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徐水良文集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网文三则


   

徐水良


   

2010-8-28


   
   目录:
   1、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
   2、答草虾帖,也说高个子矮个子
   3、答钱守为先生
   
   

1、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


   

徐水良


   

2010-08-28日


   
   
   洪哲胜“崔卫平,给求变的温总理伸出援手”的肉麻说法,狂妄自大,对实际情况和理论、策略,一窍不通,按此幼稚做法,必定把自己和温家宝都搞死。
   
   1、自己一点力量也没有,急需别人救援,却狂妄自大,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要给别人援手。让别人看来,好像是奴才急于为主子分忧的又急迫又肉麻的表现和心情。
   
   2、温家宝刚刚从陈腐中说一点很小的新意,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时,这时,是急需别人在肯定其小量新意的同时,给与必要的批评帮助和引导的时候,却不合时宜乱吹,狂妄地伸援手,其结果:
   
   1)、或者把温家宝捧死,使温家宝误以为他已经很新潮,结果使他在陈腐中为小量新意沾沾自喜,在陈腐中满足地走上陈腐腐朽的死路;
   
   2)、中共非常保守,略微有点新意的,如果反对派吹捧,那就非常危险,保守派很可能置之死地,因此被整死。只有反对派给与批评,才能对其在中共保守环境下的安全有所帮助。越批评他,他越安全。按洪哲胜做法,大家去捧他,也就是要中共保守派把他整死,居心不良。
   
   3、崔卫平的说法,只是花瓶民运和无敌派一贯的欺骗而已。本人已经有评论,不述。
   
   4、在肯定温家宝一点点新意的同时,加强批评,指明出路,促使温家宝走的更远点,决心更大点,才是现在的正着。
   
   5、不能散播幻想,欺骗民众;相反,要向老百姓指明,迄今为止,政改之类,仍然只是刚刚开始说说而已,算不得数的。一切都要靠自己,靠自己努力来推进民主,不要抱有太多幻想。
   
   过去大家看不起余杰 ,但这次余杰批评崔卫平说:“在北京郊外密云的研讨会上,曾经翻译过哈维尔著作的学者崔卫平说,温说的敢为天下先,与零八宪章思路是一致的。我想反问的是,既然温家宝与零八宪章的思路一致,那么刘晓波为什么被温家宝关进监狱呢?一个多月以前,北京的国保警察传讯我的时候说,温总理所说的普世价值,跟零八宪章完全不一样,除非你们智商有问题,才会将两者联系起来。一个多月之后,果然有学者异想天开的言论发表出来。”余杰这个批评,倒是批评得很对。崔卫平竟然远远不如余杰,让人感叹。
   
   
   附:
   
         崔卫平,给求变的温总理伸出援手,如何?
   
               洪哲胜
   
   善意地聆听并肯定来自体制内的每一响倾向民主的新的心声,是对的、是好的;但是,更加美妙、更加重要的是:提供自己的力量,让这些心声获得重视,得以形塑第一块可以越滚越大的小冰块。这样,人们就让一个刚刚听到的好的动机,有个机会在现实当中体现出来。为此,我建议崔卫平老师就在北京就近向温总理公开地喊话:
   
   “非常同意并欣赏您的深圳谈话。请问,要实现它您有什么需要民间力量帮忙的?我愿意在北京市为国家找来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您见面,商讨,帮您把这个难得而且及时的创意,化为明日中国的平常景观!”
   
