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徐水良文集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网文三则


   

徐水良


   

2010-8-28


   
   目录:
   1、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
   2、答草虾帖,也说高个子矮个子
   3、答钱守为先生
   
   

1、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


   

徐水良


   

2010-08-28日


   
   
   洪哲胜“崔卫平,给求变的温总理伸出援手”的肉麻说法,狂妄自大,对实际情况和理论、策略,一窍不通,按此幼稚做法,必定把自己和温家宝都搞死。
   
   1、自己一点力量也没有,急需别人救援,却狂妄自大,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要给别人援手。让别人看来,好像是奴才急于为主子分忧的又急迫又肉麻的表现和心情。
   
   2、温家宝刚刚从陈腐中说一点很小的新意,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时,这时,是急需别人在肯定其小量新意的同时,给与必要的批评帮助和引导的时候,却不合时宜乱吹,狂妄地伸援手,其结果:
   
   1)、或者把温家宝捧死,使温家宝误以为他已经很新潮,结果使他在陈腐中为小量新意沾沾自喜,在陈腐中满足地走上陈腐腐朽的死路;
   
   2)、中共非常保守,略微有点新意的,如果反对派吹捧,那就非常危险,保守派很可能置之死地,因此被整死。只有反对派给与批评,才能对其在中共保守环境下的安全有所帮助。越批评他,他越安全。按洪哲胜做法,大家去捧他,也就是要中共保守派把他整死,居心不良。
   
   3、崔卫平的说法,只是花瓶民运和无敌派一贯的欺骗而已。本人已经有评论,不述。
   
   4、在肯定温家宝一点点新意的同时,加强批评,指明出路,促使温家宝走的更远点,决心更大点,才是现在的正着。
   
   5、不能散播幻想,欺骗民众;相反,要向老百姓指明,迄今为止,政改之类,仍然只是刚刚开始说说而已,算不得数的。一切都要靠自己,靠自己努力来推进民主,不要抱有太多幻想。
   
   过去大家看不起余杰 ,但这次余杰批评崔卫平说:“在北京郊外密云的研讨会上,曾经翻译过哈维尔著作的学者崔卫平说,温说的敢为天下先,与零八宪章思路是一致的。我想反问的是,既然温家宝与零八宪章的思路一致,那么刘晓波为什么被温家宝关进监狱呢?一个多月以前,北京的国保警察传讯我的时候说,温总理所说的普世价值,跟零八宪章完全不一样,除非你们智商有问题,才会将两者联系起来。一个多月之后,果然有学者异想天开的言论发表出来。”余杰这个批评,倒是批评得很对。崔卫平竟然远远不如余杰,让人感叹。
   
   
   附:
   
         崔卫平,给求变的温总理伸出援手,如何?
   
               洪哲胜
   
   善意地聆听并肯定来自体制内的每一响倾向民主的新的心声,是对的、是好的;但是,更加美妙、更加重要的是:提供自己的力量,让这些心声获得重视,得以形塑第一块可以越滚越大的小冰块。这样,人们就让一个刚刚听到的好的动机,有个机会在现实当中体现出来。为此,我建议崔卫平老师就在北京就近向温总理公开地喊话:
   
   “非常同意并欣赏您的深圳谈话。请问,要实现它您有什么需要民间力量帮忙的?我愿意在北京市为国家找来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您见面,商讨,帮您把这个难得而且及时的创意,化为明日中国的平常景观!”
   
