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劼文集]->[反三俗和以俗治国]
李劼文集
·
·商周之交和百年激变
·历史的祭奠--“六四”案的文化透视
·“六四”致命伤:独立知识分子群体的缺席
·1989年的道德批判和权益诉求
·
·《从曾国藩到毛泽东》绪论一: 语言文化和历史
·绪论二:中国晚近历史上的语言神话和话语英雄
·胡适的语言革命和林纾的逆流姿态
·王国维自沉的文化芬芳
·曾国藩事功的无言意味
·章太炎革命的顽童品性
·作为一种命运和一个故事的中国晚近历史
·北大的标新立异和清华的抱残守阙
·陈独秀革命的悲剧特征
·孙中山革命的喜剧性质
·作为唐·吉诃德的鲁迅和作为哈姆雷特的周作人
·毛泽东革命及其语言神话和抗日话语
·中国晚近历史上的话语英雄
·
·孙中山上断改良之路、下启国共之祸
·国共相残蒋汪有别,民国人文先秦风貌
·抗日赌局斯大林做庄,爱国话语共产党获利
·毛泽东复辟家天下,以文革告终--六十年中国之一
·邓小平重建党天下 以六四血祭
·作为历史标记的五四和作为五四的历史
·新文化运动的两大领袖:陈独秀和胡适之
·鲁迅:通向毛泽东的桥梁
·马克思主义和伟人政治——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1)
·胡适的整理国故和古史辨派——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2)
·文艺复兴和新文化运动
·章太炎和梁启超
·革命愤青的鲁迅批判和鲁迅的左转
·梁济、辜鸿铭和林琴南
·熊十力和梁漱溟
·平实的钱穆和台湾新儒家宣言
·新月派诸子的自由风貌
·南有施蛰存,北有钱钟书
·林昭的昭示和顾准的求索
·美学审视下的高尔泰,朱光潜和李泽厚
·王国维、陈寅恪的文艺复兴意味
·今朝酒醒何处?
·中国当代思想界的真实图景
·
·希特勒和他的行为艺术
·乔治•奥维尔和切•格瓦拉
·
·把酒论今古
·答独立笔会问
·《商周春秋》代后记:一个思想者的自言自语
·子虚乌有的思想者俱乐部宣言
·论第三空间—兼论从双向同构到“三生万物”
·山顶立和海底行
·重建精神家园,走向普世写作--《美国阅读》海外版前言
·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在《独立笔会》走向公民写作讨论会上的演讲
·《金刚经》的无言意蕴
·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追溯河图洛书,还原华夏人文景观
·二十年后如愿,重写中国历史
·
·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派对
·杜维明的文化投机:儒家的晚期病症
·夏志清的黑白思维和情绪著史
·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如焉》触动了什么和触犯了什么?
·山一般朴實的書香之門--讀王圣思《辛笛傳》
·
·张艺谋电影和流氓美学批判
·张艺谋的电影美学起义
·王家卫的艺术困境
·李安在《色·戒》中的盲点和失败
·《无极》:日暮途穷的陈凯歌
·清末民初的历史缅怀--综评大陆兴邦电视剧
·血色,并不浪漫--评大陆电视连续剧《血色浪漫》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
·《阿凡达》的出俗媚俗及中国效应
·盘点中、日武侠片的美学品味
·斯皮尔伯格和他热爱的四部经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三俗和以俗治国


   李劼
   
   久不问国事天下事,突然就被海内外华文媒体一派同仇敌忾的“反三俗”的声浪,吵醒。一头雾水。昨天好像还在泥石流,举国上下一齐默哀什么的,怎么今天变成了“反三俗”运动?难道说,天灾泥石流里掺杂的人祸因素,就不再追查了?国际上的大事,据说莫过于黄海军演,弄得沉默多时的朱成虎将军又开始豪言壮语起来。但这“反三俗”与黄海军演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说,又要准备抗美援朝准备给胡作非为的金二世买单了?所以就不许老百姓嘻嘻哈哈了?满腹疑问。网上转悠了老半天,无解。光从势头上看,所谓“反三俗”很像当年的破四旧。四十多年前的破四旧过后,便是血 雨腥风的文化大革命。不知这“反三俗”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雄才大略。
   

