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孙悟空入党记]
小龙女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悟空入党记

孙悟空入党记[一]
   
   第一回 唐僧夜半谈心 行者喜闻推荐
   
   话说唐僧师徒一行四人,这一日行至西牛贺洲魔蝎国境内。看看天色将晚,悟空起在空中,手搭凉棚四处张望,寻了许久,见远远的有一农舍,行至前,一老者出来相迎,听说乃大唐去西天求取真经的和尚,十分恭敬,与那妈妈安排斋饭供师徒们用了,又与唐僧谈了回子经文,老者这厢告辞自行睡了。八戒、沙僧向师父道了乏,也都上床呼呼大睡,唐僧兀自打坐。悟空惦记着白龙马,便去给小白龙添些草料。

   
   孙悟空添完草料,正要回房,转身忽见唐僧笑眯眯地站在身后,倒把个天不怕地不怕地孙大圣吓了一跳,心想"师父好轻功哩"。“师父,你何时出来的,老孙竟不曾察觉哩!”
   
   唐僧笑嘻嘻地说:“悟空,趁着那两个呆货睡着了,我来跟你说件好事情耍子!”
   
   “师傅有什么要吩咐徒弟的?”
   
   “哎,”唐僧摆摆手:“师傅是要有天大的名头送给你哩!”
   
   孙悟空一听,激动万分,紧紧攥住唐僧的手道:“师父,你对俺老孙太好了!”
   
   唐僧嗔怪地打了悟空的头一下道:“你这猴子,我是你师父哩!如父子一般,自然对你好了!”
   
   说完,唐僧又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孙悟空同志,我代表释迦牟尼如来佛祖党总支部、观世音菩萨党支部、西天取经党小组正式通知你,”唐僧舔了舔嘴唇,接着说:“你已经被推荐为入党积极分子了!”
   
   孙行者兴奋地睁大眼睛问:“真的?师父。我太高兴了!”心里倒觉着有些愧疚,自己被推荐为入党积极分子,实在是有些名不副实,自己才写了三次入党申请书,人家猪八戒都写了十份了呢。
   
   唐僧又语重心长地拍着孙悟空的肩膀说:“悟空啊!唉!你不知道,在三个徒弟中,师傅其实是最爱你的!你的优点不用说了,法术无边、本事大,计谋多,又是最早进入西天取经小组。一路上全仗你除妖降魔,服虎擒龙,这取经工作的顺利进行,其实都是你的功劳。八戒和悟净虽倒也有些忠心,然本事低微,难堪重任啊。而且你对师父也是忠心耿耿,一路上任劳任怨,就连讨斋饭、探路这样的小事也得靠你张罗,师父不荐你还能推荐谁呢?”
   
   孙悟空激动地扑通跪下了:“师父,只有你才知道徒儿的心哪!徒弟我自从蒙师父得脱五行山下,已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一心一意跟党走,坚定不移地随师父西方取经。师父你放心,今后我一定更加积极努力,听从你的领导,积极参加党小组会议,保证西天取经的顺利进行,争取早日成为一名正式的党员!”
   
   唐僧扶起了悟空道:“好啊,悟空,好好干吧,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唐僧说完迈着四方步回屋去了!
   
   孙悟空兴奋地睡不着觉,一高兴就给白龙马洗了个澡。第二天唐僧见了白龙马身上白白净净的,意味深长地对悟空点了点头。
   
   第二回 包子铺唐僧推心置腹 猪鬃里悟空心惊肉跳
   
   自从孙悟空得知自己已被推荐为入党积极分子后,更是殷勤有加,甚至还主动替沙僧挑挑行李、替猪八戒牵牵马。这悟空早打听明白,入党还得要经过组织考察哩,党组织肯定要找猪八戒沙僧等若干群众了解自己的一贯表现,所以这个中厉害明白的很哩,要搞好群众关系。唐僧私底下也是夸悟空这些日子进步很快呢!
   
