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曾节明文集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曾节明: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8/4/2010
   

   最近,以汪洋为首的中共广东当局,乘广东筹办亚运会之机,以所谓提升广东文化层次为借口,企图出台压制广东话使用的极权倒退政策。本来,因为中共当局长期对地方文化的摧残性政策,粤语(广东话)的空间已经受到很大压缩,现在广东从幼儿园到高校基本上都已改用普通话教学,粤语传承的前景已不容乐观,汪洋却犹嫌不够,还要在现行文化专制的基础上出台“新政”——他要取消一批广东人喜闻乐见的粤语电视节目、电视频道,企图一举彻底刨断广东地方文化的根子。
   
   在试图关闭粤语电视频道的同时,汪洋等统治广东的外省官僚,还丧心病狂地下令铲掉了民族英雄袁崇焕将军雕像基座上的部分铭文,被铲除的“丢那妈”字句,固然是粤语“国骂”,但它是明末袁崇焕将军率军英勇抗击极端野蛮的女真入侵者、冲锋陷阵的士气用语,它亦是辛亥革命中诸多广东革命党人不怕杀头、奋勇反抗满清民族压迫和专制奴役的壮志豪言。“丢那妈”铭文,象征着汉民族反侵略、反压迫、反专制的宝贵民族精神,汪洋等人以 “语言文明”为由,铲除纪念袁崇焕的铭文,这是对汉民族优秀精神的摧残、是对中国主体民族——汉族人的整体侮辱,汪洋所为,是在歪曲历史、是在毁坏文物;汪洋,是毁坏文物的罪犯,汪洋所为,是不折不扣的民族败类行为!
   
   汪洋在广东疯狂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广州数千人于七月二十五日和八月二日两次“散步”抗议,八九年对民运最乏热情的广东人、二十年来一直“向钱看”的广东人,第一次因为经济利益以外的原因,以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反抗中共当局,足见现今中共广东当局厉行文化专制之横蛮,比之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是可忍,孰不可忍!但身为中共顽固当权派心腹干将的汪洋,自恃有胡锦涛这个大后台,有肆无恐,向广东人民强硬回话:广东人有钱没素质,就是应该说普通话,以提高文明!
   
   汪洋开口闭口“文明”,试问:率军连败后金汗国(满清)进犯,保护了中国边疆老百姓生命财产的袁崇焕将军,哪一点不比你等对日寇游而不击、专门对中国人杀人、放火、共产、计生、强拆...的中共党棍文明?袁崇焕的“丢那妈”不文明,难道你和你主子胡锦涛“学朝鲜”才叫文明?难道你汪洋在广东搞思想假解放才文明?“丢那妈”不文明,难道你汪洋推崇的假大空才文明?“丢那妈”“不雅”,难道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九十年来害死中国数亿人才“雅”?
   
   作为追求民主的中国人,笔者坚定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行动。
   
   首先因为:粤语是优秀的中国方言,是中国的宝贵的传统文化财富。粤语是一种以古中原汉语为基础的方言。历史上中国三次遭受北方蛮族的入侵,入侵蛮族的屠杀和掳掠,逼迫大批中原汉人南逃至岭南地区,成为两广地区的主要民族,古中原汉语则成为主要语言,经过对岭南粤语的少量吸收,古中原汉语演变为近现代的粤语。粤语基本上完整地保留了古中原汉语的九声发音系统和文化韵味,是当今中国各方言中最接近原味汉语的语言,它远比以北京话——满化汉语为基础的普通话更具文化韵味,例如,先秦散文、六朝韵文、唐诗宋词,用粤语朗诵琅琅上口、意音并茂,而用普通话念则兴味大减、且常常不押韵。因此,使用粤语比使用普通话,更有利于中国传统精华文化的传承。
   
   回顾历史,普通话之所以能成为国语,并不在于它对粤语有什么优势,而完全是权力扶持的结果:满洲权贵用屠刀和科举官本位的诱惑,将北京内城话(即满化的汉语,普通话的前身)推向全国,尤其是北方;继满清之后,由东北入关倾覆中华民国的中共叛国集团,再一次用现代化的高效极权,将北京话(普通话的基础)强行推广到中国几乎每一角落。
   
   满清崩溃之际,粤语曾有成为国语的大好机会,但因为孙中山,最终却与此机会失之交臂:1912年的南京,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投票表决采用何种方言为国语,当时大多数代表倾向于选择粤语,但孙中山先生错误地选择了普通话,在他的说服下,许多支持粤语的议员放弃了初衷。
   
   现在看来,这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遗憾之一。通用粤语的广东地区,历史上长期是商业发达的地域,近代以来更是藉毗邻港澳的优势,成为中国变革开放的前沿窗口,因此,与上海、浙江、福建相仿,广东是中国贫瘠的政治黄土地上,稍具自由主义土壤的地域之一。可以肯定的说:如果是粤语、而不是普通话成为中国国语,会更有利于中国民主化;广东地域文化对共产党党文化一直具有某种顽强的抗体,广东人一直是中国最不轻商、最不仇富的地域群体之一,如果作为广东地域文化载体的粤语当年成为中国国语,中国历史可能会改写。
   
   
   
   笔者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行动,不仅仅在于粤语的优秀,更在于保卫粤语行动的自由文化运动性质。使用语言的自由,是自由文化运动的基础之一,因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没有使用语言的自由,便没有文化的创造和传承的自由。依照普世价值,个人有使用语言的自由权利;地方有使用和保存本地方言的自由权利,亦是宪政民主的原则之一。因此,广东人保卫粤语行动,是反文化极权的自由文化运动,它符合中国民主化的努力方向。
   
