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徐水良文集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简驳崔卫平


   

徐水良


   

2010-8-27


   
   
   下面是刘路转贴的崔卫平《中国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共产党排除在外?》一文。
   
   这个崔卫平,一再重复早已被驳倒了的观点,恶意进行欺骗,有一定欺骗性。
   
   所以,我这里加一个简短的评论,并在文后附上过去批判这些观点的三个短文,予以驳斥。
   
   至于崔卫平的文章,这里说三点:
   
   1、崔文的要害,是故意装出有任何法制观念的样子,故意抹煞共产党是一个犯罪集团,在这个基础上发表一个又一个谬论,反对维护法治和法制的尊严,反对对犯罪集团进行必要的法律处罚,包括必要时进行取缔;
   
   2、把犯罪集团掌握的共产党,与它的全体党员混淆起来、等同起来。把一般党员作为公民拥有的权利,说成是共产党作为犯罪集团的权利;
   
   3、掌握国家权力反对自由民主的专制集团,他们是不是被排除在民主之外,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自己不愿意实现民主,进入民主,坚持与自由民主为敌。那么,别人没办法强迫他们进入民主。崔卫平故意欺骗,把共产党是不是排除在民主之外,说成是别人的事情,是我们的事情。
   
   
   

崔卫平:中国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共产党排除在外?


   
   
   政治体制改革,是一笔体制内的遗产。正像每个人有他自己的梦想,政治体制改革便是这个体制曾经拥有的梦想(或理想)。如果每个人的梦想是允许存在的,体制的梦想也是允许存在的。只是,体制的梦想不等于每个人的梦想,体制的路径更不等于每个人的路径。
   
   不能说既然个人有梦想,体制就不必有梦想,这种做法很像体制本身。这个体制曾经认为,不能拥有个人的梦想,因为体制本身就代表着梦想,就是梦想本身,因而将一切个人梦想视为仇敌。允许体制有它的梦想,是今天民主的做法。假如一个人能够更深地把握自己的梦想,他便能够更深地把握别人的梦想。
   
   事实上,社会进步不可能是某一单方面梦想或理想的结果,而是各种梦想、诉求、利益互相之间平行四边形的合力。其中每一方力量都只是一个组成部分,而不是全部。学会听取各种声音,对于不同努力的人们抱有一种宽容的态度,在今天需要特别提出来。我们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专制。
   
   无论如何(不管什么时候),政治体制改革这个梦想,是体制内部上升而不是堕落的要求,是体制内部民主而不是专制的要求,是体制想要面对社会、与社会进步相平行的要求,而不是固步自封、维护少数人利益的要求。至于它是否解决或者在多大程度上解决问题,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这实际上取决于我们所有人的努力。
   
   悖论在于,这个来自体制内部的理想,被体制本身所葬送。这个体制拥有扼杀一切民主与社会进步的倾向,包括取消自身内部的进步力量,而试图继续堂而皇之地存在。二十一年前,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赵紫阳先生,一夜之间在全国人民面前消失。他的名字,永远地与“政治体制改革”这个话题联系在一起。
   
   赵紫阳先生的处境,成了这个体制的一个病灶;政治体制改革,是在这个体制内部还想做事情的人们的一块心病。那些凡是想要对这个民族的历史与现实承担责任的人们,那些想要将民族带往好的明天而不是坏的结局的人们,都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这是绕不过去的,温家宝先生深知这一点。
   
   温家宝先生的深圳讲话,在某种意义上回到了如今被看作赵紫阳先生遗嘱的这个东西。选择深圳这个地点不是没有意义。某种象征意义,完全可以与邓小平先生当年南巡讲话相匹配。我指的不是一个涉及经济,一个涉及政治,而是指同样都是在体制内部遇到强大的阻力之后,向社会发出的某种呼吁。
   
   他们都想要在体制内部推进某种东西,在周围的人们身上推广某种东西,但是却发现推不动,阻力太大,困难程度难以想象。比较起来,温家宝先生更是如此。他为什么反复强调要“创新”、要“敢为天下先”,那是因为太多的人想当“缩头乌龟”。他们只想消耗体制的资源,享受体制的种种好处,却丝毫不想哪怕为这个体制尽一份力量,为体制本身负起责任,更不要说为社会、为公众尽力了。
   
   社会应当听到这个呼吁。这个呼吁,与社会的利益相一致,而不是与特权的利益相一致;与民主的事业相一致,而不是与专制的力量相一致。所有那些为了民族的未来着想的声音,我们都应当听得见。运用一种“本质论”的眼光,来看待体制内所有的人们,是模仿对手的所作所为。
   
   这次提出不让我去台湾的理由是,有些人我不能见到,见了就会怎么样怎么样。好像他们是恶意传染病菌,要采取某种隔离政策,我才能够健康。我们当中有些人也是这样,同样迷信隔离和隔绝,觉得那是最好的方案。这种隔离甚至更加彻底,从嘴巴上做起。不能提及某个名字,一旦提到就如何如何。
   
   有人将温家宝与周恩来做类比。在我看来,周恩来不是民主派。温家宝先生是民主派。胡耀邦先生是民主派。赵紫阳先生是民主派。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就像我们个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而当民主的力量互相打击时,这种力量就更为有限。
   
   不妨这样想一想,实现中国民主这么一件大事,难道要将共产党完全排除在外?难道其中没有共产党的份额?当然这个问题,最好由共产党自己提出来。在不可阻挡的中国民主进程面前,它将扮演什么角色?将承担什么责任?是否要一劳永逸地将自己隔离出去?对于中国的未来,共产党人需要什么样的准备?
   
