”孔子学院,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尽管步子进得极其缓慢,尽管当局对儒家之利用极其恶劣、之“尊重”毫无诚意。)

   当然,只要马克思主义占据宪法地位,不论是“发展”、架空和虚置它还是“坚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要想实现真正的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终究是不行的。

   四如果说“坚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为极左,全面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道路(全盘西化)为极右,那么,在儒家仁本主义指导下汲取民主制度精华,则堪称中间道路或第三条道路。在意识形态上返儒家文化之本,在制度建设上开民主自由之新,反本开新,重塑民族尊严,重造中华辉煌。这是最适合中国的希望之路、“成功之路”、光明之路。

   除此以外的任何道路,都是小路、偏路、岐路、黑路乃至绝路,例如,极左路线极其错误,完全是黑路绝路,行不通;极右路线相对较好,也是小路偏路,不良于行。正如我在《政改为什么这样难》一文中所指出:“没有儒家文化的奠基、指导,没有具备基本道德的社会土壤,别说开不出中国的民主自由之花,勉强开出了,也会劣质化乃至异化掉的。”

   自由派以民主法治自由平等人权为普世价值,温家宝总理及刘亚洲将军都比较认同这些普世价值(作为体制内人物有此见识且公开表达出来,尤为难得。)但他们都有所不足有所不知。他们不知道,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也是普世价值,而且具有更高的普适性。

   当今中国需要“输入”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但也要警惕西方中心主义,警惕文化上的自卑自弃自我贬低心理。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民主法治自由平等是社会政治制度层面的、工具性价值,仁义礼智信则从人之本性出发,统领个体和社会,圆摄道德和政治。仁本主义在政治上完全可以统摄和涵盖人本主义以及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

   先进的制度有助于社会道德的提升,良好的道德又有助于先进制度的建设并不断优化。因此,在仁本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建设起来的民主制度,可以更好地吸取西方民主的优势而拒绝其不足和弊端;在普遍树立起良知信仰和仁义礼智信等价值观的社会,制度方面纵有不足也不至于造成太大的流弊,并可以得到及时的修补和改正。

   但愿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有机会用事实证明,仁本主义具有更高的普世性,从而有资格向西方输出我们的价值观,在儒化中国的基础上化成天下。2010-9-6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0/09/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