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来源:民主中国
   你幸福是上帝赋予的,你不幸福也是上帝赋予的。就是说,世间的一切存在都是上帝赋予的。这一点对于基督徒来说是勿容置疑的。可问题是,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不是基督徒,不管基督教如何努力,这一事实是无法改变的。由此,非基督徒该如何解释上帝是否存在哪?结论是显而易见的。上帝只有相对于基督徒而言是存在的,对于非基督徒,上帝的存在就是谎言。这是唯一可以确定的。
    
   我一直徘徊于基督教的门前。这源于我意识到:人是那样的渺小,总有解释不了的东西,总有能力所不及的地方,每当我感到无奈,感到心灰意懒时,总是在内心涌动着一种不太确定的渴望。这种渴望超越时空的限制,自在翱翔。可以把这种渴望解释为幻梦,也可以把她解释为完美,然而,我更愿意把她理解为是一种天赋的宗教情结。人一定是不完美的,可人一定追求完美,虽然追求完美的努力一定是徒劳的。这个过程是理性解释不了的,但宗教可以解释。宗教的本质在于“信”,有“信”就有了一切合理的存在,无“信”一切存在都是相对的。理性只在乎结果,所谓理性追求的是过程,那是理性的谨慎或清醒,早早的为自己准备了一条后退之路。宗教只追求过程,过程就是宗教的全部。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才会有理性无论如何无法理解的“徒劳”。宗教一定是只存在于精神世界而不受外力干预的,这就是宗教的“虔诚”,做不到虔诚的人,不管他用多少时间耗费在宗教事务中,她一定是个伪信徒。据说,这个“伪”字的结论只能由上帝下,而不能由凡人下,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就该把嘴的说话功能删除掉。否则,即便你是万能的,你也没理由那么霸道!
    

   自从我意识到我身上的宗教情结,我就开始比较了一下我所能知道的不同的教,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等等。比较的结果,我更倾向于基督教。这是因为,在我看来基督教更少束缚,几乎没有什么僵硬的条条框框。这很适合我,我也更愿意相信,东西方差异的现实存在,基督教功不可没。可我在基督教门前徘徊了几年依旧徘徊,没有更接近反而渐行渐远,看来我与上帝无缘,注定是个下地狱的人。我与基督徒解释与争论了没能走进去的原因,一种观点曾经给我一点启迪,那就是,“你要信上帝,信基督教而非信基督徒。也正是因为人有恶的一面,所以上帝才去感染、教化他们。”我当时的确感到他说的是一个事实,我确实是在与基督徒的交往过程中对基督教失去了信心,感受到失望。这以后,我试着改变了一下,然而,状况依旧。我很茫然,开始怀疑以上说法,如果我不能通过基督徒感受到基督教的魅力,感受上帝的无所不能,我凭什么信那?就凭一本《圣经》?
    
   一位基督徒,在我出狱后急火火的找到我开口就说:“我们有钱,有的是…..我一点危险都没有,冲锋陷阵有的是人,我就在背后出主意,警察抓不到我任何把柄……。”他知道我很穷,刚出来不久也不愿意冒风险,他真的很理解我,我不清高,我不纯洁,但是这样的小人从此以后再也不见。另一位这样对我讲:“来我们这里吧,我们这里的大多是知识分子,我们的牧师能合理的满意的解答你的所有疑虑,所有问题……。”我不理解他为什么与我说“知识分子”的构成,我不是知识分子,虽然我从小在中科院长大,可我只受过五年的系统教育,哪敢奢望知识分子称谓?况且,大的知识分子我见的多了,谦卑的很,从不见他们到处招摇自己是“知识分子”。说美国话的不干美国事,满脑子的贵族思维要什么民主自由?我也不理解,在你不清楚我的疑虑,问题是什么的时候,怎么就能结论我一定会满意?您也别老“知识”,“知识”的了,先搞懂什么是常识。还有一个人,面对施暴他这样说:“我爱所有人,包括爱我的敌人,你打我的左脸我伸出我的右脸…….。”当时,我认为他太伟大、太高尚了,比较自己,真该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正所谓“日久见人心”爱敌人我见识了,爱朋友倒是物有所需,对不感冒的人在背后做起了“家长里短”的游戏。满世界的人就他聪明,不是五毛,却干着比五毛更卑劣的勾当——没有他不敢说的,卖起“兄弟”来一点不含糊,还得把“卖”的罪责推给别人。再有一位,为了几千块钱,把人家送进监狱,还大言不惭的“我来给你传传教”,您真好意思说的出口,基督教由你传,就不怕玷污了耶稣的盛名?……..。都是凡人,别摇身一变就要凌驾于谁之上,有了信仰是件好事,可千万别把信仰当作一块“狗肉”。不奢求你更多(用法律,道德要求你都太苛刻),只求你有点自知之明。
    
   现实的不完美使得人要到精神世界寻找完美,这无可厚非。但那毕竟是精神的,是只属于精神者自己。只属于自己的不属于所有人,也不能证明必然属于所有人。信教前与信教后你还是一个相同的人,没有丝毫的改变,对此你如何说服我信?又如何证明上帝的无所不能?上帝如果仅仅是为了惩罚,那真的没必要祈求上帝。一切善恶都由上帝来决断,一切现象都由上的来解释。我杀人了,上帝送我下地狱,我被杀了,上帝送我上天堂,我富裕了,是上帝的恩赐,我贫穷了,是上帝的惩罚。还有很多很多,总之,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俗语就是:命运的安排,天已注定,我不愿意听命命运的安排,可我还是无奈的再走。既然信与不信都不能改变我的命运,我还是不信的好,这样,我的思维还会是自己的,没有被别人夺走。
    
   如果你承诺我信了之后我的命运会改变(这种承诺是基督徒在传教时最经常使用的话语),对你我来讲,基督教就是功利的,如果你说我信了以后会依然如故,那么我没有理由信。为了改变而依附不是我情愿的,为了不改变而依附,我是神经病。别说以上的话是病句,问我道:“你究竟想改变还是不改变那?怎么改变不改变都让你说了?”请注意,这里的关键词是“依附”,什么样的依附,我都不选择。我只相信自己,相信自由。我终于悟出:相信外在于自己的东西,总是那样的靠不住。你我之间永远是相互否定的,你不可能说服我,我也不可能说服你,这很正常。也只有这样,你我的存在才是有意义的。如果你我相同了,你我这个概念的存在也就没必要了。
    
   我没有尼采的勇气挑战世俗化的时代潮流,没有勇气喊出“上帝死了”,我也不具备重新创造价值的能力和野心。我只不过是不再相信什么权威、价值、束缚与真理了。因为,这些谎言都是以此为借口来剥夺我的自由。有人会说:“自由民主的价值也是谎言吗?”拜托,毛泽东没有喊出自由民主的口号吗?你又怎么能证明你与毛泽东的不同?
    
   2010年7月24日
(2010/08/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