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陈维健文集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中国媒体以敢言著称的“南方都市报”日前刊登了一份调查报告,“北京截访“黑监狱安元鼎调查”。该调查揭露了北京的访民,遭受一个叫”安元鼎“的民办公司的拘押,迁送过程中的血腥暴力。其中讲述了女警张耀春在成为访民后惨遭“安元鼎”毒打,凌辱,刑讯如同噩梦般的故事。“安元鼎”这个让访民心惊胆战如同恶魔般的名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呢?
   
   “安元鼎”其实在“南方都市报”揭露以前,从访民的口述到海外,已是大名鼎鼎,从官方了解到的资料显示,它是2004年6月注册成立,经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批准为北京保安公司特许经营企业,隶属于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直接领导。这家公司对访民的押送业务,是和政府签订了正式合同的,关押一位上访人员,每天可以从政府这里拿到三百元,迁送一位访民的费用是三万元。这是一个有着巨大暴利的行业,因此在短短的六年中,安元鼎已经把它“服务”的触角延伸到了京城信访领域的每一个角落。 “安元鼎”也以其对访民的凶残,成为21世纪中国的纳粹集中营。

   
   访民是我们这个社会,权贵集团经营下所产生的一个最为悲惨的一个群体,他们的冤屈,他们的苦难是既我们整个社会的一个缩影,也是中共执政六十年罪罪相连历史的一个累积,任何人,不管他以前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要进入了这个群体,他就成了这个社会的贱民。这个族群随着社会贫富的加剧,随着贪脏枉法更为肆无忌惮,这个群体成为一个基础庞大的族群,且处境也更为险恶,成为某些部门的鱼肉对象。这个顶着“冤”字,衣衫褴褛游荡在首善之地,蜗居在皇城根下,集结于国家机关的族群,对于国家政府来说,是其脸面上擦不掉,洗不净的脏物,是对“和谐”社会的莫大的讽刺,中共领导也清楚这些访民,都是他的官员造下的孽,种下的果。中共领导也不是不想解决访民的问题,但是想解决也真是解决不了,因为一当将京城访民的冤案都解决了,全国的冤民都会蜂涌而至,以中国冤民之多,京城都会瘫痪。这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是制度下的产物,要解决,只能解决制度问题,但是中共领导没有这样的胆魄。但是如果不解决让他们在京城自由放任,不但于颜面过不去,也可能节外生枝地滋生出政治性的事来,那就麻烦大了。因此必须把他们清除出京城,但这不是一件容易办得到的事,如果把他们抓起来送进监狱,很难按上罪名,他们本身已经是受害者,再说送监狱总得要一套司法程序,还要有能够容纳得下的监狱空位,以中国访民的人数之众,国家的司法系统也接受不了。因此,只有来了就把他们送回去。但这些访民都是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抱着以死讨公道,讨说法,横下一条心来的,要把他们送回去也非易事,北京城里的警察大多不屑于干这等吃力不讨好的脏活累活,还加上一点风险的活,因为访民一当要把他们截访回去,以死相拼的事也是经常有的。于是让民间公司来干这个活,就象开发商把拆迁的活,交给地痞流氓黑社会一样,撒一点银子,既干净又轻松,又不要负责。
   
   在政府民办执法的政策下,“安元鼎”这样的保安公司便应运而生。这种公司聘请的大多是失业的复员军人和地痞流氓,这些社会的下层从来都没有享受过权力的快感,一当被赋于了某些权力,其残忍又要十倍于那些对残暴的享受,多得已经生厌的职业人员,有着正式国家编制的警察。而且他们也需要以这种残暴来保住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饭碗”,再加上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法盲,所以打起人来也不晓得留有余地,都是往死里打的。访民一当被抓进“安元鼎”式的黑监狱,就求告无门了,因为打他们的是和他们一样的老百姓,连姓名也是不知道的,打了也真是白打了。
   
   面对国际社会,中国政府也需要一个文明的形象,当然他们不可能需要真正的文明,因为那是和他们的利益相违背的,他们只需要一个文明的窗口就可以了,特别是人权方面。政府组织利用民办公司,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跳开所有的法律程序,让他们执“非法之法”。另一方面,即使有一天清算起来,他们二手一摊说,我的手是干干净净的,不但可以把罪恶推得干净,还可以以法律和正义的面貌出现,谴责暴行,将老板抓起来,再对一二个小噜噜绳之以法,就象现在政府对“安元鼎”的处置一样,将该公司的董事长张军,总经理张杰均以“非法经营”“非法拘禁”罪抓起来。实际上民办公司并不违法,因为他们是受雇于政府,和政府是签订了正式合约的,要说违法,那是政府违法。政府的违法已不仅仅是渎职,而是利用民办公司对访民实施暴行,让访民对上访产生恐惧而从此不敢上访。以暴行来阻止叫冤,是中国社会千古末有的奇冤,中国封建专制社会,冤民尚能击鼓告状,拦桥喊冤,到了中共手里,竟以血淋淋的“截访”相对。冤民哪个时代哪个社会都有,但没有象中共统治下的冤民那样,冤上加冤,中国访民的冤,真比“六月飞 雪的窦娥冤”还要冤。“截访”这是中共所独一无二的罪恶。
   
   在媒体报导了“安元鼎”以后,政府即刻出台了(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进步白皮书),称2009年全国信访总量,同比下降了百分之二点七,连续五年保持下降的趋势。访民人数的下降当然是“安元鼎”等民办公司的功绩,所有下降的人数统统被大大小小的“安元鼎”吃到黑监狱的肚皮里去了。“白皮书”的造假水平虽然低劣,但也显出中国政府的无耻,已是无耻之极。中共政府以民办公司来掩盖罪恶,结果事与愿违,不但让人看到政府对访民的罪恶,也看到了他们的丑陋与卑鄙。中国有一句经典式的古语:“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中共执政六十年,对中国百姓可以说已是恶贯满盈。
   
(2010/09/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