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2002年2月诗]
井蛙文集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2年2月诗

   風雨蘭 井蛙
   
   即使
   風雨襲擊昨夜的窗簾
   原野上的聽夢人依然笑逐顏開

   
    二00二年二月一日涓涓贈書籤
   
    莫言
   
   惡夢追趕陌生的未來
   迫不及待進入另一領區
   
   前路映著紅燈
   無法抵達一座玫瑰色的花園
   為自己
   葬一身的芬芳
   或者
   製造芬芳的墓床
   
    二00二年二月二日.香港
   
    莫視
   
   頭頂的朝暮朝暮稀釋
   碗裡的湯
   湊進嘴唇
   將密封的空氣散放
   高腳杯迷人的短裙
   卸妝
   在我不斷饑餓的渴望
   
    二00二年二月二日作於雅蘭咖啡閣
   
    耽誤
   
   牧人剃光綿羊純潔的思念
   禿頂的天
   仰躺著
   
   草原忘了約會
   依然悠閒地
   製作冬季的夢衣
   
    二00二年二月十五日.香港
   
    小
   
   只見一些雜音爬進耳朵
   有人迅速抓起繁華的尾巴
   
   蝸牛的家很小
   擠壞了堆積過剩的
   晚餐桌
   
   一枝紅燭
   只能表示她對世人的祝福
   
    二00二年二月十七日.香港
   
    奈何
   
   自知一趟是個永恆的別離
   不顧海拔
   騎上你放棄遊牧的青山
   
   採月採雪採雪上的鞋印
   
   夜臨,把它風乾
   晾在秋季叮噹的門楣
   或者留待冬眠
   品食滿紙揮之不去的
   墨跡
   
    二00二年二月十七日.香港
   
    煙
   
   不必喜悅
   圍繞豐收的谷倉
   
   一陣煙穿過老鼠的饑腸
   正消化
   荒蕪的玉米地
   
    二00二年二月十七日.香港
   
   緣
   
   銅鼎思索一個合十的手勢
   香火意味深長
   傾吐
   今生今世我們的言說
   盡否苦訴止否
   
   日期蕩漾
   你撐舟的水聲飄飄渺渺
   
   兩岸
   沉默駐立
   相隔幾許緣起緣了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一日.香港
   
   梨花
   
   他那鬍子被守門的小犬
   踩成一片濕濕的雪地
   
   高聳的朱門皺紋縱橫
   童年消瘦的古巷
   回蕩
   柔腸
   啍掉一鎌微笑的曲子
   每日重復重復
   天井上空的煙雨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一日.香港
   
    未來
   
   與失眠的天空分食一塊餅乾
   方知愛情
   有了缺陷
   
   渾圓的月瘦成幾分之幾
   冷卻的日子啊鑽進雲層
   
   聲名狼藉的過去
   
   逃亡般拒絕未來
   不分西北東南
   
   因為未來楚歌響遍
   東南西北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一日.香港
   
    今朝
   
   渡一葉菩提樹語醒來
   聽海
   
   解厄之人柵欄內
   掀起波浪層層
   緣份跌跖掛念輾轉
   達摩祖師雖芒鞋踏破
   無從棲宿的是殘日
   風聲
   前世依稀夢痕
   恨只恨
   今朝鳥音嘰喳不懂禪意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二日.青山禪院
   
    旌旄
   
   西山已空
   鳥飛遠了你可知門前的枯樹
   已把三千煩惱
   
   削斷。繚繞的青煙啊送你
   沾灰的外衣
   依然希望旗子般披掛
   在山下。日夜日夜揚起
   那所石房子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二日.青山禪院
   
    男女
   
   一張嘴在評價女人
   肩上的瀑布
   如何纏住男人的脖子
   凡脂俗粉果然
   淺薄了掩掩一息的文字
   華居頓時暗然失色
   
   不,評價只是中年男人眼角的魚尾
   時不時露出
   淺水深潭的紋理
   
   哪能相信那一瞥即逝的承諾
   足夠抵擋
   四射的陽光
   
   他也道什麼都不希罕
   一杯檸檬就飲掉個下午
   
   啍,沙灘上泳衣傾斜的線條
   無聲無色不就跑進
   遮陽傘裡了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三日.蝴蝶灣
   
    撥河
   
   你拉著一株米蘭花湊近頑皮的鼻尖
   不錯山路兩旁有太多的憂傷
   需要熏陶
   
   我卻在相反的一端刻意追求
   難以忍受的味道
   
   雖然一切尚未得到結果
   包括你我
   月老手中的紅繩子
   仍在消耗
   撥河的力度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青山禪院歸來
   
