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熊飞骏的博客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轻视“社会科学”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
    ——熊飞骏
    一看此文标题,不少读者一定会哑然失笑,笑笔者行文无视最普遍的事实。中国的学校也许什么学科都不会重视,但绝对不会轻视“政治”。文革期间很多学校不学数理化,但政治课从没停过。不但没停政治课,相反还把其他学科的学时让给“政治”。就是到了把“科学发展观”作为国家大政方针的今天,政治课依旧是中小学和大学的必修课;甚至连研究生考试也必须考政治科目……这些年不少有民族责任心的学者呼吁在高考和研究生考试取消政治科目,理工科学生不再把政治列入必修课,可一直没有引起高层教育部门的重视。一个对“政治”课程畸形重视的国家,怎么可能轻视“社会科学”呢?
    中国确然是这个星球上最最重视“政治”课程的国家;但中国的“政治”课程不属“社会科学”!不但不属“社会科学”,部分内容还是“反社会科学”。

    “政治”应该属“社会科学”的范畴,但中国学校设置的“政治”课程却与学术意义上的“政治”不是一码事。属于“社会科学”范畴的“政治”是什么?一位我很崇拜的哲人曾对“政治”下过如下定义:
    “政治是一门科学,是研究以人的本性为出发点构建理想社会的科学;政治也是一门艺术,是平衡人的本性和人的愿望的艺术。”
    这就是“政治”这门学科的真实涵义!我们学校的“政治”课程符合上面的政治定义吗?
    属于“社会科学”范畴的“政治”首先是一门科学,既然是科学,就得以探索、质疑、发现、质证为手段,可我们政治课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中国革命史”允许学生质疑和质证吗?
    所以我们学校里的“政治”课程不是“科学”,而是“教条”,是教导学生必须深信不疑的教条;是充满伪命题和偏见的教条。
    法治国家的中小学校没有开设“政治”课,但却普遍把“法律”列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
    但“法律”属于“社会科学”。
    所以我们学校重视“政治”课程并不等于重视“社会科学”。
    不但不重视“社会科学”,相反从达官显贵到平民百姓都不可救药地轻视“社会科学”。
    记得中学时代从老师到学生都对下面一句话深信不疑: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本人在上高一的下学期,学校决定把学生分别编入文科班和理科班。成绩好的学生全部编入理科班,剩下的差生则编入文科班。高一上学期之所以不分文理科,就是要了解学生智商的高低,从而确保把智商高的学生尽数编入理科班。这样文科班的学生就成了“智力弱势群体”,里面的出类拔萃者也不过是“矮子队伍里的长子”。因为先天智商的局限,这些文科“高才生”很难完成“社会科学”的发现和创新。上世纪后期大学中文系的高才生难成优秀作家,在思想文化界取得一定成果的学者多数为理工科毕业生就很能说明问题。
    直到恢复高考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在应用技术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在属于“社会科学”的“政治体制”和“人文思想”等领域长期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大踏步倒退,“社会科学”的重要性日益明了的情势下,我们的教育依旧“重理轻文”,并在工作就业和个人前途等方面有效地“巩固”了这一趋势。从老师、学生到家长,都把理工科作为学生的首选目标;文科则为女学生和数理化成绩不自信的男生的被动选择学科。各大专院校的科研投资只有很少一部分用于社会科学。
    不仅如此,大学理工科毕业生无论在就业选择还是在工资待遇方面都比文科毕业生占有显著的优势。文科毕业生不但很难找到一份象样的工作,且工资待遇很低。在南方人才市场,文科毕业生的理想去处多为办公室文员;可文员的月薪不过千元左右;而工程、信息方面的大学毕业生最初的月薪就有几千元。
    对于一个文明社会而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同等重要。
    “自然科学”的宗旨是人类探索发现认识自然、改选自然的手段,使自然界能给人类提供尽可能多尽可能好尽可能长久的物质成果。“社会科学”的宗旨是人类如何运用“自然科学”的创造成果。这就好比“自然科学”创造了先进武器;“社会科学”探索如何更好地运用先进武器来为人类的绝大多数谋取尽可能大的福利。先进武器只能用于保护多数人的权利和尊严,对抗非理性暴力侵害,维护人类和平这一正义目的。可在一个“社会科学”落后的国家,就算“自然科学”家制造出了先进武器;但用途却是有效地镇压多数人民的正义反抗,维护少数特权寄生虫的穷奢极欲,对弱势群体发动野蛮抢劫战争……
