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家庭教会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金艳明姊妹是我们教会(圣爱团契)的主内肢体,1998年和任畹町一同受洗。由于一些原因,金艳明姊妹目前未能在我们家庭教会中聚会,但是我们是主内肢体,我们为她祷告。现在我们再次重读金艳明姊妹所写的《救救政治犯的孩子!──为刘京生入狱十年而作》和《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我们不能忘记那段日子,我们要为我们的主内姊妹金艳明祷告!
   
   徐永海
   
   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关于《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侯杰(中国北京)
   
   几天来,《保卫孩子》引起了众多的读者的关注,自由亚洲对金艳明做了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还有许多的不认识的人打电话给金艳明,表达他们对一个母亲的敬佩之情。
   
   如果说金艳明的《保卫孩子》表现的是一个母性的世界,那么《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则给我们描绘了一个女性的世界。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思想单纯,生活目的单一的金艳明却偏偏被命运驱使面对如此纷纭复杂、险恶丑陋的环境。
   
   围绕着一个“中国自民党”展现出的是众多变幻莫测的角色。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公安色厉内荏的虚张声势,看到了法庭上刘京生的眼泪,看到了自民党党内“同志”对她的诱供,也看到了徐永海医生、王丹等人无私的帮助。
   
   我同她就稿子的修改做讨论时,我惊讶她思路的清晰,也惊讶他的镇定,更惊讶她处理事件时的分寸,同时还惊讶一个对政治毫无兴趣的女人在艰难时刻的坚忍、警觉和极大的承受力。
   
   大概一个人的承受能力只有在危机的时刻才能充分地展现。一个貌似柔弱的女人只有独自面
   对危机的时候,才会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刚毅。
   
   金艳明的两篇文章为我们编辑中的《生存的权利》增添了夺目的光彩!
   
   emai:[email protected]
   电话:13901107175
   houjie
   [email protected]
   mobile:13901107175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为刘京生入狱十年而作
   
   金艳明
   
     一、爸爸犯了什么罪?
   
     爸爸犯了什么罪?
   
     这个问题从我的孩子九岁起就困扰着他,每当他向我问起这个问题,我心里就一阵阵难受。时间一天天过去,孩子一年年长大,然而这个问题就象那永远解不开的“歌德巴赫猜想”,至今没有答案。
   
     1992年的5月28日,这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从这一天起,我和我的儿子的生活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我的儿子刘晓光的童年因此蒙上阴影。
   
     那天的晚上,刘京生没有象往常一样回家。在等待了一夜后,我预感:刘京生出事了。
   
     第二天,我一一去了我所知道的刘京生的朋友家。但是,他的朋友们似乎都从人间蒸发了。我明白了。半个月后,几个穿着公安绿色制服的人走进我家,向我出示了搜查证,我才知道刘京生的准确下落。
   
     当时,我第一个想法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让我的孩子看到家中被炒的一幕。我马上打电话告诉公婆,决不能让孩子回家。
   
     不懂事的孩子找我要爸爸,我骗他说,爸爸出差了。可聪明的孩子从我的神情上看出了端倪,天真烂漫的脸上蒙上阴翳。
   
     我和刘京生的父母商量后,决定把真相告诉孩子。
   
     晓光知道了爸爸被抓,他哭了,哭得很伤心。象许多天真烂漫的男孩子一样,晓光也有个远大的志向,长大了要当警察,要抓尽天下的坏人。他不理解爸爸怎么一下子也成了坏人。
   
     我无法向孩子解释,因为他还太小,无法理解。我心痛如刀绞,但是,为了孩子,我必须保持冷静。我告诉他,爸爸只是惹了一点小麻烦,很快就会回家的。
   
     我们一同等,等到了1992年的年底,刘京生没有回家,等到了1993年的5月28日,刘京生还是没有回家,又等到了1994年的5月28日,刘京生依然没有回家。
   
     在羁押两年半后,1994年12月14日,法院终于开庭,对$$%中国自民党案件$$%进行不公开的审讯。我作为家属,参加了开庭,刘京生被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各“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十五年”。
   
     那一年,我的孩子刘晓光9岁。
   
     刘京生被判刑,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儿子。因为按照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经验,我的儿子将因为一个反革命的父亲,而从此过上不同于他的同龄人的生活。
   
     刘晓光正在上小学三年级,他聪明好学,活泼好动,喜爱绘画,他画的画被送到西班牙进行过展出。我不敢想象,今后的刘晓光能否还是这个刘晓光。
   
     二、我所认识的刘京生
   
     我是1982年分配到北京公交公司,认识刘京生的。刘京生当时是北京公交公司27路车队的司机。那时我才25岁。
   
     刘京生为人宽厚,风趣幽默,勤奋好学,他身高一米八几,瘦削的脸型很有几分硬汉的气概,是那种能给女人遮风挡雨的男子汉。我对他产生了好感。
   
     1984年,我们结婚了。婚后第二年,生下我们的儿子刘晓光。
   
     事实上,于今想来,我觉得我当时一点都不了解刘京生。我婚前不知道刘京生对政治的浓厚兴趣,我甚至不知道他在那场轰动世界的“民主墙”政治运动中的作为,婚后我才知道刘京生在民主墙时期参加过民刊《探索》,才知道了魏京生,知道了民主、人权这些当时在中国还很稀罕的名词。
   
     刘京生的很多见解对我来说是新奇的,他为我开启了认识人生的另一扇大门。
   
     准确地说,我对政治不是无兴趣,而是不敢有兴趣,是对“政治”的躲避,这种躲避事实上是出于自我保护。
   
     我1957年出生在北京一个满清遗族家庭,我们家族的姓氏就是出于自我保护而改成的汉姓。祖上的磨难我知道得不是很多,但是,从我懂事时候起,我就知道,我于我身边的小伙伴们不大一样。“文化大革命”来临的那一年,我九岁。
   
