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姜维平文集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来源:RFA
    由于中央政府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不作为,造成目前老百姓的失望和不满,也为偏于东南一隅的薄熙来,留下了花样翻新,不断行骗的巨大空间,为了争取民心,重回北京中南海,近期,他愚弄民意,做出许多不同寻常的举动,比如唱红打黑,房产税,阳光法案,公共租赁房,等等,令人眼花缭乱,非常可惜,维护既得利益的本质决定了它的欺骗性,所谓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即是典型的一例。
   据重庆媒体报道,这次户籍改革,分成两个阶段:2010至2012年,争取新增城镇居民300万,2012至2020年,努力完成建设4000万平方米公共租赁房的规划,将农民纳入住房保障体系,降低农民进城的门槛。预计,在未来十年,重庆将有1000万农民进城成为新市民。因此,重庆的户籍制度改革,将成为中国几十年来户籍制度改革规模最大的一次。
   中国每一项改革的最初发起,都和地方官员有关,薄熙来主导下的这次户籍改革和他的处境和未来的前程密不可分,他是2007年12月1日到重庆任职的,一般情况下,不出大问题,他必须做满4年,即2012年12月1日届满,这就是说,他现在利用重庆媒体狂轰乱炸般渲染的未来前景,在其任职期间,只是画饼充饥,就户籍改革的承诺来说,他们提出的第一个目标刚好到2012年,这不是巧合,这是薄熙来的精心策划,即他将千方百计地先把一部分农民引进城市,做个示范样板,把政绩拿到手,接下来的虎头蛇尾的烂滩子则与己无关。故此,其提出的“土地换户口”是一个骗局和陷阱。
   我认为,在一个农业大国,中国要真正改革,必须大张旗鼓地进行土地私有化,而不是目前的这种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的制度,农民已有的承包年限再长,也无法避免官员假公济私而对土地的占有和掠夺,或许胡锦涛也看出了中国农民问题的实质,但不久前他空喊了几嗓子,却归于失败的所谓“土地流转”成了过眼烟云,道理非常简单,土地名义上国有,实际上是地方官员私有,如果真的划给农民,他们马上就会真正地富起来,那麽,官员能高兴吗?官员不靠拆迁强夺,贪污受贿,靠什麽?因此,薄熙来比明抢的官员还狡猾:用一纸城市户口换走了农民最值钱的东西,那就是,它们世代依附和作为最终保障的土地。

   至于他承诺的“农转非”之后的安置,首先是公共租赁房的建设和大面积推广,主要的问题是,政府上哪里筹集资金做这件事?薄熙来的如意算盘是,农民被城市户口所诱惑,乖乖地交出原有的土地,其中包括宅基地和承包土地及山林,政府可以廉价地把升值潜力无穷的的东西拿到手,再通过海内外招商高价卖出去,而地方官员与不法商人相勾结,从中渔利,大发横财,还捞到一个改革派的时髦头衔。薄熙来则一方面以公共租赁房建设与中央政府伸手要优惠政策,一方面通过民意的压力和中南海要权力。唯独苦了重庆的老百姓,过去是农民,日子是苦了一些,但有土地和房前屋后的菜园子与鸡鸭鱼肉,维持基本的生活温饱,现在呢,是重庆市民了,名称变得洋气了,但吃什麽都得花钱,而且,他们比较熟悉乡下的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进城后会出现一系列新问题:找不到公共租赁房怎麽办?失业了怎麽办?生病了怎麽办?小孩读书,找不到学校怎麽办?城市风气不正,求人办事不花钱根本是不可能的,刚进城的农民上哪找门路,上哪搞到送礼的钱?!
   重庆地方官员的承诺很漂亮,但这些实际问题全由政府包办,能行吗?也许,薄熙来的如意算盘是,农民进了城,有了城市户口的名分,会更加依附于党和政府,但是,目前的政府机关效率低下,官员贪腐严重,是明显的事实,重庆原有市民的各项诉求就得不到满足和回应,何况现在又增加了300万?据重庆市户籍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徐强解释,由于前两年转户的300万农民,大部分已经在重庆市生活工作多年,因此不会产生岗位压力。即便这是实话,那麽“小部分”呢?小部分人搞不好也要出大问题!
   在我看来,公共租赁房很适合低收入群体的需求,但问题有两个,一个是钱从哪里来?现在水涨船高,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盖得房子卖价太高,失去了廉租的意义,卖得太便宜,巨额亏空如何解决?开发公司资不抵债怎麽办?另一个是房子如何分配,由谁分配?这就又牵扯到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那麽,从此后,重庆负责分配廉租房的部门官员就成了最有实权的人了,不仅双轨制为其贪污受贿创造了条件,而且各级官员,包括中央各个权力部门的官员,都会向薄熙来求情办事,谁没有三亲六故,于是,薄熙来立即身价百倍!
