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 教育改革提案]
熊飞骏的博客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十)
·一个丧失了反思能力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民主不能当饭吃但没民主你迟早没饭吃!
·国民党败选标志台湾民主直追美国
·2015年新年献词
·从美国黑奴解放说伊拉克利比亚乱局
·毛中国的毒食品!!!
·中国缺常识更缺逻辑!
·中国不即时还原毛泽东真相必有大灾难!
·有一种“素质”叫“奴性”
·前苏联民主化是“亡党”吗?
·站在体制内对话庆案枪击案
·民主宪政的七大要素
·地球民主国家有哪几种类型?
·民主国家要“自由”但守“规则”
·“公民持枪权”能“除暴安良”
· “依法治国”不等于“法治”
·“国家财富”与“私有财产”
·集中力量办的“大事”多数是“坏事”
·公民的基本权利有哪些?
·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政务官为何不能有绯闻?
·为杨恒均《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启蒙运动》答读者问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1)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2)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3)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4)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育改革提案

教育改革提案
   
    ——熊飞骏
    两会期间,教育问题成为国民最为关注的首要问题。
    世界文明国家都把教育当成社会福利来办;可我们国家却把教育当成产业来办,尤其是大学教育掏空了绝大多数平民学生家长的钱袋,可中国属于文明国家。

    我国的教育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位于世界到数第几位;可中国人均承担的教育经费占个人收入的比重则高居世界第一。
    如此高消费的教育给我们国家培养了什么样的人才呢?
    青少年暴力犯罪急剧上升;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成为愤青和追星族;今天十个研究生研究成果的总和还不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研究生……
    一直是文明摇篮和文化殿堂的校园成了怎样一幅景观?
    乡村小学生成了廉价劳力;城镇小学生越看越象蜗牛(重重的书包象蜗牛背上重重的壳);中学生在校园被同学公开抢劫无人过问;大学生最热衷的差事是泡网、调情、捞钱、超前享受而不是做学问;教师越来越多地成为一个失去良知的群体:中小学教师烟酒烟酒;大学教授出卖文凭分数;校长主任一门心思捞回扣……
    中国的经济改革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但教育改革则遭受惨痛的失败!
    可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千秋大计,其重要性远远大于经济!
    失败的代价是高昂的,整整一代人被扭曲了!神圣清洁的校园遭受空前污染!
    几乎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知道:中国教育到了该动大手术的时候了,教育改革迫在眉睫。
    中国教育最令公众不满的问题有四:
    一是不合理的虚高学费;
    二是高考录取分数线地域性的不平等。如果照顾西北、西南等边远地区的考生到还罢了,问题是北京、上海这些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且教育投入最高的地方录取分数线居然比邻近的中部省份要低一百多分?
    三是以创收为宗旨的“高收费扩招”;
    四是假文凭铺天盖地。
    近几年教育改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几乎每一所学校和每一个教育衙门都在谈论改革,五花八门的改革方案如雨后春笋:从小学生减负到取消重点中学重点班;从缩减高考科目到时下流行的“开放性教育”;从不同的侧面暴露了传统教育体制的弊端;但每个方案因为缺乏系统性和可操作性,对教育改革的指导意义事与愿违。
    中国急需一整套系统、涵盖面广和容易操作的教育改革方案!
    1、学费要减免。
    2、学制要缩短。
    3、课程要普及基础学科。
    4、教材要整编。
    5、法律要成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
    6、考试制度要科学 。
    7、文凭要清理;高校要精简。
    8、农村教育要重视 。
    9、义务教育应延伸到高中。
    10、学生的品格教育要加强。
    11、教师职业应设置品格底线。
    下面我就来分层阐述这个方案:
   