   
   

2、答草虾帖,也说高个子矮个子


   

徐水良


   

2010-08-28日


   
   
   草虾把国内称为矮个子,海外称为高个子。
   
   但是,高个子矮个子,有一个共同道德标准:不搞欺骗、不说假话。
   
   高个子能说真话,就说;矮个子不能说真话,就不说。
   
   但高个子矮个子,都不能说假话、搞欺骗。不能因为高个子有自由,就可以自由说假话、搞欺骗;也不能因为矮个子缺自由,就可以故意说假话、搞欺骗。
   
   矮个子不能说真话,高个子不能逼着说;高个子能说真话,矮个子不能攻击高个子说真话,不准高个子说真话。
   
   这么多年来的问题,其实都是一部分矮个子和高个子坚持说假话、搞欺骗;并且不准其他高个子说真话;否则就极力攻击、抹黑高个子及其真话;当然更不准其它矮个子说真话,否则攻击得更凶。主张说真话的高个子和主张说真话的矮个子,不得不被迫反击。
   
   
   附:
   
        草虾:何清涟与刘荻,谁的说话算数?
   
   得闻何清涟大姐与刘荻小姐的对阵,围观者推波助澜乐此不疲。愚以为十分好笑,完全是鸡同鸭讲。观察这种对阵,首先要明白,谁的说话算数?谁的说话不算数?愚以为,何大姐的说话是算数的,刘小姐的说话是不算数的。差别的原因在于所处环境。
   
   刘小姐是在Basement之内挖洞,稍一冒头就要被老猫咬断脖子的。何大姐则处在自由社会,就像在阳台上,可以用任何方式、任何论述证明自己的观点。最简单的,何大姐可以邀集同好,在纽约街头散发《08宪章》,集会高呼“铲除共匪党,解放支那国”,完事了去Karaok。刘小姐如果这样做,可能还没做成就要去吃牢饭了。
   
   这种对阵,要谅解两种心情:刘小姐之类的国内“异议人士”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大姐的说理透彻、分析详尽,但是当不得饭吃。何大姐的说理,在自由社会是绝对正确的,在支那国是绝对行不通的。刘小姐的说理,在支那国是行得通的,但拿到支那国外就是笑话了。刘小姐如果愿意而且流亡到纽约,那么她可能比何大姐还要伶牙俐齿。
   
   想起两句俗谚。一个呢是我们乡下人办大事喜欢“抬石头”或叫“凑份子”,每家都要送礼出份子,这个时候都会说“我不能在众人面前当矮子”,总要献上一份拿得出手的“份子”,矮子也要踮起脚尖抬担子。二个呢,高子挑担子时会觉得旁观者“看人挑担不吃力”。所以,高子挑担子的时候,尽管显威风自己挑,不能逼迫矮子比赛挑担子。抬担子的时候呢,高子要放下身段,矮子要踮高一点。另一种合作呢,高子托矮子,矮子站在高子的肩膀上,这样比较合理。如果是矮子托高子,那么双方都是找死。
   
   中华民国的伟大国父孙中山先生,身高1.58,是个不折不扣的矮子。但是,孙矮子成了华夏第一高人,是有无数的高子为之献身的结果。这样的成因,因为众多的高子托举一个矮子,分担负荷比较小不吃力,这样的制度呢可以随时换一个矮子。反之,众多的矮子托举一个高子,就很吃力,而且免不了的结果是矮子诐高子踩死。毛泽东身高1.83,踩死了多少人呢?抬举矮子还是抬举高子,这就是民主与专政的根本区别。
   
   笔者从小是个矮人,诐骂作小矮子、武大郎,所以深有体会的。共匪党是座小矮庙,迫使众人当矮子。是否愿意当矮子,就看各人的选择。愿意不当矮子的,各显神通流亡出海去当高子。愿意当矮子的,就留在小矮庙的矮檐下,老老实实当矮子。所以呢,高子不能笑话甘当矮子的,矮子也不能自诩就是珠穆朗玛峰。
   
   否则呢,当高子说话不腰疼,当矮子必须猫腰才能说话。象高智晟那样敢于伸腰说话的,结局必定是枪打出头鸟,是不是呵?更矮一步说,共匪党像个小矮桌,既需要一帮人当高子从矮桌外面揭开它,更需要一帮人当矮子蹲在矮桌内面拱翻它。内应外合才能成功,这种配合需要默契。高子不吃力无委屈要体谅矮子的难处,矮子将是矮桌拱翻之后的当仁不让的庄主所以也没啥可委屈的。
   
