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孙文广文集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声援刘荻之四2003/3/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该给地主翻案40303
·支持蒋彦永为六四学运正名40308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310
·向李锐先生讨教40314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315
·修宪 回到了清末民初40316
·百年祸国第一人40317
·千古罪人毛泽东40327
·劳驾代我签个名40328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40331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40401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40416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的责任4041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4052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2004-5-27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528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40529
·希特勒与毛泽东40601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602
·致刘荻2004年10月12日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六评毛泽东2004-5-27
·劳驾代我签个名——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二 2004年3月29日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声援丁子霖 纪念六四15周年之三2004年3月31日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纪念六四15周年之四2003年4月1日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2004-4-16
·百年祸国第一人——五评毛泽东2004/5/8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六评毛泽东2004/5/14
·关于欧阳懿案的感想和建议2004/5/17
*
*
2005年文章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 2005-1-17
·该给赵紫阳开追悼会--悼念赵紫阳之22005-1-18
·评新华社报导赵紫阳逝世--悼念紫阳之三2005-1-19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五2004-5-29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2004/7/5
·该给地主翻案04年7月号
·希特勒与毛泽东——七评毛泽东2004/7/29
·《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前言2004-6-1
·港台归来话自由2004-08-29
·支持“黑衣上街”--悼念紫阳之五2005-1-28
·89年谁犯了“严重错误”???--悼念紫阳之六2005年1月30
·评江泽民“赖着不走,厚颜无耻”——港台归来之二2004-08-31
·江泽民是否违宪卖国?——港台归来之三2004-09-07
·香港该识破北京花招——港台归来之四2004-9-9
·孙文广声援贺卫方强烈抗议封杀北大“一塌糊涂”网站2004年9月18日
·民意的胜利——评江泽民辞职2004-9-20
·中国现有两个军委主席——再评江泽民辞职2004-9-21
·梦断太上皇——三评江泽民辞职2004-9-22
·再请劳驾代我签个名——声援北大教师之2/2004-9-24
·山东大学师生热烈欢迎贺卫方 ——声援北大教授贺卫方之三2004-9-28
·为焦国标鸣不平——声援北大教师之四2004年10月10日
·政治局听讲苏东共党失败——常委只有曾庆红、李长春缺席2004年10月18日
·现在论定胡锦涛为时过早——四评江泽民辞职2004年10月19日
·劳工要争结社自由——评万州事件2004年10月25日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2004年10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2010年6月19日
   
