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陈泱潮文集
●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观感: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
·《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全文目录
·毛泽东不顧道义,悍然发动抗美援朝战争,受到两大因果报应
·金正恩已经明确声称:中国是朝鲜的千年宿敌
·习金会使人想起聖經犹大国王希西家招引巴比伦灭国的故事
·四、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预兆中共囯或将因果报应亡于朝韩
·《金正恩访华》开宗明义突出金正恩荣耀登上国际舞台全赖拥有核武
·六、核武立国,是朝鲜金氏王朝赖以生存和延续命脉的根本
·七、金正恩宣称愿意“弃核”,完全是缓兵之计瞒天过海伎俩
·八、朝鲜一贯以弃核为诱饵,勒索研发升华完善核武器的经济物资保障
·九、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极其有利于巩固金氏王朝邪恶统治
·十、《金正恩访华》见证了中朝执政团队素质,中方大臣卑躬屈膝严重有辱国格
·十一、到底谁是宗主囯?誰在称臣纳贡?
·十二、民主宪政制度加基督教福音文化,使韩国人素质大为提高
·十三、文在寅等力图朝韩统一拥核雪耻,以报复千年宿敌
·十四、看了《金正恩访华》纪录片,穷凶极恶的朝鲜人会摩拳擦掌准备进山海关
·十五、亲历者指证:侵华日军的暴行,多是其中的朝鲜人所为
·十六、若容朝核成势,中国将面临被其入侵的严重现实与后果
·十七、中国人精神已经被严重奴化阉割,萎靡不振,宁做带路党,不愿当炮灰
·十八、支持金正恩巩固政权,中共囯必作茧自缚,或亡于朝核!
·十九、《金正恩访华》是诱发高丽棒子产生侵华邪念野心的《壮胆书》
·二十、金正恩不除,朝核势必成熟坐大
·二十一、金正恩项上有异乎寻常极为深刻的断头痕
·二十二、要高度警惕韩国文在寅之流为朝核保驾护航,极力掩护助朝核成功
·二十三、中共国面临在朝鲜半岛朝核问题上被边缘化,在国际社会处于被孤立状
·二十四、中共囯习近平或被金正恩继续当作牵制美国的力量来耍弄
·二十五、666与神为敌,中国国家安全处于空前的危险之中
·二十六、中国经济崛起的真正原因
·二十七、小小芯片戳穿了中共囯名副其实纸老虎之真相:慈禧太后挑战习近平
·二十八、如何逢凶化吉?习近平千万不可沦为人民及世界公敌
·二十九、习近平聖君立宪开万世太平,是建立前所未有丰功伟业之不二法门
◇◇◇◇◇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卷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相關問題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民主墙时期登峰造极的民主革命理论著作
·民主墙时期中外共产国家民主革命的灯塔
·《特权论》与“中国的希望”及“民主墙的复活节”
·为什么《特权论》及其作者会长期遭到活埋与封锁?
·《特权论》是民主墙唯一被专门拍摄成电影纪录片的文章
·《特权论》在民主墙发表後所产生的重大影响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总统制
●共產國際暨中共囯民主革命先驅《特權論》作者、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目錄
·1、陈时铨先生家世背景及其父母行状
·2、陈时铨先生的主要经历和成就
·3、陈时铨先生对宣威文化建设和民国版《宣威县志》成书的贡献
·4、在宣威经济建设方面,陈时铨先生是开创宣威火腿食品工业的真正发起人
·5、陈时铨先生墓志(1圖)
·习近平集权後,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唯一可行之路(组图)
·6、陈时铨先生後人行踪(7圖)
·陈时铨先生中举之清朝最後一科科举考试高难度试题
·陈时铨先生挽蔡锷
·关于孙中山给宣威火腿题字之由来与含义(1圖)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與中國民運隊伍梟雄黑道不擇手段爭名奪利山大王王倫小毛澤東之戰鬥8
▲抨擊中國民運有道不尊,整体失德卷
●中國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肇始者和
百年來梟雄黑道鼻祖孫中山之本質及其深遠的惡劣影響
·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中共國民運中的梟雄黑道表現
·新梟雄黑道刻意抹煞和掩盖中共国民主革命的理論基礎、指導思想和精神高度
·對徐文立的嚴重
·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就民运人士能不能背离道义原则答王希哲
·誰是中國最凶惡的宿敵?中國朝野不可不知!
·就克里米亚问题回应不肖毛左
·回應王希哲的謬論《略谈陈尔晋(陈泱潮)骂“毛左” 》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最无德最无耻的剽客:【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92197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在监狱接见日,我对囚徒们丢弃的包裹食品和日用品的纸张有浓厚兴趣。那里面常常有点过时的报纸,对我却是许多新的信息,有时还会看到与我有关联的信息。

