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拈花时评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6月7日
   
   下午5时,在尚昆同志处开会,决定由北京军区负责一天内打通天安门东西长安街一线。戒严指挥部撤出人民大会堂。2时半,沈阳部队115师包围了外交公寓,因为有人从那里射击,打死一名战士,打伤三名。为避免国际争端,我直接给迟浩田打电话,要部队撤出,3时半解围。宣布“高自联”、“工自联”非法,对头头要求投案自首。
   
   电视播放了总政一组纪录片,记录暴徒是怎样残害解放军的。袁木谈话后,效果不错。

   
   6月5日,方励之已透过美国大使馆,要求保护,其洋奴嘴脸已暴露无遗。
   
   法国表现最坏,罗卡尔宣布和中国中止一切级别上的关系。瑞典也拒绝李先念主席的访问。国际上对我施加压力。
   
   在天安门广场平息暴乱以后,西方国家领导人纷纷向中国施压。6月5日,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停止中美军事合作,取消对中国国防部长的邀请,停止对华出口武器。延长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纽约市单方面终止与北京的姊妹城市关系。美国洛费曼公司撤退40名在华专家,该公司正在执行中美间最大的军事合作项目,即歼8-2歼击机性能的改进。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也发表谈话,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法国表现也很坏,总理罗卡尔宣布中止和中国一切级别上的官方往来。瑞典政府公开表示,拒绝李先念主席的访问。国际上联合起来对我国施加压力。西方领导人亲自出马为动乱分子打气,说“这是以此为了自由而进行的运动”,是“一场争取博爱的战斗”,“表现了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失败”。在香港和澳门也发生了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
   
   昨天下午,袁木在中南海召开记者招待会,揭露首都发生暴乱的事实真相。袁木说,在这场暴乱中,军队和地方死亡人数加起来是300人,其中包括戒严部队的官兵,包括一些罪有应得的歹徒(多数是刑满释放分子、地痞、流氓、外来进京不明身份的人),也有一些学生和误伤的群众。至今还有400多名部队官兵失踪,生死不明。对于西方国家对我国制裁,一是我们不怕,二是外国政治家应有一点长远观点,中国党和政府有能力、有办法、有决心克服这些困难。
   
   中央电视台相继播出《天安门广场清场纪实》、《暴乱真相》、《血与火的考验》等专题新闻片。广大群众从电视中逐步了解这场动乱和暴乱的事实真相,更加拥护采取果断措施,认为一举平息这场动乱和暴乱是中央的英明决策,播放电视片和记者招待会均收到较好的效果。
   
   上午,吕培俭同志报告,经他亲自核查,赵二军在海南确实X官倒,利用关系拿到批件,从南韩购买1600多辆小汽车,从中谋取暴利。另接到报告,赵二军已于5月25日办好香港定居证,可能已经出境。
   
   军委决定由北京军区负责,一天内打通天安门东西安街的交通线,戒严指挥部撤出人民大会堂。大约在2时半左右,我的秘书急急忙忙向我报告,沈阳军区部队 115师包围了建国门外交公寓,要向公寓射击。原因是有人从公寓内打黑枪,向正在行进的部队开枪射击,打死战士一名,打伤三名,因而激起战士愤怒,要求举枪还击。我当即与迟浩田总长通了电话,在国际社会多个国家已对我国采取孤立政策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引发国际事端,我要求部队忍辱负重,撤出对外交公寓的包围。迟总长同意照办。我还不放心,又亲自打电话给外交部,派一位司长到现场,直接向115师传达我的指示,要他们撤离。3时半,去现场的外交部杨鹤雄副司长向我报告,115师已撤离,外交公寓已解围。因为这件事处理得当,没有扩大事端,未给西方找到攻击中国更多的借口。我向尚昆同志建议,遇到这类突发事件,军委应有个规定,下面部队才好执行。总参立即作了十二条规定,明确规定部队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开枪自卫还击。公安部宣布,组织动乱和暴乱的“高自联”、 “工自联”为非法组织,这两个组织的头目要限期投案自首。
   
   6月5日,北大教授、自由化分子,动乱的幕后指挥着方励之和李淑娴已逃到美国大使馆,要求保护,其洋奴嘴脸已暴露无遗。美驻华使馆已将他们收留,进行庇护。
   
   6月8日
   
   今天北京的形势又比昨天好一些。
   
   下午,通过邓办,把三天以来的情况和目前采取的措施都详细报告了邓。
   
   上午10时,去人民大会堂,看望解放军。同时登上楼顶了解天安门东西长安街今天交通开发的实况。看来,是不会发生什么大问题的。
   
   今天电视,又放了一些揭露暴徒的镜头,效果较好。
   
   今天的形势又比昨天好一些。军民一起消除长安街路障和垃圾,天安门广场很快就可以恢复通行。
   
   今天是端午节,饭桌上端上粽子,朱琳听不得有人说解放军的任何不是。昨晚部队在外交公寓遭枪击,她十分气愤,认为解放军有权还击。在整个动乱过程中,朱琳始终伴随着我,日夜不离,同甘共苦,给我鼓励和力量,真是患难与共。
   
   上午10时,我去人民大会堂,看望驻守在那里的解放军。同时登上大会堂楼顶,俯视天安门东西长安街今天交通开放后的实况,看到车辆来往已恢复正常,心中感到甚为欣慰。暴徒大势已去,反扑已不可能,北京已不会发生大的反复了。
   
