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 龍應台女士 我們的價值觀是中華民國]
明暗經緯錄
·如何拱馬英九上兩岸和談的制高點平臺
·中書令PK總書記
·美國讓利台灣
·中華民國領土主權涵蓋台灣与大陸
·令狐計劃的前生今世
·各自為政62年的中國
·三位河南人袁世凱張作霖徐世昌曾保護
·唱紅打黑 請君入瓮
·CC黨PK 與國民黨中央民主派的對立
·國軍之父 永別椿萱
·西藏
·請馬英九總統不要讓考試院蒸發
·中共主席張國燾在甘孜
·中共60年建國以來的北京大水 就是上天給南水北調的報應
·國父孫中山的五族共和與西藏
·替中華民國國父闡明 驅逐韃虜的時代意義
·馬英九總統打響社會公義的第一槍
·南水北調騙很大
·九權維穩九州 一個都少不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靠搶地維持GDP
·南通人的智慧
·兩岸會談新里程表
·黃帝沒有名字 正如西藏人
·中國尋找德先生 寧無一個是男兒
·南水北調的戕賊
·南水北調的自相戕賊
·賊党
·河蟹的南水北調
·噢巴馬財務懸崖逼近 必須懸崖勒馬
·鄧小平打橋牌失職釀成河南潰壩死人二十四萬 中共集體必需給個說法
·奧林匹克出讓道德給強權
·國民黨義診在甘肅PK共產黨在韶山演戲作秀
·民族敗類 草泥馬粟裕
·食人族的後代 你的名字叫中共
·國菊與牡丹
·邦椿立于海島 金萱依然燦爛
·本尊未認罪 替身頂下罪
·土匪起家特色 極權麻醉社會
·只因暴秦把書燒了
·中國你來自于何方﹖
·感謝京畿台北市長的智仁勇魄力
·釋放中國
·何必虛名盜世﹖
·胡耀邦PK四人幫
·被除戶 台北市長不懂社會正義嗎﹖
·外交修兵與國共停戰
·毛澤
·中共有礙國際視聽瞻觀 違反國際公義的大連人體工廠
·台灣關係法訂立的濫殤
·韓國特色的臆想症受到了打擊
·項莊舞劍 意在谷歌Google
·古時中國不包括嶺南 遑論釣魚台
·Senkaku釣魚台可以釣到大魚台灣﹖
·天朝亡於過度膨漲擴張
·討回Vladivostok俄羅斯海參崴 義和團未收復的失地
·受陳水扁青睞的人 不要助紂為虐
·開台聖王的啟發
·美共和黨還得仰賴台灣 繼續維持亞洲平穩
·慈禧扶清滅洋 中共重溫惡夢
·反共復民
·怎麼恢復我們中華民國的主權
·開羅會議把台灣交給中華民國
·甦醒吧! 中國!
·如果人民大會堂可以演奏中華民國優美國歌
·美國對國民黨敬畏 而衍生出共產黨把持中國
·以漢制漢一國兩制
·永遠的中華民國的孩子
·沒有綠葉的牡丹
·蘇莊評論共和黨總統侯選人Romney 你只能活兩次
·1943開羅宣言把台灣及釣魚台還給中華民國的中國
·恭喜滿清遺族金溥聰任駐美代表
·歷史告示錄 中共大陸主權不被中華民國承認
·美國的軟實力優勢
·掂量一個政府的實力與真心實意
·自由的海風
·台灣深山裡本土大黑熊的話
·共產黨莫言國民黨未抗戰
·陸生的帳單應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來支付
·國民政府的仁政 荒地有情天
·台灣貔貅 只吃不拉
·台灣弱勢人口規劃之責
·中共曾經利用劉延
·人性的自由
·令計劃真正的致命傷 侵犯河南的南水北調計劃執行
·誰在消費中華民國的治權 行政院
·秒殺18大去毛化 增中山 穩中華 民心向
·傳奇人物 國寶金嗓子 反映了時代的辛酸過程
·抗美援朝的中共遺毒思想
·台灣亂民盲從被民進黨挖空國家資源 卻要軍人抵罪
·請邱毅揭發是誰在蝕國家數萬
·推背圖 中華民國生我美猴死我俄鵰
·赤伏符 中興名主政治讖言
·如何點共黨死穴
·連勝文臭乳未乾 不夠格當丐幫幫主
·中華民國是渡過台灣海峽的中樞執政政府
·父親的故鄉與習仲勳情系祖居地南陽
·來自于美國總統的致謝函
·如何幫助馬英九總統振興台灣中華
·如何幫助馬英九總統振興台灣
·心理分析台灣民情 以台制台
·龍應台這個人請下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龍應台女士 我們的價值觀是中華民國

