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机关综合症]
熊飞骏的博客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机关综合症

机关综合症
   ——熊飞骏
   
    中国党政机关的数量在这个星球上是首屈一指的。
    中国机关的权力也是首屈一指的。

    中国机关效率的低下在现代化国家也一样名列前茅。
    高消耗、低效率的机关不仅是中国庞大公务支出的祸首;而且使公务人员普遍传染上了“机关综合症”。
    何为“机关综合症”?
    所谓机关综合症,是指在机关工作的公务人员不是以国家和公民的利益为中心,而是以机关和个人利益为中心。机关领导的主要职能不是“履行公务”而是“弄权谋私”,机关职员工作的动力不是取决于公务的职责要求而主要取决于个人职位升迁的追求……
    “机关综合症”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机关公务人员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吞噬的。
    机关公务人员的个人成就主要表现为职位的高低,而不是他的工作业绩。在公务人员眼中,职位高的成就能力高,职位低的成就能力低,长期不能升迁的公务员会被同行从心底瞧不起,哪怕你拥有诸葛亮那样的绝世才学也不例外。所以公务人员在机关的主要奋斗目标就是晋升到更高一级的职位,而不是更好地履行公务。一个机关的高职位支数毕竟是有限的,一个高职位通常都有两个以上的公务人员竞争。为了争取自己出头的机会,每个公务人员都会把参与竞争的同行视为最危险的敌人,必欲除之而后快。就算是亲兄弟好朋友也不能超然物外。如果你在生意场上把发财的机会让给亲朋好友,别人也许会说你仗义;可你若在机关把职位升迁的机会让给亲兄弟,自己因此长期屈居人下,别人就会说你没本事。所以“群鸡啄食”的机关体制把华夏族的“内斗劣根性”开发到极致。
    在机关你别看人与人之间表面互相尊重一团和气,可心底多巴不得对方倾刻倒大霉,最好出门时被车轧死或患上了不能医治的绝症……
    (二)、公务人员职位的升迁主要不是取决你的工作业绩,而是取决于你和一把手的距离。
    我国的多数党政机关,公务人员的职位能否升迁主要取决于一把手对你的印象。一把手对你印象的好坏不是因为你的工作干得出不出色,而是看你是否与他保持“高度一致”;是否对他“知恩图报”;是否能利用你的职位资源为他谋取尽可能充分的私利?如果你在当前的职位上不能为他“广开财源”,他怎么可能把更具“经济潜力”的职位送给你。所以下属讨领导欢心除了“说好话拍马屁”向领导表忠心外,慷慨行贿送礼是必不可少的。一把手和副职难免有矛盾。一把手最忌讳下属和副职结成超越于他的利益集团。所以在一把手面前表示“紧跟核心”的同时,还要表示你对一把手不怎么放心的某位副职的反感。一旦你赢得了一把手的信任,你的工作能力就算远不如你的同行,你的职位也会“芝麻开花节节高”般的提升。
    (三)、拉帮结派倾轧告密是职位晋升的必备技术。
    机关公务人员的仕途虽然主要由一把手决定,但如果你只“搞定一把手”一个人也有可能节外生枝。机关内部提拔干部有一套形式上的“民主程序”:年终要对每个公务人员进行民意测评,不称职的票数超过一定限度在理论上就不能提升。提拔干部也要进行形式上的民主推荐,被提拔者原则上要得到位居第一且超过40%的推荐票数。尽管这两种测评的计票都是“暗箱操作”,投票的实情只有领导层少数几个人知道,一把手可以人为提高“意中人”的票数。但如果机关领导层内部矛盾过大,一把手不能方便一手遮天,职位竞争对手“群众基础”好且有一定背景时,一把手的“意中人”就有可能放飞“煮熟的鸭子”。为了避免这一节外生枝,确保在整个选拔程序中万无一失,候选人就要尽可能设法赢得优势选票。机关公务人员多是不爱思考的势利之徒,赢得他们支持的方式不是依靠你的能力、作风和德行;而是看你是否对他本人有利。因此你要学会拉帮结派,用小恩小惠拉拢同事,对同事许空愿,使尽可能多的同行意识到你是他的“自己人”。如果你有竞争对手,那么你还要设法在众人面前诋毁他,无中生有造谣中伤是最有效的方式,设法使尽可能多的同行对“那位”有成见或敌意,在民意测评时不投他的票甚至投“不称职”票。
    象“溜须拍马”、“拉帮结派”、“造谣中伤”等下三滥的伎俩只有灵魂卑污的阴暗小人才做得出来,有良知有能力的正派人士往往不屑此道,结果小人在机关如鱼得水;正人举步维艰,英雄注定无奈寂寞。选拔干部的机器出了问题,生产出来的产品不是次品就是废品,绝对出不了精品。这就象妓院一样,真正的淑女不但一把手鸨母视若仇寇,广大妓女们也敬而远之。
    所以机关的干部选拔严格遵循了“劣胜优汰、奖恶惩善”的官场逆淘汰规则。
   
