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徐水良文集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徐水良


   

2010-8-13


   

   
   很多人推崇这篇文章,但我来唱点反调。
   
   我认为,作者对意识科学、思维科学还没有入门,这篇文章在某些细节上有意义,但总体上很混乱。
   
   作者不懂语言和文字在思维的基础上产生,思维决定语言文字;但语言文字对思维有反作用这种基本原理。
   
   因此,作者把思维对语言的作用,和语言对思维的反作用,都归结为语言对思维的作用。
   
   在作者列举的具体例子中,往往没有分清楚究竟是思维造成语言差异,还是语言差异反过来促进或形成思维差异。而是一律把它们说成是语言差异造成思维差异。因此往往做出错误结论。
   
   例如,没有精确数字概念,只有很多很少概念的那个民族,其实是因为这个民族比较原始,所以他们的思维也比较原始,他们的思维还没有产生精确数字概念,所以他们的语言中也没有精确数字词汇。作者把因果关系讲反了。把思维决定语言的事情,说成语言决定思维。
   
   澳大利亚偏远的土著部落等例子,也是同样,讲反了。
   
   另外,作者列举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数圆点例子,不是属于语言对思维影响的范畴,而是在思维过程中,集中或分散注意力的问题。
   
   至于语言文字和文化的关系,则属于另外一个问题。
   
   当然,作者文章中列举的不少例子,确实是语言文字对思维的影响和反作用。应该给与肯定。
   
   下面我来讲点与西方传统理论完全不同的基本理论原理。我这里说的西方,其实是全世界。因为东方没有自己的理论,东方沿用的是西方理论。
   
   就意识过程和思维过程说来,人通过对客观世界感觉感知过程,在大脑中形成表象和记忆表象,然后进入大脑内部的过程。即在记忆表象的基础上,产生思维过程。这种思维过程,首先是具体形象思维,然后是简化抽象化的形象思维,形象思维越来越简化抽象化,最后形成概念。然后,为简化和加速思维过程,概念又被用符号代替,产生符号抽象思维。
   
   然后在人际交往和思想的沟通、传播交流过程中,概念和符号由人的头脑向外外化,通过约定俗成的语言符号、和语言符号交流规则(语法等)办法,产生语言。
   
   语言符号一旦形成,又被大脑中的抽象符号思维借用,使用于人们的抽象思维中。外部交流的符号,变成大脑内部的思维符号。现在成熟的抽象思维,几乎与语言思维相等同。只有没有上过学的聋哑人,他们的原始抽象思维,才不是语言思维,而是他们自己独特的原始符号思维。
   
   当然,现代人的抽象思维,也还是带有语言符号之外的其他抽象思维,只是这种思维或者用非语言的符号来表达,或者只是思维者自己头脑中的思维,并不向外表达。
   
   而文字则为记录语言,为思维超越时空的记忆和传播创造出来的工具。
   
   思维决定语言。表象和记忆表象是形象思维的基础,形象思维又是抽象思维的基础。是它们合起来决定语言和文字。
   
   但语言和文字,对依靠语言和文字进行的语言文字符号抽象思维,又有相当大的决定作用。语言对思维的反作用,主要就是它们对语言文字抽象符号思维的作用。语言文字对感觉、表象和记忆表象,以及对形象思维的反作用,相对而言就比较小。
   
   有人说语言是思维的外壳。这是西方的传统理论。其实是错误的。记忆表象,形象思维,就根本没有语言外壳,直接就是头脑中的图像、录像、漫画、视频、电影、电视、动画。思维只有进入抽象思维,进入符号思维时,具有语言能力的人们,才会借用语言符号来进行符号思维。没有语言能力的人,他们的思维则仍然与语言无关。
   
   有人问:思维是第一性的,语言是第二性的?没有人能这么肯定吧?
   
   确实,这个观点,是本人的观点。虽然本人已经讲了二十多年,但迄今为止,除了本人,还没有见到其他人重复这种结论,没有看到其他东西方学者有这种观点。相反,西方传统理论都是思维以语言为基础,东方则沿用西方理论,全部搞颠倒了。但这个观点,是本人经过长期研究得出的理论,我认为是正确的。有关论述,请参见我的相关文章,如《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等等。
   
   还有人的意见,认为波洛狄特斯基教授这篇文章,把语言工具论推翻了。
   
   但其实,语言借用作思维的工具,精确地说,语言用作抽象思维的工具、抽象表述和表达的工具,传播交流的工具。这并没有错。而且它仅仅是抽象的符号工具,不是形象思维、形象表达的具像工具。但这并没有贬低语言的作用,以及它对思维的反作用。
   
   至于语言和文字,对抽象思维的作用,主要表现为对语言文字等符号抽象思维的思维形式和思维速度起决定作用,使得人们的语言文字符号抽象思维,在特定的语言中进行,并且与原始抽象思维相比,语言文字思维大大加快了抽象思维的速度。
   
   但语言文字等抽象思维的具体内容,仍然取决于表象、记忆表象、和简化程度各各不同的形象思维。语言文字抽象思维的具体内容,往往表现为抽象思维指导下重建的形象和形象思维。符号思维如果不与代表他们含义的具体形象相联系,那么,它们只是毫无意义的符号,就像不懂外语的人听外语一样。
   