   
   

2、答草虾帖,也说高个子矮个子


   

徐水良


   

2010-08-28日


   
   
   草虾把国内称为矮个子,海外称为高个子。
   
   但是,高个子矮个子,有一个共同道德标准:不搞欺骗、不说假话。
   
   高个子能说真话,就说;矮个子不能说真话,就不说。
   
   但高个子矮个子,都不能说假话、搞欺骗。不能因为高个子有自由,就可以自由说假话、搞欺骗;也不能因为矮个子缺自由,就可以故意说假话、搞欺骗。
   
   矮个子不能说真话,高个子不能逼着说;高个子能说真话,矮个子不能攻击高个子说真话,不准高个子说真话。
   
   这么多年来的问题,其实都是一部分矮个子和高个子坚持说假话、搞欺骗;并且不准其他高个子说真话;否则就极力攻击、抹黑高个子及其真话;当然更不准其它矮个子说真话,否则攻击得更凶。主张说真话的高个子和主张说真话的矮个子,不得不被迫反击。
   
   
   附:
   
        草虾:何清涟与刘荻,谁的说话算数?
   
   得闻何清涟大姐与刘荻小姐的对阵,围观者推波助澜乐此不疲。愚以为十分好笑,完全是鸡同鸭讲。观察这种对阵,首先要明白,谁的说话算数?谁的说话不算数?愚以为,何大姐的说话是算数的,刘小姐的说话是不算数的。差别的原因在于所处环境。
   
   刘小姐是在Basement之内挖洞,稍一冒头就要被老猫咬断脖子的。何大姐则处在自由社会,就像在阳台上,可以用任何方式、任何论述证明自己的观点。最简单的,何大姐可以邀集同好,在纽约街头散发《08宪章》,集会高呼“铲除共匪党,解放支那国”,完事了去Karaok。刘小姐如果这样做,可能还没做成就要去吃牢饭了。
   
   这种对阵,要谅解两种心情:刘小姐之类的国内“异议人士”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大姐的说理透彻、分析详尽,但是当不得饭吃。何大姐的说理,在自由社会是绝对正确的,在支那国是绝对行不通的。刘小姐的说理,在支那国是行得通的,但拿到支那国外就是笑话了。刘小姐如果愿意而且流亡到纽约,那么她可能比何大姐还要伶牙俐齿。
   
   想起两句俗谚。一个呢是我们乡下人办大事喜欢“抬石头”或叫“凑份子”,每家都要送礼出份子,这个时候都会说“我不能在众人面前当矮子”,总要献上一份拿得出手的“份子”,矮子也要踮起脚尖抬担子。二个呢,高子挑担子时会觉得旁观者“看人挑担不吃力”。所以,高子挑担子的时候,尽管显威风自己挑,不能逼迫矮子比赛挑担子。抬担子的时候呢,高子要放下身段,矮子要踮高一点。另一种合作呢,高子托矮子,矮子站在高子的肩膀上,这样比较合理。如果是矮子托高子,那么双方都是找死。
   
   中华民国的伟大国父孙中山先生,身高1.58,是个不折不扣的矮子。但是,孙矮子成了华夏第一高人,是有无数的高子为之献身的结果。这样的成因,因为众多的高子托举一个矮子,分担负荷比较小不吃力,这样的制度呢可以随时换一个矮子。反之,众多的矮子托举一个高子,就很吃力,而且免不了的结果是矮子诐高子踩死。毛泽东身高1.83,踩死了多少人呢?抬举矮子还是抬举高子,这就是民主与专政的根本区别。
   
   笔者从小是个矮人,诐骂作小矮子、武大郎,所以深有体会的。共匪党是座小矮庙,迫使众人当矮子。是否愿意当矮子,就看各人的选择。愿意不当矮子的,各显神通流亡出海去当高子。愿意当矮子的,就留在小矮庙的矮檐下,老老实实当矮子。所以呢,高子不能笑话甘当矮子的,矮子也不能自诩就是珠穆朗玛峰。
   
   否则呢,当高子说话不腰疼,当矮子必须猫腰才能说话。象高智晟那样敢于伸腰说话的,结局必定是枪打出头鸟,是不是呵?更矮一步说,共匪党像个小矮桌,既需要一帮人当高子从矮桌外面揭开它,更需要一帮人当矮子蹲在矮桌内面拱翻它。内应外合才能成功,这种配合需要默契。高子不吃力无委屈要体谅矮子的难处,矮子将是矮桌拱翻之后的当仁不让的庄主所以也没啥可委屈的。
   