   、学费要减免
    义务教育一律免费!
    世界上文明国家的义务教育都是免费的,不但免除基础学杂费,连校服、文具等配套装备也无偿提供,很多国家还为学生提供免费午餐。我国在教育改革前义务教育征收的学费也是象征性的,可改革后的义务教育却向中小学生征收难以承受的学杂费。除了每学期规定交纳的学杂费外,教师创收性的补课和摊销狗屁不值的辅教资料等强加在学生身上的额外费用比学杂费还高。今天的情况比前两年好多了,但形式仍不容乐观。学杂费仍在征收,创收性补课仍在继续;辅教资料从明销转为暗售……
    我国有关义务教育的政策在近两年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政府已明文规定:在一至两年的时间内逐步免除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学杂费,这是一个可惊的进步。但在政策的执行过程中要防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表面上不征收学生的任何学杂费,但借“试卷费、资料费、上机费、建校费……”等五花八门的名目变相从学生口袋里捞钱。既然是义务教育,学校就有义务为学生提供义务教育的条件,凭什么还要向学生征收“试卷费”等乱七八糟的额外费用呢?至于创收性补课和推销辅教资料,建议学校一律取消,哪个教师胆敢继续施展变通手段就取消他的教师资格。
    公立高中、大学学费要大幅缩减!
    公立高中、大学虽然不属义务教育的范畴,但这些学校是花纳税人的钱建立起来的,且依旧靠纳税人的钱维持运转,所以属福利教育的范畴。既然是福利教育,征收多少学费就不单纯是校方说了算,而是纳税人说了算。我国公立学校尤其是大学征收的学费占公民收入的比例在世界上是最高的,绝大多数平民学生家庭被榨成赤贫,大学腐败也因此突飞猛进,成了权贵人物安插闲人的后院,非教学人员和不够格的“教师”大量拥入高校享受学生的血汗钱……
    鉴于上述情况:公立高中的学费在今年的基础上最少要减半;公立大学的学费则要缩减几倍!大学教职工要大刀阔斧消减,与教学无关的人员和不称职的“教师”要大量赶出校门,所有与提高教学质量无关的土木工程一律停建……
    停止一切形式的扩招!
    近几年公立学校为了创收,变着花样聚敛巨额财富,最突出也最触犯众怒的就是“扩招”,本来一所学校可招收一千名学生,可上报的计划只有几百名,计划之外的学生则在“扩招”之列,每名“扩招生”要额外交纳相当于“计划生”学杂费十倍甚至十几倍的“建校费”。部分大学还设立什么“专升本”费等丧尽良知的额外杂费!
    公立大学既然是公民的税钱建立起来的,就没任何权力用这所学校的名义榨取任何额外的钱财,有多少教学潜力就应该招收多少学生,绝不应存在“扩招”这样的奇怪现象!
    因此所有的“扩招”应该立即停止!
   
    (二)、学制要缩短。
    我国现阶段基础教育的时间过长,从小学到初中整整十二年。
    一个人从七岁开始进入学堂,等他高中毕业时整整十九岁,早已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如果中间再留上一级(近三分之一的学生在十二年中至少要留一级),就成了二十多岁的青壮年了。
    今天的年轻人仅仅完成基础教育还远远不够,有条件的还得上大学,四年后参加工作时已过了娶妻生子的最佳年龄。等到他在社会上站稳了脚跟,有了一点积蓄成家立业时,绝大多数已是年近三十老大徒伤悲了。
    一个人思维最活跃也最富创造力的时段是十七至二十七岁,这宝贵的十年中国人绝大部分都是在课堂里度过的。
    其实基础教育的时间根本用不了那么长!
    我的启蒙教育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小学和初中几乎没学什么正经知识,七七年恢复高考时我刚好上高中,除了会简单的四则运算外,脑子里连正负数的概念都没有,高中的课程根本没法上,老师在无奈之余只好给我们补习初中的全部课程,没想到两年的课程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全给补上了。这个事例说明人的学习潜力是很大的,如果教学得法,修完同样的学业根本用不了十二年的时间。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我国实行九年制基础教育,我个人认为基础教育虽然不能恢复到九年制的水准,但十年较为合适(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两年),这样作应该不会降低基础教育质量,每个中国人可因此节省出一生中最宝贵的两年时间用于更有意义的人生目标上。
   
