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烂紫高红话荔枝 ]
许之远
·《蒋介石日记》公开,拨开歷史的迷雾
·馬英九勝選對台灣、大陸與世局的影響與展望
·刘晓明大使:中国不是个共產党国家?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香港选特首成春秋争霸的局面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傷心泪話人頭稅
·薄熙来的殞落:《子產论伊何维政》的现代版
·李登辉的今日与钓鱼臺的明日祸害
·身在江海之上,心在魏闕之下
·对马总统连任的忠告:为政不吃存粮
·韓寒的旋風比《太平洋的風》更感動台灣
·台、港旅中咏怀
·曾荫权的堕落是本质、诱因还是惩罚?
·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联合报╱张作锦】
·曾荫权治港七年的总检验:香港向内地行近
·香港贪污风暴已从特首刮起!
·梁振英初任特首的忠告
·马英九的烦恼:包揽全部政治责任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人对国民教育的疑惧又走上街头
·方宽烈对香港文学最后的贡献
·从个人的生死体悟到人类集体的取向
·书法家张顺华虚芜释法的錯误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书法、书道精要》的〈前言〉
·中国政府对钓鱼台应有的认识和决断
·国画的进程
·欧巴马VS罗穆尼 第一场辩论及其影响
·面对日本,中国人自救之道
·香港从黯淡到沦落的成因
·欧巴马连任所见、所思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习近平应以务实掌握十年契机
·近日即事
·法治体制改革第一步:被告无罪推定论
·莫言领奖后的致词与演讲的评论
·习近平的选择:拨乱或沉沦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南周、炎黄事件对习近平的关键考核
·中国人对大凶年(2013)的因应
·从豺狼之国的口中抢回钓鱼岛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李安又得大奖,华裔还有甚麽不可能?
·香港今年:《宜慎小人、凡事不利》
·马英九女儿结婚,民进党也有可駡
·习近平要打破传统政治现状成为全民领袖
·权力来源的差异影响舆论的取向
·中、港、台劳工关心的最低工资与立法
·蒋经国的失误带给林洋一生的遗憾
·雅安地震的赈灾、救灾与检讨
·香港法治最后的防线:廉政公署崩溃?
·母亲节:让我们向天下的母亲致敬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沙叶新為艾晓明教授半裸的感触而哭
·台独渠魁、大鱷李登辉的狠毒
·徐志摩当年的杂文和语录对民族性格、社会风气的质疑
·郝柏村出版:《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
·美国底特律(Detroit)破產与斯诺登(E。Snowden)出走
·香港人為什麼常走上街头
·香港病了!
·香港现状、成因诊断与感言
·香港必須拒絶《黑金政治》
·哀乱(并序) 许之远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2017年香港普选特首会兑现吗?
·马英九VS王金平、黄世铭VS柯建铭
·莫言访臺演讲的异议
·《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 :一位印度工程師的感語
·從王維基事件看普選
·三中全会的前夕、《争朝夕》與《循序渐进》
·国民党第十九届全会、中央评议会及建议
·骆家辉辞职之谜及出路
·美国经济学家:美国会向中国还债么?怎樣还?
·向人类领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致敬
·金正恩杀张成泽:权不过三代确定
·世界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期许
·资讯发达是啟动人類進步的動力
·台湾今年七合一选举,政党再轮替前哨战?