   一个人获得自身起点之后,是为了与这个世界相平行,与他人相平行。
   
   原标题:《我们只有一个敌人,专制主义》原载《亚洲周刊》2010年8月27日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评施化《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徐水良


   

2009-3-24


   
   
   这个施化是胡说八道!
   
   张三兄在没有搞清和解的必要条件下,落入施化圈套,盲目赞成他那种不讲条件没有法治观念道德观念的某些和解观念,结果招来这个人的进一步胡说八道。
   
   实际上:
   
   第一、和解要看对象,不是什么人都能和解的。
   
   第二、要看什么问题,并不是什么问题都能和解。
   
   第三、和解,如果是对罪犯,要看犯的什么罪。一般的民主国家刑法,和解对象也有具体规定,那些能和解,那些不能和解,都有具体规定。严重的罪行,不能和解。
   
   像严重的反人类罪,法律上恐怕不能和解。中共的很多罪行,包括反人类罪,就是不能和解的。不看罪行,对一切犯罪都宣扬和解,是彻头彻尾的蔑视和践踏法律,没有法制观念,泯灭是非。完全是罪犯的帮凶。
   
   第四、和解要有具体条件,例如起码要知道基本真相,没有基本真相等必要条件,就无法和解。
   
   第五、和解要和解各方面有和解诚意,才能和解。没有诚意,不可能和解。
   
   第六、有了诚意,还需要协商。和解是双方或者多方面的事情,要双方或多方同意,才可能和解。这就需要在诚心诚意的基础上协商一致。
   
   第七、在有权力又有能力和解的、加害他人的强势一方——中共顽固拒绝和解的条件下,拼命对没有权力没有能力没有条件的弱势受害者一方宣扬单方面单相思的和解,是彻头彻尾的欺骗,是充当罪犯加害者中共的帮凶。要他们单方面和解,也就是要他们停止抗争,忍受中共继续对他们伤害。
   
   第八、对罪犯,必须依法追究必要的法律责任,在分清罪责的基础上,才能考虑依法赦免或和解。不分清罪责,不依法甄别是不是属于和解范围,就要和解,就是践踏法制和法治,就是包庇罪犯。
   
   中国当然会有和解,并且会有民族大和解,(此外还会有大赦)。但那要等民主、正义和法治得到必要的落实,基本真相得到必要的明确,正义得到必要的伸张以后,才有可能。并且,即使在那时,和解,也需要依法进行。依法能够和解的,才能和解。而不是离开法治,任意和解。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徐水良


   

2009-3-24


   
   
   在没有和解合作的条件以及和解合作可能的现实情况下,在和解遥不可及,八字没有一撇的现在,中共地下势力(外加某些受骗者)拼命鼓吹“和解”,似乎让人感到奇怪。
   
   其实,这是一种骗术。
   
   这种骗术设了一些圈套,让受骗者不知不觉进入他们的圈套,受骗上当。
   
   下面列举几个常见的圈套:
   
   第一个圈套:让人不知不觉接受中共没有犯罪的隐含前提。
   
   和解,适用于没有构成犯罪的社会成员或国家公民之间的矛盾和纠纷,不适于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犯罪罪行。当然,可以依法和解或者依法免除刑责的特殊轻罪除外,这特殊轻罪,可以和解。
   
   对于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罪犯、犯罪团伙、犯罪集团、犯罪组织,不适用和解。国际社会对希特勒纳粹组织,黑手党等黑社会犯罪组织、贩毒集团、贪污犯罪团伙、等等,就是迄今没有和解,只有禁止、取缔或惩处的典型。
   
   中共地下势力的“和解”骗术,鼓吹与中共和解,事实上已经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没有犯罪,或者只犯了可以和解、免除刑责的轻罪。
   
   你如果出于对和解这个美好愿望的向往,不假思索地接受他们的和解说词,你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他们中共没有犯罪或者只放了很轻轻罪的隐含前提。
   
   中共犯了那么大的罪,包括反人类的屠杀罪,虐杀八千万人的反人类罪等等,是不是犯罪组织,要不要取缔、禁止,是不是适合和解,需要由未来的法院、立法机构、或公民投票来决定。不能由“和解”骗术的骗子,以没有任何法律根据的信口开河来决定。
   
   第二个圈套:让人不知不觉以为和解不需要恢复社会正义,不需要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
   
   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刑事犯罪,不能和解。其中必罚的轻罪,可以进行认罪协商,重罪不能认罪协商。犯了必罚的罪,就必须接受惩罚。要想减轻惩罚,就必须认罪。没有不认罪就可以减轻或逃避惩罚的道理。当然更没有不惩罚、搞和解的道理。
   
   但在特殊情况下,某些特殊的罪行,经过审判,经过特别的法律程序,恢复社会正义以后,为了社会和解的需要,可以进行赦免,这就是特赦和大赦。
   
   但是,特赦和大赦,都必须在搞清真相,恢复社会正义以后,才能进行,并且必须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
   
   其中的特赦,必须经过审判,判刑定罪确定以后,才能进行;而大赦,也必须在搞清真相,恢复正义以后,由国家最高领导机构依法决定。
   
   没有真相,没有正义,不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就没有特赦和大赦。
   
   为了社会和解,今后对共产党中的罪犯,肯定会有特赦和大赦。但一定要搞清真相,恢复社会正义,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绝不能由“和解”骗子在没有经过这一切的情况下,信口“和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