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燕益
[主页]->[百家争鸣]->[谢燕益]->[刘尧律师被判刑四年致汪洋书记的信]
谢燕益
·刑事控告“绿坝部长”
·屏蔽刑事控告“绿坝”部长的相关信息涉嫌犯罪!
·刘尧律师被判刑四年致汪洋书记的信
·关于劳教请全国人大释宪之公民要求书
·台湾是促进中华崛起的催化剂
·为反奥运而反奥运!
·奥运延误了政治改革吗?
·人在求真求善的时候,切忌功利心!
·新年的祈愿!
· 天问:神州!
·小政府大社会,解决三鹿奶粉的根本之道!
·贺卫方:你何以如此“堕落”!
·诉国家商标局自然人商标权案北京高院开庭公告
·法制日报“舆论主旋律的一面旗帜!”
·《信息权利保障法》的立法建议书
·反腐第一步:依法论处陈-良宇
·解放思想--网络首当其冲!
·《台海和平协议》(马胡会2010)瞭望
·市场政治论
·与李劲松打赌:杨佳保证会被顺利核准执行死刑!
·只要一个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我不相信打压谷歌是胡温的选项!
·贵州警察杀人案中最大的新闻!
·卢武铉------一个让人敬佩的人!
·唐吉田、刘巍律师吊照门事件的后果!
·劳教信息公开行政复议申请书
·劳教制度列中国十大反法之治首位!
·首届中国劳教节网上启动!
·司法部对本人提出的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的答复
·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
·佛教人什麽?
·关于设立中国劳教节的倡议书
·致国务院劳教信息公开行政裁决申请书
·律师制度改革的倡议信
·空前绝后的政治遗产----国家大剧院
·此人不诛,中华必亡!
·温家宝最后难免心死,中国没有出路!
·自由仁义
·和平民主希望之所在
·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清心为治本
·赵连海解除律师手续无效
·向秦永敏致敬!
·宪政第一诉发起五周年纪事!(一)
·2011年新年祈愿!
·彻底废除公有制纪念钱云会之死!
·纪念钱云会彻底废除公有制!
·对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鑫等刑事控告专函
·北海维权村民何显福无罪辩护词
·自 白
·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应对日本核危机中国公民呼吁书
·我的十篇国内封杀网文录:
·中国正在揭开土地兼并的大幕!
·用一百字揭开马克思主义的谬误!
·李庄案渎职侵权调查建议书
·北京饶乐府选举案维权村民无罪辩护词
·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
·九十年的结论——宪政中国!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
·信仰无罪张建平二审辩护词
·自制!自省!
·今 夜 举 事!
·今 夜 举 事!
·
·关于选举与革命回应徐水良先生!
·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我是如何纪念辛亥革命的(一)
·北京四季青拆迁维权自焚案法律意见
·和谐作品自选集目录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信息权利保障法》立法建议书及说明
·金正日之死将促中国变革!
·致铁道部长——实名制侵犯人权
·转折2012——理想与责任!
·实名制的背后!
·2012多元主义政治的奠定!
·大真大伪活雷锋!
·论自由!
·论信仰!(一)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信仰之路!
·错失和平民主将致暴力崛起!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耶稣复活之后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中产者的使命!
·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四周年记!
·谁是国家的真正敌人?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胡温或许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角色
·笑看十八大阵前左右之争
·作者自序
·关于实名制致铁道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用光明照亮黑暗!
·宪政第一诉纪事(一)(修订版)
·胡总裸退的政治后果!
·宪政 第一诉(纪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尧律师被判刑四年致汪洋书记的信


   背景介绍:
   深圳律师维权获刑四年!深圳律师刘尧在代理广东村民与水电开发商利益纠纷的案件中,被司法机关认定构成故 意毁坏财物罪,并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08年9月22日该案二审开庭审理,刘尧案件必然将作为一个公共事件对社会产生影响,对我国法治事业也具有 特殊意义。我认为在法律观点之外,本案最终能否依法公正解决,可能还取决于有关方面对形势的正确判断,让其听到民意的充分表达我们可能需要做出进一步的努 力!
   
   关于土地维权案刘尧律师被判四年徒刑

   致汪洋书记的公开信
   
   尊敬的汪洋书记:
   
   您好,本人曾担任刘尧的二审辩护人,在掌握该案一定案情的基础上并在该案判决在即之时,向身为广东省地方负责人同时也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您写这封信,期望对于改变在本案中案外因素干扰司法独立、影响本案依法、公正审判之迫切现实能有所助益。
   
