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刘世遵:本不愿说,又不得不说——与吕洪来先生小谈
·秦永敏十年被剥夺春节探视权//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1979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
·北京警方警告查建国:08宪章违宪、违反刑法
·查建国、高洪明:停止镇压,才是政治体制改革路线图的第一步
·查建国:在中国大陆组建新政党的意义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查建国:奧巴马就职典礼,犹如民主教育课
·徐文立:(2005年9月2日)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陕西的农民写了一篇 “新的土地宣言”
·陈西:《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查建国、高洪明:风雨同舟任重道远,新春之际,向您和您的家人及您身边的我们的同志致敬!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查建国、高洪明:纪念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十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一大”的两段YOU-TUBE——郑在勤制作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四君子”之一的杨子立3月12日出狱
·湖南省民主党负责人谢长发被起诉/刘建安
·查建国:“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是违宪言论
·查建国:坚持非暴力原则的四点理由
·中国大陆查建国等23位政治犯、思想犯呼吁:非暴力,讲真话
·查建国(北京时间)23日晚8时出狱后首度被抄家和行政传唤12小时
·北京异议人士高洪明先生被抄家传唤/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将高度关注事态的发展,并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洪明先生的非法突袭和骚扰
·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朱虞夫将于5月17日再次出狱
·中國民主黨四川成員李卓(作)被釋放/回到四川家中的李卓(作)问所有朋友们好!
·徐文立:2009年5月5日拜会达赖喇嘛尊者时的即席感言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雄鹰(李作)出狱前后二封通信
·中共警方今天开始对刘世遵先生实行两辆警车,4-6名警察的24小时跟踪监视
·国内中国民主党人纪念八九六四
·杭州民主党人士戚惠民病危急需医疗费救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密切关注:石首民众心齐不怕死,武警增援装甲车出动“平乱”/石首市多人被抓,民众期待真相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法国党部支持湖北省石首人民抗暴的声明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中国民主党(广西)筹委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北京名作家“刘晓波”先生!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正式成立公告
·查建国:换套新思维新模式才是解决类似"7.5"事件之道
·查建国:我对"7•5"事件分析的思路及观点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评论:中国共产党再次“折腾”中国民主党人——中国民主党湖南领导人谢长发一审被重判十三年
·查建国、高洪明:对中国政府重判谢长发的声明
·总部祝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美西党部工作会议顺利召开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祝贺日本民主党暨鸠山由纪夫在大选中获胜
·查建国:从阻止我看京剧谈起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身份入党手续和党费管理的说明(临时)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员入党申请及誓词(临时)
·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于二00七年六月四日表决通过)
·《美國之音》報導:民運人士呼籲兩岸簽署和平協定
·袁文瑞逝世讣告/国内外同道沉痛悼念袁文瑞先生/亲属致谢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徐文立、钱达、孔识仁的现场录音纪录的整理
·一本诡异的书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1)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广西中国民主党人李志友一家三口逃亡到了泰国
·孔識仁:中國民主黨為什麼切入臺灣問題?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2)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冯正虎先生争取回国权的声明和呼吁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一)——关于所谓“中国民主党的整合”的问题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读任老的信而感慨和深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公告(2009年12月1日)
·王策:祝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辛亥百年 颜色革命 结束专制 再造共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2010夏天在巴黎

   ——————————————————————————

   【关注中国中心(CCC)2010年8月14日欧洲简讯】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辛亥百年纪念组委会欧洲万里行行动组报告

   

   《鸟博》网友民主“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六四与春晚——专访徐文立

   获悉著名民运人士,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美国布朗大学高级研究员徐文立先生,为筹备“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在今年六四期间途经巴黎,《鸟博》网友“星星之火”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并带上几个问题,拜访了我们这位前后坐了十六年中共牢房的民主英雄,民运大佬——

   星星之火:您好老徐,我在2006年巴黎六四活动期间第一次见过您,您还是那样的意气风发,我还记得那年您在人权广场上演讲的最后那一句,“中国的民主一定会实现的——”现在几年了,中国的民主还没有实现,而且六四又快到了,我在此间一个著名的论坛《鸟博》上看到一个网友把海外的六四纪念活动说成是“反华春晚”,我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

   徐文立(以下简称老徐,略去寒暄语):“春晚”越来越庸俗,这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共对它是欲罢不能。不办吗,没事干,办吧,又越来越无聊。但是,六四是惨案。八九是民运,而六四是屠杀,它不是“春晚”!倘若你的同桌、同学、兄弟姊妹,或者恋人,他们只是和平的示威游行,而却面对机枪、坦克,身上被子弹穿成洞,被坦克压成肉饼,你会怎么想?任何重大历史事件都要设身处地,你不能做局外人,或旁观者,好像事情跟你无关。他们可能不是那个年龄段的人,但你不能说,我没有看见,它就不存在,你这样说风凉话,是会遭天谴的。迫害人的人是被纵容出来的,就像一个西方人说的,他们迫害犹太人,你不说话,因为你不是犹太人;他们迫害工会的人,你也不说话,因为你不是工会的人;最后,他们就会迫害到你,就没有人为你说话了。六四这个惨剧,中国人永远都没有办法回避,全世界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我们知道,军警镇压示威者,在世界其他地方,其他时间不是没有,但是,像六四这样赤裸裸的,公然的屠杀,却是罕见的,但你不能睁眼说不存在,这样你的良心会不安的。

   星星之火:说得太好了。现在中国政府冷漠,冷酷,对六四也好,对现在的上访者也罢,就是如您说的,是长期被“纵容”出来的。我想换个话题,就是我们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薪火相传,再造共和,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活动”,而您这次“欧洲之旅”跟这有关。我清楚再造“共和”就是说要建立“中华第三共和国”,这“第三共和”就是相对于“第一”,“第二”共和国来说的,那么,有的朋友可能不清楚,第一共和是不是指1911年到1949年国民党失去大陆,第二共和是1949到它灭亡,然后开始“第三共和”?

