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宇宙尽头的蚂蚁]
槟郎文集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宇宙尽头的蚂蚁

   宇宙尽头的蚂蚁
     槟郎
     
     我梦见在宇宙的尽头
     一大群灰蚂蚁的包围圈里

     一些悲苦无告的白蚂蚁
     在往自己身上浇汽油
     瞬间变成一朵朵亮丽的火花
     哀吟被热烈的欢呼声掩藏
     
     我看见这些白蚂蚁
     祖居的家园被野蛮地摧毁之后
     花朵化为灰烬便立即被打扫
     被铸成一块块结实的砖头
     宏伟的大厦在废墟上扩建着
     大喇叭重复着单调的盛世凯歌
     
     我发现灰蚂蚁其实极少
     还有高贵的黑蚂蚁就更少
     摧毁古老居民点的是白蚂蚁
     打扫焚灰战场的是白蚂蚁
     而更广大冷漠旁观的也是白蚂蚁
     他们卑怯而贪婪地辛苦恣睢
     
     我承认黑蚂蚁面目和善
     他们都带着干净的白手套
     一群美丽的白蚂蚁为他们擦皮鞋
     他们住在宏伟的大厦里
     楼顶停机坪上的外国飞机飞来
     欢宴着品赏远处亮丽的火花
     
     我注意到有黑化的机关
     无数的白蚂蚁在窄门拥挤着
     互相撕咬又踩踏如涛汹涌
     绝大部分化为抬高门槛的堆积物
     幸运的少数从流水线上淌出去
     还只是黑白之间的过渡色
     
     我听到独立山头的冷笑
     这是一只苍老遒劲的灰蚂蚁
     在石壁上拼命地写着什么
     他对我大喝一声无聊的看客呀
     便将破笔狠狠地向我砸来
     惊吓中醒来的我已经一身冷汗
      2010-10-1
(2010/09/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