     童年和少女时期,“政治”留给我记忆是恐怖的,它在我心中埋下了深深的阴影。此后的多年,对政治,我不仅是回避,甚至是恐惧。恐惧所至,以致我对政治组织都采取逃避的态度。说来有时我的朋友们都不信,我竟然没有加入过“中国共产党的预备队”——共青团,不仅如此,我甚至从没有写过申请书。这在我的同龄人中是罕见的。
   
     这很能反映我的心态:抗拒政治。
   
     但是,命运弄人,我竟然嫁给了一个血管里激荡着沸腾的政治热情的人。
   
     与我不同,刘京生的少年时期过得很顺,他的父母都是中国科学院的政工干部,他从小生活优裕,生活的大门向他是敞开的,他的少年时代享有各种的政治荣誉,这培养了他乐观、积极、正直的性格,但是,由于他不明白他生存的并不是一个充满阳光与宽容的世界,所以,这也埋下了他日后走向艰难的政治人生的伏笔。
   
     15年,人生最美好的时期,凭空被剥夺了,我至今不知道刘京生在法庭宣判瞬间的想法,对于我,这无异是晴空霹雳。
   
     宣判之后,很多朋友来慰问我,一些与政治无涉的朋友甚至向我提出“离婚”的建议。
   
     是的,15年的时间,对于人生来说,实在漫长,对于一个没有政治理念的女人,这过于残酷。我理解大家的好意,我也理解世俗的观念,我也在孤寂长夜一人独处时眺望夜空,明月皎洁,星空寂寥,我常在想刘京生此时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父母身为中共干部,青少年时享有太多的政治荣誉,他能理解今天的一切吗。不论别人怎么想,我不理解。
   
     三、孩子心事很重
   
     同样不理解的是我的儿子刘晓光。
   
     刘晓光总是拿着爸爸的照片,痴痴地盯着,然后问我:$$%爸爸犯了什么罪?爸爸是坏人吗?警察为什么要抓他?$$%
   
     我无法解释,因为他完全不能理解政治是怎么一回事,无法理解人生不仅是好人坏人这么简单。
   
     我非常坚定地告诉他:$$%你爸爸不是坏人,他是个好人,其他的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警察为什么抓好人?$$%晓光继续问。
   
     每到这时,我的眼睛开始变得湿润。
   
     孩子没了父爱,我生怕他会因此在心理上出现阴影,所以就加倍呵护补偿他。我特别注意让他多参加集体的活动,不让他感到他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每逢有大型的活动,我都要带他去参加。1992年10月,在北京的官园中国少年活动中心有一个玩具交流会,我听说后,就带他去让他感受和众多小朋友在一起的乐趣。那天有好多的孩子们把自己的玩具和图书带到那里进行交换和买卖,我们没有什么好换的,就到处看。忽然,晓光问我:$$%妈妈,你看,他们这不就是倒买倒卖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他为什么冷不丁怎么冒出这么一句。他又接着说:$$%我爸爸不就是倒买倒卖吗。为什么这些人没事,我爸爸就要被抓呢?$$%
   
     我明白了,在他那个小脑袋里一直在萦绕着什么。他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一直在想着他爸爸的事。我发现这个孩子的心思非常重,什么事都要在心里头转悠几遍。
   
     原来,他在想这样的事,刘京生几年前曾在天外天小商品市场商做过小生意,晓光一定以为,他爸爸的被抓同做生意有关。
   
     我对他说:$$%你爸爸不是倒买倒卖。$$%
   
     $$%那是为什么呢?$$%孩子追问。
   
     我想了想告诉他:$$%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可是,刘晓光并不就此罢休,回到家,他又缠上了奶奶,问:$$%我今天看到好多人去倒买倒卖,为什么警察不抓他们,要抓我爸爸?$$%
   
     奶奶也被问呆了。我向奶奶讲述了去官园的情况,奶奶沉吟一下说:$$%是的,你妈说的对,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有一天,一个邻居来告诉我中国的国家主席逝世了。由于此事当时还没公开报道,所以,她说的时候很是神秘。不料在屋里的刘晓光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声问:$$%谁死了?谁死了?$$%
   
     我当时不耐烦地说:$$%没你的事,老实睡觉。$$%
   
     晓光忽然大哭起来:$$%是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死了,是吗?$$%
   
     我当时心头一震。我明白爸爸在这个孩子心里的地位,同时我发现这个孩子的心思非常重。我赶紧向他解释,死的是个国家主席,一个叫李先念的。他的情绪才平服下来。
   
     刘京生坐牢后,我一直不愿带孩子去探监。因为我总觉得那地方会给孩子的心理上留下阴影。但是在刘京生的再三要求下,一年暑假,我只好带上孩子去了。
   
     一路上,我们都不说话。
   
     我们坐在接待室那扇玻璃后面,沉默着,当刘京生走进来的时候,刘晓光$$%腾$$%地抓起了电话,刘京生怔了一下,在玻璃后面坐下来,慢慢地拿起电话,未及开言,两人都已成了泪人。
   
     哭了一阵,父子俩才相互端详着重又拿起话筒。我发现刘晓光看他爸爸的目光有点异样,他死死盯着他爸爸的囚衣,紧咬嘴唇,刘京生问一句,刘晓光答一句。我提醒他:$$%你不是给爸爸带了好东西,还有好多喜讯告诉他吗?$$%他依旧盯着囚衣不说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