   如前所述,向您报告刘尧一案案情表达我的观点并非希望权力干涉司法独立而是乐见更高层级的权力此时能够为推动宪法、法律的正确实施,排除地方权力对司法独立的不当影响、防止地方权力非法活动的持续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刘尧一案发生的背景众所周知,当刘尧作为东源县失地农民的代理律师,异常艰难的却坚持不懈的为失地农民依法维权进行到关 键时刻,以刑事司法这一合法面目所掩盖的非法打击、报复、迫害活动也随之愈演愈烈。刘尧一案从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到判决所有一审事实的发生都足以让人震惊 和警惕!刘尧的无辜和一审司法机关的种种违法事实我的《辩护词》分别从:占地问题作为案件焦点的法律性质、犯罪构成、犯罪的基本特征、证据和法律程序以及 法律目的、社会效益、人性良知五个方面进行了论证(见附件一)。
   
   但即将终结的二审程序依然令人担忧。对于本案二审法院(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程序开始后,起初违反法定程序不公开 审理并在二审程序开始后默许有关方面将一审的违法证据变造、篡改私自塞入卷宗(这一做法已涉嫌渎职犯罪),在辩护律师的交涉下并且媒体介入该案引发广泛社 会关注后二审法院才不得不决定公开审理,嗣后,却又以公诉人(河源市检察院)要求延期审理为由无限期拖延本案的公开审理,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 本案的二审审判程序已严重超越了审理期限。
   
   鉴于刘尧案一审司法机关已经发生的种种违法事实;鉴于二审司法机关的种种异常表现及违反法律程序的事实;鉴于本案众所周 知的“复杂的背景”,我不得不怀疑,二审法官最终是否仍然惮于权力的影响而作出一个冤枉无辜的有期徒刑裁决抑或是不顾事实与法律采取妥协、折衷的方案把刘 尧判缓刑结案?
   
   作为法律人,我通常并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司法的结果,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和当前的情形,我还是不得不做出这个预料。地 方的少数不良官僚权贵、既得利益者有能力罗列出足够的理由以达到他们的目的继续“制造”这个案件,尤其以一、和谐稳定论;二、地方发展论这两个理由将无罪 的刘尧推向有期徒刑或缓刑的结果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但这两个结果无论对于刘尧、法律还是我们的社会来说都没有什麽本质区别,因为,刘尧被刑事判决否定之时 法律也将为此蒙羞!一旦这个结果真的发生,悬于人民头上的达魔克利斯之剑将永远无可改变。
   
   所谓的“和谐稳定论”,正如一审法院在其判决书(2008)东刑初字第51号《刑事判决书》已经表白的那样:“被告人刘 尧、李志光、李东明打着维权的幌子纠集村民……”地方权力机关的少数不良官僚、既得利益者会竭力作出一些渲染来:“刘尧等的行为是群体事件、刘尧一案是有 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事件,有可能威胁到和谐稳定、安定团结,应当从政治的高度进行严厉惩处,要杀鸡禁猴否则会引起连锁反应”云云,做足这方面的文章。 其实这是地方少数不良官僚对我们与时俱进的当政者进行的反动判断,他们以为,反动当政者最忌讳并且一直很受用的信条也是与时俱进当政者们的信条。至于国 家、社会真正的和谐稳定问题其实他们才不会关心呢!他们真正在乎的只有他们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以及在这些利益之间进行交易方便与否?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不惜打压正常的合法诉求,把群众的正当权利妖魔化说成是洪水猛兽,千方百计遏制合法诉求的途径。历史一再证明,如果底层的正当权利诉求、经济诉求、生存诉 求被不合理的压制无异于鼓动暴力最终将把国家、社会推向永无宁日的深渊!
   
   所谓“地方发展论”,无外乎地方少数不良官僚、既得利益者从自身出发向更高层级领导要政策、要所谓的“发展”的条件。他 们会说,如果征地、占地这些条件达不到就会影响地方经济发展的速度和全局,延误重大项目的建设造成经济损失等等。这些条件往往都是法律之外的特权,比如违 法占地的条件、滥用权力的条件、灰色收支的条件、巧立名目的条件、权力干涉司法独立的条件、剥削压迫的条件、剥夺侵害的条件等等。可是大家都知道,我们追 求的发展从来都应当是社会主义的发展、是以人为本的发展、是可持续的发展、是科学的发展、是有法律底线人格尊严、有保障人民基本权利底线、有天理人道底线 的发展而不是特权的发展、奴役的发展、既得利益的发展、竭泽而渔的发展、破坏的发展、邪恶的发展、断子绝孙的发展……其实从一般常识来看,是人民群众基本 生存权利的发展还是官僚权贵特权的发展,是法治、文明、进步的良性发展还是混乱无序、巧取豪夺、野蛮的恶性发展并不难判定!
   
