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作者:牛克思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143 更新时间:8/5/2010 9:32:56 AM
   据媒体报道,2009年8月以来,中国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很多中小企业出现了招工不足的现象。来自广州、深圳、东莞、佛山等珠三角城市劳动力市场的信息显示,这个接纳全国近1/3农民工的地区,劳动力市场求人倍率在1:1.14到1:1.51之间,也就是说每个求职的人有1个以上岗位虚位以待。〔1〕民工荒的出现,一是中国长期经济增长基本上吸收了全部农村劳动力,二是近年来物价上涨导致打工实际收入减少,供给短缺加上激励不足导致了民工荒,依靠廉价劳动力挤占国际市场的发展模式看来已经走到了尽头。今年上半年,本田公司在中国的7家工厂全部罢工,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工人连续13人跳楼自杀,甘肃、河南、江西、江苏等省也出现工厂工人罢工事件,这些罢工和自杀事件均无政治动机,工人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要求雇主加工资。看来,新一轮工资上涨不可避免。
   

   面对劳动力成本铁定增加的前景,谁最恐慌?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资本家,因为马克思早就指出过,资本家是依靠剥削工人才能生存的,劳动者的工资增加就意味着资本家的利润减少,所以资本家最怕劳动者的工资上涨。其实不然,笔者将在下文论证,最怕劳动者工资上涨的不是资本家,而是共产党独裁政府。也许有人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共产党吹嘘它的奋斗目标不就是为劳动人民谋福利吗?怎么会害怕工人的工资上涨呢?
   
   众所周知,国内生产总值(GDP)总是在劳动者、资本家和政府三者之间进行分配的:劳动者得到工资,资本家得到利润,政府得到税收。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商品的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没有谁有能力人为提高商品的价格,以满足自己增加收入的愿望。因此,在劳动者、资本家和政府三者之间,任何一方要想增加自己的收入在GDP中的比例,就必须减少其他人的收入。在这三者中,政府是绝对的强者,只有它有权为了增加自己的利入而减少他人的收入。资本家虽然占有资本的优势,可是他要想损人利己,不仅需要市场条件许可,而且还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才能做到。只有工人是名副其实的弱者,他既没有权也没有钱,又不能想走就走跑到美国去打工,他不得不为了生存接受政府和资本家给定的劳动条件,只有当这种劳动条件苛刻到影响了工人生存的时候,他才有可能起来反抗,因此,工人就成为独裁政府盘剥的理想对象。据《中国统计年鉴》资料,中国的GDP以每年9%左右的速度增长,而政府的财政收入却大大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以每年19%左右的速度增长。政府的超额财政收入从何而来?这种超额财政收入只能有两个来源,要么是从资本家的收入而来,要么是从劳动者的工资而来,不可能有另外的途径。
   
   资本是追逐利润的,同时还具有流动性,因此哪里的投资回报高,它就会出现在那里。共产党绝对不敢压低资本的投资回报率,相反,只会给予资本家各种各样的政策优惠增加资本的投资回报率,以吸引资本家到中国来投资。如果共产党压低资本的投资回报率,资本家就肯定会把资本投到其它国家。共产党的这种心态,完全可以从改革开放以来,它对资本家的媚态看出。它给予资本家征地优惠,甚至为了吸引资本家来投资,从农民手里把土地抢夺过来无偿地赠送给资本家;给予资本家免税期优惠、出口退税优惠,还给予资本家压迫劳动者的权利,禁止工人组织独立工会,摧毁工人与资本家的谈判能力,默许资本家随意开除工人,当工人与资本家发生冲突的时候总是站在资本家一边对工人实行镇压。比如今年5月份本田公司发生的罢工事件中,资本家开除了所有罢工的组织者,而共产党却睁只眼闭只眼,从来不追究这种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当媒体记者为了深入了解罢工情况而采访当地政府劳动部门时,劳动部门居然说他们不知道、也不能说,因为政府规定了,所有关于本田公司工人罢工的情况只能由宣传部对外发布。而当记者到宣传部了解情况时,宣传部却告诉他们,政府已经和本田公司商定,所有关于罢工的消息统一由本田公司对外发布。〔5〕
   
   共产党就是这样保护劳动者利益的!它完全放弃了维护社会公正的职责,与资本家沆瀣一气共同坑害劳动者。共产党不仅事后庇护资本家,而且还事前帮助资本家阻挠工人谈判能力的增长,利用政府的权力禁止工人组织独立工会,只承认资本家组织的、专门为资本家说话的、关键时刻敢于动手殴打工人的假工会。因为它知道,如果允许工人组织独立工会,保护工人的合法权利不受资本家侵犯的话,工人的谈判能力将大为增加,资本家将被迫提高工人的工资,在商品价格不能提高的市场经济环境下,资本家的利润就肯定会减少,从而降低资本的投资回报率。资本的投资回报率得不到保证的话,资本家就有可能把工厂迁出中国,投资到别的国家。由此看来,独裁政府的超额财政收入不可能来自资本家,只可能来自劳动者。
   
   据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介绍,中国劳动者工资占GDP的比例,1983年为56.5%,2005年降至36.7%,22年间劳动报酬占GDP的比例下降近20个百分点。〔2〕1952年中国民间消费差不多占GDP的69%,跟今天美国民间消费占美国GDP71%的水平差不多;但是到最近这个比例却已经下降到36%左右。相比之下,政府开支占GDP的比重,从计划经济时期的16%左右,上升到最近的30%左右。〔3〕这充分说明中国的劳动者并没有分享到经济增长的好处,经济增长的成果完全被独裁政府掠夺了。
   