   1977年我建议修宪除去序言
   
   三十三年前的1977年,我在狱中上书中共中央,建议修改75宪法,除去「序言」部分。因为序言部分所包含的荒唐内容太多。它歪曲历史,张扬共产意识形态、歌颂毛泽东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1974年我以现行反革命罪被逮捕,关进监狱。1976年春我被戴上手铐、脚镣。在监狱中我没有丝毫违背狱规的行为,为何要戴上手铐、脚镣?据说这是等待要「处决」的标志。因为我的「罪名」主要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破坏文化大革命运动」。1976年9月,毛泽东离开人间,10月四人帮被捕。1977年春,我被解除了手铐、脚镣。
   对我来讲,蹲监狱也是个思想沉淀的过程。我在牢中,思考国家的过去,终于对毛泽东和中共有了新的认识。我也深知自己的真实思想如果完全暴露出来,将必死无疑。我在毛泽东死后有两条路线可选,一条是写申诉,可能很快出狱,因为过去所谓的「攻击毛泽东」只不过是对毛提出一些批评和意见,只要婉转解释,拒绝承认那些缺少足够旁证的「罪行」,我会在一、二年后获得释放。经过反复思考,我想与其争取早日出狱不如安心地在监狱中写点东西。因为当时我在看守所中住着一间单人牢房,衣食住行都不需操心,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我都在思考问题,是一个完成思想作业的最好场所。于是我在监狱中写了不少评论,两年后(1978年)我被判处七年徒刑,六年后(1982年)我才获得平反,离开劳改队。
   我决定在监狱中写作,「上书」就是我主要写作的内容。之所以写「上书」,主要是想把自己的书写物通过法院保存下来。这个愿望最后实现了,我在1976年写的上书被保存在山东省高级法院。经过了二十四年,2000年我从省高院把这些上书复印出来,2002年在香港出版了《狱中上书中共中央》。
   为甚么这些「上书」可以保存下来?中共监狱中书写物经常被抄走、销毁,离开监狱时还有严格的搜查,不可能带出去,极难保存下来。当时我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一个方法,就是让法院保存我的文稿。我在监狱中写信「上书」中共中央,必然会交到法院,如果法院认为我的政论有涉嫌「反革命」的内容,他们会将「上书」作为证据保存下来,作为最后判刑的依据。所以我的「上书」中应该包含一些既有引起当局不满的言论,但是又不能讲过于尖锐和敏感的内容,否则会被判处重刑。我当时在看守所里已经关了三年多,如果判我三年刑我马上就可出狱。所以我就尽量避免判处重刑,这是我在狱中写上书的一个思想背景。
   1975年修订的75宪法,监狱中的犯人人手一册。我仔细反复地阅读,发现这是一部十分荒唐的宪法。如其中对文化革命的肯定、对毛泽东的颂扬、规定公民的权利是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等。于是我在狱中写了《对75宪法的修改建议》,只有几百字,却让我绞尽脑汁。写作有两条基本原则,一条是不能被判重刑或死刑,第二条是要有实质性的内容。我所提第一项的修改意见是,原来宪法中规定工农联盟为基础,我建议在工人、农民之后加上知识分子。第三项修改内容是针对75宪法中第十二条「无产阶级……必须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这条我觉得很荒唐。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的提法荒唐,全面专政更荒唐,这条理应删去。但我若提出删去他们可能会对我问罪,所以我就提出原条文要修改,修改后的条文应该既无「阶级」也无「专政」。我建议改写的内容应该是没有错的,但实际上是否定了前面的阶级和专政。
   另外一项修改意见是对二十六条「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当然这是极其荒谬的。但我当时不能正面提删除「共产党的领导」,因为这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命根子。针对这一条我建议修改为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是「关心和过问国家大事,积极参加对国家的管理,公民有权对政府提出建议、质询、批评」。
   我觉得1977年写的宪法修改建议中,最关键的还是最后的一部分,就是建议宪法中不写「序言」。因为当时的「序言」部分涉及共产意识形态太多,其中「阶级」一词出现12次,「革命」出现9次,「主义」出现23次,「社会主义」出现23次。其中,肯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颂扬了「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我在建议中提出,应当恢复人民检察院的设置,75宪法中没有检察院一章,并且规定「检察机关的职权由各级公安机关执行」。
   
   2010年6月19日于山东大学
   
   1977年12月
   
   按:这是首次狱中上书修改宪法,后多有上书。
   
   对75年宪法的几点修改建议
    原宪法条文 建议修改为
   第一条工农联盟为基础……
   第三条工农兵代表为主体(注1)
   第十二条无产阶级必须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注2)
   ……卫生科学研究与生产劳动相结合
   十四条惩办一切卖国贼、反革命分子
   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
   
   二十六条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服从……宪法和法律(注4)
   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联盟为基础
   ……工农兵、干部、知识分子代表为主体
   国家对科学、文化、艺术的发展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注3)
   卫生科学研究都必须……为建设先进的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服务
   惩办一切反革命分子和犯罪分子并实行惩办与无产阶级人道主义相结合的原则
   在国家统一领导下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
   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服从……宪法和法律,关心和过问国家大事,积极参加对国家的管理。公民有权对国家各级组织和领导工作人员提出建议质询、批评,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违者要受查究和处分。(注5)
   
   
   
   
   
   
   
   
   
   
   
   
   
   
   
   
   
   
   建议:设立检查(察)院受理公民的起诉、控告、批评和建议。并负责研究检查(察)和改善各级政府机关的工作。(注6)
   1954年宪法没有「序言」部分。根本大法主要写规定性条文,建议修改时仍不写「序言」部分。(注7)
   
   注1:78宪法将「工农兵代表为主体」一句删去了。
   注2:78宪法删去「无产阶级必须……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
   注3:78年宪法增加「国家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注4:78宪法将75宪法中「第二十六条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删去。
   注5:78宪法增加了第17条「国家……保障人民参加管理国家……」。还增加了第55条「公民……有权向各级国家级关提出控告……这种控告和申诉,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注6:78宪法增加了「第五节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及第四十三条专门论述检察院工作。
   注7:75年宪法「序言」中存在着很多极左的提法和内容,如多次出现「无产阶级专政」肯定「文化大革命」的提法。还把毛泽东的「继续革命」论做为指导思想。当时我关在监狱中,环境和条件还不允许对毛泽东直接提出批评。所以我提出全部删除这个序言。
   
