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来源:民主中国
    权力是一个政治概念,一般是指有权支配他人的强制之力,它总是和服从联结在一起。任何社会都是一定的权力和一定的服从的统一。权力有两层含义:一是政治上的强制力量,如国家权力,就是国家的强制力量,像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等;二是职责范围内的支配力量,它同一定的职务相联系,即有了一定职务就有了相应的某种权力,如行使大会主席的权力。
   权利是一个法律概念,一般指了赋予人们的权力和利益,即自身拥有的维护利益之权。它表现为享有权利的公民有权作出一定的行为和要求他人作出相应的行为。例如,我国公民依法享有受教育的权利。权利的行使必须以法律为依据,即依照宪法和法律行使正当的权利。权利和义务相对应而存在。
   以上就是权力与权利的区别。前者强调的是强制性与服从,后者强调的是赋予——法律的赋予或称“强制性”的赋予。
   自从有了国家,有了法律就有了强制性与服从这种人为制造的关系。这种关系反应的是人的统治欲,想统治别人或不想被别人统治,总之都是一样,就是想决定别人的一切。如果使用动物界的术语就是占有欲,区别在于,动物界的占有欲是有限的,而人的统治欲望是无限的——想统治整个世界。人的统治欲望来源于本能,本能的这种欲望实际上很有限,可是,智慧将这种本能的有限发挥到极致,将其无限化了。为什么这样说?没有智慧就没有国家,没有国家就没有法律,没有法律,强制性就只是一个个例而不会成为永恒不变的真理。在这个意义上,权力的诞生之日就是自由的末日。强制性永远是与自由相对立的,这个对立不可调和,只能二者择其一。一种观点认为:自由就是选择,在这个意义上,即便在监狱,我也可以是自由的——我自由的选择服从。这种所谓的自由,顺从于外力干预的自由,简单的把自由归结于选择的自由或者可以称之为功利的,虚伪的自由是对自由的否定,本身就是不自由。自由在精神上一定不受制于“上帝”或“真理”,只依附于本能,依附于自己,在肉体上拒绝一切强制——哪怕这种强制有一万条理由。接受自己以外观念的不叫自由的精神,服从自己以外的强制不叫自由的肉体,不自由的精神,不自由的肉体,不会是一个自由的人——以阿Q为例,我们不能称它为自由的人。

   在现实中我们要不断的调解心态,以应付无数的艰难、困苦、无奈、烦躁、忧愁。为什么会这样?细细想来,智慧功不可没,她在带来灯红酒绿的同时,也带来了无数的烦恼。可是,没有权力,智慧不过是闭门造车,充其量是过过嘴瘾,可是,一旦有了权力的辅佐,智慧的贪婪就成为了现实。权力孕育着贪婪,并使其发扬光大,强制性的裹挟着芸芸众生一起走进疯人院,在那里享受着极乐世界的完美。那种完美是权力渴望的完美,所有生灵都跪拜在权力面前俯首称臣。
   权力在肆虐,肆虐下的权力使得所谓法律赋予的权利成为一纸空文。有许多我们不愿意享用的权利没有也就没有了,可我们迫切需要的权利为何也被强制性的剥夺?我想自由,你说不许,我想说话,你说不许,我想发财,你还说不许,我问你为什么?你就将我送进监狱。你究竟容许什么?你究竟凭什么如此强硬,莫非我们不是相同的人,没有享有相同的权利?你那许多美丽,动听的承诺,什么时候兑现?你那堂而皇之的“真理”难道只是为了奴役?
   权利是先于权力存在的而非源于法律的赋予。在早期的人类,吃喝,游荡的权利是天赋的,没有谁可以以那么多借口将其剥夺。可进入“文明社会”后,这种天赋却必须有了存在的“理”,我要吃喝,你要严控,我要游荡,你要身份。并且,这种“理”是由别人说了算,还必须无条件的执行,不要问为什么,不要质疑。天赋的平等瞬间化为乌有,有的却是:不平等成为“真理”。普世的价值只存在于心中,现实中的普世价值就是不平等——没有什么是天赋的,天赋成为一个永远的梦。当权利不在来自于天赋而来自于权力时,权利就是失去了自由,变为被奴役——只剩下乞求,乞求恩赐权利。上访者在乞求,给我权利,精英们在乞求,还我真理,可所有乞求者都不质疑权力,并相信终有一种权力可以满足他们的所有的乞求,赋予他们所有权利。荒唐的“人类进步”,进步了几千年无非就是做了一个典当的游戏——您先拿着,过几天我就赎回。当出去的东西,想拿回来就很难了,东西在人家那里,能否拿回由人家说了算。这个举例也不贴切,典当好赖没有失去尊严,而乞求则颜面扫地——奴隶吗,还要什么脸?!不想做奴隶就不要去乞求,做一个自由的人,不依附于“真理”,不依附于权力。
   有人会说:权力就是为为了保护权利,平衡权利。对此,我的回答是:客气点,你的这种观点是在虚拟中构建的完美,不客气点,你的这种观点就是世界上诸多谎言中的一个,在现实中根本无法兑现。兑现的可能性只有一种,那就是:权力与权利平等。可这样的话,问题又来了,平等了要权力与权利干什么用?吃多了?
   本能被智慧取代,权利被权力取代。一切取代都在压缩着自由的空间,使人变得越加恐怖,越加贪婪。“社会进步”没有给人类带来更多的自由,谎言继续作为真理在肆虐。在可预知的未来,人类不但要失去自由,失去幸福与欢乐,连生存的空间与可能都会一去不复返。权力的所作所为不断地在告诫我们:权力才是现实社会不近如人意的根源。我们的权利不祈求任何形式的保护,我们的权利也不接受任何条件的制约。一切制约都是对自由的剥夺,都是在为奴役别人编织谎言。
   在专制下,我们还是脱离不开“治”的怪圈。总想治别人的人,难道就不考虑一下,别人会不会治你?你难道就真的那么无懈可击?如此的治来治去,是权力产生的理论依据,这个理论不过在说:人的意义就是奴役别人——否则,你要什么权力?我们可不可以换一种思考问题的角度,不按常理出一张牌:我不想“治”别人,别人也不要“治”我。我并不天真,也并不善良,我只是把自由看的很重要,重要到她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同时,自由的意义还意味着:她是一切理想状态的基石——没有自由作为前提,一切美丽的词汇都是谎言!
   2010年7月20日
(2010/08/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