   矮桌何时诐揭翻或者拱翻,要看天时的,最终诐翻的那一刻是被揭翻的还是诐拱翻的则是偶然的,拱揭双方都是有功的,但是缺了任何一方都是不行的。否则,矮桌没翻之前,矮子总是埋怨高子不帮忙,高子总是讥笑矮子不发力,结果就隔着矮桌对骂吧。
   
   矮子头上想长出头鸟,是长不出来的。高子头上长了出头鸟,那也是多余。所以呢,笔者建议,高子不能自诩清廉逼迫矮子充当出头鸟,矮子也不能要求出头鸟回到笼内当老鼠。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笔者以为只有这样,才能明白各自的处境和使命,才能不把人民内部矛盾变成敌我矛盾。
   
   当然啦,如果何大姐或者刘小姐能够变成矮桌下的出头鸟,那就说明矮桌问题已经解决啦。
   
   
   

3、答钱守为先生


   

徐水良


   

2010-8-28日


   
   
   看来老钱不看我这些年关于胡安宁的帖子,就作结论说没有证据。
   
   钱先生反对揭露特务的理由,是谁是特务不可知,把揭露特务说成是口水战。
   
   其实反对派早已经揭发出许多证据确凿的特务和特务组织。
   
   特务问题的可知性,远远不是不了解情报工作的一般人的不可知论的看法。
   
   例如早年在纽约去波士顿抗议江泽民车上装窃听器的特务,会议上和采访中带窃听器的特务,以及其它被发现搞窃听器的特务。这仅仅是一个问题,窃听器问题上暴露的诸多特务。
   
   至于胡安宁,他只是一个中共吸收的线人,美籍华人。但他长期与中共特务机构联系,自1990年代开始,许多许多次奉命回国,到中共特务机构述职。包括1990年代回上海与中共情报机构商量谁做民运负责人等事情,确定还是由徐帮泰作负责人,等等。正义党成立前后,受上海政保(即后来的国保)委托,帮助指导傅申奇和正义党等等。(后来他反戈一击揭露正义党,揭发这个任务,还是好的,可惜他后来又投靠北京方面)。911以后回国内,搬回特务机构三反一温和,海外捧刘青等等指示,秘密执行。网上公布的已经很多。美国FBI也认定胡安宁的特务身份,要他当双面间谍,胡安宁因此跑回国内,被中共情报机构安排到江苏居住。胡安宁的问题,现在得到越来越多的反对派朋友和网友的公认,除了钱先生等少数以外。钱先生说这没有证据这种说法,完全不对。
   
   因各种各样原因暴露的、证据确凿的特务人数,三十多年来其实已经非常多。
   
   我们知道不少特务的特务代码。包括国内和海外的不少特务代码。例如曾经是海外最重要特务和他的代号8201。
   
   而且,从揭露正义党开始,我们就已经基本搞清楚敌我基本阵线,包括发现激进一翼(以当时正义党和其背后领导人为代表)。温和一翼(以多维为代表)。多维那一翼,我们曾经在多年内按兵不动,不急于揭露。其间,我们发觉多维是中共直接投资的特务媒体和文化特务机构,其中人员,几乎全部是中共地下势力人员,这些发现为后来的许多事情,包括最后中共宣传部讨论决定结束多维所证实。而正义党则成为大家公认的特务党。由于对正义党的揭露,据情报,中共公安部派员视察纽约时,纽约一些特务提意见说这是白花钱。最后,原来的正义党垮台。现在的正义党是王炳章石磊重组的。
   
   另一个最重要的发现,就是根据大量材料,发现最早的海外民运本身,就是由中共情报机构根据“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方针,抢先抢占反对派阵地而组建起来的。这是中共情报机构今后可以写进情报史的又一个经典之作。中国民运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中共情报机构玩弄于股掌之上,被打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