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元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元龙文集]->[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李元龙文集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惭愧和荣幸——给我所有的朋友们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我看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申诉,不仅仅为我而写----我的申诉之一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
·辱人者,必自辱
·南辕北辙抓胡佳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硕鼠当春又新年
·我的“蜕化变质”
·党报还如此“讲政治”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清明时节泪纷纷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永不熄灭的烛光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我的申诉之七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党报如此“人咬狗”
·李元龙:我在狱中当“管教”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记者节”随笔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特殊群体的权利得到保护了吗?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有罪的邓玉娇,为什么获得了“从轻从快”的发落?
·古稀上访"精英",是这样炼成的
·红军的绑票和借条
·给《辉煌六十年》做个减法、除法
·李志美收听“敌台”被枪决事件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抓捕赵达功扑灭不了《零八宪章》的火种
·从新闻报道看警察权的膨胀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作为政治犯所“享受”的特殊待遇(下)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啊?
·瞧,这就是党报总编
·看,党报记者如此“采写“新闻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最牛的“征订”——完成党报党刊发行任务无价可讲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一位麻风病致残者的辛酸劳作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共产党被“枪毙”与如此“口交”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荒谬绝伦的党报职称论文
·实名制购刀还不行,建议配套“持刀证”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一本不仅仅是亵渎了圣徒的书(上)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一本不仅仅是亵渎了圣徒的书(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来源:议报
    公民分城市居民和农村村民,城市居民分有工作人士和无业盲流,有工作人士又分干部和工人,干部……不说了,说不清。总之,级别二字在中国,已经被发挥到了及至。
   告老还乡,级别二字也该一边歇歇去了吧?不,同为告老还乡,1949年10月1号前“参加革命”的,叫“离休老干部”,其他的,只能叫做一般退休干部。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1949年10月1号,天安门城楼那一伙人,以及他们的追随者就“站起来了”。啊,看见我们站起来了,你才来加入我们的阵营,喂猪、杀猪你怕累你怕沾腥,枪林弹雨你怕死,分肥的时候,你来了。做梦娶媳妇,你尽想好事情,如61年前的10月1号之前那样,继续一边歇着去吧。
   本人当记者之前,在所谓的干休所,即离休老干部休养所混过十多年,见识过各种各样的“老干”。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老干也是人,当然什么样的人也都有。不同之处在于,这个群体给中共的优惠政策给惯养得更加千奇百怪,更加令人掩卷沉思。

   共产党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先天下之忧而忧,怎么会有“离休老干部两个待遇”,即政治待遇不便,生活待遇略微从优之说?尤其是开会,阅读文件这样的需要议事,需要解决问题才有进行必要的事情,怎么会成为一种“政治待遇”?这样的稀罕事,明显不合常识,甚至是明显违反书报上、党章上的白纸黑字的事情,在中国,只能烂在心里,不能问。问了也没人能给你,会给你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说法。
   余生也晚,加之孤陋寡闻,直到1983年进入一家干休所混饭了,才知道离休,这一特色物事,才知道离休老干,这样一些特殊的,高人若干等的人物。也是在这个时候,本人才知道,医院有老干病房,这可不是毛翘脚以后的事情,早在这伙人站起来之后,医院就有干部病房了,比如毕节地区医院的内一科,在过去,就是专门的老干病房——好设备,好药,好医生,老干病房都有,你那非老干身份的人,别自讨没趣,止步于老干病房以外吧。你病得厉害,需要好药,需要好医生,谁叫你不是枪林弹雨里打过来的老干部?这是党的政策规定的,没办法,挂号排队去吧。
   由此可知,王实味《野百合花》里“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是确有其事的。但是,这个书呆子不知道,就如夫妻做爱一样,人家做得,但你说不得。所以,王实味的一篇文章被枪毙,不是他说的是否事实的问题,而是他犯了帮规,人家用家法清理门户。
   除非绕不开,否则,我将尽量不去涉及什么政策、歪策之类的东西,这篇文章,是我的个人见闻录,所以,我见识到了什么样的有关老干的人和事,我就写什么好了。
   在有人不得不靠着抢劫实现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的今天中国社会,老干“老有所养,老有所乐”的待遇,实在让人艳羡不已。
   级别,按理,按逻辑说,也就是担任某职务别官员的所谓行政级别,以及与之如影随形的种种好处。离休也好,退休也罢,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了,级别,也就与主人的官衔一道灰飞烟灭了吧?不,中共的官员,尤其是老干,拉革命车不松套,要一直拉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还连影子,老干新干们连影子也没见着,老干们怎肯松套?离休,你算了吧,那是政策逼的,人走茶凉,哪个愿意?
