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徐水良文集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简驳崔卫平


   

徐水良


   

2010-8-27


   
   
   下面是刘路转贴的崔卫平《中国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共产党排除在外?》一文。
   
   这个崔卫平,一再重复早已被驳倒了的观点,恶意进行欺骗,有一定欺骗性。
   
   所以,我这里加一个简短的评论,并在文后附上过去批判这些观点的三个短文,予以驳斥。
   
   至于崔卫平的文章,这里说三点:
   
   1、崔文的要害,是故意装出有任何法制观念的样子,故意抹煞共产党是一个犯罪集团,在这个基础上发表一个又一个谬论,反对维护法治和法制的尊严,反对对犯罪集团进行必要的法律处罚,包括必要时进行取缔;
   
   2、把犯罪集团掌握的共产党,与它的全体党员混淆起来、等同起来。把一般党员作为公民拥有的权利,说成是共产党作为犯罪集团的权利;
   
   3、掌握国家权力反对自由民主的专制集团,他们是不是被排除在民主之外,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自己不愿意实现民主,进入民主,坚持与自由民主为敌。那么,别人没办法强迫他们进入民主。崔卫平故意欺骗,把共产党是不是排除在民主之外,说成是别人的事情,是我们的事情。
   
   
   

崔卫平:中国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共产党排除在外?


   
   
   政治体制改革,是一笔体制内的遗产。正像每个人有他自己的梦想,政治体制改革便是这个体制曾经拥有的梦想(或理想)。如果每个人的梦想是允许存在的,体制的梦想也是允许存在的。只是,体制的梦想不等于每个人的梦想,体制的路径更不等于每个人的路径。
   
   不能说既然个人有梦想,体制就不必有梦想,这种做法很像体制本身。这个体制曾经认为,不能拥有个人的梦想,因为体制本身就代表着梦想,就是梦想本身,因而将一切个人梦想视为仇敌。允许体制有它的梦想,是今天民主的做法。假如一个人能够更深地把握自己的梦想,他便能够更深地把握别人的梦想。
   
   事实上,社会进步不可能是某一单方面梦想或理想的结果,而是各种梦想、诉求、利益互相之间平行四边形的合力。其中每一方力量都只是一个组成部分,而不是全部。学会听取各种声音,对于不同努力的人们抱有一种宽容的态度,在今天需要特别提出来。我们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专制。
   
   无论如何(不管什么时候),政治体制改革这个梦想,是体制内部上升而不是堕落的要求,是体制内部民主而不是专制的要求,是体制想要面对社会、与社会进步相平行的要求,而不是固步自封、维护少数人利益的要求。至于它是否解决或者在多大程度上解决问题,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这实际上取决于我们所有人的努力。
   
   悖论在于,这个来自体制内部的理想,被体制本身所葬送。这个体制拥有扼杀一切民主与社会进步的倾向,包括取消自身内部的进步力量,而试图继续堂而皇之地存在。二十一年前,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赵紫阳先生,一夜之间在全国人民面前消失。他的名字,永远地与“政治体制改革”这个话题联系在一起。
   
   赵紫阳先生的处境,成了这个体制的一个病灶;政治体制改革,是在这个体制内部还想做事情的人们的一块心病。那些凡是想要对这个民族的历史与现实承担责任的人们,那些想要将民族带往好的明天而不是坏的结局的人们,都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这是绕不过去的,温家宝先生深知这一点。
   
   温家宝先生的深圳讲话,在某种意义上回到了如今被看作赵紫阳先生遗嘱的这个东西。选择深圳这个地点不是没有意义。某种象征意义,完全可以与邓小平先生当年南巡讲话相匹配。我指的不是一个涉及经济,一个涉及政治,而是指同样都是在体制内部遇到强大的阻力之后,向社会发出的某种呼吁。
   
   他们都想要在体制内部推进某种东西,在周围的人们身上推广某种东西,但是却发现推不动,阻力太大,困难程度难以想象。比较起来,温家宝先生更是如此。他为什么反复强调要“创新”、要“敢为天下先”,那是因为太多的人想当“缩头乌龟”。他们只想消耗体制的资源,享受体制的种种好处,却丝毫不想哪怕为这个体制尽一份力量,为体制本身负起责任,更不要说为社会、为公众尽力了。
   
   社会应当听到这个呼吁。这个呼吁,与社会的利益相一致,而不是与特权的利益相一致;与民主的事业相一致,而不是与专制的力量相一致。所有那些为了民族的未来着想的声音,我们都应当听得见。运用一种“本质论”的眼光,来看待体制内所有的人们,是模仿对手的所作所为。
   
   这次提出不让我去台湾的理由是,有些人我不能见到,见了就会怎么样怎么样。好像他们是恶意传染病菌,要采取某种隔离政策,我才能够健康。我们当中有些人也是这样,同样迷信隔离和隔绝,觉得那是最好的方案。这种隔离甚至更加彻底,从嘴巴上做起。不能提及某个名字,一旦提到就如何如何。
   
   有人将温家宝与周恩来做类比。在我看来,周恩来不是民主派。温家宝先生是民主派。胡耀邦先生是民主派。赵紫阳先生是民主派。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就像我们个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而当民主的力量互相打击时,这种力量就更为有限。
   
   不妨这样想一想,实现中国民主这么一件大事,难道要将共产党完全排除在外?难道其中没有共产党的份额?当然这个问题,最好由共产党自己提出来。在不可阻挡的中国民主进程面前,它将扮演什么角色?将承担什么责任?是否要一劳永逸地将自己隔离出去?对于中国的未来,共产党人需要什么样的准备?
   
