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熊飞骏的博客
·一个连疫苗都敢大规模造假的国家希望在哪里?
·中国急需出台的“社会进步法案”
·通向极权独裁之路?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熊飞骏
   “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专制体制运转到一定时期,社会理性文明健康积极的力量就会被封杀,支撑体制继续运转下去的力量就只剩下权力人物以权谋私的动力,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买路钱”和“跑关系”。
   专制体制到了晚期是被动运转的,能否收到“买路钱”是专制体制能否继续运转的前提。“买路钱体制”表现在奉行专制体制的国家,找公职人员办任何事都得给钱,不给钱你在这个国家就会寸步难行。尽管公职人员都是靠你交纳的税钱供养着,在理论上他们都得给你提供尽可能完备的服务,给你办事是他们的义务。可他们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你也没地方讨公道,绝大多数“管官的官”都不会给敢于挑战“官场潜规则”的某个臣民撑腰,否则就是和自己的“钱袋”过不去,只有另外给钱才能刺激他们的办事能动性。

   如果你交买路钱时出手大方,你要求办的事就算违法乱纪管事人也会站在你的位置想方设法,哪怕因此让国家民族蒙受巨大损失也在所不惜。那些高污染的毒工厂,毁灭生态的采矿厂之所以能在某地安家落户,根本原因就是厂主交纳的“买路钱”数目成了某地管事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如果你交“买路钱”时吞吞吐吐,管事人就能设法让你办的“小事”拖成“大事”,直到你一咬牙补交足够的买路钱办止。如果你不肯交纳买路钱,那么对不起,连身份证明盖章之类的举手之劳小事都没门。
   为了收到更多的“买路钱”,公职人员就会挖空心思在你的人生必经之路上设置尽可能多的“关卡”。你在出世之前父母就得为你交买路钱办“准生证”,降生到人世间的那一刻得交买路钱办“出生证”……直到你把一生的多数辛劳所得交了买路钱走到人生终点时,你的后代还得为你交上最后一笔买路钱讨好化尸炉工,否则他们会把你的骨灰烧得不成样子……
   
   专制国家的多数国民认为那些“关卡”和“买路钱”是顺理成章的,他们无法想象在成熟的民主法治国家通过那些“关卡”是根本不用交钱的,谁胆敢收“买路钱”谁就会丢掉公职饭碗。
   
   为了参与数额巨大的“买路钱”分赃,专制国家的多数公民都挖空心思成为把守“关卡”的公职人员。要想加入分赃队伍,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没用;舍己为人做“好人好事”没用;为国家民族呕心沥血勇于牺牲没用;好学上进踏实肯干没用……唯一有用的就是“跑关系”搞定大大小小的官,贿赂拍马屁是最有效的方式。当你“跑关系”进入分赃队伍后,你要想保住目前的职位或升迁到更高的职位一样靠“跑关系”。你在把守自己的“关卡”时切莫触犯两个最基本的“关卡潜规则”:一是莫要“心太软”善待过关者,“关卡”不是“玩清高守良知”的地方,“创收效益”上不来在上司眼中等于“占着茅坑不拉屎”,要受到降职免职的处罚。二是“买路钱”不能独吞,得把大头孝敬能决定你职位的上司,否则你就有可能被同僚当成忽悠民众的“反腐工程”替罪羊。
   
   专制体制运转到末期,公职以外的生存发展之路越来越难走,公职人员成为弄钱最容易风险最小也最被社会认同的群体。结果社会上的绝大多数公民都把公职人员作为人生的首选目标,强势人物进入公职队伍的比率越来越高,公职队伍从严重超员走向恶性膨胀。权力人物“拿人贿赂替人谋财”,每“出卖”一个新的官位,就得给这个官员设置一个新的“关卡”收取“买路钱”。官僚队伍恶性膨胀必然造成“关卡林立”的病态社会,严重干扰了社会的正常运转秩序。当“买路钱”总量超过了公民群体的实际支付能力时,越来越多的公民就会产生“暴力闯关”的意念。当意图“暴力闯关”的公民达到一定数量时,拥有平民组织潜能的“职业革命家”就会应运而生,悲剧性的暴力革命就不可避免,社会就会走向撕裂解体。
   
   国家一旦出现“买路钱+跑关系体制”,就是一个空前危险的信号,权力阶层必须紧急悬崖勒马,大刀阔斧进行体制变革,否则就会被旧体制推入万丈深渊。
   
   
   二00九年七月二十一日
(2010/08/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