龍應台女士﹕我們的價值觀是中華民國
   
   
   1927年﹐為什麼國民黨老是被貼仇殺共黨的商標﹖而被殺掉的國民黨﹐龍應台妳
   怎麼辦﹖

   
   國民黨該被中共殺嗎﹖
   
   妳應該去讀民國名人自傳﹐公正的去理解歷史﹐不要稀裡糊塗的給人戴帽子。
   
   指引妳去研究“江西時期的紅色恐怖”
   
   “很久之前台灣研究中共黨史專家王健民曾訪問過AB團主要分子之一程天放,據程
   說,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年)一月,國民革命軍已進駐南昌時,江西國民黨人段
   鍚朋、 ...”
    此網站被封﹐請妳去查看程天放傳記﹐關於共產黨的暴力暴動。
   
   
   “ 1927年初,程天放應召返省,与段錫朋等組織國民党右派團体AB團,反對國民党
   左派和共產党人,先后任江西省党部執行委員兼宣傳部長,江西省政府委員兼教育
   廳長。蔣介石离開江西后,武漢政府改組江西省政府,任朱培德為主席,南昌市民
   舉行反對國民党右派的“四二”暴動,他与羅時實、王冠英等被抓捕關押。不久,
   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將他釋放。”
   
   
   “1935年,奉派德意志聯邦,任特命全權大使。中日戰爭爆發后,德國為軸心國,
   中國駐德使館處境艱難,他應變于复雜國際形勢之中,使中國在德所訂戰略物資能
   如約運抵國內。”
   
   中共夠狠﹐把妳教導的也背離祖國中華民國。
   
   1979﹐是個不幸的年代﹐偏偏你不認同台灣的四大公子﹐錢復的價值﹐中華民國的
   血淚史﹐而是認同對岸喬冠華為外交才子﹐看他得意猙獰進入聯合國的神態﹖ 所
   以﹐台灣才起美麗島動亂﹐因為中華民國已經被季辛吉出賣﹖卡特膿包拍賣掉﹖
   
   
   對方既要國際不承認中華民國﹐還要“美麗島”推翻中華民國。
   
   這是國難當頭﹐妳與陳水扁一夥人卻趁火打劫。
   
   枉然白費讀那麼多聖賢書。
   
   叫‘士’﹐的確對妳是太沉重﹐我認為妳是個做作女士﹐妳的看法完全走樣﹐很多
   人不能苟同﹐舞文弄墨的代表那些價值觀錯亂的茫然若失的台灣奇怪族。
   
   我們是少數族群﹐常受到台灣當地人歧視壓迫﹐我們這群1949年遷台的外省人及其後代.
   
   最近﹐蔡英文已經說過﹐要正式看待這些外省族群﹐當成台灣人看待﹐儘管也許﹐她
   為選舉而說此話﹐我們已經非常感動。
   
   常聲明我們是新台灣人﹐他們是老台灣移民。
   
   而高雄競選市長的楊秋興也開始說當年對外省族群的歧視分裂是過份的行為﹐為什
   麼妳沒有看到民進黨顯著的’轉型‘﹖
   
   這就是最偉大的’族群和解‘社會人性化的過程﹐台灣寶貴財富, 可喜可賀! 我為台灣感到無比的驕傲。
   
   大家﹐受打壓很久了﹐何以無公正的筆﹖
   
   我們在大陸不能留﹐因為會遭清算﹐在台灣﹐受歧視﹐何不公開告訴北大學子真象
   呢﹖
   
   
   舊金山三民主義大同盟常委
   蘇莊
   
   
   附文
   
   龍應台:我們的“中國夢”——北大演講全文
   
    來源:台灣聯合報2010年8月9日
   
    本月一日,龍應台在北京大學百年講堂發表演講“文明的力量:從鄉愁到美麗島”。
   前一天同一地點,她剛從深受大陸知識份子推崇的報紙“南方周末”手中,接下
   “二?一?中國夢踐行者”獎杯。
   
