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熊飞骏的博客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十)
·一个丧失了反思能力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熊飞骏
   
    近十年中日摩擦逐步升级,中日之间的不信任甚至敌意越来越深。中日摩擦的根源除了小泉首相无视中国人的感情一再参拜供奉日本战犯的“靖国神社”外,其次就是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有意掩盖日本的侵华事实,对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犯下的战争罪行轻描谈写。日本是一个器小易盈不肯认错的民族,更改教科书就是这个民族狭隘短视的表现。
    也许有人会说: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是为了讴歌美化自己的民族,是日本“爱国主义教育”的一部分。我并不这样认为,真正爱国的教育是提升民族的整体素质,强化公民的民族责任心,增进公民的民族凝聚力,从而提高民族的竞争实力。提升民族综合素质的作法不是强调自己如何“光荣正确”,而是在正面引导的同时,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勇敢地反思自己的错误和劣势,并进而改进这些错误,弥补自身劣势。当一个民族在不断检讨自己并不断更新自己时,这个民族就会日益理性和强大。日本政府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的过去,企图用粉饰罪恶先辈来找回民族自尊心的作法显然事与愿违。当今天的日本人对先辈的狭隘短视视而不见,并把这些人当英雄仿效时,日本人就极有可能重蹈历史覆辙,天真地认为自己无往不胜,无所不能,象先辈那样横挑强邻,再度犯下“偷袭珍珠港”之类的荒唐错误。日本民族如果再犯这样的失误,日本民族就会毁灭。如果一个政府“爱国主义教育”的果实是导致这个民族的毁灭,这样的“爱国主义教育”还是少一些为好。

    德国和日本一样拥有不光彩的历史,但德国人对待那段历史的态度与日本人有天壤之别。日耳曼民族有勇气正视自己的过去,德国历任总理一再在公开场合向二战的受害者诚恳道歉,甚至一再在死于集中营的犹太人墓碑前下跪,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也从不试图隐瞒那段阴暗的历史,用大量的篇幅再现纳粹德国残害犹太人等灭绝人性的罪行……一个敢于认错的民族是自信的民族,德国人正视不光彩历史的勇气为自己换来了一片有利于日耳曼民族生存发展的国际空间;日本更改教科书的果实则是换来周边民族的怒目而视和警惕相向。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日本在谋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努力中所遇到的阻力比德国要大十倍以上。
    由此可见,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与“爱国主义教育”的初衷大相径庭。
   
