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游岳麓书院记 ]
半空堂
·反三俗要不得
·眇翁张先生传
·回忆童恩正
·书坛耆宿张光宾
·小 人 丁 木 匠 传(第一至三章)
·永久的遗憾
·德法记游
·日本关西记游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岳麓书院记


    ——王亚法
   
    我怀着宗教徒朝觐时的虔诚心理,来到岳麓书院门口。
    据介绍这座门叫头门,是一九八六年建造的,说是便于管理,其实是一个收取门票的所在。

    一辆黑色的轿车不适当地停在头门口,车上下来一位颇有福相的大佬,被人迎了进去。
   按规矩,这里是不能停车的,但我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当年我当侨领时,也享受过这种殊荣。可现在好了,我回到凡间,自己掏钱买门票,心安理得,游得安然。
    买好价格不菲的门票,转眼看见身后的黑漆大门,门框用花岗石围起,门楣上悬挂着一块匾额——“千年学府”,两旁有:“千百年楚才道源于此;近世纪湘学与日争光”的门联。 穿过头门,进入一所院落,院落虽不宏敞,却古木参天,蓊荫宁静,虽是盛夏,顿有凉意,地砖湿润,砖缝中的苔藓,透出清新的嫩绿,置身其中,使人想起《陋室铭》中“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名句……
    院落的左侧,有一块在中国风景地常见的石碑,上面分行写着: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岳麓书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湖南省人民政府
    一九九零年十月五日立
    右面对称性地立者一块同样形状的石碑,上面用宋体字刻着:
    岳麓书院是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北宋开宝九年(976)潭州太守朱洞创建。元明清在此相沿办学。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改为湖南高等学府,1926年定为湖南大学。
    宋祥符八年(1015)真宗赐“岳麓书院”额。张栻,朱熹,王阳明,思想家曾来院讲学。书院对湖湘文化教育产生过重要影响。建筑物多为明清遗构,抗日战争时期,部分被毁,院内保存着大量碑刻匾额。1956年被公布为省级保护单位,1981年后期修复。
    保护范围,东至湖大礼堂,西抵爱晚亭停车坪墈下,南抵上山公路路基坡,北自 门池北塘基往昔至望江楼墈下一线。
    读着碑文,我不由联想,这个从北宋开宝九年肇始到清光绪年间,一直盛名赫赫的高等学府,以后的日子呢,也是说,从光绪年以后的百余年间,中国人在干什么,尤其是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六年间……愿每个读此段文字的中国人沉思,愿每个参观者扪心自问!
    穿过头门,眼前就是大门了。
    大门旧时称“黉门”,古时候称学校为“黉”——望文生义,这就是学校的大门了。
    大门的门楣上悬挂着“岳麓书院”的御匾。据记载,由于民办的岳麓书院办得有生有色,引起了宋真宗的兴趣,他在公元一零一五年,召见了当时的山长(书院的最高领导)周式,嘉奖他办学有功,并挽留他在汴京当官,但周式志在办学,力辞不就,真宗允其返回书院,继续办学,临行前御赐了许多书籍和马匹,并御赐“岳麓书院”墨宝。至今在书院里所见到的“岳麓书院”字迹,包括国务院所勒石碑上的,均是宋真宗的字体。
    大门两旁有一对气势磅礴,傲视天下文人的名联:“惟楚有材;于斯为盛”。
    好一个“惟楚有材”。此言不虚,自从有了岳麓书院,这里名士荟萃,人才辈出,自宋至清,历年来聚集在这里,名声贯耳的大儒就有陈灏、程颐、朱熹、张栻、王阳明、王夫之、陶澍、魏源、曾国藩、左宗棠、何绍基、郭嵩涛、谭嗣同……
    好一个“于斯为盛”。不说历代名家在这里的讲学之盛,光是宋乾道三年的那次“朱张会讲”,就足够蜚声文坛,名传千秋了。
    公元一一六七年,著名理学大师朱熹应张栻邀请,从福建崇安出发,来岳麓书院和张栻一起讲学。两人在学术上有争辩,有认同,会讲的内容非常广博,涉及哲学、经学、史学、文学、乐律、佛学……会讲在高峰时,两人三天三夜不下讲台,前来听讲者,人满为患,经久不散。
