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熊飞骏的博客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熊飞骏
    政治体制虽然五花八门,但都可以归属于“专制”与“民主”两大类。
    专制体制的最具生命力模式是“皇权专制”。
    民主体制的最不坏模式是“宪政共和”。

    现代世界专制政治的主要模式是“官僚极权专制”。
    相对于中世纪皇权专制来说,官僚极权专制是历史的倒退。
    1、 官僚领袖的社会责任心不如皇帝贵族;
    2、 “跑关系”人事体制不如封建科举制;
    3、 基层社会的“村、乡行政”不如“精英自治”健康有效;
    4、 一群人的黑暗比一个人的黑暗更具破坏性。
    …………
    第1、2个问题本人已在拙作《现代极权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和《现代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有初步分析;第3个问题将在日后专门撰文述及;这里论述第4个问题:一群人的黑暗比一个人的黑暗更具破坏性。
    皇权专制是“一个人的黑暗”。
    在皇权专制社会里,只有皇帝一人拥有不加限制的无限权力,各级官僚的权力则受到皇权和“独立监察机构”的强有力制约。在中国封建王朝,一个人只有通过严格的科举考试,“进士及第”后才能进入官场,不是“进士”者就算十年如一日给“领导”歌功颂德倒痰盂洗马桶,把财产、美妻,女儿全孝敬上去也不可能捞到一官半职。“进士及第”者就算“领导”横看不顺眼直看不顺眼最低也得任命你个“县委书记”。至于最高统治者皇帝则是“生出来”或“打出来”的,不是“跑关系”跑上去的,根本不用和下面的官僚“拉关系套近乎”来巩固自己的“势力范围”。所以封建中国的的官场“关系网”远不如现在坚韧严密,不可能形成象今天这样上下勾连牢不可破的关系网来对抗“独立监察机构”。所以任何官僚都很难拥有不加限制的无限权力,“犯了事”也少有利害相关的“上层关系网”来积极保护他逍遥法外。在“家天下”体制下,国家和人民是皇帝的“私产”,当官僚集团和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发生冲突时皇帝会更多站在“国家人民”那一边。
    因为科举制和皇权的高度独立,皇权中国的各级行政官吏都享有很大程度的“独立性”。县长只要不违法乱纪,可以不听知府的,甚至可以不听宰相的,只要不和皇帝较劲就成。京城的达官显贵找“扬州八怪”之首的七品芝麻官郑板桥索取字画,郑老头一句“没门”对方也只好干瞪眼,至多关在自家屋子里骂娘了事。
    所以皇权中国官僚集团很难“群体黑暗”。
    因为皇帝“一个人黑暗”,封建中国才出了那么多猪狗不如的暴君昏君:
    春秋时期卫、楚两国的国王卫晋、熊弃疾为了霸占儿媳不惜用阴谋手段杀死新生儿子。
    齐襄公姜诸儿则嗜好与同胞妹妹文姜通奸。
    汉武帝刘彻把自己的亲生儿子灭族。
    北朝后赵皇帝石虎亲眼监视刽子手把亲生儿子石宣拔掉头发,再拔掉舌头,再砍断手足、再剜去双眼,然后牵到事先准备好的柴堆上纵火烧死。
    北朝前秦皇帝苻生的最大爱好是亲自动手杀人并肢解尸体;命宫女与男人当众性交,亲自率领群臣在旁兴趣盎然地观看;又命宫女跟羊性交,看她能不能生下小羊;又把牛马驴羊等活活剥皮,使它们在宫殿上奔跑哀鸣;或把人的面皮剥下,再叫他表演歌舞……
    南朝刘宋皇帝刘子业的最大创举是把自家所有的王妃公主召进皇宫,命他左右亲信轮流奸淫他自家的女人。他则站在一旁兴高彩烈观看大活人黄色表演。为了消除皇位潜在的威胁,把自家男人杀得差一点绝种。
    北齐皇帝高洋是一个酒鬼,疯子、杀人狂。北齐帝国的金銮殿上有两样奇怪的摆设:一口锅和一把锯,那是高洋亲手杀人的工具。高洋每逢喝醉了酒,必须杀人才能快乐;而他从早到晚都在喝醉,所以他必须从早到晚不停地杀人。
    后梁皇帝朱温放着如花似玉的三宫六院不睬,专好和儿媳们“爬灰”,最后被儿子一刀刺穿了肚皮。
    后唐皇帝李亚子喜欢亲自登台唱戏,被戏子当众煽耳光还觉得很刺激很艺术,于是封煽他耳光的戏子做大官。
    明王朝十四任皇帝朱翊均二十多年不上朝理政,长年龟缩深宫吸鸦片鞭打宫女宦官,亲政的头十年就亲手鞭死了一千多人。
    明王朝十六任帝朱由校是一个狂热的木匠,经常在宫中赤膊短裤挥汗如雨地运刨抡斧,制造桌椅案柜,雕刻屏风;对政治则是白痴,把朝政全委托给孩童时带他的玩伴太监魏忠贤。
    …………
    上面这些皇帝一个个都不是人,但因官僚集团没有“群体黑暗”,没有“制度性放大”皇帝的“黑暗效应”,对全社会的波及有限,受害者主要限于上层,没有酿成覆盖全社会的文明灾难,没有在和平时期制造针对无辜平民的大屠杀和大迫害。朱翊均当政后期全国一半以上的县长空缺,可社会照常运转。
    所以封建中国无论多么腐败的暴君昏君,朝中总有直言敢谏,舍身取义的大臣在金銮殿上高声对皇帝说“不”,即使因此身首异处,满门抄斩也在所不惜。当黑暗皇帝被忠臣义士激怒喊打喊杀时,多数朝臣不是附和皇帝的黑暗心灵,而是齐刷刷跪下来为忠臣义士求情。
    现代官僚极权专制则是“一群人的黑暗”!
