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王巨文集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经常做着一个情景十分相似的噩梦:我总是在不停地逃奔,四处躲藏,却又无藏身之地。而那追击我的,有时是凶蛮无比的恶人,有时是凶猛异常的野兽,有时是凶煞狰狞的魔鬼……总之,是一个个可怕的梦魇!为此,我曾写了一篇小说《被梦魇追逐的人》。我想,这些噩梦追逐着我,只是我个人内心脆弱的表现,是少有的个例,仅此而已。
   近日,有几件事,却让我不这么想了。
    一件是获得美国总统颁发的总统公民奖的华裔关惠群女士的经历。她在中国大陆时受尽磨难:她的父母都是治病救人的名医,却遭到中共政权的迫害。她6、7岁时脖上挂着“妖魔之子”的牌子被批斗,跪玻璃碴,睡马路,在垃圾箱拣东西吃。她幼年时亲眼看到哥嫂被中共枪杀,家人饿死或被虐死在街头。她十四岁那年辗转来到美国。她离开中国多年,还时常做噩梦。直到现在,她一听到华人男子说中文就不寒而栗!一看到毛像就后背发麻!
    另一件是我妻子最近的经历。我来美后写了一系列揭露中共暴政的文章。而仍留在国内的妻子,却遭到中共当局的监控与恐吓。在去年四月国安警察上门对其进行两个多小时的讯问。自从那以后,我妻子便经常接到恐吓电话。有一天,我正与她在网上视频,突然,我听到家里的电话响起,我从视频上看到妻子去接电话。她拿起话筒,听了一会,赶紧把电话放下了。妻子神色慌张地又来到视频前。我担心地问:“你怎么了?谁来的电话?”妻子支唔了半天,才告诉我说,是一个恐吓电话。说有人扬言要砍掉她的左脚。她说,这一类电话,她已接过好几个了,她怕我担心,一直没和我讲。这一类恐吓电话,有的说要把她抓起来送到法院,还有的说她欠下了巨债要向她讨还……总之,这类电话让人听了,毛骨耸然。她曾打电话报警,警察说,我们没办法。她也曾问过电话公司,对方说无能为力。所以,她只得接受这不断的恐吓。她一个住在家里,实在有些害怕,便以探亲(女儿在美留学)的名誉想来美与我们团聚,却被美国大使馆以“有移民倾向”而拒签了。而我在美申请政治庇护还未通过,她只能无限期地生活在可怕的恐惧中了。
   另一件事是台湾作家龙应台在北大的演讲。她在北大演讲时说:希望我们下一代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我们这一代人都生活在恐惧中。是谁在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心里播下了恐惧呢?无他,只有统治中国60年的中共暴政了。中共暴政似洪水猛兽,噬血成性的魔鬼,咋不使人恐惧呢!她的讲话,自然被中共媒体封杀了。

    前不久,我在网上看到一片文章。说美国的开发商遇到钉子户,要么给好几倍的经济补尝,要么就绕着走,要么就放弃开发。这是法律对私人才产的保护,是一个民主国家对人权的尊重。而在中国,什么人权私产,挖土机强拆的干活,更有甚者,活埋老人,逼人自焚……上演多少人间悲剧!
    以此,我悟出一个道理:民主,让假恶丑无处藏身;专制,使真善美消亡殆尽。
    是民主好呢?还是专制好呢?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杆称——不言自明。
   
    
   
(2010/08/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