    大门的两旁摆设着一对双面浮雕的汉白玉抱鼓石,这是有史记载的宋明时期的珍贵文物。岳麓书院出身的官员陶澍,是道光皇帝的重臣。他在两江总督任上,籍没贪官曹百万家产时,发现这对抱鼓,抄来转赠书院。陶澍曾帮道光皇帝革弊端,删浮费,处理两淮盐务,使之扭亏为盈,在道光一朝,政绩煊赫,官名清廉,可惜这样的好官,能官,清官,在中国当今浩瀚的宦海中,已是寥若晨星。
    穿过大门,便是二门。
    二门的门额上悬挂一块“名山讲坛”的匾额,据介绍是一九八四年复制,集清代湖南书法家何绍基的字体而成。
    两旁的楹联为:“纳于大麓;藏之名山”。上联源于《尚书•舜典》“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下联源于《史记•太史公自序》“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圣君子”。
    二门过厅两侧的楹联为:“地接衡阳,大泽深山龙虎气;学宗邹鲁,礼门义路圣贤心”。
   上联的“衡湘”,是指衡山和湘江,“邹鲁”,是指孟子和孔子的故乡,泛指孔孟儒学。“大泽深山”,典出《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深山大泽,实生龙蛇”;下联“礼门义路”,典出《孟子•万章下》,“夫义,路也。礼,门也。惟君子能由是路出入是门也。”楹联的整个意思是:书院南接衡岳,,东临湘江,大泽深山,有藏龙卧虎之气象;书院发扬孔孟之道,恪守礼仪,修炼圣贤品质。这是清末湖南高等学堂学监程颂万撰的联语。
    程颂万(1865——1932),是张之洞的幕僚,表演艺术家程之的爷爷。他的曾孙程方增曾经和我同事,此人过目不忘,天分很高,可惜生不逢时,未有作为,当然这是体外话了。程颂万慧眼天开,预言湘江边的大泽深山,将要出一位生肖属蛇的枭雄,实属了得,果不其然,一八九三年,就在离湘江边不远的韶山冲,出了一位使中华民族道德沦丧,文明倒退倒退数十年的大蟒。
    好一座岳麓书院,这里的匾额和楹语,句句有出典,字字有来历,令人咀嚼,寻思无穷,这就是中华民族文化魅力和精妙之处。
    沿着书院的中轴线,穿过头门、大门、二门,便来到讲堂。
    讲堂——是书院灵魂的寄寓地。
    空旷的大厅,儒雅而又庄重,正中高悬康熙皇帝的御匾——“学达天性”和乾隆皇帝的御匾“道南正脉”据记载,康熙所赐匾额,原匾已在战乱中丢失,现匾为一九八四年,按原匾重制。
    大厅的中间设置讲坛,高尺余,上置座椅两席,以呈当年“朱张会讲”旧样,座席背后,嵌刻着一幅巨大的《岳麓书院记》屏风,文章为“乾道二年张栻撰,长沙周昭怡敬书。”文章叙述建院过程,全文书以颜体,一笔不苟,望之笔笔圆润,读之字字珠玑,一节三叹,令人肃然。
    大厅左右两侧的壁上,镶着巨大的石碑,每碑一字,左壁为:“忠”、“孝”;右壁为“廉”、“节”,黑底白字,字体端正遒劲,为朱熹所书。
    大厅的廊檐处,另有“整”、“齐”、“严”、“肃”四个楷书,犹如上者,每碑一字,为乾隆年间书院山长欧阳正焕所书,后来这四字加上朱熹所书的四字——“忠孝廉节,严肃整齐”,合在一起,成为湖南大学的校训。
    环视四周,凝望讲坛上的座椅,我眼前幻化出“朱张会讲”时的风采,两人羽扇纶巾,谈笑自如,捭阖纵横,广证博引……
    台下听众,凝神专注,时而太息长叹,时而笑声盈耳,时而掌声迭起,时而静若鸦雀……
    坛上讲师,长谈不倦,台下学生,座无虚席,会讲进行了三天三夜,整整三天三夜,连饮马池水都被马匹喝干……
    运笔至此,笔者自感才识浅薄,笔力不健,自惭这比兰亭修禊更为群贤毕至的聚会,比春夜宴桃李园更为群季俊秀的雅集,只有王羲之和李白的锦绣妙笔才配记载,问我是谁,岂敢僭越?
    “朱张会讲”的盛况,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此事可印证,在被称做封建社会的宋朝,知识分子有充分学术自由的,因为在史学家的资料中,没有看到这次活动,需由宣传部门批准,安全部门监听的记录。
    身边的年轻的女讲解员,正指着讲坛,对那位“颇有福相的大佬”介绍:“余秋雨先生曾来这里演讲……”
    大佬频频点首。
    看到这一幕,我避身疾走。
    出了讲堂,我突然想起许由洗耳的故事,后悔没有问女讲解员,这里离颖水有多远。
    讲堂的右侧,是一排廊檐相连的校舍,红柱白墙,窗明几净,是学生读书的好处所。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寄宿生了,原来的校舍已经移作他用,或是作行政办公室,或是作展览室。我走进一间挂有“历史室”的房间,这里陈列着许多有关岳麓书院的展品。最引我注目的是乾隆年间,山长王文清制定的《岳麓书院学规》,共十八条,言简意赅,条例分明,对学生要求德才并修,品学俱进,虽然学规事过百年,但仍有借鉴之处,我不厌其烦,全文抄来:
   