   走了几天,这日已来到魔蝎国城下,众人寻驿馆住下,唐僧道:“悟空和悟净准备一下斋饭,我与八戒去偈见那魔蝎国王,换通关文碟。”猪八戒个肚子早饿的咕咕直叫,听罢撅着个猪嘴说:“师父,往日是俺猴哥与你一起拜见国王嘛,怎么今天倒要俺老猪与你去?俺怕面貌丑陋,吓坏了满朝的文武大臣哩。”
   
   唐僧狠狠地瞟了猪八戒一眼,又使了个眼色,道:“八戒,今天你猴哥在路上刚与妖精打了一仗,师父与你去,也是要悟空休息休息!”
   
   猪八戒见师父使眼色,转念一想:师傅定是要去赴那国王的宴席,知道俺老猪贪嘴,与俺个宴席禅坐哩。猪八戒连忙道:”我去我去!”
   
   孙猴子本就对师父为何不按惯例与自己同去起疑心,尤其是在考验期这档口,悟空竟不肯放过任何表现机会,又偷看到唐僧冲八戒丢眼色,越发怀疑,于是趁二人走出驿馆,竟也变作个小飞虫叮在了八戒的猪鬃上。
   
   ――――――――――
   
   孙悟空入党记[二]
   
   唐僧却不与呆子去那王宫,竟去了一家包子铺,刚进了门,老板连忙递过来三个素包子:“小本生意,师傅不要见怪!”唐僧笑嘻嘻地说:“老板,贫僧不是来化缘的。来,给你银子,素包子给俺这徒弟先上50个。”又扭过脸问:“悟能,可够吗?”八戒平日里吃腻了化来的斋饭,那里曾这样爽利地吃包子,哈喇子早就流出来了:“哼哼,师父,够咧。50个老猪正好,就怕师父没得吃!”唐僧摆摆手:“今天师父请你客,师父不吃。”八戒感动万分,”师父,平日里你就简朴惯了的,吃个包子也这么省,你真是个廉洁的领导啊!”
   
   “唉!八戒,当领导却也有难处呀!”唐僧叹了口气。
   
   八戒眼盯着老板端上来的包子,嘴里问道:“师父有什么难处,有徒弟们呢。不妨说出来,大家计议计议!”
   
   唐僧语重心长地说:“八戒,师父很为难呢。”孙悟空听罢心中一动,就只听唐僧又说道:“观音菩萨传达了如来佛祖的最新指示:西天取经小组要建立党小组,但是目前就师父一个党员,成立党小组必须两人以上哩。可根据党组织的有关规定,党员比例又不能超过50%,所以咱们小组只能再争取一个党员指标。所以师父为难啊!”
   
   猪八戒已经20个包子下肚了,见唐僧这样说,不仅笑了起来:“呵呵,俺当师父什么事烦心呢,这事还不简单,再发展猴哥入党不就是了。”
   
   唐僧又气又恼,心里骂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呆子!”嘴里却说:“八戒呀!不是师父说你,你怎么一点政治觉悟都没有呢?党员的要求不是看谁本事大,也不是排排坐吃果果,谁是师兄就先发展谁,要看政治觉悟和对党的忠诚,所以师父想推荐你呢!”
   
   猪八戒一个包子刚入口,唐僧的话刚说完,咽下去的包子又吐了上来,连孙悟空都吃了一惊,差点现了原形,“什么?师父呀,老猪没听错吧?”猪八戒瞪着一双小眼睛,猪嘴张的老大,“师父,老猪虽然愚笨无能,可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哩。怎么比,俺也没有猴哥的十分之一的能耐,论功劳、论法术、论资格,猴哥都强俺一万倍。”
   
   唐僧面无表情地说:“悟空的确有很多优点,西天取经也是算他最辛苦。可是他为数不多的缺点恰恰是与党员的标准相背离的。你听师父说,”行者又惊又怒,就想现身和唐僧理论理论,想想却又压住了,且看唐僧怎么说。
   
   唐僧接着道:“首先,悟空有不良记录。想当年大闹天宫,闯下了天大的祸端,惹怒了玉帝和诸部天神;这还不说,还在如来佛祖手上撒了一泡猴尿,至今我佛说起这事还皱眉头哩。佛祖可是万劫不复之身,几万年里也不曾有腌瓒污秽之物近得了佛祖身,如今却沾上了猴尿气,你说佛祖岂不恼他?悟空这些恶行可都入了他的档案了哩;其次,你乃天蓬元帅出身,悟净是卷帘将军,师父我也是金蝉子转世,我们都是有出身的,根红苗正,惟独这猴子,石头缝里钻出来的老猿,连生身父母都不知是谁,这样的人怎能入党?还有,”
   