    当我们一再指责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时,我们的民族是否也象日本一样因为“爱国”的原因步入一个同样的误区呢?
    我从小就喜欢看史书,最早的历史读物是年长的中学生带回的《社会发展简史》(文革时期编篡的有浑厚造反意识的通俗历史课本),全部内容可以用三句话概括:人类社会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共经历了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等五个发展阶段;孔子是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陈胜、洪秀全是伟大的革命英雄……中学时代碰上了改革开放,有机会阅读统编的历史教材,中心主题是讴歌中华民族的光荣伟大,揭露英美等帝国主义列强的罪恶,印象最深的历史事件是“四大发明”和“鸦片战争”。那时恨不能把词典上所有美丽的词汇都堆砌在我们民族身上;同时对英美等西方国家恨入骨髓……大学时期学习的历史专业课本是武汉大学编写的《中国近代史八十年》。此书的主题是“中国落后的根源是外国人的侵略”,尽管在鸦片战争之前中国已相当落后。当时想报考武大历史系的研究生,此书则是指定的专业书目,只好硬着头皮看了两次。看完后感觉到自己就象是一个集人类所有美德于一身的无辜受害者,在西方列强的侵略宰割下奋起抗击,越战越勇,最终成为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尤其是义和团赤膊上阵攻打外国大使馆和教堂的“英勇事迹”更让我周身热血沸腾,认定义和团勇士是世界上最最优秀的人,几乎想仿效他们亲自持刀飞越重洋去杀几个英国人和美国人解解恨;有一次居然貌似英雄状闯入“留学生楼”,想找几个白皮肤的“外国佬”施逞“英雄本色”。幸亏那次碰到的全是“黑人”,是我们的“阶级兄弟”,否则我就有可能触犯刑律。直到终于有一天走出学堂,有时间和精力翻阅《二十四史》,才发现孔子并不是“坏人”,陈胜也不是革命英雄、洪秀全创立的“拜上帝教”和今天的“邪教”有不少相似之处……等到而立之年翻开《剑桥中国史》和黄仁宇等外藉华人所写的中国史时,又发现义和团攻打外国使馆和教堂的行径触犯了国际公法,是“野蛮人”的暴行;“鸦片战争”后中英签订的《南京条约》并没有“鸦片贸易合法化”这一条(英国佬 不会傻到公开承认自己的“毒贩”身份);在随后的历次中外冲突中中国也并非总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基于多方面的原因,上世纪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对真实的历史作了部分有利于“爱国主义教育”的取舍和删改,尤其是中国近代史部分删改的幅度较大,“暴力”和“仇外”贯穿整个近代史的始终,最不明智的删改是讴歌洪秀全的“邪教”暴动;把和阿富汗的塔利班异曲同工的义和团暴力歌颂成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至于把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英法联军之役”说成是“第二次鸦片战争”;在《中英南京条约》里加上“鸦片贸易合法化”之类的“小把戏”就不胜枚举了……
    既然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的行为与“爱国主义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我们更改历史教科书也不见得是什么“爱国”的表现。我想不出更改历史教科书对中华民族有什么正面作用,负面作用到能想出一大堆:正是大篇幅地删改中国近代史,鼓动“暴力”和“仇外”,使中华民族一度盲目排外,在上世纪的黄金时代在国际上陷入空前的孤立,不能客观地认识西方文明的健康合理部分,借鉴英美现代化的先进经验,不能共享人类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成果,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期。当世界各国在科技革命的浪潮中高歌“西进”时,我们却在搞“反右”“浮夸”和“文化大革命”,扼杀民族的智慧和社会生产力。删改义和团历史的直接恶果是促成了与义和团运动极为相似的“文化大革命”,中华民族再度陷入集体的疯狂,文明、理性和科学受到空前践踏。中国在建国初期实力胜过日本(小日本当时是一个废墟瓦砾国),六十年代日本迎头赶了上来,并利用中国在文革时期的“孤立”和瞎折腾快速拉开两国的距离,到了七十年代则遥遥领先,把中国远远地甩在后面。删改近代史,鼓动“暴力”和“仇外”的恶果直到今天我们仍能强烈地感受到,当中国新一代有责任心的领导人韬光养晦,锐意发展经济,尽量不卷入国际冲突,在个别突发的国际摩擦中不扩大事态,不和某个经济军事强国明火执仗地较劲时,往往受到来自中下层官员和民众的责难误解,明智的决策被误为“软弱”的表现。因为盲目仇外,不尊重国际游戏规则,我们在和西人打交道时就无法做到“心平气和”“通情达理”,经常在不该强硬的时候“声色俱厉”。至于不愿正视自己的劣势,沉浸于“四大发明”和“五千年灿烂文明”的自欺欺人行径,使我们的民族失去了“认错”和“自省”的能力,民族的整体素质也因此得不到有效地提升。
    美国是今天的世界最文明富强的国家。我们的世界史教科书用了大量的篇幅讴歌美国的独立战争和美国资产阶级革命(美国内战)。前两年看了一本美国人写的《美国史》,关于独立战争和美国内战的篇章里看不出美国人的任何英雄业迹。在美国人的笔下,独立战争似乎是几位职业革命家“阴谋”的作品,英国人在这场战争中有很大的“委曲”和“无辜”。至于美国内战,失败的南方人似乎站在“正义”的一边,南军总司令李将军则是用兵于神的悲剧英雄;得胜的北方人则很有点象幸运的“小丑”……美国人能客观地正视自己的过去,不知道美化自己的历史,更不怕暴露自己的阴暗面,但此举丝毫也不会损害美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你听说过美国军人在战场上投降和当卖国贼的事件吗?
   
    综上所述:更改历史教科书与“爱国主义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为了提升中华民族,使之在未来的世界真正卓尔不群,让我们归还历史的本来面目吧。
   
   二00五年四月十五日
(2010/08/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