    (三)、课程要普及基础学科。
    中小学生功课负担过重是现阶段我国基础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
    “减负”也因此成为最最时髦的话题。
    我国基础教育存在两个互相矛盾的问题:一是学生功课负担过重;二是学生的知识面相当狭窄。按常识功课重则学的知识多,不应该存在知识面狭窄这个问题,可今天中国的教育现状是两方面的问题同样突出。
    为何会存在如此不可思议的问题呢?
    我这里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一个人正常的生长发育需要糖、脂肪和蛋白质三种营养成份。假如一个人一天只需要100克糖、20克脂肪和50克蛋白质就可健康成长,在正常情况下他一天劳动三个小时候就可获取这些营养成分。可这个人为了比其他的人长得更高,每天劳动12个小时摄取400克糖和100克脂肪,但他没有摄取蛋白质。结果这个人一方面因摄取过多的糖和脂肪变得虚胖;另一方面又因为缺少蛋白质而营养不良。此人比每天劳动三个小时的人要辛苦三倍,可辛苦的结果是身体素质的整体下降。
    学知识也和摄取营养一样,一方面要防止太过或不及;另一方面又要保持知识结构的平衡。基础教育应该涵盖自然和社会科学的基础学科: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国文、外语、文史、地学、天文、法律等十门功课都应成为基础教育的必修课。一个合格的现代公民必须全面掌握这些基础知识。
    我国现阶段的高考模式分为文科和理科两大系统。中学生为了适应这一模式,在学知识最关键的高中时段被人为地划分为文科和理科。文科学生不学物理、化学、生物;理科学生不接触历史地理知识。结果文科生不知道自由落体;理科生则认为屈原是解放前的人……
    当西方国家健步如飞追赶科技革命的浪漫时,我们的学生居然是一条腿走路,一蹦一跳地和约翰逊赛跑。
    不用说约翰逊是永远的胜利者。
    更令人痛心的是:我们的学生在赛前要付出相当于约翰逊三倍的时间从事训练;比约翰逊要多流三倍以上的汗水。
    我们要想赶超世界先进国家,首先必须从一条腿蹦跳变成两条腿奔跑。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基础教育不得再划分文理科,每个学生必须修完自然和社会基础学科的全部课程。
    也许有人会说:我们的中小学生负担已经够重的了,怎么能再增加功课呢?
    我们的中小学生既要减负;又要在课程上增加科目,要同时做到这两点并非纸上谈兵。
    基础学科的许多知识并不需要掌握得特别精确,只要知道个大概就成了。比如历史知识,我们没必要准确无误地背诵历史年代,只要掌握历史前进的脉络和历史分析的方法就足够了,因为无论我们把历史年代背诵得多么滚瓜烂熟,过上几年后就会逐步忘记,更何况记住历史年代并没有多少现实意义。
    假设我们学历史这门课程总共需要150学时,其中掌握基本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文明发展轨迹和历史分析方法等粗线条的历史知识需要50学时;背诵历史年代历史细节等精确的历史知识需要100学时,那么我们不如只用50学时学历史;另用50学时学物理;剩下50学时留给学生自己支配。这样我们不但多掌握了一门知识,还大大减轻了功课的负担,更重要的是学生品味到了学知识的乐趣,不会因为反复折腾而厌恶这门知识(今天的中学生是学哪科怨哪科)。
    50学时的实际效果其实一点也不亚于150学时的效果,因为额外的100学时背诵来的历史年代和历史细节不但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相反还会令不少学生对历史这门课程滋生出厌恶情绪。一个人一旦从心理上厌恶某门学科,就别想在这门学科上有任何建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