   唐僧喝了口茶,却见猪八戒包子拿在手里,却忘了吃,小眼睛有些迷离地看着唐僧,脸上献出对唐僧的仰慕之色,却不知那里孙猴子早气了个半死。唐僧得意地接着道:“这第三,他的本事大是优点,可在党组织眼里,这却是大大的缺点哩。本事大的人,持才傲物,任谁也不放在眼里,平日里也没个规矩,不服从领导,师父的话,十句他只听三句。比如上次的白骨精,师父说是良家妇女,这厮偏生说是妖精,唉,哪有你悟能和悟净听师父的话呢。”
   
   唐僧这一番话,竟说的八戒脖子后直冒冷气,心道:“俺老猪平生最崇拜最佩服的就是猴哥,以为他本事大,脑子聪明,天不怕地不怕,好不威风,好不潇洒,却原来这是祸端哩!”
   
   唐僧眼见猪八戒越发对自己敬畏有加,嘴里咯咯一笑道:“你莫怕,师父倒也不至于将悟空一棒子打死,我的主意是,把你和悟空一起推荐,至于最后发展谁,要看党支部和党总支的意见了!”见八戒还大张着个嘴,笑道:“八戒,吃包子呀,师父倒是头一次见你食欲这么差哩!”
   
   ――――――――――
   
   孙悟空入党记[三]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 明真相师徒起异心 美猴王弃师访观音
   
   猪八戒见桌子上倒还剩下十来个包子,可可的肚子里还是个半饱,嘴里却是再也难以下咽。老猪吧嗒吧嗒嘴、眨巴眨巴小眼睛又道:“师父呀,为何不连沙师弟也一起荐了上去?沙僧虽无甚功劳,可一路上任劳任怨,对师父也是言听计从,也善于团结同志,况且沙僧入党最积极,每天都找师父汇报思想动态哩!”
   
   唐僧高深莫测地嘿然一笑,一只手伸出去揪住呆子的大耳朵狠狠掐了一把,嘴里笑道:“你真是个呆子。名额就有一个,再荐上沙僧不怕你落选?沙僧嘛,师父自有分寸。沙僧这个人,对党还是蛮忠诚的,可是政治觉悟嘛,嘿嘿,”唐僧竟拿起个包子咬了一口,“包子不错呀,老板,还有木耳哩。八戒呀,沙僧不象你,沙僧是路线上有问题咧。他对师父倒也忠心,人倒也忠厚老实,可他对那猴子却也言听计从呢。关键时候没主见、容易动摇,每逢师父与那猴头争执,他倒帮猴头的腔哩!再说,沙僧也没甚本事,成不了大事,入不入党他都得跟着师父,沙僧这人一辈子也就是个群众。”
   
   唐僧见那天蓬元帅还是懵懵懂懂,叹了口气道:“徒弟啊,我看你是还没体会到师父这番苦心哩!你可别小瞧了这入党的事,咱们佛家是有组织原则的,凡是被封佛、封菩萨、封尊者、封金刚者,那可都是在党员里选拔呢,不入党将来取经成功佛祖怎么提拔你呢?入了党,今后组织提拔是早晚的事,不入党,你天大的本事,也难成正果!师父今天可是跟你说到家了啊!你比你大师兄可差远了呢。你想哩,这党员不发薪水、不多吃肉,每月还要交二钱银子的党费,有甚好处?你道悟空为何还积极争取入党,没好处的事他猴精能做?”
   
   天蓬元帅这才恍然大悟,心里暗自羞愧:“俺当年也是一军队领导、掌管着八万天兵天将,见过了多少大场面的?怎和这石头缝里生出的野猴子比起来,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尼?”想罢“扑通”一下给三藏跪下了:“师父真乃徒弟的再生父母一样,父母给了俺骨肉精血,师父给了俺政治生命哩!今后老猪俺坚决维护师父的英明领导,严格要求自己,团结在以如来佛祖为首的佛家周围,争取早日加入神仙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