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0-1]
井蛙文集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0-1

   “塞尚的成就就是将苹果画得更像苹果”我这样告诉詹姆斯(JAMES)。他听后,大笑。接着笑个不停。我非常喜欢詹姆斯的语言,发音清晰;手指与手臂在挥动之间露出艺术家的优雅与狂放;他每个周一都衣着整洁以及风度翩翩地出现。他对我们对艺术的理解永远这么信任和耐心聆听。他有一百个好处,但唯一最让我们欣赏的好处就是他说:“每周让我看到你的影子,接着每次让我看到你论文的影子,最后你就得A了。”哄堂大笑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看到他的影子时等于抓住了快乐。这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可我,总是在怀想这位在我生命中出现得最是时候的教授的风采。他不仅仅是位传授者,也是一位谦虚的能够灵魂交流的朋友。(2010-1-1 JINGWA)
   
   我该对接下来的生命形式,做个明晰的判断。不像对塞尚的盘子那种热爱的生命形式。强大的墙壁在晚间,在黑暗与睡眠之间总使我产生幻想。每当半夜醒来,我会爬起来喝茶,现在,我喜欢睁开眼睛望着有达利时钟的墙壁,提出几个新鲜的问题给自己,那种问题大概与解答数学或者其他科学的方式不一样。我的问题是问我自己想干什么,你现在口渴吗,你现在最想的是海明威还是庞德,或者你现在最讨厌的是法国大革命还是文化大革命,你现在最怀想的是巴黎的雨天,还是阿姆斯特丹河畔的船屋,你现在最困惑的是什么,蒙克的无声还是马蒂斯的线条。这些温柔的问题,与我的枕头一起,在答案来之前就已使我再次进入另一层思考了。那就是多维空间里的非理性思考,也就是等于没思考。睡着了。
   
   (2010-1-2 JINGWA)

   
   我在问自己,我究竟是个思考型还是行动派?有些朋友说我是思考型,因为很多时候跟我说话我会没听见。另一些与文艺无关的朋友说我是行动派,疯起来就买票走人。我说,那只在我手头不紧时的一时豪迈。从一国家到另一国家,对于我,已经不算疯狂了。也就是我已习惯了这些动作。而且,对于一个旅行者,那是我的吉普赛式终极精神的起点。每一个起点都能抵达终点。然而,旅行者是没有终点的。我在家生活得很波西米亚,我离开家也生活得很波西米亚。吉普赛精神,是属于我这个诗人的生命风格,而不能仅仅作为思考或行动这两种简单形式的答案。它更解答了我对生命的热爱。我虽不会重复花时间在一个老旧的地点上,但我会花时间去思考老旧的地点究竟有多老了。想起这些,某个清闲的下午,在厨房与柿子树之间走动,总在茶杯与书本之间夹杂着辛酸,和一些语言上的与自己的冲突。
   (2010-1-3 JINGWA)
   
   我下周二会去图书馆。我不知道在图书馆我会碰到谁。会发现谁。但肯定会有一番新的事情因我而发生。我迷信地在杯子里看到自己微笑的影像。每次如此,我就知道这是好的预兆。我慌乱地挂了电话,与一个叫做多利的人。我留言说我会去,没多久就收到回复说我可以去。我说了,我是诗人。回复说,你真的是诗人吗?这对白足以让我有足够的热情去发现新鲜事物。
   (2010-1-4 JINGWA)
   
   在图书馆见到了多利,这个热爱文学的人看到我就像看到自己的理想。我很感激这种面面而视的充满自信也充满热情的对白。我发现在多利的眼里,有艾略特的荒原,也有庞德的地铁站,有海明威的老人,也有乔伊斯的都柏林街景。问我喜欢哪位诗人,我说我喜欢庞德,我喜欢艾略特,我喜欢乡下佬惠特曼和谢莫斯.稀尼,我喜欢的人多了,在这个领域,我可是个煽情者。我还喜欢米沃什,最后让那双眼睛发亮的是我说,我最喜欢的诗人是我自己。
   我第一天在图书馆,学会怎么上书,怎么与这位上司谈书,一个上午我们都在谈书。一个上午都形影不离地与书在一起。
   (2010-1-5 JINGWA)
   
