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暴力维稳——湖北“陈玉莲案”透视]
杨银波文集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维稳——湖北“陈玉莲案”透视

   来源:民主中国

省委门口的“陈玉莲案”


   陈玉莲,58岁,系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6月23日在湖北省委门口被六名警察暴打16分钟。这件事,最早报料于互联网的时间,是7月18日。也就是说,负责“维稳”的副厅级干部的诰命夫人,有25天是沉默的,或者是“被沉默”的。一名叫“罗中卫”的网民发帖说:“她被打成脑震荡,软组织挫伤几十处,左脚功能障碍。”但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通报说,陈玉莲只不过是“轻微伤”。众所周知,轻微伤属于治安案件范畴,打人的警察只须负行政及民事责任,不构成刑事犯罪。
   打人的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等六名警察,系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民警,是公安部门安插在省委大院的“信访专班”人员,任务是“维护治安秩序”。有任务,即有手段,非但暴打16分钟,且在陈玉莲明示自己是高官家属身份后,仍对陈玉莲咆哮道:“老子打的就是省委大院家属,就是省长的老婆也打了,怎么样?”实在打得非常有胆量,非常有个性,非常有特点。遭暴打以后,陈玉莲被押到湖北省信访中心关押了两小时。
   警察打人之时,省委门口有哨兵,哨兵竟未制止。警察不是从外面冲到省委门口,而是从省委里面冲出来的。打完以后,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政法委、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等领导,知道捅的娄子大了,到医院给陈玉莲道歉:“是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个大的领导夫人!”没有比这更诚实、更可爱、更幽默、更讽刺的语言了。换句话说,是打人的警察不长眼,分不清平民与官太太。这种为自己找退路的愚蠢,被媒体放大,实乃“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个谎看来是圆不了的。

   不知陈玉莲的丈夫黄仕明是否反思过这一问题:维护社会稳定,怎么被维护治安秩序反攻了一把?表面看,你在“维稳”这件事上,是被上头认可的,你能参加河南郑州的“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并作为“先进代表”,受到胡锦涛接见。但你的妻子,却在你荣耀无限之时,被地方最基层的几只小鹰犬狠狠地“维稳”了一回。当胡锦涛向你握手致意的一刹那,你是否想过在湖北乃至在全中国,有多少像你妻子这样的公民,被“维稳”得哭诉无门?这荣耀的背后,有多少人在以权压法、镇止民心,有多少人以卑鄙无耻的暴力手段截住访民,杀一儆百?
   政治前途与家人维权的抉择
   从省委里面冲出来的肖邦明等警察,只是地方上堵截访民的棋子。做一个最不妨碍此时恐慌无比的武汉市区干部的假设,假如肖邦明等人真的不认识陈玉莲,假如仅仅是把这个女人当成了普通的访民,他们敢在省委哨兵面前打你妻子,自然在过去及以后都敢这样干,这是他们的职业,是必须服从的命令。任何人,只要在这省委门口出现,一旦被怀疑为是来上访告状的,那么就先打了再说,打了再把你关起来,而且是关在湖北省信访中心。你会发现,这种做法,会让省委里面的人很放心,让省委之下的地方政府很宽心,而那个叫“信访中心”的地方,原来也可以成为访民拘留所。也就是说,暴力和绑架,是被某些权力默许乃至赞许的。
   同时,我不由得为武汉市区干部捏一把汗。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想的办法,自然是拖关系找人,说点漂亮话,而后用人民币解决,顺便把那几颗搞乱事情的棋子简单行政惩罚一下,而且只惩罚三人:肖邦明记大过,调离公安机关;郑志强、蒲全鸿记过,再无别的惩罚。黄仕明纵然是副厅级干部,自己的妻子被打成网上说的“脑震荡”或武昌区公安分局说的“轻微伤”,但处理结果依然如此冷漠。市区政府不予妥协,反而封存殴打场面的录像,视其为机密,从更深层的原因说,是要让你这个省级维稳办副主任也明白一下“维稳”为何物,即官方词汇——“大局为重”。
   坦率讲,我对黄仕明深表同情。虽然网络世界“仇权”仇得厉害,把陈玉莲被打被关高呼为“报应”,但我并不赞同这种观点。案发至今已逾一月,黄仕明没有什么表态,很显然找他谈话的人相当多,究竟打没打人、为何打人或者打成什么程度,似乎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作为省级维稳办领导,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的政治性质,以防被别有居心的人用来攻击中国的“维稳”制度,然后再摆出一堆大道理,跟你灌输“稳定压倒一切”之类。悲痛中的黄仕明,他的耳朵一定是茧都听出来了,但他根本无力动弹。
   黄仕明手上虽然有权,但这权力又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关系。是牺牲你的政治前途来维护你妻子的权利,还是“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来继续你的政治前途?黄仕明一定对此想过千百遍。他值得我同情的另一点是,他的女儿黄芃芃在2006年“非正常死亡”,至今维权无果。四年前,黄芃芃从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一年,因肾病需要立即进行肾移植手术,但家属认为她在死前被注射了胰岛素,因而致命。四年来,黄仕明、陈玉莲不愿意接受医院的“私了”,一定要公事公办,警方也立了案,但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高高在上的副厅级干部,居然没搞定自身维权事宜,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这就是真实的“政治”。

“维稳”已变质为“官压民”


