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熊飞骏的博客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熊飞骏
   
    世界近现代史从根本上来说是一部西欧文明向全球推广的历史。
    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那一天起(1492年),西欧文明在短短五个世纪的时间里,就征服了欧亚大陆和南北美洲若干古老且有着很强生命力的人类文明。人类世界的绝大部分被迫全盘或部分接受西欧文明的价值取向,就连世界上最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在深闭固拒西欧文明精神内核的同时也不得不披上对方用武力输送来的“现代化外衣”。

    西欧文明向外推进的方式部分是靠“先进文明”自身的感染力和影响力;但主要还是靠因文明的自身优势而形成的对外强制力和攻击力。
    西欧文明在与全球各大文明的撞击冲突中,无疑占有力量上的显著优势。
    西欧文明的力量优势体现在两大方面:
    一是武器的优势;
    二是体制的优势!
    体制的优势则被证明为最根本的优势!
    西欧文明在征服幅员辽阔的亚洲和美洲时,通常都是在“两条战线”上开战:一是“武器战”;二是“体制战”。西欧文明在武器上的优势显而易见,但从根本上打败对手并让对手屈服的不是先进的武器,而是先进的体制。
    欧亚大陆和美洲大陆的古老文明在与西欧文明的交锋中,与其说是输在落后武器上,还不如说是输在落后体制上。
    毛泽东说过:武器是决定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人”的能动性则是体制的作品。先进的体制能最大限度地调动“人”的创造性和主动性,并给人才提供最广阔的用武之地;落后的体制则在制约“人”优势的同时张扬其劣势,并以不可思议的热情扼杀人才。
    先进的武器是人才制造出来的,所以先进武器从根本上来说也是先进体制的“作品”。
    所以西欧文明在近现代的胜利是“体制”的胜利!
    亚洲文明和美洲文明在近现代的失败是“体制”的失败。
    人们最熟知的“体制战争”莫过于甲午中日战争。
    甲午中日战争期间,中国号称世界第六大海军强国,北洋水师单从规模上来讲更是名副其实的“东方无敌舰队”。撮尔小国日本的海军实力则极为勉强地挤身为第十二位。
    那时北洋舰队仅巡洋舰就有三艘,注意中国直到今天还没有一艘巡洋舰?
    除了海军实力外,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也占有极为显著的对日优势。至于“综合国力”,日本则连和中国比拼的资格也没有。
    但甲午中日战争的结果却是日本取得了全胜,中国则遭受近代史上最为屈辱的失败,号称“东方无敌舰队”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力量占绝对劣势的一方居然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不用说是“体制的胜利”。
    武器是靠人来操纵的,优势的武器也只有掌握在相对优秀的人手中才能发挥出武器的优势。只有先进的体制才能把优秀的人发掘出来,并掌握对先进武器的操纵权;落后过时的体制则让先进武器落入酒囊饭袋或傻子手中。
    原子弹在酒囊饭袋手中威力和手榴弹强不了多少;在傻子手里则只能形成自伤的威力,别说伤不了敌人,不把自己炸死就算万千之幸了。
    在中国腐朽的人事体制下,操纵北洋舰队的政客舰长大多是“关系”远大于“能力”的酒囊饭袋,根本没有能力和品格来发挥出中国海军力量上的压倒优势。
    在北洋水师生死存亡的关头,“来远”和“威远”两舰舰长居然上岸嫖妓去了,日本则在当晚组成九死一生的敢死队在北洋水师眼皮底下偷入军港发动偷袭,用极微小的代价把两舰击沉,同时击沉的还有令日本海军眼红的王牌舰只“定远号”。
    当中国官兵贪生怕死时;日本海军则英勇无畏。
    官兵贪生怕死是落后体制的作品;军人英勇无畏则是先进体制的作品。
    …………
    除了众所周知的甲午中日战争外,还有两场力量悬殊的战争更能体现“体制”对战争胜负的决定作用。
   
