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徐水良文集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简驳崔卫平


   

徐水良


   

2010-8-27


   
   
   下面是刘路转贴的崔卫平《中国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共产党排除在外?》一文。
   
   这个崔卫平,一再重复早已被驳倒了的观点,恶意进行欺骗,有一定欺骗性。
   
   所以,我这里加一个简短的评论,并在文后附上过去批判这些观点的三个短文,予以驳斥。
   
   至于崔卫平的文章,这里说三点:
   
   1、崔文的要害,是故意装出有任何法制观念的样子,故意抹煞共产党是一个犯罪集团,在这个基础上发表一个又一个谬论,反对维护法治和法制的尊严,反对对犯罪集团进行必要的法律处罚,包括必要时进行取缔;
   
   2、把犯罪集团掌握的共产党,与它的全体党员混淆起来、等同起来。把一般党员作为公民拥有的权利,说成是共产党作为犯罪集团的权利;
   
   3、掌握国家权力反对自由民主的专制集团,他们是不是被排除在民主之外,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自己不愿意实现民主,进入民主,坚持与自由民主为敌。那么,别人没办法强迫他们进入民主。崔卫平故意欺骗,把共产党是不是排除在民主之外,说成是别人的事情,是我们的事情。
   
   
   

崔卫平:中国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共产党排除在外?


   
   
   政治体制改革,是一笔体制内的遗产。正像每个人有他自己的梦想,政治体制改革便是这个体制曾经拥有的梦想(或理想)。如果每个人的梦想是允许存在的,体制的梦想也是允许存在的。只是,体制的梦想不等于每个人的梦想,体制的路径更不等于每个人的路径。
   
   不能说既然个人有梦想,体制就不必有梦想,这种做法很像体制本身。这个体制曾经认为,不能拥有个人的梦想,因为体制本身就代表着梦想,就是梦想本身,因而将一切个人梦想视为仇敌。允许体制有它的梦想,是今天民主的做法。假如一个人能够更深地把握自己的梦想,他便能够更深地把握别人的梦想。
   
   事实上,社会进步不可能是某一单方面梦想或理想的结果,而是各种梦想、诉求、利益互相之间平行四边形的合力。其中每一方力量都只是一个组成部分,而不是全部。学会听取各种声音,对于不同努力的人们抱有一种宽容的态度,在今天需要特别提出来。我们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专制。
   
   无论如何(不管什么时候),政治体制改革这个梦想,是体制内部上升而不是堕落的要求,是体制内部民主而不是专制的要求,是体制想要面对社会、与社会进步相平行的要求,而不是固步自封、维护少数人利益的要求。至于它是否解决或者在多大程度上解决问题,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这实际上取决于我们所有人的努力。
   
   悖论在于,这个来自体制内部的理想,被体制本身所葬送。这个体制拥有扼杀一切民主与社会进步的倾向,包括取消自身内部的进步力量,而试图继续堂而皇之地存在。二十一年前,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赵紫阳先生,一夜之间在全国人民面前消失。他的名字,永远地与“政治体制改革”这个话题联系在一起。
   
   赵紫阳先生的处境,成了这个体制的一个病灶;政治体制改革,是在这个体制内部还想做事情的人们的一块心病。那些凡是想要对这个民族的历史与现实承担责任的人们,那些想要将民族带往好的明天而不是坏的结局的人们,都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这是绕不过去的,温家宝先生深知这一点。
   
   温家宝先生的深圳讲话,在某种意义上回到了如今被看作赵紫阳先生遗嘱的这个东西。选择深圳这个地点不是没有意义。某种象征意义,完全可以与邓小平先生当年南巡讲话相匹配。我指的不是一个涉及经济,一个涉及政治,而是指同样都是在体制内部遇到强大的阻力之后,向社会发出的某种呼吁。
   
   他们都想要在体制内部推进某种东西,在周围的人们身上推广某种东西,但是却发现推不动,阻力太大,困难程度难以想象。比较起来,温家宝先生更是如此。他为什么反复强调要“创新”、要“敢为天下先”,那是因为太多的人想当“缩头乌龟”。他们只想消耗体制的资源,享受体制的种种好处,却丝毫不想哪怕为这个体制尽一份力量,为体制本身负起责任,更不要说为社会、为公众尽力了。
   
   社会应当听到这个呼吁。这个呼吁,与社会的利益相一致,而不是与特权的利益相一致;与民主的事业相一致,而不是与专制的力量相一致。所有那些为了民族的未来着想的声音,我们都应当听得见。运用一种“本质论”的眼光,来看待体制内所有的人们,是模仿对手的所作所为。
   
   这次提出不让我去台湾的理由是,有些人我不能见到,见了就会怎么样怎么样。好像他们是恶意传染病菌,要采取某种隔离政策,我才能够健康。我们当中有些人也是这样,同样迷信隔离和隔绝,觉得那是最好的方案。这种隔离甚至更加彻底,从嘴巴上做起。不能提及某个名字,一旦提到就如何如何。
   
   有人将温家宝与周恩来做类比。在我看来,周恩来不是民主派。温家宝先生是民主派。胡耀邦先生是民主派。赵紫阳先生是民主派。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就像我们个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而当民主的力量互相打击时,这种力量就更为有限。
   
   不妨这样想一想,实现中国民主这么一件大事,难道要将共产党完全排除在外?难道其中没有共产党的份额?当然这个问题,最好由共产党自己提出来。在不可阻挡的中国民主进程面前,它将扮演什么角色?将承担什么责任?是否要一劳永逸地将自己隔离出去?对于中国的未来,共产党人需要什么样的准备?
   