   一个人获得自身起点之后,是为了与这个世界相平行,与他人相平行。
   
   原标题:《我们只有一个敌人,专制主义》原载《亚洲周刊》2010年8月27日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评施化《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徐水良


   

2009-3-24


   
   
   这个施化是胡说八道!
   
   张三兄在没有搞清和解的必要条件下,落入施化圈套,盲目赞成他那种不讲条件没有法治观念道德观念的某些和解观念,结果招来这个人的进一步胡说八道。
   
   实际上:
   
   第一、和解要看对象,不是什么人都能和解的。
   
   第二、要看什么问题,并不是什么问题都能和解。
   
   第三、和解,如果是对罪犯,要看犯的什么罪。一般的民主国家刑法,和解对象也有具体规定,那些能和解,那些不能和解,都有具体规定。严重的罪行,不能和解。
   
   像严重的反人类罪,法律上恐怕不能和解。中共的很多罪行,包括反人类罪,就是不能和解的。不看罪行,对一切犯罪都宣扬和解,是彻头彻尾的蔑视和践踏法律,没有法制观念,泯灭是非。完全是罪犯的帮凶。
   
   第四、和解要有具体条件,例如起码要知道基本真相,没有基本真相等必要条件,就无法和解。
   
   第五、和解要和解各方面有和解诚意,才能和解。没有诚意,不可能和解。
   
   第六、有了诚意,还需要协商。和解是双方或者多方面的事情,要双方或多方同意,才可能和解。这就需要在诚心诚意的基础上协商一致。
   
   第七、在有权力又有能力和解的、加害他人的强势一方——中共顽固拒绝和解的条件下,拼命对没有权力没有能力没有条件的弱势受害者一方宣扬单方面单相思的和解,是彻头彻尾的欺骗,是充当罪犯加害者中共的帮凶。要他们单方面和解,也就是要他们停止抗争,忍受中共继续对他们伤害。
   
   第八、对罪犯,必须依法追究必要的法律责任,在分清罪责的基础上,才能考虑依法赦免或和解。不分清罪责,不依法甄别是不是属于和解范围,就要和解,就是践踏法制和法治,就是包庇罪犯。
   
   中国当然会有和解,并且会有民族大和解,(此外还会有大赦)。但那要等民主、正义和法治得到必要的落实,基本真相得到必要的明确,正义得到必要的伸张以后,才有可能。并且,即使在那时,和解,也需要依法进行。依法能够和解的,才能和解。而不是离开法治,任意和解。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徐水良


   

2009-3-24


   
   
   在没有和解合作的条件以及和解合作可能的现实情况下,在和解遥不可及,八字没有一撇的现在,中共地下势力(外加某些受骗者)拼命鼓吹“和解”,似乎让人感到奇怪。
   
   其实,这是一种骗术。
   
   这种骗术设了一些圈套,让受骗者不知不觉进入他们的圈套,受骗上当。
   
   下面列举几个常见的圈套:
   
   第一个圈套:让人不知不觉接受中共没有犯罪的隐含前提。
   
   和解,适用于没有构成犯罪的社会成员或国家公民之间的矛盾和纠纷,不适于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犯罪罪行。当然,可以依法和解或者依法免除刑责的特殊轻罪除外,这特殊轻罪,可以和解。
   
   对于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罪犯、犯罪团伙、犯罪集团、犯罪组织,不适用和解。国际社会对希特勒纳粹组织,黑手党等黑社会犯罪组织、贩毒集团、贪污犯罪团伙、等等,就是迄今没有和解,只有禁止、取缔或惩处的典型。
   
   中共地下势力的“和解”骗术,鼓吹与中共和解,事实上已经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没有犯罪,或者只犯了可以和解、免除刑责的轻罪。
   
   你如果出于对和解这个美好愿望的向往,不假思索地接受他们的和解说词,你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他们中共没有犯罪或者只放了很轻轻罪的隐含前提。
   
   中共犯了那么大的罪,包括反人类的屠杀罪,虐杀八千万人的反人类罪等等,是不是犯罪组织,要不要取缔、禁止,是不是适合和解,需要由未来的法院、立法机构、或公民投票来决定。不能由“和解”骗术的骗子,以没有任何法律根据的信口开河来决定。
   
   第二个圈套:让人不知不觉以为和解不需要恢复社会正义,不需要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
   
   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刑事犯罪,不能和解。其中必罚的轻罪,可以进行认罪协商,重罪不能认罪协商。犯了必罚的罪,就必须接受惩罚。要想减轻惩罚,就必须认罪。没有不认罪就可以减轻或逃避惩罚的道理。当然更没有不惩罚、搞和解的道理。
   
   但在特殊情况下,某些特殊的罪行,经过审判,经过特别的法律程序,恢复社会正义以后,为了社会和解的需要,可以进行赦免,这就是特赦和大赦。
   
   但是,特赦和大赦,都必须在搞清真相,恢复社会正义以后,才能进行,并且必须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
   
   其中的特赦,必须经过审判,判刑定罪确定以后,才能进行;而大赦,也必须在搞清真相,恢复正义以后,由国家最高领导机构依法决定。
   
   没有真相,没有正义,不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就没有特赦和大赦。
   
   为了社会和解,今后对共产党中的罪犯,肯定会有特赦和大赦。但一定要搞清真相,恢复社会正义,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绝不能由“和解”骗子在没有经过这一切的情况下,信口“和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