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致风中的你 ]
井蛙文集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风中的你

   致风中的你 井蛙
   
   我们一起伤风败俗这么多年
   
   每晚都是颜料入梦

   我亲吻墙壁并且歌颂
   
   告别一个男人的嗓音
   我呆惊许久
   
   他站在此地
   在我身上绕着北京的风筝
   
   又在彼地咽喉嘶哑
   喊不出我们共同的名字
   
   当我经过加州的乡村
   梧桐树叶淋了初冬的冷雨
   
   你决定与我
   忧伤地活下去
   
   我紧紧抱住你熟悉的身体
   风中病态的,恍忽的灵魂
   即使晚来
   
   我也决定
   把涂鸦过的色泽往天上填补
   
   一些缺陷还有漏洞
   
   从你颤抖的指缝穿插
   细节。我心里永远不朽的
   
   自画像或你的背影
   
   它们都有双重性格
   好像夜游的人只在画框里走动
   
   可是,人走了不会回来
   我准备了干草
   我们躺在窝巢里取暖
   尾指扣着尾指
   
   尽管,你可能会被一阵风吹远
   可能水彩的光会熄灭
   剩下一些简单的线条
   
   只要是你躲藏过的地方
   再远,我会重蹈覆辙一次
   
   仿佛吉普赛人的身影
   即使在夜里
   
   也不难辨认
   
   2006-11-2
   SAND BEACH
   
   
   
   
   
   
   
   
   
   
   
   
   
   
   
   
   
   
   
   
   
   
   
   
   童诗系列:
   
   棒棒糖 井蛙
   
   妈妈
   快把那个叫果果的坏孩子赶跑
   
   他把嘴凑前我
   舔我的额头
   
   舔完额头
   舔我的眼睛
   
   他是太阳派来溶化我的吗
   妈妈
   他要把我们棒棒糖类全吃掉
   
   我怕
   这家伙的舌头尖尖的
   还有黑黑的蛀牙
   
   哎呀
   您没听见我的求救吗
   妈妈
   果果的嘴已经伸到我的脖子了
   我浑身痒痒的
   
   他还一边哼着难听的调子
   灌进我的耳朵里去
   
   我猜他是毛毛虫的孩子
   喜欢甜食
   
   他每天吃那么多糖糖
   睡觉前又不刷牙
   
   您看,他多贪吃
   
   不要啊果果
   求你一口把我吃掉吧
   
   不要慢慢舔我
   在我身上留下那么多臭臭的口水
   我会受不了的
   
   我怕啊妈妈
   
   他快吃掉我了
   
   “哇,太棒啦棒棒糖!”
   
   果果的舌头开始舔我的手手了
   
   我的五指都粘在一块儿了
   救命啊妈妈
   
   “不要怕孩子
   让他吃吧
   明天妈妈和爸爸为你
   再造一颗更甜更好看的棒棒糖”
   
   好啊,被吃掉了的糖糖
   明天还会再出生一次
   
   那你吃吧,果果
   可你的牙齿会蛀坏的
   
   哼,等会儿我就叫虫虫钻进你的齿缝
   每天咬你
   让你疼得求饶
   
   看你还喜欢我不
   还不刷牙呢
   
   哎呀
   他在舔我的脚脚了
   
   我的十个脚趾头哪儿去了
   
   一颗美丽的棒棒糖就这样
   被消灭了
   
   太阳诡秘地大笑起来
   
   可是,牙虫们闻到了香味
   都跑进果果的嘴里
   
   趁他睡着的时候
   扛走了一颗最大最坚硬的牙齿
   
   2006-11-4
   SAND BEACH
   
   
   
   
   
   
   
   
   
   
   
   
   
   
   
   
   
   
   
   
   
   
   
   
   
   
   
   
   
   
   
   
   发烧的灵魂 井蛙
    ――致玛儿的生日礼物
   
   我忘记了
   萧邦与乔治桑的恋情如何结束
   
   我拒绝再次这样巴黎
   
   现在,注定我是一簇淡色的雏菊
   而你是一朵火艳的罂粟
   
   你已离开德国
   我却依然在漫野毒素的汉堡
   兜风
   
   已经十一月了
   我们共同拥有的月份
   还有童年的平果船
   
   在伊犁河洒满枯叶的水面
   我看到你的倒影
   你没比我年长
   
   你只是比我高了几厘米
   我的手够得着每一朵花的高度
   
   我追忆所有平凡人的下半生
   尚未到来的许多微笑
   
   我要歌颂
   一些颜色夹杂蝴蝶的翅膀
   
   你的眼神高空中挥落
   
   每一个昂首的人
   都在赞叹
   
   你好啊艳丽的花瓣
   
   你只属于上帝
   你说过,我们要成就自己
   
   一个摘到月亮的人
   成为一簇浅色的雏菊
   
   与燃烧的罂粟挤在一起
   
   我们有了一朵花的成就了
   
   2006-11-7
   SAND BEACH
   
   
   