   陈玉莲被暴打当天,除了依然决意为死去的女儿讨公道外,另有一事,就是她从省妇幼保健院护师一职退休下来以后,职称和待遇问题没有落实。她应该比一般公民有着更熟悉的官场人脉,她之所以来到省委,是与省政法委一位副书记约好了的。这距离维权成功,应该只有一步之遥。但那“一步”,却被鲜血染红,如果警察打上了瘾,陈玉莲命丧黄泉也有可能。女儿死去,妻子被打,黄仕明是否从中得到一些超出承受负荷的反思?省官维权尚且如此艰难凶险,一般公民的寻求正义之路,岂非悬崖绝壁?
   这不是“自己人打自己”就说得过去的。在我看来,在这种运用强大的国家机器来截堵正常维权的手段中,“维稳”已经变质,没有什么“自己人”。你以为你是,其实不是,人人都可能成为这种非法手段的受害者。再者,不是“自己人”的范畴,自然是无权、无势、无财、无名、无关系的那些人,这些人占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打了这些“绝大多数”,竟不是“误会”,而是理所当然,那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警察法》、《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这些东西,就成了摆设。同时,《刑法》与《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也彼此冲突起来,尤其是法医鉴定的程序和结果,是判断施暴者及幕后主谋是否构成刑事犯罪的主要依据。
   陈玉莲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经过几天的治疗,她的神志才清醒过来”(网友“罗中卫”语),这种伤情,竟被法医鉴定为“轻微伤”,实在荒谬。建议黄仕明认真阅读《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学以致用,重新申请伤情鉴定。打人的录像,绝非机密,应当公之于众。肖邦明等警察,又不是手痒得见人就打,他们在省委门口把人往死里打的行径,既然是任务,那么任务就必然有人交代,究竟是谁在唆使他们?这很好查,就是当初把他们安插在省委里面的人。讽刺的是,这种“安插”,即是“潜伏”,是“官压民”的“维稳”措施。黄仕明身为省级“维稳”干部,是否有魄力来取消这种“维稳”措施呢?
   恐怕,他没有这个魄力。而且,这也不是个人魄力的问题,而是制度使然,他无法改变这个制度。就如黄仕明管的就是上访,竟然不允许自己的妻子上访。媒体报料说,陈玉莲就是个上访户,但她的家属对这个称谓却非常敏感,否认陈玉莲在上访。说白了,这个家庭人脉关系辽广,办事无须像一般公民那样期盼包青天,他们找找熟人就可以了。家属站出来这样讲,显然对上访为何物已经有所定性,不将自己与一般“捣乱者”混为一谈,不想让身为信访高官的黄仕明难办。在他们的意识深处,早已将上访群体隔离,自视甚高的特权意识是明显存在的。

黄仕明,是男人你就站出来


   黄仕明官至副厅级,想必很清楚“维稳”工作当中的很大一部分,即是处理公民上访,这是将矛盾消灭于萌芽状态的先机。除非他耳聋眼瞎,否则他一定明白,有多少地方政府的“内线”活动于高层党委、政府内部,有多少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被拉入信访中心紧紧关押。这些事情,有没有他参与的份,我不得而知,但最起码在他妻子被暴打之前,他选择的是沉默和纵容。如今,妻子躺在病床上,不断呕吐(按医学分析,应是脑中积水高压所致),黄仕明至少应该觉醒起来,如若不然,更多个陈玉莲将躺在病床上,更多个警察在打人以后得到的不是惩罚,而是奖赏。维护社会稳定,绝不能这样维护,显然这不是在解决矛盾,而是在制造仇恨。
   法治已死,人治又兴,这是国家危机。网上不少人抨击地方政权黑社会化,“陈玉莲案”即是一例。以暴力和拘禁来处理公民的正当上访,是以“敌我矛盾”来对待的,这背后的现实逻辑是权力恐慌和利益驱使。不要说陈玉莲被打,就连德高望重的高耀洁传播艾滋病防治常识,也被监控得如同坐牢,80岁的她一旦到了某村,村民若举报,则该村民将获得政府给予的500元奖金。多少人拿钱消灾、雇人灭难,多少人枕戈待旦、夜不能寐?他们一边侵蚀着国家利益,贪婪腐化,为所欲为,横行一方,一己之利竟是以杀戮镇压来维持。真正的社会稳定,建立于解决矛盾之路畅通无阻,行政下倾,司法中立,社会广援,绝非“左一脚,右一脚,像踢足球一样在她身上猛踢”,以及“她被送交信访局关押近两个小时,由两名警察看管,期间不准说话、不准哭、不准打120求救,不给喝水”。
   黄仕明,如果你还有一点男人的骨气与官员的职守,你应该站出来,向那些过去被暴力伤害和冷酷对待的访民道歉,向那些拿着纳税人的钱去镇压纳税人的警察、黑道和地痞挑战。沉默,不应是你黄仕明的性格,不应是为官之道的精明,更不应是漠视、纵容这种非法“维稳”手段来为个人政治前途加砖添瓦。每当你看到有人跨入那道省委警戒线,希望你在头脑里认真回想自己的女儿和妻子,那是生命与鲜血的教训,请你拿出你的勇气和胆色,给自己一个真正痛定思痛的机会,帮帮那些走投无路的可怜人吧。让悲剧不再重演,让恶制因你而变。纵然某日因不可抗拒的力量而失败,但至少你曾那样崛起过,奋力过,而非苟且偷生,随波逐流,遗恨终生。
(2010/08/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