   一个人获得自身起点之后,是为了与这个世界相平行,与他人相平行。
   
   原标题:《我们只有一个敌人,专制主义》原载《亚洲周刊》2010年8月27日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评施化《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徐水良


   

2009-3-24


   
   
   这个施化是胡说八道!
   
   张三兄在没有搞清和解的必要条件下,落入施化圈套,盲目赞成他那种不讲条件没有法治观念道德观念的某些和解观念,结果招来这个人的进一步胡说八道。
   
   实际上:
   
   第一、和解要看对象,不是什么人都能和解的。
   
   第二、要看什么问题,并不是什么问题都能和解。
   
   第三、和解,如果是对罪犯,要看犯的什么罪。一般的民主国家刑法,和解对象也有具体规定,那些能和解,那些不能和解,都有具体规定。严重的罪行,不能和解。
   
   像严重的反人类罪,法律上恐怕不能和解。中共的很多罪行,包括反人类罪,就是不能和解的。不看罪行,对一切犯罪都宣扬和解,是彻头彻尾的蔑视和践踏法律,没有法制观念,泯灭是非。完全是罪犯的帮凶。
   
   第四、和解要有具体条件,例如起码要知道基本真相,没有基本真相等必要条件,就无法和解。
   
   第五、和解要和解各方面有和解诚意,才能和解。没有诚意,不可能和解。
   
   第六、有了诚意,还需要协商。和解是双方或者多方面的事情,要双方或多方同意,才可能和解。这就需要在诚心诚意的基础上协商一致。
   
   第七、在有权力又有能力和解的、加害他人的强势一方——中共顽固拒绝和解的条件下,拼命对没有权力没有能力没有条件的弱势受害者一方宣扬单方面单相思的和解,是彻头彻尾的欺骗,是充当罪犯加害者中共的帮凶。要他们单方面和解,也就是要他们停止抗争,忍受中共继续对他们伤害。
   
   第八、对罪犯,必须依法追究必要的法律责任,在分清罪责的基础上,才能考虑依法赦免或和解。不分清罪责,不依法甄别是不是属于和解范围,就要和解,就是践踏法制和法治,就是包庇罪犯。
   
   中国当然会有和解,并且会有民族大和解,(此外还会有大赦)。但那要等民主、正义和法治得到必要的落实,基本真相得到必要的明确,正义得到必要的伸张以后,才有可能。并且,即使在那时,和解,也需要依法进行。依法能够和解的,才能和解。而不是离开法治,任意和解。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徐水良


   

2009-3-24


   
   
   在没有和解合作的条件以及和解合作可能的现实情况下,在和解遥不可及,八字没有一撇的现在,中共地下势力(外加某些受骗者)拼命鼓吹“和解”,似乎让人感到奇怪。
   
   其实,这是一种骗术。
   
   这种骗术设了一些圈套,让受骗者不知不觉进入他们的圈套,受骗上当。
   
   下面列举几个常见的圈套:
   
   第一个圈套:让人不知不觉接受中共没有犯罪的隐含前提。
   
   和解,适用于没有构成犯罪的社会成员或国家公民之间的矛盾和纠纷,不适于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犯罪罪行。当然,可以依法和解或者依法免除刑责的特殊轻罪除外,这特殊轻罪,可以和解。
   
   对于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罪犯、犯罪团伙、犯罪集团、犯罪组织,不适用和解。国际社会对希特勒纳粹组织,黑手党等黑社会犯罪组织、贩毒集团、贪污犯罪团伙、等等,就是迄今没有和解,只有禁止、取缔或惩处的典型。
   
   中共地下势力的“和解”骗术,鼓吹与中共和解,事实上已经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没有犯罪,或者只犯了可以和解、免除刑责的轻罪。
   
   你如果出于对和解这个美好愿望的向往,不假思索地接受他们的和解说词,你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他们中共没有犯罪或者只放了很轻轻罪的隐含前提。
   
   中共犯了那么大的罪,包括反人类的屠杀罪,虐杀八千万人的反人类罪等等,是不是犯罪组织,要不要取缔、禁止,是不是适合和解,需要由未来的法院、立法机构、或公民投票来决定。不能由“和解”骗术的骗子,以没有任何法律根据的信口开河来决定。
   
   第二个圈套:让人不知不觉以为和解不需要恢复社会正义,不需要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
   
   必须接受刑事惩罚的刑事犯罪,不能和解。其中必罚的轻罪,可以进行认罪协商,重罪不能认罪协商。犯了必罚的罪,就必须接受惩罚。要想减轻惩罚,就必须认罪。没有不认罪就可以减轻或逃避惩罚的道理。当然更没有不惩罚、搞和解的道理。
   
   但在特殊情况下,某些特殊的罪行,经过审判,经过特别的法律程序,恢复社会正义以后,为了社会和解的需要,可以进行赦免,这就是特赦和大赦。
   
   但是,特赦和大赦,都必须在搞清真相,恢复社会正义以后,才能进行,并且必须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
   
   其中的特赦,必须经过审判,判刑定罪确定以后,才能进行;而大赦,也必须在搞清真相,恢复正义以后,由国家最高领导机构依法决定。
   
   没有真相,没有正义,不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就没有特赦和大赦。
   
   为了社会和解,今后对共产党中的罪犯,肯定会有特赦和大赦。但一定要搞清真相,恢复社会正义,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绝不能由“和解”骗子在没有经过这一切的情况下,信口“和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