    龍應台這次在北大演講,吸引超過千名听眾。龍應台在演講中回應“南方周末”
   請她談“中國夢”的要求,侃侃而談一九四九之后,台灣人面對“中國夢”的破滅
   与轉折,最后期待中國以文明大國的形象崛起于世界舞台。
   
    上周四南方周末以刪節方式刊出龍應台演講內容,引起華文讀者上网尋找演講全
   文。龍應台得以“解禁”在大陸公開演講,演講內容談及“美麗島事件”等敏感議
   題卻未遭官方封殺,深具意義。聯合報獲龍應台同意,今天刊出演講全文,以饗讀
   者。
   
    我們的“中國夢”
   
    第一次接到電話,希望我談談“中國夢”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是:“一千枚
   飛彈對准我家,我哪里還有中國夢啊?”
   
    可是沉靜下來思索,一九五二年生在台灣的我,還有我前后几代人,還真的是在
   “中國夢”里長大的,我的第一個中國夢是什么呢?
   
    我們上幼稚園時,就已經穿著軍人的制服、帶著木制的步槍去殺“共匪”了,口
   里唱著歌。當年所有的孩子都會唱的那首歌,叫做《反攻大陸去》:
   
    反攻 反攻 反攻大陸去
    大陸是我們的國土
    大陸是我們的疆域
    我們的國土 我們的疆域
    不能讓共匪盡著盤据
    不能讓俄寇盡著欺侮
    我們要反攻回去 我們要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
    把大陸收复 把大陸收复
   
    這不是一种“中國夢”嗎?這個夢其實持續了滿久,它是一個至高無上的圖騰,
   也被人們真誠地相信。
   
    倉皇的五十年代進入六十年代,“中國夢”持續地深化。余光中那首《鄉愁四韻》
   傳頌一時: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那酒一樣的長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鄉愁的滋味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給我一掌海棠紅啊海棠紅
    那血一樣的海棠紅
    那沸血的燒痛是鄉愁的燒痛
    給我一掌海棠紅啊海棠紅
   
    一九四九年,近兩百万人突然之間被殘酷的內戰連根拔起,丟到了一個從來沒有
   去過、甚至很多人沒有听說過的海島上。在戰火中离鄉背井,顛沛流离到了島上的
   人,思鄉之情刻骨銘心,也是無比真誠的。那分對中華故土的魂牽夢繞,不是“中
   國夢”嗎?
   
    夢的基座是价值觀
   
    我的父母那代人在一种“悲憤”的情結中掙扎著,我這代人在他們鄉愁的國家想
   像中成長。但是支撐著這個巨大的國家想像下面,有一個基座,墊著你、支撐著你,
   那個基座就是价值的基座。
   
    它的核心是什么?台灣所有的小學,你一進校門門當頭就是四個大字:“禮義廉
   恥”。進入教室,簡朴的教室里面,牆壁上也是四個大字:“禮義廉恥”。如果一
   定要我在成千上万的“格言”里找出那個最基本的价值的基座,大概就是這四個字。
   
   
    小的時候跟大陸一樣,四周都是標語,只是內容跟大陸的標語不一樣。最常見到
   的就是小學里對孩子的解釋:
   
    禮,規規矩矩的態度。
    義,正正當當的行為。
    廉,清清白白的辨別。
    恥,切切實實的覺悟。
   
    上了初中,會讀文言文了,另一番解釋就來了: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管仲
    然而四者之中,恥尤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禮犯義,其原皆生于無恥也。故士
   大夫之恥,是為國恥。~顧炎武
   