   
   一次在一张旧人民日报上,有一篇通栏标题的文章,占了大半个版面,是批判一种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理论的。
   
   文章的中心立论是,政党不能产生阶级,阶级才能产生政党,并以此展开批判,指斥一篇讲述执掌政权的政党会变成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文章,说是违背马列理论,因此荒谬而反动。人民日报的批判文章说,本来对此文章不值得批判,但由于这一观点在社会上已经产生一定影响,造成了社会上的思想混乱,才不得不动用人民日报这样的战略武器,在全国消除影响。
   
   但是,在这样一篇大张鞑伐的文章中,叫人吃惊的是,既没有被批判文章的作者姓名,甚至也没有被批判文章的题目。这才真叫中国似的大批判,不熟悉内情者,都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一看就清楚,因为这是《四五论坛》发表过的一篇重要文章,作者叫陈尔晋,文章的题目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看到这篇文章,不仅有点兴奋,而且感觉不错。
   
   这说明在我入狱多年后,民主墙还有影响和力量。而且,既然文章还能够在社会上流传,写文章的人,以及大量相类似的人,按过去的情况也还应该安全的生活在社会上。
   
   其实,我这两点估计,不是估计过高,就是大错特错了,那时陈尔晋早已关入了监狱。在这件事情上,只有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确实受到了振奋和鼓舞。
   
   陈尔晋也是我在76号接待过的一个来访者。
   
   他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当年只有三十三岁,但已经白发苍苍,肩上背一个流行的仿军用挎包,风尘仆仆,疲倦中透着沉重和难以掩饰的警惕。
   
   他进屋后绕着圈子问话,但他显然对"联席会议"和《四五论坛》已经有一定了解。他几次欲言又止,将嘴边的话生生消解掉,下不了痛快讲述的决心。我想我不要惊吓了他,我只回答问题而不向他问话。
   
   他说他是受一位朋友委托,来了解点情况。他的朋友写了一本书,深刻的剖析了中国的痼疾和探讨了解决的方法,肯定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前几年油印过一百多本,在一定的范围传阅,他的朋友因此被关入监狱,但是已经平反,他的问题是我能够不能够帮助把这本书在民主墙油印出版。我表示我们不特别在意官方的态度,重要的是书本身有没有我们认可的发表价值。
   
   带着我的回答,他走了几个小时又回到76号来。这次,他或是对我的信任多了些,或是自己的决心大了些,他打开背包,把一纸磨得起毛的平反证明摆到了我面前。我们相互笑笑.
   
   他说他猜我不是第一次见识冒充他人,其实在为自己说项的来访者。
   
   我说即使没有见识过,也完全理解,我们就是活在这样的年代。
   
   于是,我知道了他叫陈尔晋,家在盛产火腿的云南宣威,不久前刚平反离开监狱。
   
   他不待身体恢复,夜夜做梦还逃不出监狱的时候,就赶到北京来,因为他相信中国已经到了需要他的理论的时代,他必须把自己的书出版。不过,他这次还是没有把书带来,他说仅剩一本了,埋藏在宣威老家,需托人将它寄来。
   