    轻视“社会科学”使我们的民族在人类文明最光辉灿烂的时代付出了远超其他族群的惨重代价。
    因为轻视“社会科学”,我们习惯了无处不在的“官僚主义”;听任“官本位文化”戕害我们的灵魂;被外来的形形色色的“反文明主义”忽悠了整整一个世纪;在真理与谎言的十字路口上一次又一次地选择了谎言;一次又一次把灵魂阴暗的野心家当成人民救星……
    因为轻视“社会科学”,我们在人类整体享受现代文明成果的二十世纪,经受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饥荒;编造了亩产十多万斤粮食之类无视最基本常识的政治谎言;然后集体走向“精神自杀”,制造了公开反文明反人类的“文化大革命”,冲破了人类最基本的良知和道德底线,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犯下数以千计灭绝人性的罪行……
    因为轻视“社会科学”,我们在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畸形化,文化沙漠化”,在经济畸形增长的同时,社会问题堆积如山,一个又一个的“突发事件”从四面八方向国家发出最危险的警示。我们的经济增长了,可多数公民没有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贫富悬殊已远远超过联合国规定的警戒线。我们以全球最快的速度制造了一个庞大的超级富豪群体,他们财富的绝大多数都是靠伤害国家民族的非法手段聚敛的。官僚队伍的贪污腐败竟达到如此难以置信的规模:一个税收才九千万贫困县(巫山县)小得不能再小的交通局长(晏大彬)竟然利用职权聚敛了近三千万的非法资产;一个区级副公安局长则聚敛了一亿五千万……
    因为轻视“社会科学”,我们一方面全民温饱奔小康,一方面出现了社会信仰危机和道德崩溃。金钱权力至高无上;良知人性狗屁不值,为了追逐权钱不惜牺牲最基本的品格和尊严;连和尚道士也与时俱进开“连锁店”,寺庙“有德无钱莫进来”……
    因为轻视“社会科学”,没有几个人探索理性解决社会问题的途径,不了解法治国家通过科学的政治体制有效地遏制了以权谋私;我们居然认为贪污腐败是不治之症,只有文革式的暴力才能有效地打击贪官污吏。于是在官场腐败愈演愈烈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向往文革的野蛮暴力。
    结果我们在“物质资料极大丰富”的“大好形势”下,中华民族却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结果我们这个人类世界最庞大的群体却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没有产生一位真正的思想家。
    …………
    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社会科学”的重要性不但不亚于“自然科学”,在文明落后的专制国家“社会科学”水平则关系到国家的命运。在政治和法律还没有上升为“科学”,仅限于“为统治阶级服务工具”的落后国家,“自然科学”成果不但不会推进人类文明,相反成为阻碍文明前进的工具。
    所以伏尔泰、孟德思鸠、华盛顿比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更伟大。
    “社会科学”最具代表性的分支是“政治文明”。政治文明的程度代表了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小布什说过一句话,大意是美国的最大成就不是科技的辉煌,也不是经济的富裕繁荣,更不是傲视全球的军事力量,而是做到了“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为民众服务。
    中国目前还是发展中国家,“社会科学”发展水准一样关系到国运兴衰。为了国家的文明进步和长治久安,我们的教育必须重视“社会科学”,首先从中小学校取消教条化的政治课,把法律列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做起。当国家富有才能和民族责任心的志士仁人越来越多地关注“社会科学”时,习惯成自然的“官僚主义”、“官本位文化”、“特权利益”就会受到日益增长的质疑和挑战,那样我们的民族才会拥有希望的未来。
   (二OO九年三月二十三日)
(2010/08/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