    來臨
   
   一顆閃亮的星子即將消逝
   那個天大的車輪不論晝夜
   旋轉旋轉
   忙碌的火棒
   燒焦了星球唯一歸宿
   
   她去拾取早上焉萎喇叭花
   鑲嵌在嬁的胸前
   天塌地崩假若有這一刻
   望你拋卻所有的快樂
   來此拜祭
   流星的命運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香港
    黃衣菩薩
   
   遠道把你請來
   掌握顛沛流離的惡運
   
   狹小的水道選擇夜裡亡命天涯
   壓抑著
   疲倦的腰背彎成行舟的拱橋
   
   經文頌讀多遍亦不解
   你楊柳枝恩典的世界
   祈禱過更不明白
   我掌中的春天總是長不出綠色
   
   是貧瘠的泥土代替不了仙人的水澤嗎﹖
   拜別了嗎我的菩薩
   
   你福相非凡的示意
   孤燈微明
   探求冰山暗礁的聖者啊
   揉揉我額角的憤怒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香港
   
    信仰
   
   走過你邪惡的掌心
   走不過邪惡的誘惑
   我喜歡了毀滅
   毀滅挽救毀滅的呼吸
   
   第一個下水的姿勢
   衝擊了安寧的存在
   淹沒英雄高昂嘆息
   
   既有長短的距離
   我們何必霸佔地球
   去崇拜上帝
    二00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香港
   
    自然傳遞
   
   蒼蠅愛搬弄人類的是非眾所周知
   非要搶劫或沾染思想不可的意圖亦家喻肩戶曉
   撲來撲去實則攀龍附鳳
   粘上一點富貴榮華
   也算是功不可抹的臣民
   
   領獎台奏響極有美感的凱歌
   被拉上旗杆的豐收
   終於套上脖子
   
   再細密的蛛網也有漏洞
   滑嫩的肌膚下呈現紅斑猶如家常
   我們沒什麼好胡扯的
   只是歷史的病傷
   遺傳至今
   
   發現眼眶佈滿血絲的那天
   高聲朗頌唐詩宋詞元曲之時
   腔調變樣
   抑揚頓挫錯說了
   例外的恩寵
   
   本該撕條長布包裹
   流膿的細菌巢居的肉身
   無意折枝桃花插上窗戶
   封鎖秘密的大門太惹眼
   渠水奮不顧身衝向黑暗
   
   黑暗就在黑暗中訴說
   承受壓力的托盤過於沉重
   我們還有什麼好胡扯的
   既然蟲子的卵
   交付了款項
   
   對於人類那根本不是
   一回簽約的合同
   
   誰見苦難有邊際時間可以觸摸
   摸著了軟綿綿的一灘沼澤
   下陷的卻只是徒步的腳丫
   
   掙扎求生的本能沒教會我們如何思索
   滅絕與創造
   不在乎自然的傳遞
   
    二00二年二月二十四日.香港
   
    酒杯
   
   沉醉在二十一世紀
   黑市公民選舉我奪冠了
   
   不知來自水的酒意味著什麼
   只知來自水的淚意味著什麼
   
   日本人確實效仿過唐人的手藝
   我欣賞效仿
   逆流地效仿了一遍
   發現種族也效仿推翻
   
   他不是革命亦非運動
   
   泥土不怕風雨
   這是地球的原則
   
   真可笑又來一杯
   太多說理的邏輯令人唾棄
   叫人如何如何拾級
   上去是你的意願吧
   
   乾了再算
    二00二年二月二十六日.香港
    別煩我
   
   鋪砌好的路別人設計的
   活在別人的愁容裡
   風花雪亦是別人的
   
   村子別人組織的
   晚上聚會吉他別人彈奏的
   群魔狂舞
   
   抹殺月亮的手大於天
   抹殺太陽的手大於天
   抹殺笑聲的手大於天
   抹殺我的手大於天
   抹殺地獄的手大於天
   
   群魔亂舞
   唱你的歌去吧
   既然如此
   我還在乎什麼﹖
   
    二00二年二月二十六日.香港
   
    枷鎖
   
   枷鎖鎖住家門
   家門能鎖住家賊麼
   
   枷鎖鎖住保險箱
   保險箱能鎖偷情麼
   
   枷鎖鎖住秘密
   秘密能鎖嘴巴麼
   
   枷鎖鎖住嘴巴
   嘴巴能接吻麼
   
   接吻能鎖住
   那流言呢
   
    二00二年二月二十六日.香港
(2010/08/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