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张成觉文集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我認為,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可能有兩種道路,一種是自上而下地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先黨內派別合法化,公開化,後隨之解除黨禁與報禁,如果中共出現趙紫陽和胡耀邦似人物,就可能像著名評論家金鐘先生預示的那樣,共產黨一次次地獲得民選的勝利或失敗,但那時的中共在引入競爭機制之後,必將大變,如同百年老店國民黨一樣,其它的大大小小的以各種名分出現的雨後春筍般的黨派,必將與其展開競選,選民用手裡的選票把領導人關在籠子裡為社會,為人民服務,中國將開啟一個嶄新的時代。……”(姜維平:《中國的變局已不可避免》“自由亞洲電台”2010年8月10日)

   這段話開頭那句斷語和原文的題目似乎含意不一。筆者對於所謂“變局即在眼前”難以苟同。

   首先應明確“眼前”所指為何。據《現代漢語詞典》,有兩種解釋:1)眼睛前面;跟前;2)目前。顯然,大陸中國變局不在“跟前”,亦非在“目前”。作者提出的“兩種道路”,無論是“自上而下地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或者“人們…自下而上地開展鬥爭,逼迫中共退出歷史舞台,以憲政民主取代威權專制”,都只是空中樓閣。

   而且,作者所言的這兩種“可能”,均屬曠日持久的進程。前一種“可能”:“一次次”的“民選”、“競選”,直到“選民手裡的選票”成功奏效,沒有三五年行嗎?後者則需“把分散的星星之火似的各地維權運動雲集起來”,談何容易?至少也要一年半載吧?何況作者寄予厚望之“富有社會良知的知識精英的領導人”,此刻似乎連影都沒見呢!

   在作者看來,“另一條道路”是因中共“鎮壓民主訴求,人們忍無可忍”而起,故此擔心:

   “一旦變局,貧困的大多數人面對貪得無厭的官員和老板,很難保持理性,尋求社會和解,‘均貧富,等貴賤’,‘殺富濟貧’的傳統理念將使人口眾多的中國血流成河,分崩離析,而窺視九州的世界列強將趁機瓜分中國。”

   這種擔心或者不是杞人憂天,可是愚意以為神州大地“血流成河,分崩離析”的機率極小。很難想像若干個省或更大範圍的地區之間,所屬軍警包括武警相互火併。而維權民眾均無現代化的武器裝備,豈能掀起戰事?

   末尾這句“列強將趁機瓜分中國”,更是簡直不可思議!試問哪些“世界列強”會參與“瓜分”,最鄰近的美、日、俄嗎?如何“瓜分”?劃地而治嗎?怎麼管治呢?由奧巴馬和普京或梅德韋傑夫分別派出總督嗎?

   除此之外,作者以下這一段也值得商榷:

   “中共是否還想重復(複)1976年10月,華國鋒與葉劍英合作之路,通過黨內高層的爾虞我詐,把過去的罪惡轉嫁到幾個人身上,再次愚弄老百姓,以延續專制政權,阻斷民主航程?18大上能有這種精彩篇章嗎?”

   1976年10月6日,華國鋒與葉劍英合作,“一舉粉碎‘四人幫’”,乃順應時代潮流、符合民心黨心的正義之舉,儘管採取的是政變的方式,但卻是當時情況下唯一可行的舉措,絕對不應苛責。華國鋒為人忠厚,葉劍英思想開明,這是眾所公認的。將其非常之舉說成是“通過黨內高層的爾虞我詐,把過去的罪惡轉嫁到幾個人身上”,很不公允。他們二人哪裡“再次愚弄老百姓”了?不正是在其大力支持下,胡耀邦、趙紫陽得以為改革開放打開局面嗎?怎能稱華、葉“合作之路”,是旨在“延續專制政權,阻斷民主航程”呢?

   尤應指出,在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的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時,葉的講話暢談民主,極受好評。但被胡喬木等人壓下,未單獨發文。對此,于光遠的有關記述敘之甚詳。

   而華國鋒作為這兩個會議的主持者,作風民主,從善如流,勇於自我批評,更是有口皆碑。當時要不是他在位,十一屆三中全會不會成為改革史上的豐碑。這方面的記載如汗牛充棟,資料垂手可得,作者不可能不知道。既然如此,豈能向華、葉這兩位有大功於改革開放的可敬的歷史人物大潑污水呢?

   令人費解的是,該文隨後又提出“18大上能有這種精彩篇章嗎?”“精彩篇章”是褒義,前面卻是貶義,豈非自相矛盾?

   另外,作者認為“近期國內發生的一切變故頗為類似‘六四’之前的形勢”,這個說法也難以成立。無論“大氣候”、“小氣候”,現在均迥異於21年前。怎麼可能“一切變故頗為類似”?請問有哪些“變故”頗為類似?

   再者,稱“劉亞洲之宏論則是重壓下的呻吟,嘆息與呼喊!”不無比喻不倫之處。蓋此君憂黨憂國,“嘆息”容或有之,“呼喊”也清晰可聞。其答問總體充滿自信,何來“呻吟”?以他春風得意的現狀,又怎會“呻吟”?“重壓”又從何而來?

   以上僅供作者參考,並望識者指正。

   (8-10)22:26

(2010/08/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