    在官僚极权专制国家,最高统治者因为职位不能世袭,“国家人民”理论上不是领袖的“私产”,所以没有封建帝王那样的国家责任心。他只是官僚集团的领袖,权力来自官僚集团的拥戴和支持,而不是国家人民的利益代理人。所以他在多数情况下不会把“国家”当“自家”,把“人民”当成自己的“子民”;只会为官僚集团说话而不会代表人民说话,当国家人民的利益与官僚集团的私利发生冲突时更多站在官僚那一边。
    官僚极权专制国家没有类似皇权中国科举制那样一套“刚性“官吏任免机制,官吏的任免升降全靠“跑关系”,上下级官吏之间形成一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因此“官官相护”的现象比皇权中国严重百倍。
    因为没有皇权中国那样的“独立监察机构”,各级行政一把手在辖区内都能一手遮天,超越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之上,拥有封建帝王那样为所欲为的巨大权力,结果全国出现几万甚至十几万个事实上的土皇帝。当这些土皇帝违法乱纪以权谋私伤害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时,人民和下属没权罢免处分他,有权处分他的“管官的官”又和他的利益连成一体。他的官帽子当初就是上司给他的,而不是他通过科举考试得来的。他也因此给上司孝敬了很多“好处”,因此上司很难给他公正的处分,只会想方设法为他开脱罪责“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深圳龙岗区的那位利用职权聚敛1亿5000万赃款的公安副局长就承认他当初买这个官位时就花了2000万巨款。
    于是整个官僚集团就形成一个利益相关,相互袒护,超越国家人民利益之上的“黑暗群体”。多数“土皇帝”的胡作非为较之官僚领袖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官僚领袖象封建帝王那样爱走黑道时,官僚集团不但不会想到把领袖拉入白道,相反还以十倍甚至百倍的热情紧跟领袖走入黑道。
    因为形成一个上下勾连的利益共同体,现代极权专制国家的官场根本不可能出现皇权中国那样敢于挑战“领袖”权威,敢于为国为民说真话,敢于对“一把手”说不的下属。如果谁胆敢为了国家人民的利益触怒独裁领袖,其余下属不但不会象皇权中国的朝臣一样纷纷站出来为他求情,相反会争先恐后落井下石,表明自己和领袖保持“高度一致”。一旦出现那样的“不识时务者”,根本不用领袖亲自动手,下属就会一涌而上堵他的嘴,把他赶下台,并继而批倒批臭。
    在毛领袖当政的中国,有哪个官员胆敢对“伟光正”说半个不字?当梁漱暝天真地想要检验“主席的雅量”,和毛领袖在台上辩论时,毛领袖一开口台下就鸦雀无声,全体认真倾听;梁嗽暝一开口台下就高呼“打倒梁漱暝”和“毛主席万岁”的口号,梁的声音全被口号声淹没,连自己都无法听到。
    在庐山会议上,当国防部长被毛定性为反党集团黑司令时,跟着“伟光正”的指挥棒落井下石的很多,勇敢站出来为彭大将军说公道话的没有。
    在我党九大上,当与会党政官员表决把国家主席开除党籍,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时,除了一个女将军陈少敏外,全体官员一致举手通过。
    这不仅仅是毛领袖“一个人的黑暗;而是“一群人黑暗”。
    官僚极权专制体制卓有成效造就了“一群人的黑暗”。
    “一群人的黑暗”比“一个人的黑暗”的危害效应大出百倍。
    在“一群人黑暗”的政治背景下,官僚集团很容易在和平时期制造针对无辜平民的大屠杀。希特勒屠杀了600多万犹太平民;斯大林大清洗消灭了苏联的整个精英阶层;波尔布特则在执政的三年时间内屠杀了柬埔寨近四分之一的人民。
    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萨达姆、金太阳之流的官僚极权专制代表,在和平时期制造的文明灾难比历史上非战时期文明灾难的总和还要多。
    毛中国的三年大饥荒,饿死人的数量比两千二百年皇权中国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
    文化大革命则是中华民族绝对空前的文明灾难。
    …………
    皇权专制是“一个人的黑暗”;
    官僚极权专制是“一群人的黑暗”;
    “一群人的黑暗”取代“一个人的黑暗”是历史的倒退;
    官僚极权专制取代皇权专制等于是“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如果坚持专制,最好走“君主制”;但“君主制”早被文明世界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没有长远出路;官僚极权专制则比君主制更恶劣。所以官僚极权专制国家的唯一出路是“民主宪政”!
   
   
   二0一0年八月一日
(2010/08/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