   有人认为劳动者工资总额在GDP中的占比下降,是由产业结构的变化造成的,因此中国劳动报酬占GDP比例偏低,并不能说明中国工人遭受了资本家的剥削。〔4〕在这篇题为《不必为中国劳动报酬占GDP比例偏低打抱不平》的文章中,作者假设政府的税收占GDP的比率不变(他假设该比率为20%),举了两个企业劳动收入在企业总收入中所占比率的情况。这两个企业,一个是劳动密集型(足浴店),另一个是资本密集型(风力发电厂)。作者假设足浴店劳动工资占比是86.4%,资本利润占比是13.6%,风力发电厂劳动工资占比是26.1%,资本利润占比是73.9%。虽然劳动密集型企业劳动报酬在企业总收入中的比率(86.4%)远远高于资本密集型的同一比率(26.1%),然而足浴店劳动者的月工资只有1500元,而风力发电厂劳动者的月工资却高达5000元。作者试图用这个例子来证明劳动者收入的多少与其在总收入中所占的比率无关。这篇文章的观点当然是错误的,首先,即使作者证明了劳动报酬在GDP中的占比偏低不能说明劳动者遭受了资本的剥削,但是却不能证明劳动者没有遭受政府的剥削,所以为劳动报酬在GDP中的占比偏低打抱不平是绝对必要的,作者假设政府税收在GDP中的占比不变,就已经犯下了想当然的错误,事实上,独裁政府税收在GDP中的占比一直在增加;其次,对具体的企业来说,科技含量不同所需劳动者的数量也不同是正确的,但是不能把企业的情况无条件推广到社会。对社会来说,一个行业减少的劳动力必然要在其它行业找到出路,否则就会出现经济危机。在没有爆发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全社会的就业人数并不会因为产业结构的调整而减少,既然全社会的就业人数没有减少,那么劳动报酬在GDP中的比重就不应该降低;第三,中国大量的制造业根本算不上什么资本密集型企业,而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2000年中国第三产业产值占GDP的39%,2008年占40.1%,八年来中国的产业结构几乎就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而劳动报酬在GDP中的占比却持续下降,这说明劳动报酬在GDP中的占比并不是由于产业结构调整造成的;第四,作者以美国为例,说中国劳动报酬占比偏低是因为中国的第三产业不够发达,这个结论是没有根据的。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1978年中国第三产业产值占GDP的比重是23.9%,就业人数是12.2%,到2008年第三产业产值占比达到了40.1%,就业人数为33.2%。三十年来第三产业产值增长将近一倍,就业人数增长将近二倍,如果该作者的观点正确的话,中国劳动报酬占比就应该随第三产业的增长而增长,而不应该呈现出相反的运动趋势。
   
   以上分析说明,劳动报酬在GDP中减少的份额,都进了共产党的腰包,共产党独裁政府财政的超额增长,完全是通过对劳动人民的盘剥和压榨得来的。2007年中国的名义GDP是257305.6亿元,财政收入是51321.78亿元,2008年名义GDP是300670.0亿元,财政收入是61330.36亿元,GDP名义增长率为16.85%,财政收入名义增长率为19.5%,财政收入增长率超过GDP增长率2.65个百分点。当年财政总收入61330.36亿元,比上年增长10008.58亿元,其中得益于经济增长的部分是8647.72亿元,超出经济增长的额外收入是1360.86亿元,占当年政府财政收入增加额的13.6%。30年累积下来,不吝是个天文数字!这部分财政收入,超过了共产党从经济增长中可能得到的收入,它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只能从资本家的利润或者劳动者的收入中来。前文笔者已证明,由于资本的逐利性和流动性,共产党不敢搜刮资本家,由此可知,独裁政府的超额财政收入必定来自老百姓。这就解释了独裁政府为什么总是有用不完的钱盖豪华办公楼,给公务员涨工资送别墅,在城市街道上拆了建、建了拆大搞重复建设。
   
   农村劳动力的枯竭使共产党失去了无限扩大盘剥对象的可能,物价的上涨又逐渐触及到老百姓的生存底线,可以想象,共产党想和过去一样继续肆无忌惮地剥削劳动者已经越来越困难了。另一方面,解决经济危机造成的出口萎缩最便捷的途径就是扩大内需,而扩大内需必须以增加劳动者工资为前提。在共产党不敢触碰资本利益的情况下,要增加劳动者的工资就只有克制政府自己的欲望,可是习惯了大手大脚花钱的独裁政府是很难勤俭持家的,何况,它还有大量的历史欠账想赖掉。上世纪下乡知青工龄补偿、伤残军人待遇、右派赔偿这些老问题还没有解决,新世纪大量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出口企业纷纷倒闭、社保亏空一万多亿、房地产泡沫濒临破灭等新问题又浮出水面,依靠武力克扣农民的征地补偿和拆迁补偿是弥补不了政府财政的巨大漏洞的。可以预见,未来十年将是共产党倍受煎熬的十年(如果它还能坚持十年的话),面对劳动者工资上涨的局面,它能不感到害怕吗?
   
   注释:
   〔1〕百度百科. 民工荒.
   http://baike.baidu.com/view/547405.htm?fr=ala0_1_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