   
   1980年9月
   
   按: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进一步评论可参看1981年1月上书《要真理还是要极左—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兼评华国锋9.7讲话
   
   华国锋1980年9月7日在五届三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讲话中,反复强调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口号。这个口号1979年开始在报刊上和党的文件中不断出现,尽管人们对这些原则有不同的看法,但是这个口号在1979年确实被那些坚持极左思想、观点,坚持现代迷信,反对三中会议决议,反对思想解放的人们所利用。他们利用这个口号来指责关于真理问题的讨论,关于经济上的调整方针,关于落实政策,关于破除迷信,他们指责说有人在「砍旗」、「缺德」、「倒退」。
   从这些方面来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口号在提出之后并没有起到多少积极作用,在1979年和1980年这都是一个消极的口号。在1979年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由于「十一大」上通过的极左思想论还没有受到否定,更由于从地方到中央某些人还不能摆脱极左的影响,所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消极的口号竟被党中央接受下来,而且表现在决议中。这样一来,党的各级领导人,包括党中央的一些高级领导人,不管他们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个口号,他们几乎都曾在公开场合使用了这个口号。
   除了做为一个重要的口号来进行讨论以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中,还包含着严肃紧迫的思想理论问题,这些问题也是「十二大」之前,和「十二大」上进行论争的一些主要问题。每个关心政治,关心理论的人都在注视着这场争论。
   华国锋同志在过去几年里曾经明确公开地阐述了他的一系列观点,做为他的主要观点的反对者,我过去曾写了一些自己的不同看法,今天我仍然要把自己的观点写出来。
   关于「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一项,为首的一项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乍一听这项原则好象没有问题,但是回忆「十一大」决议,回忆华国锋过去一贯坚持的观点就不对了。
   在党的「十一大」政治报告中,华国锋同志重点阐述了「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的观点。过去正是根据这个极左的观点才有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重点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文化大革命」。中国过去有过漫长的封建统治历史,封建主义源远流长,中国在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之前,没有经过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这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最大特点。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所以在中国强大的封建残余、封建遗毒没有受到彻底地清除,这就要求我们特别注重反对封建主义的东西,相反的由于我国社会发展的特点,我们倒是应该特别注意学习继承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的人类宝贵的精神的和物质的财富,从中取得借鉴,取得启发。
   华国锋同志在「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基础上提出「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实际仍是坚持极左的观点。
   从忠于毛泽东看华国锋
   华国锋讲的四项原则之一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则」但是通观全篇,他的重点是「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原则。讲话中单独提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引用马列语录的地方一处无有,而单独引用毛泽东语录和提及毛泽东思想则不下六处之多。当然在一次讲话中谁也不能要求平均引用过去领袖的语录,但华国锋同志担任党的主席之后孤立地突出毛泽东,已经达到了十分反常的程度。在全国第二次农业学大寨会议的讲话中,他一口气引用了十几条毛泽东语录,但是马列则一句没有。如果说我们现在主要是解决中国问题,所以要引用中国过去领袖的语录,那么为甚么刘少奇和周恩来同志的语录也一句没有呢?如果说过去犯过错误,那毛泽东的错误不比刘少奇周恩来多很多吗?华国锋同志在不久前还十分起劲地批刘少奇同志为「死不悔改的走资派」,为甚么今天刘少奇同志平反了,自己竟不置一词呢?为甚么直到今天还如此地推崇、捧颂毛泽东呢?为甚么厚此薄彼呢?这是无意中造成的,还是带有一种偏见?毛泽东亲自培养的接班人华国锋现在是否仍然无限忠于毛泽东及其所代表的极左思想和路线呢?是否仍陷在现代迷信中不能自拔呢?是不是对全国的思想解放活动还有抵触?华国锋同志到底是否适合担任党的最高领导人?关于这些问题应该在十二大前或十二大上弄清楚。否则全国人民不放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