   恋栈?你别胡说八道,在诗人笔下,这叫“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在党的文件里,这叫“扶上马送一程”。所以,离休了的老干们,称呼,往往都是离休前官衔最高,听起来最让人浑身舒坦的那一个。所以,满干休所七老八十的休息、修养老头,这个是张主任,那个是李局长,称呼的人煞有介事,应答的人正儿八经,没谁觉得滑稽。
   级别在“两个待遇”上的创意,更是令人叹为观止。比如,李局长离休前是县团级,张主任离休前是地师级,根据中央文件规定,李局长、张主任的“两个待遇”,都要提高一个级别来执行。也即说,离休前是县团级的李局长,离休后“享受地师级干部待遇”,离休前是地师级的张主任,离休后“享受省军级干部待遇”。
   文件虽然给老干部戴了一顶顶高帽子,但是,没有哪个新干部愿意别人对自己的决策指手划脚,横挑鼻子竖挑眼?所以,有的文件不一定及时给老干看,有的文件甚至不给他们看,有的会议不一定非得通知他们参加。但这是违反中央文件规定的,“被离休”的老干们心里本来窝火,这一来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他们拿着红头尚方宝剑到老干局,到组织部拍桌子打巴掌:“某某号文件早来了,怎么迟迟不给我们看,你们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想看,这是中央给我们的权利。不想给我们看,你叫中央把这一条取消了,我们就不来找你们,否则,我们就要找你们,我们就要看文件。”“中央文件明明规定,根据级别,老干部的住房要达到多少多少平方,你们不知道吗?你们到我们家里拉着皮尺量量,再到你们家里拉着皮尺量量,有你们的宽,甚至是只差你们几个平方,我们都不说话了。否则,你按照文件给我补起。”
   级别给老干们带来了很大、很多的实惠,但偶尔,也会给他们增加烦恼。曾经与单位的政工科长一起服侍着离休老干出去“学习考察”。那年月,代步的还是一辆大客车。上车前,科长对争先恐后的老干们宣布自己即兴出台的乘车政策:地师级的坐前面,县团级的坐后面。地师级听了,心中暗暗得意,县团级听了,气得直骂科长的娘,有的干脆一屁股甩在地师级座位上:“今天我倒要看看,哪个敢把我拉到后面去!”
   直到到今天,我还是对这位科长佩服不已:你说他,还真是个打着灯笼找不着的人才,一辆车上,他也分得出三六九等来。这与美国废除奴隶法案之前,同一辆公交车上有黑人不得乘坐的白人专门座位,可谓英雄所见略同——可是,这厮不知道美帝国主义曾经的这档子事啊?
   当面,惹不起老干部,私底下,老干局,组织部的人们常常摇头:干休所是个失败的老干管理办法:老干们集中在一起,就爱串门说长道短,就爱邀邀约约到老干局、组织部闹事。
   政治待遇不变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满足老干们开会的愿望。满足老干开会愿望的方式之一,就是给他们弄个半虚拟的头衔,如“关工委”,即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成员之类。有个应该是享受省军级待遇的老干,毕节地区有什么红白喜事,这人都会出现在会场,电视屏幕上,说一番“语重心长”的套话,官话。就在今年六一前夕,听说他与一帮子关工委成员,又来到某小学校,“关心”下三代,下四代来了。
   三六九赶场,场场在,还是党报记者的时候,我常在热闹场合主席台看见这位。自从2005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敲掉饭碗之后,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我以为,这位耄耋老人应该开不动会,发不起言了。殊不知,人家还在冬顶严寒,夏冒着酷暑,仍然老有所乐,尤其是老有所为呢。心服口服,佩服佩服!