   
   
   
   
   
   
   
   
   
   
   
   
   
   
   
   
   
   
   
   
   
   
   
   
   
   
   
   
   童诗系列:
   
   蚂蚁的狂欢节 井蛙
   
   蚂蚁的房子盖好了
   在南极或者北极温暖的地方
   
   风暴退休去了
   雪地正在洗阳光浴
   
   蚂蚁,蚂蚁
   唱着颂歌
   它们从遥远的比利时
   扛来了粉红色的木头
   
   矮矮的天空一半是夜晚
   一半是白天
   一半南极一半北极
   
   它们有自己的星星
   和灿烂的太阳
   
   感恩节到了
   蚂蚁们穿好了花花绿绿的衣服
   开始狂欢
   苹果汁、野花酒、朱古力、香草饼
   享之不尽
   
   冰川全融化了
   噢,海里的鱼也赶来做客
   
   南极的动物到了北极
   北极的到了南极
   
   它们唱着颂歌逛来逛去
   
   “狂欢啦!狂欢啦!”
   “狂欢啦!狂欢啦!”
   
   蚂蚁的房子里挤满了各种各样的朋友
   
   它们都心存感恩
   不过
   
   从今天开始直到冬天结束
   所有的蚂蚁不能发脾气
   
   不能乱哭
   
   大块头动物说话不能太大声
   脚步要轻盈
   
   因为,感恩节过后
   圣诞老人会来派发礼物
   
   给所有还没长大的男孩和女孩
   
   
   2006-11-18
   SAND BEACH
   
   
   
   
   
   
   
   
   
   
   
   
   
   
   
   
   
   
   
   
   
   达兰萨拉 井蛙
   
   半路上遇到你一身藏红
   僧人的布包
   
   我所渴望的一轮月色
   终于在里面升级
   
   明年,或者更近
   我的声音就传播到墙上
   不是纸张,而是熟悉的指纹
   
   没有烽火
   
   我知道我来自古老
   我浑身都是诗歌的皱纹
   
   那是因为年少时
   
   忘记把酥油茶喝完
   吻别
   
   你匆匆
   
   我梦见了菩提
   
   树已换了霜冻
   而身躯临风
   一捆印度稻草正在收割夏夜
   
   好些,好些鸟儿
   准备飞行
   
   我听到了猎枪
   对准墙
   
   不是纸张,而是熟悉的指纹
   
   在相互依赖的山巅
   相互离别。
   我扯住一角衣袖
   
   目击僧袍一件件剥落
   厚厚的雪地
   
   我用眼神超度声音的堕落
   
   之后我选择
   
   宁静
   一大片的宁静
   
   你和我一起走过古老的省市
   甚至乡村
   
   我依恋,你是我全部的爱情
   
   就这样
   我们踏雪走完全程
   
   2006-11-24
   SAND BEACH
   
   
   
   
   
   
   
   
   
   
   
   
   
   
   
   
   
   
   
   
   相遇 井蛙
   
   1.
   
   柴火在炉子里燃烧了一个夜晚
   雪也燃起来了
   
   你冒着汗
   在一片温柔的青稞地快速奔跑
   
   我的身体忘情地响起了音乐
   你的手抚摸
   所有快乐的音符,从上到下
   
   干渴的嘴唇也在幽暗处
   寻找漆黑
   
   我是你体内的冰雕
   在你凌越的双肢间渐渐滴落
   
   你尝试以一指柔情触摸高耸的山巅
   缓慢游走
   又在隐藏的风暴中激起波浪
   
   直到风来了
   
   我窒息的鼻尖被雪花覆盖
   
   你才转过身
   换了暧昧的眼神看我
   
   2.
   
   啊,有蝴蝶飞过冬天了
   
   你想念木柴的味道
   我在炉火晃动的影子里找到你
   
   我们,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轮回
   
   你疲倦地拥我入怀
   在天堂的边角重新相遇
   
   我嗅到一股牦牛的清香了
   在你粘湿的手臂
   
   在挺拔的树丛
   传来了轻微的雪声
   
   你又不慎跌落黎明的微暗
   
   我们十指合一
   听海拔4500米高地的喘息
   
   你嘴里含着糖
   自高而下放进我嘴里
   
   一场更大的雪落在屋顶
   
   你急促攀登,急促攀登
   雪白的云层
   波澜壮阔的一场演奏
   
   我迎接你所有滑落的姿势
   我酷爱这些灿烂的色泽
   
   你把舌尖探进我嘴里
   把糖咬碎
   
   我们吃掉了自己
   
   柴熄
   雪止
   
   我眷恋的人
   
   一些沉默不会老去
   我肌肤里的微疼也不会老去
   
   2006-11-25
   SAND BEACH
(2010/08/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