   矮桌何时诐揭翻或者拱翻,要看天时的,最终诐翻的那一刻是被揭翻的还是诐拱翻的则是偶然的,拱揭双方都是有功的,但是缺了任何一方都是不行的。否则,矮桌没翻之前,矮子总是埋怨高子不帮忙,高子总是讥笑矮子不发力,结果就隔着矮桌对骂吧。
   
   矮子头上想长出头鸟,是长不出来的。高子头上长了出头鸟,那也是多余。所以呢,笔者建议,高子不能自诩清廉逼迫矮子充当出头鸟,矮子也不能要求出头鸟回到笼内当老鼠。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笔者以为只有这样,才能明白各自的处境和使命,才能不把人民内部矛盾变成敌我矛盾。
   
   当然啦,如果何大姐或者刘小姐能够变成矮桌下的出头鸟,那就说明矮桌问题已经解决啦。
   
   
   

3、答钱守为先生


   

徐水良


   

2010-8-28日


   
   
   看来老钱不看我这些年关于胡安宁的帖子,就作结论说没有证据。
   
   钱先生反对揭露特务的理由,是谁是特务不可知,把揭露特务说成是口水战。
   
   其实反对派早已经揭发出许多证据确凿的特务和特务组织。
   
   特务问题的可知性,远远不是不了解情报工作的一般人的不可知论的看法。
   
   例如早年在纽约去波士顿抗议江泽民车上装窃听器的特务,会议上和采访中带窃听器的特务,以及其它被发现搞窃听器的特务。这仅仅是一个问题,窃听器问题上暴露的诸多特务。
   
   至于胡安宁,他只是一个中共吸收的线人,美籍华人。但他长期与中共特务机构联系,自1990年代开始,许多许多次奉命回国,到中共特务机构述职。包括1990年代回上海与中共情报机构商量谁做民运负责人等事情,确定还是由徐帮泰作负责人,等等。正义党成立前后,受上海政保(即后来的国保)委托,帮助指导傅申奇和正义党等等。(后来他反戈一击揭露正义党,揭发这个任务,还是好的,可惜他后来又投靠北京方面)。911以后回国内,搬回特务机构三反一温和,海外捧刘青等等指示,秘密执行。网上公布的已经很多。美国FBI也认定胡安宁的特务身份,要他当双面间谍,胡安宁因此跑回国内,被中共情报机构安排到江苏居住。胡安宁的问题,现在得到越来越多的反对派朋友和网友的公认,除了钱先生等少数以外。钱先生说这没有证据这种说法,完全不对。
   
   因各种各样原因暴露的、证据确凿的特务人数,三十多年来其实已经非常多。
   
   我们知道不少特务的特务代码。包括国内和海外的不少特务代码。例如曾经是海外最重要特务和他的代号8201。
   
   而且,从揭露正义党开始,我们就已经基本搞清楚敌我基本阵线,包括发现激进一翼(以当时正义党和其背后领导人为代表)。温和一翼(以多维为代表)。多维那一翼,我们曾经在多年内按兵不动,不急于揭露。其间,我们发觉多维是中共直接投资的特务媒体和文化特务机构,其中人员,几乎全部是中共地下势力人员,这些发现为后来的许多事情,包括最后中共宣传部讨论决定结束多维所证实。而正义党则成为大家公认的特务党。由于对正义党的揭露,据情报,中共公安部派员视察纽约时,纽约一些特务提意见说这是白花钱。最后,原来的正义党垮台。现在的正义党是王炳章石磊重组的。
   
   另一个最重要的发现,就是根据大量材料,发现最早的海外民运本身,就是由中共情报机构根据“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方针,抢先抢占反对派阵地而组建起来的。这是中共情报机构今后可以写进情报史的又一个经典之作。中国民运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中共情报机构玩弄于股掌之上,被打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