    岳麓书院学规
    时常省问父母;习气各矫偏处;服食宜从俭素;行坐必依齿序;损友必须拒绝;
    日讲经书三起;通晓事务物理;读书必须过笔;夜读仍戒晏起;朔望恭谒圣贤;
    举止整齐严肃;外事毫不可干;痛戒讦短毁长;不可闲谈废时;日看纲目数页;
    参读古文诗赋;会课按刻蚤完;疑误定要力争。
    乾隆戊辰春王文清九溪甫手定
   
    在宋真宗御题“岳麓书院”的石碑前,有几位书生模样的人,正驻足伫立,在称许宋真宗对知识分子的怀柔政策。是啊,宋真宗对岳麓书院的关怀,开启了宋朝皇帝关爱知识分子的先河,接着宋宁宗、明世宗、清康熙、乾隆……历朝不少皇帝都为岳麓书院题赐御匾,现在能见到的,只有康熙的“学达天性”和乾隆的“道南正脉”;至于宋宁宗和明世宗赐的匾额,已无踪迹可寻。
    在中国游览古迹,一定要有考据求真的耐心,否则很容易被忽悠,诸如,导游介绍:“原物毁于战乱”、“毁于咸丰年间一场大火”、“原物于上世纪被毁”……那你一定要小心求证,查阅资料,这“战乱”极可能是“解放战争”;“咸丰年间一场大火”极可能是“太平天国,长毛作乱”;“上世纪被毁”那一定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
    北宋王朝是中华民族文化史的鼎盛时期,在书法上,其后再也没有出现超越苏、黄、米、蔡的大师;在绘画上,只有后人临摹——“仿宋人笔意”的山水;在诗词方面,已经不再有陆游、柳咏、晏殊、苏东坡……更遑论李清照和辛弃疾;在陶瓷艺术方面,“雨过天青云破处”的钧窑,已成绝响,无处寻觅……
    北宋文化的辉煌,主要来自皇帝对文化教育的重视,和对知识分子的厚爱,据笔者不完全的查阅,从公元998年宋真宗咸平元年起,至公元1100年宋哲宗元符三年止,在这一百零二年中,共出现的文化圣贤有:
    范仲淹——公元 988——1052
    欧阳修——公元1007——1072
    蔡 襄——公元1012——106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