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宇宙尽头的蚂蚁]
槟郎文集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宇宙尽头的蚂蚁

   宇宙尽头的蚂蚁
     槟郎
     
     我梦见在宇宙的尽头
     一大群灰蚂蚁的包围圈里

     一些悲苦无告的白蚂蚁
     在往自己身上浇汽油
     瞬间变成一朵朵亮丽的火花
     哀吟被热烈的欢呼声掩藏
     
     我看见这些白蚂蚁
     祖居的家园被野蛮地摧毁之后
     花朵化为灰烬便立即被打扫
     被铸成一块块结实的砖头
     宏伟的大厦在废墟上扩建着
     大喇叭重复着单调的盛世凯歌
     
     我发现灰蚂蚁其实极少
     还有高贵的黑蚂蚁就更少
     摧毁古老居民点的是白蚂蚁
     打扫焚灰战场的是白蚂蚁
     而更广大冷漠旁观的也是白蚂蚁
     他们卑怯而贪婪地辛苦恣睢
     
     我承认黑蚂蚁面目和善
     他们都带着干净的白手套
     一群美丽的白蚂蚁为他们擦皮鞋
     他们住在宏伟的大厦里
     楼顶停机坪上的外国飞机飞来
     欢宴着品赏远处亮丽的火花
     
     我注意到有黑化的机关
     无数的白蚂蚁在窄门拥挤着
     互相撕咬又踩踏如涛汹涌
     绝大部分化为抬高门槛的堆积物
     幸运的少数从流水线上淌出去
     还只是黑白之间的过渡色
     
     我听到独立山头的冷笑
     这是一只苍老遒劲的灰蚂蚁
     在石壁上拼命地写着什么
     他对我大喝一声无聊的看客呀
     便将破笔狠狠地向我砸来
     惊吓中醒来的我已经一身冷汗
      2010-10-1
(2010/09/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