   这位是开会典型,还有两位不能不写的典型,则是老红军典型。
   少儿时代看连环画,还真以为红军是北上抗日,成年后听敌台,浏览反动网站,才知道红军原来是南下逃窜;还真以为红军是为了穷苦百姓翻身,才抛头颅洒热血,后来才知道,解决温饱问题,这才是当年他们参加红军的唯一动机——一位山东“老区”的三八老干就当着我等等的面说过:什么他妈的踊跃参军、支前,瞎掰,有名额的,轮到你家头上了,非“光荣”不可,一次不“光荣”,你就不仅仅是真要一辈子不光荣了。自己当兵的时候,正是邓大人必欲教训“越修小霸”的1979年。报纸电视上说,战士们的请战书、决心书雪片似地飞到连长、指导员手里。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些玩意,是下死命令叫写,不写不行的。看来,这一优良传统,历史的确悠久着呢。
   贺龙、肖克逃窜到毕节小坝的时候,在小坝街上看见一个流浪汉,他们对流浪汉说:有饭吃,有衣穿,参加红军吧。流浪汉一听,就参加进去了。我时常对人讲,就是毕节街头现在的苦力大背箩,即使要当兵,他也会说,我得回家说一声。可是,这个流浪汉,却就这样跟着红军走了,其家境之糟,可以想见。
   我和这个住在地师级房屋里的“老红军”是多年的近邻。老红军最大的特点,一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地,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穿绿军装;二是说话味道极怪,比如一句话,前面几个字是毕节口音,中间几个字是“毕(节)普(通)话”,后面,又变成毕节话了。老红军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可是,老红军是濒临灭绝的国家级保护人物,每当有了什么较大的红白喜事,就要请国宝级人物主席台上就坐,并发表爱国主义教育训话。别看老红军没文化,可是这不影响他倾诉、表达的愿望。他一讲起来,什么南泥湾开荒种地,自己如何给朱德喂马没完没了,往往都得主持人在后面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我说老红军,我们今天时间有限,我们下次再请你给大家讲革命传统,你看如何?”老红军往往如此说:“马上讲完了,只有两句话了。”这“两句话”讲完,老红军的保留压阵节目最后出台:红歌黄唱,来一首《南泥湾》。
   老红军还有一个保持得十分好的革命传统,那就是随时肩扛一把锄头,在干休所周围寻寻觅觅。只要一块脸盆大小的闲置土地进入他的眼里,不管是谁家的,他就要拿出三五九旅干劲,开发出来种上一棵包谷或南瓜。
   另外还有一位名气比“南泥湾”大得多的老红军,有一次,我公干去他家,他指着自己家里的老家具和水泥地面对我说:我不换家具,也不装修房屋——我不能蜕化变质,我要保持晚节。
   我心里哑然失笑:给他这样一说,那换新家具的,装修房屋的,都蜕化变质、晚节不保了。那不仅换家具,连老婆也换了的“新红军”们,在他心目中,简直就是罪犯了?
   可是,有个贵州日报记者,他看到这位老红军家里的情形后,竟然以赞赏的口吻,把老红军如此这般“保持晚节”的风范,给写到报上了。
   自己当年当兵的目的,再简单不过:不就是穷极无聊,过段时间被枪打死总比马上饿死好吧?没想到,侥幸活到“新中国”建立了,自己成了开国功臣,成了退休也有个与众不同的说法的老革命,成了离休后还是党和国家宝贵财富的活宝,成了将新干扶上马,新干还请求我送他一程的“不得了”。因此,话说得南腔北调一点,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与因为意外中举而痰迷心窍的范进相比,这不是还在正常范围的吗!
   说到换老婆,我想起了老干们的另一个特权。许多南下老干,他们都有两个老婆。在北方没有参加“革命”的时候,有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原配,参加革命转战到南方后,参照伟大领袖的榜样,根据革命需要,再找一个革命伴侣,据说这很普遍,虽没有红头文件认可,但最起码,组织上是默许了的。我所在的干休所,就有好几个老干,北方老家有个下得厨房的原配,南方新家有个上得厅堂的新欢。原配所生孩子,往往比新欢的大很多,有如两代人。不仅如此,原配大多没有和老革命离婚,没有改嫁,也没有说还是老干们的合法妻子。在北方老家,原配不仅与孩子生活在一起,还担负着侍候“公婆”的责任。这样的“一夫二妻”制度,是老干们的专利,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