   老徐:不全是这样。我们知道,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也是中国的第一个共和国。但是,这个共和国因为袁世凯的称帝而中断了,虽然袁世凯称帝才83天,但毕竟历史中断了,而后来的北洋政府虽然有点民主度,但还不是真正的“共和”,期间还有张勋复辟等。1927年蒋介石“北阀”成功,开始恢复“共和”。按照孙中山先生建立共和的三步骤:军政,训政和宪政,到宪政阶段才是完全意义上的“共和”。到1935年,有一个“五五草宪”,国民政府开始准备实行“宪政”了,还没有完成,但不久1937年日本人打了进来,中国的宪政历史就被打断了。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当时的中国国民党为主导,团结了包括中共在内的全中国的各个政治党派,成功地召开了能和美国民主进程中有决定意义的“制宪会议”相媲美的“制宪国大”,并制定了“南京宪法”,其中吸纳了当时中共的“八条主张”——当时共产党为了夺取政权的需要,很强调“西方价值”(对,后来笑蜀编了一本书叫《历史的先声》,星星之火插话),在1947年开始行宪,创立了中国社会的第二共和时期。可惜,后来不幸地被中共在前苏共的支持下,以武装叛乱的方式而中断了。但这段历史是存在的,后来延续到台湾,为中国的第二共和期。

   1949年中共建立的这个所谓“共和国”,跟“共和”是不搭界的,根本不是共和国,毛泽东是红色皇帝,现在统治中国的是权贵集团。(1949年中共建立的这个政权,用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的话来说,叫做“北京洋教专制复辟政权”,我觉得“复辟”这个说法非常的准确——星星之火插话),对,所以,我们要“再造共和”。关于“第三共和”,我们网站(指《关注中国中心WWW.CDP1998.ORG》)2007年六四时发了个宣言,这样表述的:

   我们追随辛亥革命诸先贤开创的亚洲第一共和,我们尊重1946年制宪国大确立的第二共和,我们励志建设自由均富、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中国第三共和。

   当然,我们建立第三共和,还是要先有个“制宪会议”,这个会议很重要,在西方,早年参加制宪会议的人都是“贵族”,“贵族”是什么意思呢,不是只知享乐的人,而是对整个社会、对国家民族有担当的人。而且,参加制宪会议的人,在未来的民主政府中,应该不谋求公职。

   星星之火:我还有个问题,就是现在民运队伍里,看上去很混乱,各种党派眼花缭乱,山头林立,据说还有许多江湖恩怨,很好玩,就说中国民主党,大家都知道,冒出一个又一个。我的问题是,大家都是反共的,难道不是吗,为什么大家就不可以走到一起来呢?

   老徐:这很正常。大家都反共,但反共的目的,方法不一样,有的人激进,有的人保守,民运队伍里,大家的理念、抱负,甚至对个人的期许都不一样,如果把这些个不一样的人硬拉到一个组织里面来,反而妨碍了他们个人的发挥,这对大家都没好处。再说,民主社会是多党制,政治生态多元的,如果民运只是一党一派,那不是很奇怪吗?我反对的是,在一个组织内,又分成两个,用一样的名字,搞“双胞胎”制。在一个组织内部,如果你有意见,可以用组织内部的民主程序,弹劾,比如,10人20人,联名提出弹劾案,然后按多数意见办。或者,如果你不满该组织,你可以退出该组织,再成立个新的组织,而你不必用原组织的名字。

   我本人并不认可简单的“反共”这个提法,我反的是“共产专制”和“一党专制”。

   星星之火: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我刚才跟您谈到的在巴黎的越来越著名的《鸟博》,这个论坛现在有注册网友80多个,比较经常来发言的有十几二十个人,当然大家的观点多不一样,但80后的年轻人比较多。中共历来就很懂得利用年轻人,蒙蔽他们。比如春节期间,我就看到中共大使馆与留学生同乐,办晚会什么的,我评论说,这是“党疼国爱,纵做鬼,也幸福”。我想听听您对年轻人的看法?

   老徐:年轻人比较敏感,反应快,他们懂得时代的变化,懂得用英特网来表现自己,会利用,而且去利用,他们是聪明的,中共要控制,利用他们,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我曾经说过,互联网,将是一场中共永远打不赢的战争,它是蜂状的,无中心,这个点被堵住,被消灭,又有一个新的点,它无中心,就意味着每个点都是中心,这样他们永远也堵不了,灭不了。在国内,他们有网络柏林墙,但越来越多的人用“翻墙术”看到了墙外的世界。用英特网,就最终置中共一党独裁于死地,我们要用这个优势做成这件事。

   (附记:临走,我对老徐说,我会把今天的访问,写成文字,首发在《鸟博》上,题目叫做《星星之火专访徐文立》。老徐说,那你发之前,要给我看一下啊。我说是的。但因为我要赶在六四之前把它发出来,所以,老徐还没有看到,我就先发了。我想老徐会理解的。不过,我如果把老徐的意思记错了,那么,以老徐本人的解释为准。

   星星之火2010年6月2日于法国,并以此纪念六四死难英烈)

(2010/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