    (四)、副职的设置不是为了配合工作而是为了安置“跑官者”,副职越多工作越难开展。
    按常识在机关设置副职主要是为了配合一把手的工作,同时防范一把手滥用职权。如果设置一个副职,“配合”与“防范”的职能很容易履行。但如果设置两个以上的副职,则很容易起到“扰乱工作”和“促使一把手集权”的功效。机关领导多一份职能意味着多一份权力,副职们为了从一把手里分得多于对手的权力,就会一方面千方百计迎合一把手;一方面极力给其他副手的工作设置障碍,结果副职们工作互相掣肘一把手又能方便集权。如果哪位副职胆敢“防范”一把手滥用职权,一把手就很容易把他“搁起来”,把本应属于他的职权分给其他副职。其他副职们自然皆大欢喜同时对那位不识时务的副职“同仇敌恺”。
    两个以上的副职虽然不能对渎职一把手产生正面效应,但却能方便对有能力有责任心的称职一把手产生负面效应。当一把手潜心公务触犯了副职们的即得利益时,副职们就会想方设法给称职一把手“使绊子”,抓住一把手因为体制原因必须犯的错误大做文章,最终折腾得一把手心力憔悴。
    为了防范上述悲剧,西方文明国家的公务机关通常不设副职或至多只设一名副职。我国现行人事体制好象特不喜欢“高效率”和“职责分明”,“弄权”的热情远远大于“做事”,所以每个党政机关多设置两个以上的副职。
    (五)、工作的好坏不在于质量效率而在于汇报。
    初出茅庐的公务员往往不谙机关的潜规则,只知埋头搞工作不知经常向领导请示汇报工作。在他们心中,机关的日常工作一点也不复杂,自己完全有能力应付裕如,既没有事先请示的必要也没有事后汇报的价值。他们不理解那些资深同事何以在处理那些简单公务时画蛇添足,一天三请示两天一汇报,还时不时请领导现场指导?他们怎么也不明白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的简单问题还要领导指导个啥?资深同事们的能力和智商也未免低得有点过份。直到有一天,所有的荣誉和奖励都落到资深同事头上,他则经常为一些机关普遍存在的鸡毛蒜皮小毛病(如上班时间上网)挨训挨批,大会小会领导不点名批评的“不正之风”也多和他有关,所有的表彰都与他无缘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方式在某个关键环节上出了问题。
    在机关干工作首先要学会事事向领导请示汇报,无论多么简单的公务也要做到先请示后汇报。有时一个小时就能干完的公务,请示和汇报的时间长达十个小时?事先不请示,你在领导心中不是“擅权”就是“自作聪明”。事后不汇报,你的工作效能如何能转变为领导的政绩?
    老谋深算的公务人员不但勤于而且善于请示汇报,善于把小事请示成大事,从而得到更多的支出;善于把平凡的本职工作汇报成波澜壮阔的大成绩,给领导留下不辞辛劳兢兢业业的好印象。
    (六)简单问题复杂化是不可或缺的工作修养。
    机关的多数公务貌似复杂实简单。如果去掉那些纯属“瞎折腾”的中间环节,一个编制二十人的局机关承担的公务在很多单位只需要两个人就可运转自如?
    要想把两个人就能够干好的公务让二十人忙得不亦乐乎,把“简单问题复杂化”就成为公务人员必备的工作修养,否则你拿什么理由去为自己的机关申报那么多的编制和那么多的财政拔款?一把手愿意领导两个人还是愿意领导二十个人?当然是二十个!如果你显得很能干真个去忠于职守,一个人就轻松把机关的大部分日常公务处理得井井有条,领导还会喜欢你吗?其他公务人员会喜欢你吗?
    对于公务人员来说,机关的公务是与个人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把简单问题弄得越复杂就越能为公务主管人谋取更多的私利。比如行政审批,每多一道审批程序,多盖一个公章,当事人就得拎着烟酒红包多跑一道门槛,多打通一个权力人物的关节。这样一个普通的审批手续如果拿捏到位,就能为尽可能多的公务人员提供以权谋私的机会。所以不懂“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傻冒”直截了当地履行公务等于是同整个机关为敌,会招致机关多数人员的同仇敌恺。
   
    “机关综合症”在我国的绝大多数党政机关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如果有例外也只是极少数。“机关综合症”表明我国的公务腐败已经制度化,落后体制才是腐败之源。打击公务腐败首先要从变革旧体制着手。如果不从根子上铲除旧体制这个滋生腐败的土壤,就算一个晚上把全国所有的贪官屠杀一空也无济于事;象朱元璋那样设置严刑峻法,官吏贪污受贿十两银子就剥皮也一样无济于事,旧体制这个腐败土壤又会加速度制造新一批腐败分子。
    我国的很多行政法就为行政腐败留下了很大的空间。我国的很多机关拥有至少一部行政法的司法权。根据立法、司法分离的原则,由行政机关来行使的行政法,法律条款的制定应该把该行政机关排斥在外,就算让其参与,其意见也只能占很小一部分。可我国的多数行政法却把行政执行机关的意见放在第一位,部分行政法甚至由执行该法的行政机关起草蓝本。行政机关在起草由自己执行的法律时自然把维护自身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同时忽视甚至伤害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进而伤害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我国的多数行政法是把“规则制定人”、“踢球员”和“裁判”集于一身的典型范例。所以我国的多数行政法执行起来虽然起到了不少有益的作用,但总的来说是弊大于利。
    我国的部分基层局机关已经蜕变为纯消费单位,公务员上班通常没什么正经事可干,不上班反而是为国家作贡献。没事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聊天,每人一天要花销二十多元烟茶水电费;下基层“检查指导工作”,其实解决不了多大的问题,局里要派一辆车,接待单位要贴上两餐饭,基层领导还要放下手头的工作陪上一天,每天的经济开销少说也在一千元以上。事实上是等于把纳税人的钱往黑水河里扔。还有少数机关则堕落为国家的硕鼠,不动则已,动则害民,执行公务就象打家劫舍,走到哪里就折腾得鸡犬不宁民不聊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