   陈尔晋真是兵不厌诈,只隔了一天,他就带着书来了。
   
   他似乎忘记了昨天说的话,一句不提这本远在云南的书何以就飞到了北京来。
   
   对这本书的珍惜和慎重,他却丝毫没忘。
   
   一直等到屋里没人了,他还问这屋子保险吗?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挎包,层层包裹的纸中露出的是一本油印的书,纸已经发黄变色,有些磨损残缺,我记得还缺了最后一二页。装订比较粗糙,比民主墙那些精心印制的杂志报纸差很多,字是红色油墨印刷的,刻写得十分细密,但很清晰。
   
   在书的扉页上,粗重的大字写着献给毛泽东的题词。作者的署名则是马某某。
   
   我对陈尔晋笑笑说,据说毛泽东爱马,画家徐悲鸿获毛泽东垂青,就是因为他最擅长画马。陈尔晋略一迟疑也苦笑了,他不仅听说毛泽东爱马,甚至听说毛泽东属马,他说这种迎合主要是期望多保护些自己,可是他白将自己的姓卖给马家了,不但没有免除牢狱之灾,罪也没有少受一点。他说当然再版时题词是不要了,就是署名也改成他的真实姓名。
   
   我翻看了一下,这其实不是一本论述理论的书籍,而是一篇充满激情和形象比喻的文章,用了许多毒药、鸦片、腐蚀剂等等词句,表达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和必然作为等等。这些观点看法,并非来自对社会现象的归纳推演,主要是纯思维的演义判断。并因此论断,要保证社会主义不变色,就必须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陈尔晋将手重重的压在书上,说十多年的心血和数年的牢狱代价,"剩下的也就是这些了"。
   
   为了发表陈尔晋的这篇文章,《四五论坛》专门进行了一次讨论。
   
   这篇文章有十三万字,我的意思是不必全部发表,也不一定一次性发表,可以每期发表几小节。我认为这篇文章不错,对人们的意识有催化作用,可以促使人们琢磨,而且一些观点和结论也与我相同。但它并不是严谨科学的理论文章,它可以有煽情作用,却缺乏长久持续的说服力,对有一些思想和认识能力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发表精彩的一部分,已经有了可能有的效果,发表的太长太多,效果反而减弱。
   
   吕朴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篇文章,他认为我对文章的评价过低,他说中国等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发表后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量。他热情而激烈的说:想想看吧,这可能是颗重磅炸弹,将整个中国炸得沸腾起来。
   
   他的认识和情绪对徐文立有感染,徐文立说要发表就一次性的全部发表,否则政府感受到了影响和力量,就没有发表的机会了。我们三个招集人的意见不一致,再说也有许多工作和问题要商量,于是就在《四五论坛》全体会议上进行了讨论。
   
   会议上,被大家称为"胥头"的胥金铎发言给人印象深刻,他说如能把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为什么不做?他在中国压抑憋闷的太久了,所以到《四五论坛》来,就是图的痛快和能够发泄。会议最后决定这一期只出一篇文章,将陈尔晋的书一次发完,是不是炸弹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四五论坛》以往每期七八万字,这次正文加前言和介绍等,使字数增加约一倍,刻写、排版、印刷和装订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把印数从一千五百册降为八百册,但有些工作与册数无关,工作量并不会减少一半。这对于必须正常上班的《四五论坛》成员,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那些日子简直忙得天昏地暗。
   
   编辑和印刷都在徐文立家里,日常工作又是他做的最多,我觉得他忙得简直要冒烟了。但是他居然有闲心带着陈尔晋去照相。
   
   那些照片的背景是高墙,陈尔晋赤裸着上身,双手抱在胸前,正反侧面都拍了照片,手臂上脖子上被监狱捆绑后留下的黑色疤痕,十分清楚显眼。
   
   此外,还将陈尔晋的平反证明文件,那本唯一保留下来的有些破损的书,也正正反反拍了不少。我很惊讶照这些干什么。徐文立有些神秘的说,这是证据,他如果拍拍屁股走了,上面或警察追查起来,我们连这本书是谁的也说不清。
   