·毁坏香港、中国不幸
·迎新岁:酬天谢地VS斗天斗地
·名人效应与社会溃败
·亡党、亡国与亡天下的社会溃败
·《天以好杀為德》和世纪末乱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烂紫高红话荔枝

   又到岭南荔熟的季节,幼时在乡,和村童爬上荔枝树,挑著熟透顏色烂紫的荔枝摘下,就树而食,到壳核撒满一地,吃得差不多,一同呼啸到河边洗个澡才同家。这种日子真教人回味。
   「群芳谱」对荔枝的记载:「荔枝一名丹荔,一名离枝,一名钉坐。 丹荔是以荔的外表色泽言;离枝应该是说荔枝到熟的时候,很少能让人等到它熟透自己掉下来,因为它太吸引人了。初熟顏色转红,人就会把它摘下来吃了,那能等到它掉下来呢!所以荔的初熟,便是它离枝的时候。第二个解释是荔枝要新鲜时才好吃;荔枝摘下来,一日色变,两日味变。所以摘荔不是摘果,是连蒂的小枝剪下来,所以称做离枝,使荔果能在短期内保持新鲜。荔枝属珍贵的贡品,因此,许多人也当做名贵的礼品送出,连枝的荔枝当然保鲜较好,「离枝」便属必要了。‘钉坐’是对食客的诱惑而言,有荔枝在桌,人就不忍离座,钉坐在那裡了。大书家蔡襄(字君謨,宋名进士,亦文学家)与客书称「荔枝於果品,卓然第一。」
   台湾近年对荔枝的培育,成绩卓著,成为外销主要珍果之一;运到香港较近。每年荔季,以地缘关係,还是不及大陆来的多,另一原因,香港人大多数为粤藉人士,岭南是荔枝之乡,他们对荔枝的认识最深,入口便知好坏,而且荔枝的品种很多,风味各有不同。台產的荔枝,果汁充足而甜;然论肉爽和风味,确属梢逊大陆来的一筹;至於清甜而不腻,更非台產可及。香港也生產荔枝,销路远不如大陆所產,大概与土壤有关。「生於淮南则为橘,生於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味实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但台湾对农品產品的改良,深具经验,希望有一天能吃到像岭南土產的荔枝,那就太好了。美国和加拿大唐人街,这个季节,荔忮堆得像满坑满谷,价钱又平,一磅才一元左右,比產地的台湾平上两、三倍。我在民国七十九年至八十二年在台北,比较过价钱。台湾吃水果也成了奢侈品,真是没有道理,大概是暴利的缘故。运来美、加的都是从农地直销,是空运来的,大货车到了唐人街,就地下货,所以堆得像个小山丘,也就地开箱零销。荔枝一到,卖果者擘开喉咙:「一蚊一磅」〈业者多为粤籍,一蚊即一元〉,客人排长龙,半日间,这个像小山丘的荔枝箱堆,卖得箱子空空如也。当年美、加是台產荔枝的天下;大陆来的绝无仅有,什麼原因就不知道了。但这十年来,情况刚可相反,大陆產品佔了市场大多数。不容易看到台湾荔枝了。
   蔡君謨认为荔枝为果中第一,是很认真的。魏文帝詔:「南方有龙眼荔枝,西国有蒲桃石密果之珍异者,今岁贡焉。」西国在文帝时(指西域诸国),蒲桃(俗称之葡萄)、石密(是否为新彊產之哈密瓜则未经稽考)向魏文帝朝贡。蔡君謨对此不表认同,他在「谱序」中说:「魏文帝有西域蒲桃之比,世讥其谬焉。」认为西域之蒲桃,怎可以和龙眼荔枝相比?但他没有提及石密,大概没有吃过的原因吧!石密如果是哈密瓜,在歷史上也算贡品,如果吃过,可能还未留意细评吧!
   哈密瓜虽也清爽、清甜,但缺少荔枝清爽而嫩细,清甜而有风味;虽然稍逊三分,比不上荔枝的。「果谱」中说荔枝:「以林擒为兄,石榴为弟,龙眼为奴。」龙眼摒在昆仲之列,龙眼品评不及荔枝已确定了,这倒是满适切的,龙眼较小,肉亦爽甜,与荔枝高贵而有风韵,也显然是大家闺秀与丫环之别。石榴失之野,不及荔枝。然则什麼是「林檎」,我曾问过老饕,也搞不清楚,恐已绝种乎?但不管怎样,荔枝为果中第一,「林檎」虽亦雁行,依旧恐有未及处。