   语言符号的产生,有相当的偶然性,往往由产生当时的具体场景和具体的人来决定,然后别人加以应用,逐渐向外传播。所以世界上的语言多种多样。
   
   但由于民族是历史中形成的共同血缘和共同生活的共同体,语言则使用于这种共同体的思想传播和交流,逐步形成通用的民族语言。所以,语言,除行话、黑话、以及特别的国际语言等等以外,一般都是民族的、地方的(语言和方言)。广义的特别国际语言和文字,包括国际通用的交通标志,技术、地图、机械图,以及国际通用的其他符号语言,还有某些人人为制定的国际语言,等等。
   
   目前全世界语言和心理学家对意识科学包括思维及语言的认识,仍然非常混乱。西方心理学和语言学家也不例外。希望今后得到突破。
   
   对意识科学和思维科学的详细研究和论述,请参见本人在博讯的文集
   
   徐水良文集:
   
   http://www.boxun.com/hero/xushuiliang/
   
   
   附:
   
           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我们使用的语言会塑造我们的思维方式吗?我们仅仅是用语言来表达思想﹐还是语言的结构(在我们毫不知情或未经我们允许的情况下)塑造了我们想要表达的思想呢?
   
   光看“蛋头先生坐墙头……”这句儿歌就能说明各种语言之间会有多大程度的差别。在英语中﹐我们需要用动词的不同形式表示不同的时态﹐所以“坐”用的是“sat”而不是“sit”﹐而在印度尼西亚语中﹐你不需要(事实上﹐你也不可以)通过动词变形来表现时态。
   
   在俄语中﹐不仅有时态的变化﹐还要有性别的变化──如果是蛋头夫人坐在那里的话。此外﹐你还需要考虑“坐”这个动作是否已经完成。如果我们的蛋形主人公整段时间都如他所愿安坐在墙上﹐而不是从墙上摔了下来﹐那么我们就需要使用另外一种动词形式。
   
   在土耳其语里﹐你需要通过动词来表现你如何获得了这一信息。例如﹐如果你是亲眼看到这个胖子坐在墙上﹐你会使用动词的某种形式﹐但如果你只是读到或者听说此事﹐那么你需要使用不同的动词形式。
   
   英国人、印度尼西亚人、俄国人和土耳其人会用不同的方式关注、理解和回忆自己的经历﹐仅仅是因为他们使用的语言不同吗?
   
   在心智研究领域的所有重大分歧都同这些问题有关﹐这些问题对政治、法律和宗教也会产生重要的影响。然而直到最近﹐人们对这些问题的实证研究都是少之又少。很长时间以来﹐语言可能塑造思维的观点客气点是被说成站不住脚的﹐更多时候则被认为是疯狂而且错误的。现在﹐一系列新的认知学研究表明﹐事实上﹐语言的确会对我们如何认识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
   
   关于语言是否决定思维方式的思考可以追溯到几百年以前。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宣称﹐“学会了第二种语言﹐就拥有了第二个灵魂。”但是﹐这个观点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的语言学理论大行其道时就不再受科学家认可了。乔姆斯基博士认为﹐人类所有的语言本质上是采用了一种通用的语法﹐各种语言之间其实并没有显著的差别。其理论认为﹐既然语言之间没什么差别﹐研究语言差异会否导致思维方式差异是没有意义的。
   
   对语言共性的研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但是数十年来﹐没有任何一种所谓的共性经得住推敲。相反﹐随着语言学家对世界上各种语言研究的不断深入(全世界大约共有7,000种语言﹐得到分析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无数预料之外的差异显现了出来。
   
   当然﹐不能仅仅因为人们使用的语言不同就推断他们的思维方式也不同。过去十年来﹐认知科学家们不仅已经开始研究人们如何讲话﹐也开始研究人们如何思考﹐探索我们对空间﹐时间以及因果关系等基本概念的理解是否可以由语言来构建。
   
   以澳大利亚偏远的土著部落Pormpuraaw为例﹐当地土语中不使用“左”和“右”这样的表述。不论他们谈论什么都是以绝对的基本方向(即东西南北)来表达﹐这意味着他们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西南方的腿上有一只蚂蚁。” Pormpuraaw部落的人在打招呼时会问﹐“你要去哪儿?”一种符合现实的回答可能是﹐“我要去南-西南方向一个很远的地方。你呢?”如果辨不清方向的话口那么你简直连个招呼都没办法打。
   
   世界上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语言(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中使用)依靠绝对的方向来表述空间。经过这种长期的语言训练后﹐讲这些语言的人在辨别方向方面表现优异﹐即便在陌生的地方也可以知道自己所处的方位。他们表现出了科学家们原本认为超出人类能力的方向辨别本领。这是一个重大的差异﹐一种藉由语言训练得的完全不同的空间定义方式。
   
   人们看待空间方式的差异并不仅限于此。人们依靠自己的空间知识构筑了其它许多更加复杂抽象的表征﹐包括时间、数字、音调、血缘关系、道德和情感。如果Pormpuraawa部落的人对空间有不同的认识﹐么他们对其他事情的看法也会不同吗?比如说时间。
   
   为了寻找答案﹐我和同事艾丽丝•盖比(Alice Gaby)去了澳大利亚﹐拿给Pormpuraawa人几组表现时间发展的照片(例如﹐一个在不同年龄阶段的人﹐一条渐渐长大的鳄鱼﹐或者一根正在被吃掉的香蕉)。他们要做的就是把一堆无序的照片按照时间顺序整理好放在地上。每个参加测试的人都要进行两次测试﹐每次面朝不同的方向。我们曾对讲英语和希伯来语的人做过同样的测试﹐结果讲英语的人会按时间顺序把照片从左往右摆好﹐而讲希伯来语的人则会从右往左摆(因为希伯来语的书写方式是从右往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