   郭德纲在微微颤抖,虽然天气酷热。据说,三俗标兵就是他。是否冤枉且不说,至少举国上下有了个批斗对象。运动没有批斗对象是不成立的。其实,听过郭德纲相声的人都应该知道,不过是个兑了水的王朔罢了。放十分之一的王朔下去,再兑上十分之九的水,就成了郭德纲。王朔的名言是:我是流氓我怕谁。郭德纲的名言只不过是:举头望明月,我是郭德纲。无论从气魄上还是从幽默度上,全都差了一大截。
   
   有网友笑言,这次反三俗的别名,乃郭德纲砸缸,挺了朝官媒动拳头的弟子。不分青红皂白地胡乱挺弟子,确实莽撞一些。但不挺又该怎么办呢?把弟子交出去?一脚踢出大门,然后告诉父老乡亲,要杀要剐,你们看着办吧!这么一来,郭德纲就不是郭德纲了,而是敬爱的周总理了。当年周总理就是这么爽快地把一个跟了他二十多年的卫士交给毛夫人,听凭发落的。可是,就算郭德纲砸缸是砸在弟子的拳头上,也不至于成为三俗标兵。
   
   要说庸俗,伪造学历够庸俗了吧?并没见人家成为运动对象。要说低俗,论文抄袭够低俗了吧?人家非但没成三俗标兵,还被学校宣布,照样领取国务院津贴。至于说到媚俗,含泪诈捐够媚俗了吧?网民们议论议论,也就挺过去了,如今比不含泪的时候还要幸福地沐浴在党的阳光下。可见,砸缸的关键,不在于挺了弟子还是扔了弟子,而是有没有沐浴在党的阳光下。郭德纲再怎么俗气,一没有伪造学历,二没有抄袭他人,三没有含泪诈捐,只不过小小地对抗了一下官媒而已。关键的问题在于,郭德纲成名之际和成名之后,离党的距离远了些。不要以为住在天子脚下,一定就会跟朝廷眉来眼去。横眉冷对虽说是不敢的,但难道我行我素就能横行天下了?天下者,党的天下;国家者,党的国家。党不说郭德纲出俗,谁敢说郭德纲不俗?
   
   也许有人会说,郭德纲的对抗方式有问题,比如法律条文不清楚,究竟应该如何接待不期而至的官媒记者。这要放在在美国,规定是清楚的:任何人私闯民宅,主人都有防卫权利。哪怕是朝私闯者开枪,也算是正当防卫。然而,这在中国另当别论。因为中国人的住宅是除了平民百姓之外,什么人都可以闯入的。不要说不允许持枪正当防卫,就是怒目圆睁也会有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的嫌疑。因为可以随便闯入私宅的人,都不是平头百姓。不是领导就是警察,最起码也是官媒记者。倘若是领导闯入,那叫做视察;倘若警察闯入,那叫做搜查;倘若官媒闯入,那叫做采访。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被视察,被搜查,被采访,但一旦被光顾上,就得服从领导、服从搜查、服从采访。领导驾到,热泪盈眶;警察上门,竹筒倒豆;记者光临,笑脸相迎,人家想要什么,就赶紧提供什么。人家说你犯了什么事,赶紧提供证据;没有证据也得制造证据,以满足官媒的需要。因为官媒记者,跟领导跟警察一下,都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之下。只要领导正确,一切正确。反抗是愚蠢的,也是无济于事的。须知,官媒记者的正式学名叫做:党的新闻战士。这类战士在西方世界的雅号,叫做狗仔队。
   