    义和团配合清军围攻西什库教堂和东交民巷使馆区。
    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年,慈禧太后对外国人“还政于光绪”的呼声恼羞成怒,居然和愚昧无知的义和团邪教暴民联手,在一个晚上向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下令屠杀中国境内所有的外国人和中国基督教徒,连老人、妇女、儿童也不放过,且屠杀手段备极残酷。大批逃过第一轮屠杀的外国人和中国教民避难于西什库教堂和东交民巷使馆区。1900年6月15日,数万义和团暴民开始围攻西什库教堂。慈禧太后则下令清政府出动正规军配合义务团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
    西什库教堂的守卫力量只有47条步枪,守卫人员也不是经过战争洗礼的职业军人,教堂里的外国人只占少数,多数为避难的中国教民。这样的防卫力量差不多是一道纸屏,根本不可能抵挡数万义和团且有政府军配合的围攻。义和团号称“刀枪不入”,政府军武器的威力也远远大于47条步枪,后勤供应更是相差悬殊。按理西什库教堂会在第一个回合中陷落,最多也不会支持一天。可实际情况是:西什库教堂整整坚守了63天!一直坚守到八国联军进入北京为其解围为止。
    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守卫力量只有450名武装卫队,只有轻武器没有重武器。另有475名外国平民(包括12名外交使节)和2300名中国教民,也是中国人占多数?清政府的攻击力量是董福祥的甘军和荣禄的武卫中军,武器装备比对手要雄厚得多,除了枪支弹药多于对手外,还配备有当时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克虏伯大炮。人数更是占有绝对的优势,还有数万义和团在前面打冲锋。如此之大的力量悬殊,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坚守时间一样应该不会超过一天。可最后的结果是使馆区顽强坚守了五十多天,一直坚守到八国联军进京为其解围……
    清军义和团对东交民巷使馆和西什库教堂的围攻最后以彻底失败告终。
    相对于围攻的对手来说,清军和义和团拥有力量上的压倒优势。
    力量占优势的一方遭到失败,不用说一定是“体制”的失败。
    首先清政府挑起的这场战争是荒唐疯狂的。一个晚上向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中国境内所有的外国人和中国教民?这真是人类世界虽不能断言绝后但绝对是空前的头号奇闻!不但愚不可及,而且犯了赤裸裸的反人类罪,只有傻子和疯子才会干得出来。一个人可能天生就是傻子或疯子;但一个民族不可能天生疯傻。
    只有高度极权专制的社会政治体制才能强迫整个民族在特定时期变成傻子和疯子。
    中国的极权专制体制到了清王朝时期发展到极端变态的程度,全国只有最高权力一个人有思考和决断的权力。
    当最高权力人物因智商缺陷或心情不好,在特定时期走火入魔步入疯傻时,全国人也只有跟着他(她)变成傻子和疯子,否则就可能背上“卖国贼”或“反上作乱”的罪名人头落地财产充公。
    在一个高度集权的专制社会里,普通公民没有任何现实可行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生命权和财产权。
    当整个民族变成傻子和疯子时,就会对人类文明造成巨大的破坏力量,就会制造不可思议闻所未闻的文明灾难。
    其次慈禧集团和义和团把所有有理性和才能的中国人全诬蔑为“汉奸卖国贼”,并“宁可错杀一千,不叫一人漏网”,维新运动的漏网之士也因此全成了义和团暴民的刀下冤魂。在杀光北中国的“维新志士”后,连死人也不肯放过,扬言要“戮郭嵩涛、丁日昌之尸以谢天下”。郭嵩涛是中国近代最有见识最具民族责任心的外交家,是真正的民族英雄!连这样的人都要剖棺戮尸,可见当时主宰中国政府的政客集团愚蠢疯狂到何种地步!在“疯子政府”的淫威下,有能力充分发挥“实力优势”并很快赢得战争的“人才”要么身首异处,要么噤若寒蝉,想为政府效力也找不到途径;那些迎合疯子慈禧高呼爱国的投机政客和邪教暴民除了爱国口号喊得比谁都响外,并没有战胜敌人的勇气、策略和技能,全都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嘴上一套,行动一套”的人滓。
    扼杀人才一样是落后体制的作品。极权专制体制不是着眼于国家民族的利益,而是把一家一姓的特权利益放在第一位。真正的人才都是忠于国家民族的,所以极权专制政府都把“人才”视若仇寇,必欲去之而后快。
    因为体制的腐朽没落,把整个民族拖入疯傻和扼杀人才的缘故,在西什库教堂和东交民巷使馆的围攻战中,中国以绝对优势的实力而失败。
    这是体制的失败!
   
    征服印加帝国的卡扎马卡之战
    印加帝国是十六世纪早期美洲面积最大的帝国,领土包括现今的秘鲁、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半个巴西和部分中美洲,面积比欧洲少不了多少。
    西班牙征服者皮萨罗是一个标准的亡命徒,他轻而易举征服印加帝国成为世界近代史上最不可思议的奇迹。
    皮萨罗手下只有近200个临时招蓦的乌合之众,印加帝国则拥有20多万身经百战的常备军。
    对世界历史一知半解的“学者”大多把皮萨罗出人意料的胜利归功于现代武器的优势,其实皮萨罗集团手中的武器远远配不上“现代”二字。印第安战士的武器也远非想象的那么脆弱。
    皮萨罗是在十六世纪三十年代完成那个伟大征服的。那时的火绳枪效能很低,杀伤力只是比弓箭略胜一筹。印第安人则是公认的神箭手,并且箭头上大多涂有南美洲热带森林特有的剧毒植物的汁液。那时的火炮威力则更有限,只是用火药把石头铁丸之类的杂碎从炮筒里打出去而已,与十八世纪以后装填开花弹的大炮有质的区别,虽然响声很大,但威慑力远大于实际杀伤力。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皮萨罗集团只拥有11支火绳枪和一尊火炮?就算火绳枪的威力和今天的自动步枪差不多,面对二十多万常备军也显得杯水车薪。
    征服印加的最关键战役是安第斯山谷地的卡扎马卡之战。
    印第安集团的武装力量是帝国部队的精税:近八万战斗兵员;武器是弓箭、棍棒、石质或青铜刺击器械。皮萨罗手下只有168名能够拿武器的男人(106名步兵和62名骑兵);武器是62匹战马、11条火枪、一尊火炮和人手一柄铁剑或长矛。
    卡扎马卡位于安第斯山的深处,四周群山高耸。通往这座城镇的小道有很多“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险峻关隘,是擅长“诱敌深入”者对付强敌最理想的战场。
    印加帝国的皇帝阿塔瓦帕在战前作了最周密的部署,城镇的居民和粮食全部转移到城外的群山深谷,对手在市内找不到任何给养。一旦对手变成了“敌人”,只需用少量兵力把守该镇四周易守难攻的雄关小道,就可把敌人活活困死饿死。
    主战场是卡扎马卡市场。
    卡扎马扎是一个居民近万人的城镇,市场的宽度刚好能够容忍骑兵冲锋。
    市场只有几处狭窄的出口和外面相连。如果印第安人用弓箭封锁那些出口,皮萨罗集团除了等死外别无良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