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曾节明文集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曾节明: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为什么说它是政权行将崩溃的信号?因为它反映出一种无可挽回的统治灾变趋向:由于统治者彻底丧失了修错能力(表现为最高统治集团毫无改换体制的道德和素养),统治集团通过吞噬自己的成员走向瓦解。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7/30/2010
   
   今年6月23日,湖北省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陈玉莲,在省委大院门口被武汉市公安局“信访班”警察错当成上访者,群殴至近乎昏迷。这般奇耻大辱,黄副主任自然怒不可遏,但事发后,行凶者不仅至今逍遥法外,还被安排公费旅游以避“风头”,作为受害者家属的黄仕明本人反倒遭受巨大压力,被“上级组织”晓谕不要追究凶犯——所谓“要以大局为重”、发扬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等等,而身为政法委二把手的黄仕明,甚至还被无耻地动员与受害妻子离婚...而在上级的指使下,省委保卫部门至今拒绝交出或者公布行凶时的监控摄像头录像。
   
   显然,黄仕明所遭受的侵害,是制度性的侵害。这不仅仅是因为施暴者有更高级的官僚(即所谓“上级组织”)的袒护,最关键一点是:公安机关的“信访班”,完全是胡锦涛镇压维权上访政策的产物——由2005年胡锦涛要求打击维权上访的“515”讲话始,在中共中央愈收愈紧的“维稳”督促下,“信访班”这只新的嗜血怪兽终于诞生,它应日趋繁重的“截防”任务而生,它是一个赤裸裸的打人和施暴机构,与“610”机构类似;“信访班”,专以迫害访民为己任,可以说,它就是对付访民的“610”。
   
   因为“信访班”是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专门打人的机构,因此它打错人即无可避免、很大程度上它也无须避免。我们可以设想:倘若陈玉莲是一个平民百姓的妻子会怎么样?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被白打,她的家属如果敢“闹事”(告状或上访),将遭受进一步迫害,甚至会被关起来——用时下共产党的话说就是“给你彻底解决”。实际上,当今的中国,象陈玉莲这样受害且蒙冤的普通人,早已比比皆是,陈翠莲案之所以引发轰动效应,因为她是省政法委高官的夫人。
   
   以上可见,黄仕明夫人所遭受的侵害是不可避免的制度性侵害。“信访班”是胡锦涛重趋专政倒退政策的产物,这种无法无天(连自己制定的宪法甚至刑法、民法统统不遵守)的专政就是极权暴政,因此,黄仕明所遭受的侵害就是一种极权暴政的侵害:与贵族专制的侵害不同,极权暴政的侵害,就象漫升的洪水一样,迟早会侵害到富人和地位较高的官僚。2008年元月,湖北天门市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被城管群殴致死,就是富人制度性受害的典型;最近黄仕明夫人所遭受的侵害,则是制度性侵害漫升至中高级官僚的标志。
   
   许多华人习惯地认为这是腐败造成的,实际上这种由极权生发的侵害,根本不是反腐能够阻止的,极权的廉洁,只能导致镇压的机器更加高效。
   
   
   
   湖北省公安系统的顶头上司、以打击上访为职能之一的鄂省政法委“维稳办”之二把手(副厅级),居然成这种暴政的受害者,这既是讽刺,也是这个政权行将崩溃的信号。
   
   为什么说它是政权行将崩溃的信号?因为它反映出一种无可挽回的统治灾变趋向:由于统治者彻底丧失了修错能力(表现为最高统治集团毫无改换体制的道德和素养),统治集团通过吞噬自己的成员走向瓦解。
   
   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顽固派当权者,毫无国际政治文明概念,他们利令智昏、死不明白主动改良走向共和,是避免中共亡党的唯一正途,他们从反面汲取前苏联的教训,采取鲧治水之下策,为了一己之私不惜扶持利用毛左势力,营造毛左+权贵怪胎同盟,以图阻断民主化思潮的回归。
   
   八年来,胡锦涛发了疯地倒行逆施,变本加厉地强化制度性侵害的根子——共产党的专政体制。胡锦涛的左转倒退,严酷地阻碍着中国的进步,但却有力地维护着中共官僚集团的整体既得利益。胡锦涛专政的棍子,成了中共官僚集团的命根子,胡锦涛的极权倒退政策,就是中国官僚集团掠财虐民的总保护伞。
   
   在胡锦涛极权大棒的保护下,各级官僚为非作歹越来越有肆无恐、贪赃枉法的胃口越来越大,于是中国就出现这样的人文景观:一方面意识形态不断左转、社会控制持续收紧,另一方面官僚集团主导的强迫拆迁、强迫征地越来越贪鄙、越来越野蛮。
   
   胡锦涛等人自以为纵容官僚集团贪腐掠夺,可以弥补意识形态和自身权威、魅力严重不足的缺陷,换取官僚们对政权的效忠。殊不知,贪欲无穷,物质有限,当广大弱势群体被榨取得差不多时,这只由极权装配起来的掠夺巨爪,必然伸向官僚集团中的相对“弱势群体”,然后在象食人巨蟒一样地向上逐级吞噬。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政权,一个早已丧失了意识形态凝聚力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将很快崩解。
   
   由此可知,中共政权的瓦解,根本无须产生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式的人物,甚至无须等待袁世凯的出头。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这个政权离崩溃不远了。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一〇年七月二十四日星期六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0/08/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