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熊飞骏的博客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熊飞骏
   近期研究文革历史,颇为意外地发现了郭沫若在文革期间写的三首诗。
   1966年6月5日,文革刚开始不久,曾承诺不得干预国事的“红朝皇后”江青开始在这场浩劫的历史大悲剧出头露面的最初公开亮相之时,文革十年中罕有的国际国内作家的一次聚会——亚非作家常设局举办的“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25周年讨论会”上,郭沫若致闭幕词,题为《做一辈子毛主席的好学生》。在向毛泽东表了忠心之后,郭沫若仍感意犹未尽,向在场的“红朝皇后”即席朗诵了自己的新诗:

   《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
   亲爱的江青同志,
   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
   使中国舞台充满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1976年5月20日,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在中国进入白热化阶段,郭沫若写了一首批邓应制诗。
   《水调歌头》
   四海《通知》遍,文革卷风云。
   阶级斗争纲举,打倒刘和林。
   十载春风化雨,喜见山花烂漫,莺梭织锦勤。
   茁茁新苗壮,天下凯歌声。
   走资派,奋螳臂。
   邓小平,妄图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
   “三项为纲”批透,复辟罪行怒讨,动地走雷霆。
   主席挥巨手,团结大进军。
   
   五个月后的1976年10月,毛泽东逝世“四人帮”倒台,同一个郭沫若又写下了另一阕牌名仍为《水调歌头》的拥华应制诗。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
   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
   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
   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
   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
   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
   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
   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
   
   郭沫若是我青少年时期最敬重的国产诗人(国外是拜伦)。他早期创作的很多长诗我大多能够背下来,爱情诗《瓶》直到今天仍记忆犹新,心潮起伏时仍会不经意吟诵起开头几句:
   月影儿快要圆时,
   春风送来一封花信,
   我便踱到那西子湖边,
   汲取了清洁的湖水一瓶。
   …………
   就是这个我曾经无比敬重的浪漫派诗人,在后半生本应是创作的黄金时期,却沦落为只会歌功颂德趋炎附势的马屁文人。除了写些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的“应制诗”和“中华颂”外,再也创作不出能够感动心灵的任何只言片语。
   是文人无行?还是“说假话体制”扭曲了知识分子的灵魂?
   恐怕二者兼而有之。
   本人更倾向于“说假话体制”的扭曲作用。
   毛时代的知识分子并非只有郭沫若一人的灵魂被高度扭曲,而是知识阶层的一种普遍现象。那时的知识分子不是不想写郭沫若那样赤裸裸的马屁文章,而是有没有资格写的问题。如果他们拥有郭老那样的资格和影响力,相信会写出比上述三首诗更肉麻更无聊的作品。
   
   中国原子能之父,“两弹一星”的总工程师,全球顶级的科学家钱学森教授早在大跃进时期就用自己掌握的科学理论来为“假大空体制”大唱赞歌了。他在文章中详尽而“ 科学地”论证粮食亩产能过五万斤?
   “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土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太阳光能的30%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养料,其中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亩产量就不是现在的两三千斤,而是2 000多斤的20多倍!这并不是空谈。”
   在另一篇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的文章《农业中的力学问题――亩产万斤不是问题》中,钱学森进一步从力学专业的角度进行了更细致的计算:
   “我们算了一下,一年中落在一亩地上的阳光,一共折合约94万斤碳水化合物。如果植物利用太阳光的效率真的是百分之百,那么单位面积干物质年产量就应该是这个数字,94万斤!自然,高等植物叶子利用太阳光的效率不可能是百分之百,估计最高也不过是1/6,这就是说,单位面积干物质的年产量大约是15.6万斤。但是植物生长中所积累的物质,只有一部分粮食,像稻、麦这一类作物的谷粒重量,约占重量的一半,所以照这样算来,单位面积的粮食的年产量应该是7.8万斤。这是说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晴天。如果因为阴天而损失25%,那么粮食的亩产量应该是5.85万斤……”
   