   今天晚间中央电视台又播放了一些揭露暴徒的镜头,对争取人心产生了积极的效果。
   
   我外交部副部长朱启祯紧急约见美驻华大使李洁明,就美国驻华大使馆给予方励之和李淑娴所谓“保护”事,提出严重抗议。指出这一行动是违反国际法的,也是违反中国有关法律的。对此,中方表示极大的遗憾并提出严重的抗议。
   
   后来,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法教授阿尔弗雷德۰鲁宾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上发表文章,认为美国驻华使馆庇护方励之、李淑娴是干涉中国内政,违违反了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文章说:
   
   布什总统在6月8日记者招待会上断言,美国驻华使馆庇护方励之及其妻李淑娴是合法的,因为方先生的生命收到威胁。显然,这种解释是谬误的。一些人如为了逃避暴徒或其他非法行动,受到外交庇护是合乎人道主义原则的。此原则对方励之案件并不适合。世界法庭1956年的决定,秘鲁的阿亚۰德拉拖雷在政变失败后逃到哥伦比亚驻秘鲁大使馆避难,因而形成了对那个国家权限内事务的一种干涉。结果,哥伦比亚败诉了。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刊登《方励之进美国大使馆记详》一文。该文是根据美国驻华使馆科技参赞林培瑞提高的资料写成的。内容如下:
   
   戒严令颁布后,方氏一家就感到他们处境危险。6月4日午前,林培瑞驱车去方家。林培瑞问他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李淑娴说如真的需要,她会打电话说“请孩子们过来玩”。到了下午5点钟,李淑娴打电话来,说“请孩子们过来玩”,于是林培瑞又到了方家。他们找了车,开到香格里拉饭店。林用自己的名字租了个房间,给房家三个人住。第二天早上,林培瑞找了他自己雇的车和司机,开车去美使馆。使馆问方,为什么要住进来?方回答说,朋友告诉他,在黑名单中,他与李淑娴被列在第一、二位。他说能不能在使馆住几天,等气氛缓和一点再出去。美使馆官员说,政治避难是给一些到了美国本土的人的保护,在使馆内不能有这种保护,但有一种类别的保护,叫“临时难民”,是可以考虑提供的。方提出美国使馆能不能给他们绿卡,这样离开中国可能容易些。使馆人员说,使馆没有权发给绿卡,但可以发给签证。于是,方家三人就办了去美国的签证。到了晚上,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报道了方励之去了美国大使馆的消息。在这之前,美国国务院也发表了这一消息。
   
   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
   
   6月9日
   
   下午3时,小平同志接见解放军参加戒严的军以上的干部。现在的中央领导班子和老同志都参加了。这一亮相使许多谣言不攻自破,如邓已死、李打伤、杨逃跑等。邓讲,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这是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所决定的;今后要实行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相结合。十三大精神不变,改革开放要更快更好。
   
   5时,常委碰头,同意对方励之实行通缉,目的是迫使方滞留在美国使馆;同意以李、乔、姚三人名义在政治局扩大会议发言。
   
   晚上,我按小平同志的讲话修改报告稿。
   
   在整个动乱过程中,特别是在天安门广场平息暴乱之后,“美国之音”作了许多歪曲事实的报道,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很坏的印象。亚行会议之后,许多西方记者乘机滞留在北京继续采访。当时由于中国政府自顾不暇,无力管理这些外国记者,给了他们可乘之机。大批西方记者发布了大量煽动和支持动乱的报道。在平暴之后,中国新闻媒介却鸦雀无声。作为中国政府主要通讯机构的新华通讯社,在平暴后的三天内,没有发布任何外文稿,全世界突然听不到中国的声音。
   
   下午3时,小平同志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解放军参加戒严部队军以上的干部。常委中我和乔石、姚依林,老同志中万里、李先念、彭真、王震、薄一波同志和军委委员都参加了接见并合影留念。在接见会上,小平同志发表了历史性讲话。他深刻分析这场政治风波的性质,是极少数人先搞动乱,后来发展到反革命暴乱,他们的目的是打倒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制度,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他说军(几个字不清,猜测是“队永远是人民的子弟兵”),国家的钢铁长城。他还说,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早来要比晚来好,因为我们这些老同志还在。江泽民同志因为还没有正式担任总书记,根据他本人意见,没有参加这次会议。这次中国领导人集体亮相,使香港报刊报道的许多谣言,如他们造谣说邓小平已经去世。李鹏被自己的警卫打伤、杨尚昆已经逃跑等等,不攻自破。小平 同志特别强调三中全会以来制定的方针、路线是正确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都是对的,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对的坚持,失误要纠正,不足的要加把劲。小平同志充满信心的预言,我们的事业前进的步伐将迈的更稳更好,甚至更快。现将邓小平同志在接见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摘要如下:
   
   同志们辛苦了!(热烈鼓掌)
   
   首先,我对在这场斗争中英勇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武警指战员和公安干警的同志们表示沉痛的哀悼!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 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而现在来对我们比较有利。最有利的是,我们有一批老同志健在,他们经历 的风波多,懂得利害关系,他们是支持对暴乱采取坚决行动的。
   
   人民日报4月26日社论主要是定了性质,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 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动乱”这两个字厉害,一些人反对的就是这 两个字,要修改的也就是这两个字。但是,实践证明这个判断是准确的。后来进一步发展到反革命暴 乱,也是必然的。主要的难点在于一小撮坏人混杂在那么多青年学生和围观的群众中间,阵线一时分不清楚,使我们许多应该采取的行动难于出手。一些同志只看成是单纯对人民的问题,不了解对方不是人民,是一些反动的人,他们是要颠覆我们的国家,颠覆我们的党,这是问题的实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