   或许,我举出的事例更能说明问题:90年代中期,即薄熙来刚当大连市长之时,他为了笼络民心,提出建设“锦绣小区”的济贫目标,即类似现在的重庆,他设计了一个收入标准,低收入的人可以获得以优惠价格购买廉价房的特权,不可否认,做样子时,确有几个优购者是低保户,但媒体炒热之后,“锦绣小区”很快被官员们弄虚作假,行贿受贿而吃掉了全部房源,据查,薄熙来本人批条子,送人情,以成本价买房的案例就多达50多起!结果,“锦绣小区”一期二期建成了,三期没了下文。总之,大连没有多少穷人受益,只是薄熙来支持的民营企业老板孙某某,发了大财,他创办的新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最初是挂靠在大连中心医院名下的一个小小的个体户,与薄熙来太太谷开来关系密切,谷是他的常年法律顾问。后来,孙某某通过“锦绣小区”等项目建设,低价进地,高价卖房,一本万利,成了资产数十亿的企业集团。它的老板孙某某生前是我的朋友,对一个已去世的人我不想多言,我只想告诉重庆人民,俗话讲,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薄熙来搞得公共租赁房建设,其目的是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征地拆迁,为他豢养的老板和权贵服务;同样的,他搞得所谓“土地换户口”政策,是巧取豪夺农民土地的借口,无异于斩断了他们的命根子!必将给他离任后的重庆留下巨大的隐患!
   据报道,重庆户籍改革的关键,是尝试建立转户居民宅基地、承包地和林地的弹性退出机制。在此重庆推出了一个"三年过渡,三项保留"政策,即转户农民最多3年内继续保留承包地、宅基地及农房的使用权和收益权,在承包期内允许保留林权。同时,农民转户后可继续保留林地使用权,享受计划生育福利政策,在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地经营权之前,保留农村各项补贴。但是3年过渡期之后,农转非农户要交出宅基地、承包地等的使用权。对此,媒体引述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的桂世勋教授的话,他认为,重庆的户籍改革有创新的一面,他说:“过渡,比不过渡强,但是过渡期长短,要因地区因人而异。”我认为,中国农民问题十分复杂,既使如此精心策划,真正操作起来也相当困难,其实,把现有的户籍制度彻底取消,改为登记制度便一劳永逸,谁愿意进城就进,谁愿意离城谁就离,真正地由市场调节,实现公民自由迁徙,这比任何形式的官员恩赐式和命令式的改革都要好,薄熙来为何不敢领天下之先?
   表面上看,重庆地方官员摆出一幅为民做主的架式,其称“为了免除农民的类似担忧,重庆市承诺为转户农民提供廉租房、公租房等住房保障体系,并将其纳入社保、教育、医疗等保障体系”。但实际上,这是由市场经济时代向过去的计划经济时期倒退,这和薄熙来主张唱红歌,读红书,发红信,把毛泽东的巨幅塑像搬出来骗人一脉相承!它不仅造成思想上的混乱,而且进一步造成地域分化和利益冲突,不利于社会稳定。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说得好:我们过去把一切期望寄托于政府,但现实让我们很寒心。政府无法保障每一个人,计划经济时代做不到,现在市场经济就更做不到。故此,夏业良反对重庆的户籍新政策,他指出,“户籍改革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取消户籍制度。如果只是让1000多万农民成为重庆城市户口,他只是扩大城区范围,而且是进行土地置换,真正的目的可以说是一种剥夺。就是给你一个“空头市民”的名分,换取的是农民的土地,这样会造成更可怕的结局。因为我们知道,许多农民的最后保障就是土地。
   面对舆论对重庆"土地换户口"的质疑。重庆市户籍改革领导小组负责人徐强狡辩说,3年过渡期后,不会强制性让农民退出土地承包机制,重庆市的户籍制度改革是匹配完善的土地处置,保障公民自由迁徙和居住的权利。他还信誓旦旦地强调,中国政府对全国耕地面积也有一个明确的"红线",即不得少于18亿亩,每个省市都有保障最低耕地面积的目标。重庆不会言而无信,可是,薄熙来翻脸不认人,朝令夕改的事例在大连比比皆是,百姓深受其害!只要中国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他离职后继任的官员亦会如此。
   正如夏业良教授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中国的法治是由权利支配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转变。这些年来,多少耕地都转为商业或是工业用地,最终转换为土地财政获取暴利的手段。所以,不能轻信政府的承诺,因为政府只是个虚幻的概念,这届政府承诺的,下届政府可能就不承认了。因此,我以亲身经历告诫人们,重庆的“土地换户口”是个陷阱,不信,等几年后看吧!
   2010年8月16日于多伦多
(2010/08/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