    “士大夫之恥,是為國恥”,這些价值在我們小小的心靈有极深的烙印。
   
    二??六年,上百万的“紅衫軍”包圍總統府要求陳水扁下台,台北的夜空飄著大
   气球,一個一個气球上面分別寫著大字:“禮”,“義”,“廉”,“恥”。我到
   廣場上去,抬頭乍看這四個字,感覺好像是全台灣的人到這廣場上來開小學同學會
   了。看著那四個字,每個人心領神會,心中清晰知道,這個社會在乎的是什么。
   
    除了价值基座,還有一個基本的“態度”。我們年紀非常小,可是被教導得志气
   非常大,小小年紀就已經被灌輸要把自己看成“士”,十歲的孩子都覺得自己將來
   就是那個“士”。“士”,是干什么的?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
   ~論語泰伯篇
   
    我初中一年級的國文老師叫林弘毅,數學老師叫陳弘毅。同時期大陸很多孩子可
   能叫“愛國”、“建國”,我們有很多孩子叫“弘毅”。我們都是要“弘毅”的。
   
   
    對自己要期許為“士”,對國家,態度就是“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生死于
   度外”。這是蔣介石的名言,我們要背誦。十一二歲的孩子背誦這樣的句子,用今
   天的眼光看,挺可怕的,就是要你為國家去死。
   
    然而在“國家”之上,還有一句: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万世開太平。~張載
   
    對那么小的孩子也有這樣的期待,气魄大得有點嚇人。饒有深意的是,雖然說以
   國家至上,但是事實上張載所說的是,在“國家”之上還有“天地”,還有“生民”,
   它其實又修正了國家至上的秩序,因為“天地”跟“生民”比國家還大。
   
    十四歲的時候,我第一次讀到《國語》,《國語》是兩千多年前的經典了,其中
   一篇讓我心里很震動:
   
    厲王虐,國人謗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
   告,則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
   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
    王不听,于是國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最后一句,簡單几個字,卻雷霆万鈞,給十四歲的我,深深的震撼。
   
    就是這個价值系統,形成一個強固的基座,撐起一個“中華大夢”。
   
    我是誰?
   
    這個中國夢在一九七?年代出現了質變。
   
    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台灣人突然之間覺得自己變成了孤儿。可
   是,最坏的還沒到,一九七九年一月一號,中美正式斷交,這個“中”指的是當時
   的中華民國,也就是台美斷交,中美建交。長期被視為“保護傘”的美國撤了,給
   台灣人非常大的震撼,覺得風雨飄搖,這個島是不是快沉了。在一种被整個世界拋
   棄了而強敵當前的恐懼之下,救亡圖存的情感反而更強烈,也就在這個背景下,原
   來那個中國夢對于一部分人而言是被強化了,因為危机感帶來更深更強的、要求團
   結凝聚的民族情感;大陸人很熟悉的《龍的傳人》,是在那樣的悲憤傷感的背景下
   寫成的。這首歌人人傳唱,但是一九八三年,創作者“投匪”了,歌,在台灣就被
   禁掉了,反而在大陸傳唱起來,情境一變,歌的意涵又有了轉換。
   
    你們是否知道余光中《鄉愁》詩里所說的“海棠紅”是什么意思?
   
    我們從小長大,那個“中國夢”的形狀,也就是中華民國的地圖,包含外蒙古,
   正是海棠葉的形狀。習慣這樣的圖騰,開始看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的前面好几年,
   我都還有种奇怪的錯覺,以為,哎呀,這中國地圖是不是畫錯了?
   
    一九七?年代整個國際情勢改變,台灣的“中國夢”開始有分歧。對于一部分人
   而言,那個“海棠”中國夢還虔誠地持續著,可是對于另外一部分人就不一樣了。
   
   
    夢,跟著身邊眼前的現實,是會變化的,一九四九年被連根拔起丟到海島上的一
   些人,我的父母輩,這時已經在台灣生活了三十年,孩子也生在台灣了—這海島曾
   是自己的“异鄉”卻是孩子的“故鄉”了,隨著時間推移,無形之中對腳下所踩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