   的确,任何一个完整的国家,都必须要有通用的语言,但这种通用语言应该由各地域在经济、文化上竞争自然形成,而不应该以国家暴力强迫——就是说,究竟何种方言成为中国的通用语,应该由方言及支撑方言的经济文化综合实力的竞争来得出结果,这样才有利于文明进步。纵观世界文明领先国家,没有以国家暴力强制推广通用语的例子:以英国通用语为例,英语之所以成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英国现称)的通用语,是因为英格兰在人口、经济、文化上对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的压倒优势,这是自然演进的结果,英国政府从未强迫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放弃本地方言(本民族语言)、接受英格兰语(英语);而英语的伦敦腔——即英格兰东南部英语口音,之所以成为英式标准语音,是因为英格兰东南部一直是英格兰人口、经济、文化的最优势地区,也是全英国精英最集中的地区,所以伦敦腔自然演变成了英式英语标准语音,没有、也根本无须国家权力的强制推行。
   
   巴黎口音、华盛顿(美国东北)口音、柏林口音、东京口音之所以成为法语、美国英语、德语、日语的标准语音,是因为巴黎盆地、美国东北部、普鲁士、东京湾一直分别是法国、美国、德国、日本人口、经济、文化的最优势地区,都是自由竞争、自然演进的结果。
   
   由自由竞争、自然演进造就的通用语,为文明进步提供了坚实的基座,因为自由竞争、自然演进的结果是优胜劣汰,保证优秀的语言成为通用语;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只有优秀的语言,才能承载起优秀的文化,优秀的通用语,为文化的繁荣、文明的进步和民族强大提供了坚实的支撑力和长久驱动力。不夸张地说,美、英、德、法、日能有今日之文明成就,自由竞争、自然演进造就的通用语起了内在的支撑作用。
   
   而由国家权力强制推行某种语言(文化),往往造成劣胜优太,因为,如果代表国家的政权是野蛮的化身,那么它强制推行的文化一定是落后的文化。
   
   这一点已于满清强行的推行“大清官话(北京内城语、普通话的前身)、“剃发易服”、文字狱暴政中表现很充分。而中共所行的强制推广普通话、简化汉字、“文革”…以及今天它企图消灭方言的暴政,则以更为彻底和高效的方式强制推行着糟粕文化。
   
   满清和中共政权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它们代表的是落后,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它们必然要以强制推行落后以压制先进。自北宋以后,中国最先进的地区转移到长三角和东南沿海。因此,这两个地区必然是最遭满清和中共压制的地区。满清为保一己之低劣殖民统治,不惜厉行空前的文化专制,以扼杀社会活力,这直接导致了近代中国的极端愚昧和贫弱。中共的文化极权暴政,更是把中国拖上了道德大崩溃的民族毁灭之途。
   
   满清的文化极权暴政,成功地消灭了丰富俊逸的汉族传统发饰、消灭了飘逸秀美的汉服,代之以丑陋的满式长袍马褂,显而易见的是,满清消灭汉服的成功,并不表明满装比汉服有什么优势;相反,满清统治者以屠刀在汉族人脑袋上种出的“猪尾巴”,是世界各国公认的世界最丑发型(甚至为日韩、越南人所鄙视),成为中国人标志性的耻辱——极端愚昧、奴性和残忍的象征。
   
   由满清朝和中共红朝承前启后、强制推广的普通话(大清官话),不仅丧失了原味汉语的雅致,更兼其音韵的退化,而妨碍了中国古诗文及经书的赏析,人为造成了中国传统精华文化的传承障碍。中共强制推行的“简化汉字”、“普通话扫盲”等政策,更使得这种情形雪上加霜。强制推广的普通话,是对汉民族根本上的摧残,是精神上的“剃发易服”,其戕害远甚于外观上的“剃发易服”。
   
   可悲的是:官本位的、惯以成败论人论事的中国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少人眼见满清暴政如此成功,便硬要考证出“猪尾巴”和亡国奴的满装,比起前朝的汉服方巾有何“进步”。
   
   他们因为北京内城话(满化汉语)为强权所推广开来,就自轻自贱地歧视自己的方言、趋炎附势地美化并不先进的普通话,刘半农就是他们中的代表。
   
   与此相仿,当今的不少中国人眼见中共当局强制推广普通话、打压粤语的“成就”,就相信以满化汉语为基础的普通话,比起以纯正汉语为基础的粤语如何“先进”,他们硬要考证出粤语的非汉语属性。他们中的张鹤慈先生,甚至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以粤语没有普及的对应书面语为由,硬说粤语比普通话落后,张先生浑然不顾的是:粤语并非无能产生书面语、并非无能普及书面语,阻止粤语完善和普及书面语的,恰恰是中共国国家权力!
   
   因为长三角和东南沿海地区比之冀北地区的巨大优势,笔者敢肯定:只要中共当局敢放弃对普通话的扶持,让普通话与其他方言平等竞争,粤语和沪语一定战胜普通话。
   
   汪洋等中共广东统治者蛮横打压粤语的行为,是文化上的极权倒退,是精神上的“剃发易服”暴政,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行为,是文化上反极权的正义行动、是当代中国的“反剃发”抗争。每一个热爱自由、支持民主的中国人,都应该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行动才是。
   
   粤人的保卫粤语行动,也反映出未来中国应当采取的立国模式——中国必须摈弃中央集权模式,改用联邦(即“联省自治”)模式,这样才能在保证国家完整的前提下,防止历史上不断出现的中央权力对地方自由的侵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