   动手暴打党的新闻战士,这放在毛时代,后果不知多严重。好在那个湖南头领如今安睡在纪念堂里,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郭弟子只不过进了进局子,最后大不了赔掉点银子。这事本来差不多就了结了,不料,朝廷突发奇想,来了个“反三俗”。真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并且还是人工雨。人工制造的祸患,远比自然灾害难对付。历史上曾有一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汶川地震,舟曲泥流,多多少少都有人祸作祟。朝廷情急之下,抛出一个“反三俗”先发制人,转移民众视线,并非不在情理之中。只是苦了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稀里糊涂地被推到运动前台。
   
   当然,成为运动标靶,郭德纲也并非全无责任。比如在舞台上拿丑女开涮,就不是积德而是作孽,这情形有点像那个红遍中国的东北曲艺民工,喜欢拿残障说事。这可能是从鲁迅笔下的阿Q那里学来的本事,赵太爷和假洋鬼子都不敢碰,只好欺负一把小尼姑。这跟文明社会里的脱口秀,大相径庭。人家都拿当朝总统开涮,从来没有哪个脱口秀大腕,敢拿妇女儿童,尤其是残疾智障,开玩笑。就像中国的城管,可以不分男女老幼地随便欺负所有摊贩;然而美国的城管,就因为管了管一个卖桔子水的七岁小女孩,触犯了众怒,成为被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网民的口诛笔伐对象,市长大人为此只好亲自出面道歉,以平民愤。这两种社会的区别在于,中国城管只对党国负责,而美国城管却不得不看着全体民众的脸色,管理农贸市场。其情形一如脱口秀大腕,从来不把总统当回事,想怎么修理就怎么修理;但绝对不敢得罪普通老百姓。美国,就这么落后;一如中国,总是那么先进。
   
   因为中国的国情比较先进,所以东北的赵民工和京城的郭德纲也就跟着一起先进了。相比之下,赵姓民工更加与时俱进,除了北韩金老二的主体思想不曾领会,其它该懂的道道全都懂,以致成了北方的男版阿庆嫂,既是江湖大腕,又是朝廷宠儿;每年入主春晚,向全国人民讲说残疾人的笑话。当然了,郭德纲与赵民工不可同日而语。这倒并非智商够不着,而是个性太突出。说说抢劫犯的笑话也就罢了,偏偏要拿和谐社会当笑料。比如,这类言论显然有犯上嫌疑:“老先生留下来的传统相声总共有一千多段,经过我们演员这些年不断地努力吧,到现在,还剩四百多段了。还有三百段不让说的,还有100段和建设和谐社会有冲突的。”说自己与和谐社会有冲突已经大逆不道,还要拉上老先生,拿党开玩笑,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不说其它,就凭这段言论,被评为三俗标兵也不能全算是冤枉。
   
   其实,郭德纲倘若真要拿朝廷大员说事,索性直言相讥,也不见得如何犯颜。比如上海那个油头粉面的周立波,就从毛太祖邓二世江三代最后捎带温总理,一路数落过来,赢得掌声鼓励。乍一看,周立波似乎跟人家的脱口秀接轨了;但细细一品,不过做了个妩媚的鬼脸。调侃掺带取悦,讥讽夹杂讨好。调侃温家宝的同时,取悦了想看温家宝笑话的大员;讥讽朝政的当口,又讴歌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成果,有道是,到处莺歌燕舞,还有旧貌换新颜。上海人的小精明,由此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十里洋场喝咖啡,喝出一派如此娇羞,从而衬托出京城里吃大蒜的,又粗糙,又混沌。只是舞台上的生龙活虎,毕竟遮掩不住骨子里的泥鳅本色。好在总算把个含泪感动得,如斯断言:一百年也不定能出一个。司马迁当年是这么计算的,从周公到孔丘,五百年;从孔丘到司马迁,又是五百年。不知含泪先生从哪里弄出个一百年来。这让上海人听了,是否扬眉吐气一些?
   