   陈尔晋也参加了许多工作,从刻蜡版、推滚子印刷到整理装订,什么都做。
   
   不过准备齐全后,又是徐文立出的主意,将陈尔晋藏到北京郊区的一处乡下,以防发表后产生爆炸性效果,惊动了公安局来抓陈尔晋。
   
   其实,发表之后虽然有些反映,程度远没有推测的那么强烈。按事前的约定,有什么反映会及时转告陈尔晋的,如果过上十天半个月没有事情,他就可以再回到城里来。可是,仅只过了三四天,当得知有些读了文章后的人想见他,尤其是有些搞社会科学的人想与他谈谈,陈尔晋就自己摸回城里来了。
   
   那些日子陈尔晋终日在城里转来转去,既风尘扑扑又意气风发。
   
   我想,一个相信自己的人与一个得到些外界赞同的人,在感情和自信上还是大不一样。
   
   因为一切还顺利,《四五论坛》在这次超强度印制发售后,开了一个轻松的总结会,并专门请陈尔晋作了长篇发言。陈尔晋热烈激情的发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列宁在十月"中的列宁,虽然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相似的地方,但是不容置疑的滔滔不绝的讲述和某些姿态,还是勾人产生这些联想。
   
   吕朴这时有些看法的说,从山沟里来的人常常这样,真的不了解这个世界。
   
   实际上,陈尔晋刚到北京时,并没有立刻找民主墙发表他的文章,他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许多社会科学研究机构,以及各种各样的出版社了。在七九年的中国发表文章,也还是一件大事情,文章好坏是其次,能够发表不仅是通过了审查,也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表示,那些惯于用笔宣判文章生死的编辑,其实是文化审批官员,对来自外地的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尤其是政治面目不清楚又没有强硬的背景,当然不会有兴趣和重视。
   
   不过这些过去的经历,并没有使陈尔晋彻底放弃由官方正式发表的期望,《四五论坛》油印发表后,趁势在官方出版社铅印出版,即使不是陈尔晋开始的打算,也是陈尔晋后来想努力争取的目标。陈尔晋并没有对我谈过这些,而是梁大光等人多次向我谈起,陈尔晋回城后就住在梁大光的家里。
   
   其实,想将发表的文章变成铅字大量发表,几乎是民主墙所有刊物都有的梦,《北京之春》实现了一次,《四五论坛》一直在当年刚刚出现的队办企业身上打主意。
   
   但是象陈尔晋一样,希望官方出版社负责出版,这样的梦当年没有几个人能有如此想象力。所以,一两个月的奔波后,陈尔晋虽然并没有放弃出书的打算,但也看认清了这不是一条很短的路程。《四五论坛》,还有一些朋友,对陈尔晋的生活给过些帮助,但数量很小,也不可能长期。所以全力以赴的奔波后,陈尔晋不得不决定返回云南,带着仅仅由《四五论坛》一家帮助发表的遗憾。
   
   陈尔晋回到云南后,与《四五论坛》还有密切联系,他是《四五论坛》的通讯成员。从他的来信看,处境十分艰难,没有工作,家属不赞同不理解,家庭处于危险的边缘。他的文章发表后,《四五论坛》从收入中曾经拿出一部分,用来解决他在京的生活和返回云南的路费。这次得知他的情况后,我们三个召集人又进行了研究,并在每周一次的《四五论坛》例会上讨论,通过再给陈尔晋几十元帮助的决议,并号召《四五论坛》成员尽量捐些全国粮票寄给陈尔晋。
   
   当时不单《四五论坛》穷,大多靠几十元工资生活的成员,也鲜少经济宽裕的,比较能够拿得出来的帮助也就是粮票。这也是仗着北京副食供应较充裕,粮票不象外地那样紧张珍贵,而外地一斤粮票在黑市常常卖好几角钱。不久我们收到陈尔晋的回信,他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明确表示不要再寄粮票和钱,他说"谢谢你们,但请让我自己来解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