   郭沫若和钱学森是中国知识界两面旗帜。旗帜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其他知识分子了。
   知识分子的第一品格应该是“坚守良知”和“说真话”。毛时代的中国,以郭沫若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什么马屁都敢拍,就是不敢“坚守良知”;什么肉麻的话都敢说,就是不敢“说真话”。
   1965年2月,《光明日报》登出毛的《清平乐• 蒋桂战争》,郭沫若即撰文大拍马屁:
   “主席并无心成为诗家或词家,但他的诗词却成为诗词的‘顶峰’;主席无心成为书家,但他的墨迹却是书法中的‘顶峰 ’。”
   郭沫若甘当神权时代的弄臣却总是讨好不得好。1967年6月郭沫若诗颂江青,得到的不是江青‘钦赐’他什么‘御物’,而是1974年1月25日江青一伙在中央直属机关和国家机关“批林批孔”动员大会上的点名批判,两次叫82岁的郭沫若低头站起来接受他们的羞辱。罪名是郭沫若在《十批判书》中对秦始皇的一分为二:统一中国是功,焚书坑儒是罪。力倡“一分为二”的毛泽东以秦始皇自居,当然容不得对秦始皇的一分为二。“劝君少骂秦始皇,焚书事业要商量。”要郭沫若为几十年前的观点付出代价。
   不仅如此,郭的两个爱子也成为他极力颂扬的“伟光正体制”的牺牲品。
   郭的三儿子郭民英,因在中央音乐学院用自家的录音机欣赏西方音乐被人告密,毛下令“类似这样的事应该抓一抓。”郭民英被迫于1967年自杀。二儿子郭世英,因在中国人民大学组织哲学小组讨论问题,言辞被人抓住把柄,经人告密后被捕。
   “1968年4月 19日,郭氏夫妇得知郭世英被人绑架生死难卜。晚上郭刚好要陪周恩来参加一个宴会,于立群要郭趁便请求周恩来关心一下。尽管郭一个晚上都在周的旁边,却最终也没有开口向周提出任何要求。郭世英终于死于非命。”
   在毛时代的高压体制下,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战战兢兢,只求自保,为了自己一人“过关”不惜牺牲所有的同道亲友。郭沫若在宴会上如果向总理为无辜的儿子求情,郭世英应该能逃过此劫。可郭沫若为了怕自己受牵连,宁愿看着爱子死于非命也不肯说一句真话?连亲生儿子都可以舍弃,就更不用说为民请命,为其他无辜受害者呐喊疾呼了。
   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伟光正体制”!
   郭沫若的悲剧是毛时代中国整个知识分子阶层的缩影。当代知识分子的灵魂被空前扭曲了,一个个以争当马屁精和万岁吹鼓手为荣。
   
   如果说毛时代知识分子的集体失语是高压所迫情有可愿的话,那么今天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坠落为“权钱”的奴仆就没有什么原由可言了。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政治空气比毛时代要宽松得多。虽然“说真话”仍受到限制,“坚守良知”就失去了升为“上等人”的机会;但知识分子还是拥有不拍马屁不说假话的部分“自由”,拒绝歌功颂德违背良心不会象毛中国一样把你批斗、游街、示众、坐牢、上刑场,至多是不让你升官发财玩享受。
   在这种相对宽松的舆论环境下,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并没有回到“坚守良知追求真理”的轨道上来,而是整体沦落为“权钱拜物教”的忠实信徒,争先恐后围着“权钱”转圈,为了升官发财图虚名什么昏话都敢说,什么“肉麻当有趣”的事都敢做。尤其是那些在主流媒体拥有“话语权”的所谓“专家”们,在屏幕上说的话好象越来越大言不惭,越来越无视最基本的常识和良知?汶川地震造成大量学生死亡的豆腐渣校舍存在的“质量问题”是“瘌痢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问题。我们的“鉴定专家”就敢“站在权威岗位上说昏话”,说什么汶川倒塌校舍“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并象钱学森当年论证粮食亩产过五万斤那样罗列出一大堆“貌似科学”的理论来强奸全体国民的智商?好象汶川是一块没有被工程腐败污染的净土似的?
   我们的“专家”怎么了?难道真象网民戏谑的那样堕落成“砖家”了吗?
   在我国的知识阶层,“权钱诱惑”好像比“政治高压”更具摧毁力,知识分子的灵魂在“权钱拜物教”的腐蚀下一样被高度扭曲。
   
   中国人习惯在印度面前拥有很强的优越感?可印度的知识分子却把“良知真话”视为共同职责。这个国家的贫富悬殊虽然被中国远远超过,但亿万富翁们一样在扰乱国民的心理平衡。印度的多数知识分子却能不为所动,为了坚守“良知真话”安贫乐道,视真理如生命,视权钱如粪土者比比皆是。
   有一天印度教育部长去某校演讲,结束时迎接他的不是什么掌声和欢呼声,而是一位学者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台前指着部长说:
   “你刚才说的不是事实!”
   …………
   正因为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印度国防部那样的顶级衙门迄今连个空调也没有,只有一台老式电扇在三军总司令头上转?
   而印度的多数白领家庭都有空调的。
   面对印度务实较真的知识分子,我们还有优越感吗?
   我们的知识分子怎么了?
   
   
   二00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2010/08/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