   不管是“和谐稳定论”还是“地方发展论”都并非什麽理论创新,它们只是一些无良官僚以权谋私、剥夺人民的惯用伎俩,其实 大家又何尝不明白,有多少肮脏的勾当假之以名、又有多少对人民的罪行假之以名,这种游戏早该被历史淘汰,可还有人会乐此不疲,因为无良的官僚权贵所具备的 自私性、贪婪性、愚蠢性、欺骗性是永远无法泯灭的。法律即便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即便是社会发展理性的概括总结包含高度的科学性、合理性、政治性、社会 性、发展性、协调性、战略性的内核;即便法律是一种确定的秩序一个底线和原则,违法与合法、罪与非罪从来都泾渭分明;即便如果法律丧失其信用,这个代价对 一个社会来说是不可承受的高昂;即便当法律的公信力彻底死亡则阶级分裂加剧、民心尽失,即便法治是政权之基,侵蚀政权之基继续透支政权的公信力是极其危险 的……但持地方发展论、和谐稳定论者还是会一贯的迷信强权的魔力、践踏法律,破坏建立法治社会的种种努力,并以一种奴才取悦主子、邀功请赏的姿态将其主子 蒙在鼓里,以满足其不断膨胀的私欲。
   
   其实给您写这封信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记得您初到广东之时,人未至声先到。“解放思想,杀出一条血路来!这话说得何等气魄!何等决绝!似乎人人心中所有。本人至今仍相信这句话的真诚,当然历史也自会有更加客观的定论。
   
   这句话曾让民间备受鼓舞,能够讲出这般话来,明白人一听便知,汪书记不可能不知道广东的“行情”,也不可能不深谙我国“国情”,政治宣言也好、政治承诺也罢,绝非讳疾忌医之言!
   
   但是,“解放思想,杀出一条血路来!”这条路到底在哪儿?
   我以为,杀出一条血路来!正在于广东省的发展观念之上。如果说广大农民等最底层的劳苦大众他们的切实利益有较大发展、被剥夺的命运有所改变、各项基本权利得到充分落实逐步富裕起来,那末这就是最大的发展、最好的发展,也必将是广东最全面、最深刻地发展。
   
   既然汪书记下定决心要在广东有所作为,“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中国农民苦、农民难想必汪书记也是知道的。 汪书记何不多到他们当中去走一走,尤其是矛盾问题多发的征地维权各地,诸如东源县蓝口镇派头村之类的,多了解社情民意,听听他们到底怎莫说。农民问题?农 民苦、农民难,他们的苦、他们的难除了自身问题之外大概多是来自于各种非法管制、规限以及官僚权贵的压迫盘剥。不难想象,刘尧代理的土地维权案件的典型 性,在广东应是十分普遍的,土地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民生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您当然也都知晓,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又谈何容易!可我又相信,对于困难汪书记一 定早有思想准备。杀出一条血路来!理应就是从落实和保障人民的每一项最基本的权利开始,而要落实和保障人民的最基本权利首当其冲就在于破解官僚权贵阶级格 局与不法行为作斗争、严惩和打击官僚权贵的特权和卑劣图谋并最终建立一个法治的、文明的新广东。杀出一条血路来!就是要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做来。杀出一条血 路来!是把司法变为权贵的工具还是为维护群众的利益坚守公平正义大刀阔斧;是站在法治的立场还是人治的立场;是站在人民生存利益的立场还是站在既得利益的 立场;是实事求是还是谎言期瞒并非难以分辨。今日从刘尧案始,全国人民都在等着看!
   
   杀出一条血路来!完全可以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不过这取决于良知正义之士的勇气、智慧与责任,取决于真正的改革者 对顽固派、既得利益者斗争的决心与意志!杀出一条血路来!这条路可能更在于民族精神的觉醒上,勇于向陈腐观念宣战、向既得利益宣战、向机会主义、卑劣人格 宣战,敢于担当,岂肯蝇营狗苟哪怕头破血流、殒身不恤,为信念、为时代、为人民放手一博,岂不快哉!
   
   担当这一责任将异常艰难,与官僚权贵斗争、与既得利益斗争、与陈腐观念斗争,还要与机会主义作斗争。机会主义充斥在我们 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官僚权贵如此、普通大众如此、精英知识分子如此、司法工作人员如此、记者律师亦如此。只有靠全社会不断努力,风气大开涌现一批时代的觉 醒先进之士携手共同追求之才有可能。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相信汪书记对人民的觉醒、时代变革这一大势比我辈看得更清楚。
   
   将一切社会性的严重冲突完全地法律化,用规则去消弭纠纷实现公平与正义是一个遥远的理想。而此时我只希望刘尧一案在社会 各界的共同关注之下,不是一个妥协、折衷的政治判决而是一个纯粹的法律判决。如果刘尧得到法律准确的裁决,我宁可不再追问,本案的发生司法是否成为了权贵 谋取不法利益的工具?宁可不问,谁是本案的幕后推手启动了本案?宁可不问那些制造案件、公权私用者是否会受到追究?因为我相信,人民觉醒的力量最终一定会 让那些官商勾结、玩忽职守、徇私枉法的犯罪分子们偿还债务,推动历史不断向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