   同样上海式的聪明,在周立波是滑溜油腻的,在韩寒却是清纯亮丽的。韩寒的清纯在于,一不小心就说出了民众的心里话。周立波的清口,像是油炸的;而韩寒的玩笑,犹如黎明的晨曦,全然一派童言无忌。于是,有人担心,韩寒的学历不够,读书不多。殊不知,韩寒的学历也罢,读书也罢,全都刚刚好。这就好比睡眼惺忪,半梦半醒,恰到好处。倘若完全醒过来,那么韩寒只得面临这么三种选择:一是自杀,二是坐牢,三是被人家赶出国门,永远不准回家永远只能流亡。
   
   很想说的是,不能因为韩寒说了人们的心里话,人们就不断地要求韩寒不停地说大家的心里话。心里话本当人人都有责任说,就像当年提倡的真话一样,不能老让一个人说。只可惜,举国上下,教授学者知多少,又有几个在说真话在说心里话?大都一江春水向东流了。不抄袭他人就算不错,要他们说真话,谈何容易?至于站在搞笑舞台上的腕儿,喝咖啡的不一定都在说真话,吃大蒜的也不一定都在说假话。不管怎么说,让初中毕业的韩寒一个人承担说心里话的义务,肯定不公平。宁可让韩寒多赛车,多找乐,也没有理由让这位年轻的赛车手承担天下兴亡的义务。读书要读,但也得告诉孩子,这世上好书不多,烂书不少,不必读的书汗牛充栋。比如《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雷锋日记》,《金光大道》,或者《康熙大帝》,《乾隆皇帝》,还有法国人德里达和巴勒斯坦人萨义德写的劳什子,全都可以不读;并且还以眼不见,为净。说得彻底一些,就连《论语》都是多余的话,遑论其它。当然,《论语》通常是读过了,才知道是多余的。其它烂书,不用读都应该知道多余。
   
   以前的邓二世好像也不太读书,但脑子倒是从来不糊涂,早就定下内政外交的基调:以俗治国,韬光养晦。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是针对知识分子倡言建立文明社会,废黜胡耀邦是断绝党内开明人士的理想主义追求。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全体国民只好浑浑噩噩,稍许有点高雅的追求,马上就会被国安盯梢。惟有庸俗、低俗、媚俗,才让朝廷放心。所有的精神追求,全体退席,让位给赵民工和郭德纲,外加一个周立波。当举国上下全都在欲海里挣扎、翻滚的时候,朝廷就不费吹灰之力地获得了和谐。可以说,全国人民沦落了;也可以说,邓小平的以俗治国,成功了。想想看吧,十几亿中国人全都不庸俗不低俗不媚俗,如何整治?不要说江某人,胡某人,就是毛某人也摆不平。毛泽东当年正是靠着反右摆平了不俗的人群,才摆平了全体芸芸众生。邓小平虽然没有毛泽东那么能说会道,但这些个简单道理,却烂熟于心。
   
   邓二世的以俗治国,中国民众尤其是中国知识分子,是完全心领神会的。彼此配合的非常默契,把所有想要不俗的异类打入另册,不是关进牢房,就是赶出国门,这也叫做,眼不见,为净。在一个全体世俗化的过程中,最让人看不惯的,就是想要不俗的家伙。朝廷看不惯,知识分子同行也看不惯。当年清廷派出去的留学生,大都学了一身治国本事回来。如今红朝派出去的留学生,一个个学会了投机取巧,学会了做学术粉头:或者拿着美国绿卡,或者混迹美国学府,明里暗里帮着朝廷攻击美国,侵蚀美国。同时又兼职中国学府,向朝廷发嗲,向党国撒娇。朝廷也不像毛时代那样只知道杀戮和判刑,也学会了将作践改为包养,让一众学术二奶二爷,在党的怀抱着紧紧地抱作一团。而赵民工郭德纲周立波诸俗,也就是在如此一派两厢情愿的背景底下,喜孜孜地登场的。一年又一年的春节 晚会,哪一晚不在愚弄老百姓,哪一晚不在忽悠中国人?就连香港影界的混混,都学会了朝廷的口气:中国人就是欠管;言下之意无非是,中国老百姓就是欠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