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想起龙应台]
罗列
·母亲节那晚的梦
·逃跑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起龙应台

   

罗列

    龙应台一直是我喜欢的台湾作家,虽然她的著作在大陆的传统媒体当中我几乎没有完整读过,但她的文章,身为华人,实在不可不读!

    大约四年前,当李大同先生主持的《中国青年报》被整肃时,我正刚刚读过发表在该报纸上她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文中赞扬了台湾的民主,赞扬了台湾的国民党对二·二八事变中受害人的道歉。

    但大陆政权是很有中国特色的,当李大同被迫离开“冰点”栏目后,龙应台女士的那篇《请用文明来说服我》着实震撼了我,她说大陆政权“面对西方是一个脸孔,面对日本是另一个脸孔,面对台湾是一个脸孔,面对自己又是一个脸孔!”

    我生活在大陆,的确感到大陆政权的蛮横,在国际社会他一惯强调国与国之间的对话,但对于国内持不同政见者的声音,他向来是大棒挥舞的,能证明此观点的事实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重判魏京生,九十年代重判徐文立,及现在又重判郭泉和刘晓波。

    大陆的媒体是不准出现分裂国家语言的,在信息相对封闭的大陆,我真不希望台湾与大陆迅速统一,即使按照大陆官方高调宣扬的“一国两制”模式,——尽管大陆媒体有意将台湾民主涂黑,但我仍然认为台湾民主模式应当是亚洲民主特别是大陆民主的典范和走向,记得恩格斯有一个观点,野蛮民族在入侵先进民族时,其文化总被先进文明所征服。我真希望祖国和平统一之时,中国采用的是议会民主多党竞选的台湾模式而不是大陆一言堂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之所以写这篇短文,是因为白天看到对龙应台女士《大江大海1949》一书的介绍,千方百计地想下载或购买这本书都没成功,想来总爱一针见血的龙应台女士,大概也不那么被胡主席所欢迎吧!从这点来说,我真有点不愿发自内心的接受胡主席所领导,可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不被他领导!唉!——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不被限制地吸收海内外人类文明的哪!我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

    ——于2010年1月

    8月15日2010年录于《博讯》博客

(2010/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