   第二天在图书馆,我们还在谈书。我诗人的新鲜词汇让这个文学狂热者越来越喜欢与我交谈。多利的眼睛啊,多迷人,永远在狂热地聆听,与狂热地对答。我们,像是我们了很长时间,在一个正确的场合里交流着上个世纪以前的事情。开始,谈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最重要的不是乔伊斯的成就,而是永远的都柏林与都柏林人对于乔伊斯的爱。我能怎么样,对于乔伊斯,我说,我除了去一趟都柏林别无办法,去掉我身上对于爱尔兰的狂热。很多时候,狂热,能促使我们去完成那些无法完成的事业,像艺术家对于艺术品,像科学家对于实验,像政治家对于口号,像小说家对于情景,像小孩每天的奇思妙想。
   (2010-1-6 JINGWA)
   
   我说,对自己,我喜欢这片土地,只是因为海明威。我说,对多利,我图书馆的上司,我在六岁之前在我姑妈的茶场生活。那里,我姑妈,在我两岁时,我们一起,看过很多漂亮的茶花,漫山遍野的鲜亮的茶花。春天,我与姑妈在柚子林,走出山上的家,也从柚子林走回山上的家。我的两岁记忆,虽然已在《妈不要我了》叙述过了,但我还是狂热这段生活经历。很多人,包括我的母亲都感到惊讶,一个人的记忆能从两岁开始。我说啊,我姑妈很美,我感觉很多东西都很美,在那茶山上,我的小表姐的两条辫子也很美,至今难忘。真的,她们太美了。我还说,大概我的祖母年轻时也很美。
   接下来,我谈庞德的意大利情结。他走出了美国的精神病院,还是死在意大利。那是死亡之美。谈玛儿的画,这个总带给我创作灵感的朋友,成了我个人的纳西瑟斯情结。这却是生存之美。
   (2010-1-7 JINGWA)
   
   今天在图书馆,多利与我谈现代艺术。什么是抽象艺术?我重复使用了“白马非马”的观点来解释什么是抽象。一个艺术家将一批马好好地画下来需要本事,但花一生的时间去将这些马的形态画下来,在上两个世纪之前起码不算浪费时间,但现在却毫无疑问是在浪费时间。我不提其他美国之外的抽象艺术,我只提JACKSON.POLLOCK 一个人就足够了。我说,你先别对现代艺术的严肃性提出质疑,也许你对现代艺术提出质疑的原因是因为你误解了杜尚的《马桶》,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我们对现代艺术的态度根本就不够严肃。
   (2010-1-8 JINGWA)
   
   我在时间的紧张与精神的浪漫中结束了在图书馆的一周。多利一直在找时间与机会与我交谈。我喜欢这些被提出来的话题。下周一见。
   (2010-1-9 JINGWA)
   
   今天爬山。在伯克利STARBUCKS喝咖啡,吃了咖啡饼。
   晚上回来瞄了一眼JACKSON.POLLOCK的Yellow, Grey, Black(29.5 x 21.5)。跟我今天的心情有点冲突,内心的混乱却在外面世界凸显出安宁。抽象派的表现主义就是着重表现内在秩序的混乱,或叫秩序的丧失或重整。
   (2010-1-10 JINGWA)
   
   多利穿了红黑格子衬衫,我穿粉红毛衣,与黑色短裙。这种相同色调看起来太像是精神病院里的两个邻居了。我没敢说这些,因为毕竟那是上司。可我忍不住告诉自己这些有趣的巧合。于是,我在上书时发现很多有趣的书名,这些都狠狠地刺激了我的创作冲动。我想,我如果一辈子呆在图书馆,我的一辈子将会是怎样的?啊,真不敢想象,那种人生有多美好。与书为伴,比与人为伴有趣多了,也许不算幸福,但绝对快乐。其实,大部分书籍都不适合我读,然而,大部分书籍都适合我去面对。因为,我需要知道其他作家的脑袋究竟在想些什么,尤其女性作家的生命形式,在西方会比东方更能体现生命的价值吗?也许不一定,这正是我想了解的理由。(2010-1-11 JINGWA)
   
   我已经听厌了相同的鸟叫。不是每天有鸟叫就能热爱自然。我听厌了不同的鸟叫时我已经成为另一只鸟了。飞翔中的鸟才是真正的鸟,与我保持着优美距离的叫声才是音乐所具有的自然美。我在想,一个人走动时的身姿如果能快点就好了,那种像影子一样从这里穿过那里只需很短的时间,就像生命,能在一霎那间走到永恒那才可以称之为永恒。永恒,是一种飞翔的姿势,或者停止飞翔的状态。
   (2010-1-12 JINGWA)
(2010/08/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