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当下又现“包身工”]
喻智官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下又现“包身工”

   ——上海出租车司机现状录
   
   
   服务周到的出租车司机
   

   不久前回上海探亲,让我感铭最深的是出租司机。
   你在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去,司机先问你“去哪儿?”随后征询你的意见“怎么走好?”如果你给他指路,他照你说的开;如果你不熟悉,司机先预告他知道的开法,比如走地面距离短些,但可能遇上堵车时间就长,上高速快但可能绕远点,这样边说边启动,等你决定后司机才压下记码(价)器。
   在我坐出租车的经历中,有两次司机开错了路多绕了圈子,他们还主动减价收费。细心公道的服务令我满意,诚实高素质的司机使我安心。早就听说上海的出租车全国最佳,是其它地区仿效的榜样,果然名不虚传。
   我以为上海出租车司机收入高,工作也不算太累,是人们比较羡慕的工作,他们用心买力干好工作,是为了保住这份好差使。然而,和不少司机聊天后才知道,我是想当然了,那是九十年代的行情,如今是旧年黄花不复重现了。
   
   优质服务背后的艰辛
   
   我没有想到,在顾客享受优质服务的背后,有着出租司机不能承受的艰辛。
   司机们感叹说,他们做得如此小心多半是迫于压力,是自我保护的无奈之举。出租车公司让顾客监督司机,发现问题立即举报,公司对员工的处罚相当严厉,司机拒载顾客罚五百块,故意绕路罚十倍车费,谁承受得了这样惩罚?司机解释说,拒载短途顾客和绕圈子现象毕竟少数,更多的情况是,随着城市改造的推进,马路交通的变化“日新月异”,出租司机也难免出错,再碰上各种原因引起的堵车,不绕远路开,半小时、一小时地抛在路上,他们负担不起那样的损失。但顾客不了解他们的苦衷,一见绕道就不舒服,就举报,公司接到举报,不管有理无理就罚下来。
   司机说,他们理解顾客的心理,也愿意满足顾客的要求,谁愿意化冤枉钱做冤大头被人斩!他们是对公司头头气不过!看上去公司领导是为顾客着想,实际上是为他们自己,公司投诉多了牌子做坍了,顾客就少了,顾客少了,公司的收益就减少了。
   
   当代奴工的现状
   
   司机们由此倾诉起他们的现状,而且出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出租车司机这活简直不是人干的!”
   司机说:“我给你报一笔帐你就清楚了。十年前,我们每天营收人民币六百多元,去掉交公司的‘份子钱’和汽油费约四百元钱,当天能有二百多元净收入,隔天工作,月收入三千到四千,在上海工薪阶层中属中上水平。如今,油费涨了十倍,每天二百二十元,不管你赚多赚少,三百八十元的‘份子钱’不能少,再加交通管理费和基本保险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平均每个工作日至少赚六百元才能保本,做到八百元以上才能拿同样的收入。所以,过去我们是上午为公司干,下午为自己干;现在是上午为汽油干、下午为公司干,到了夜里才为自己干。比如,早上七点出车,要干到晚上七点才开始赚自己的钱,也就是一天开18小时,自己只得六小时(三分之一)的收入。”
   “十年来,上海职工的平均工资涨了百分之一百多,物价涨了两、三倍,房价涨了五、六倍,而我们的收入非但没增加,按我们的工作时间算还大为减少。为了增加收入,只有增加运营时间,多数驾驶员都干二十小时以上,连续开车二十四小时的也不在少数。外人还以为我们干一天休息一天很惬意,不知即使以每天十八小时计,每月十五天要干二百七十多小时,全年就是三千二百多小时,比法定的全年工作时间多一千二百多小时。”
   一位从工厂下岗转行的司机说:“我进厂时,老工人忆苦思甜说,资本家剥削工人,每天让他们干十小时,最多时干十二小时,现在,我们出租司机的工时远远超过当年的工人,是不折不扣的当代奴工。我们不仅时间长,不管天寒地冻,无论刮风下雨,有时接上客为了赶路,常常顾不上吃饭,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累得轮休的那天只想躺在床上,什么也干不了,‘一天机器人一天植物人’是我们的生活写照。长期高度紧张的工作造成精神和体力透支,大多数出租司机不是得胃病就是得神经衰弱高血压等疾病,有病还忍着不敢看。”
     如此过劳驾驶免不了引发的事故。
   
   没有罢工权的当代“包身工”
   
   我问:你们为什么不跳槽呢?
   “我们有‘卖身契’啊!入行时我们先付一万元订金和公司签四年合同。签合同时,公司方面讲的花好桃好,你一旦落笔,不再有人理你,你要辞职,那一万元就泡汤了。所以,为了这一万块钱,我们至少得干四年。不是有一部叫《包身工》的作品吗,里面讲‘旧社会’上海纱厂女工画了押就得卖命给老板干三年,我们就是‘新社会’的当代‘包身工’。”
   我说:提到上海过去的纱厂和包身工,那时纱厂工人经常罢工向老板争取权益,对了,两年前重庆和海南等地的出租司机先后罢过工,上海的出租应该效仿他们,给政府和公司解决问题的压力!
   “要说罢工,出租车行业百分之九十司机会响应,问题是,‘解放前’罢工是合法的,现在是非法的,大家都怕啊,组织的人弄不好要遭殃,谁愿意轻易出头?多数人只能采取能忍则忍,实在忍不了就‘走为上计’,合同期满就走人,上海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二零零五年开始出现司机后继乏人,公司就招收郊区崇明和南汇的年轻人补缺,目前他们是上海出租车司机的主力。但他们来上海后要借房子住,要养老婆孩子,生活压力比上海司机更大,拼命加班累出事故造成伤亡的多数也是他们。近来,他们也开始出走了。
   
   假改革之名继续维护既得利益
   
    老驾驶员一批批离开,新驾驶员却招收不足,“青黄不接”的状况造成上海陷入“的哥荒”,这次世博会上海增加2000辆“世博出租车队”,各出租公司以“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抽调一批优秀驾驶员去开世博车,使“的哥荒”问题更加突出。
   对此,公司方面不是采取“以人为本”的善政,减少驾驶员缴纳的“份子钱”等苛捐杂税,使他们增加收入减轻劳动强度安心留在岗位,而是推行竭泽而鱼的方针。公司准备开放上海户籍,去长三角地区招收员工,缓解上海的“的哥荒”。至于招来的新人同样要面临高昂的生活成本,以及这些人难以在短期内熟悉大上海的路况,影响服务质量等问题都不在公司的考虑之内。
   可见,这种以“开放上海劳动市场”之名的“改革”,不仅无法改善出租司机的生存状况,反而影响出租行业的服务质量,唯一的好处是,方便出租公司和政府管理部门维持他们的既得利益,由此被人讥为“假改革真谋私”。
   尽管上海的出租车司机没罢工抗争,但十个司机有九个说到自己的生活牢骚满腹,说到造成这种状况的社会制度义愤填膺,他们憋在心里的怨气和敌意之重之深,犹如火山下涌动的岩浆,只等着哪天喷发。有两个中年复员军人司机在不同的车上对我说出同样意思的警告:过去我们当兵是拿枪保卫党中央,今天,如果我有机会第二次拿起枪,对不起,我只能掉转枪口对准他们!
   不知中南海衮衮诸公能否从这番儆言中幡然醒悟。
   
   原载《争鸣》2010年8月号 刊载时署名郁申树
(2010/08/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