   我国诗人中善饮者莫如李白,「酒不到刘伶坟上土」,刘伶虽好酒,只属半个诗人,「酒鬼」 的成份较多。善吃者莫如苏东坡,此公嗜食,算得是个老饕,他居然有东坡食谱,还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把半肥瘦的便宜猪肉,用酱油配枓「慢工火」,到烂透时「肉自美」,我曾如法炮製,燉出一盘色香味全的「东坡肉」,配饮陈年高粱,现在想起,还要吞几下口水。苏軾有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苏謫眨岭南,人以为不幸,他竟「不妨作岭南人」,为的竟是「日啖荔枝三百颗」而已。其对荔枝倾倒,可谓有诗为凭了。后世有人以为苏句应为「不辞长作岭南人」,比较有文艺气息,此真谬论,不知苏诗在旷;苏东坡绝不会用「不辞」两字的。过去我国的荔枝產地只有三处,就是广东、福建和四川、「三辅黄图」有记载:「汉武帝破南越,於上林苑中起扶荔官,自交趾移植百株,无一生者,偶一株稍茂终无花实。」自魏以后,贡品就有了荔枝,汉朝的皇帝都喜欢吃,武帝平定岭南,便想栘值,结果只有一株活下来,但连花也开不了,更不必想得荔枝了。「群芳谱」 对產地有记载,并有评语:「初出岭南,及巴中,今闽之泉福漳兴,蜀之嘉蜀渝涪及二广州郡皆有之,而闽为第一,蜀次之,岭南为下。 荔枝初產岭南,以后移植,只有蜀、闽两地可產,大概属实,像武帝移植长安便无法生存,但那裡最好,不只我这个道地的岭南人不以为然,恐怕苏东坡第一个便反对。苏东坡正是蜀人,像他这种老饕,如蜀產的荔枝比岭南好吃,他还会写:「不妨长作岭南人」吗?苏东坡好荔枝成癖,除了大讚广东荔枝好吃以外,没有说过家乡的荔枝好吃;也没说过福建的荔枝好。后者尚有可疑是否尝过,故乡的如果稍有可取,苏不会不提的。可知「除却巫山不是云」;有了岭南的荔枝,餘不足道。也许自己也会怀疑患了「月是故乡明」的毛病,细思起来,我虽然无缘吃到蜀產的荔枝,但苏东坡正可补此之憾;而我吃过闽產的,虽然未及遍,但总不如广东的,况且我吃到的岭南荔枝,也不是最好的。前年我才有机会到了广东增城,吃了贡品的〈增城掛绿〉,真是餘不足道;以此类推,岭南荔枝纵不是荔中第一,起码和闽產是双料冠军。
   岭南荔枝的品种,听说有一百多种,著名的有黑叶、糯米和桂味,也不难吃到,最难吃到的就是「增城掛绿」,在广东增城市,传说只有一株是原品,而且一株中只有一半,另中一半为雷所劈。这一株荔枝,传说很多:民国建立之前,做知县的地方官,其中一项任务,就要小心保护这株荔枝,每年如果少產,还须向朝廷说明理由。若是人为的错失,恐怕就乌纱不保。我曾问过长辈朱集禧先生(台湾侨委员前副委员长,年青时代曾任增城县长),他有没有吃过,他说生平只吃过二颗半,半颗是和人分吃的。大陆建政以后,所產都送上北京去了;增城人很少吃到。我回香港服务,有一位增城富商,準备送我两颗,但说明不是原株的,是接株的,后来因离开香港,始终无缘一尝天下极品,到前年始圆梦。「增城掛绿」荔枝有明显与眾不同,是从果蒂开始,有一条像绿线的顏色延到果的末端,原株的非常明显,接株的稍淡,小心开壳以后,有一层像薄纸裹著,果汁全不透出才是真的。陶弼诗有:「一层蚕茧,二寸虹硃,」他必然被皇帝赏赐过这贡品;又说:「一簇冰蚕茧,千苞火凤冠。」这一层像冰蚕茧织成的薄纱,正是「增城掛绿」剥开的特徵。为了表示这贡品的名贵,每盒袛有两粿,盒用金造,内有红绒作垫。两颗荔枝的价值,却又比盒还要名贵。增城人说,,原株在文革时代死了,以后又復活,现在尚存,并恢復结果云。
   杨贵妃好荔枝,是歷史有名的,「一骑红尘妃子笑」(杜牧诗句),就是写她的故事。「贵妃外传」也许有人读到,中有贵妃生日,长生殿新曲未有名,会南海进荔枝,因名荔枝香。」补之为荔枝同好者谈助。
   台產荔枝大而核亦大,显然不是粤名种荔枝:糯米和桂味之风味甚佳,核小如眉豆,远非台荔可及。也许业者不知良窳的后果。如果将这些粤荔培殖,虽然尚不及「增城掛绿」,退而求次,也算是口福的补偿吧!
(2010/08/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