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来源:开放杂志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照片说明:左一,姜维平,二,王德明,三,李洪才。 。
   1998年7月,辽宁省鞍山市的玉雕大师李洪才设计,由其艺徒林玉森雕刻了一尊力作,名为“观音显圣”,它刚问世,就吸引了海内外众多收藏家的高度关注。我是1999年9月29日在鞍山市岫岩县亲眼看到它的。接受我的采访的是玉都王府宝玉总厂的厂长王德明,他既介绍了这尊力作的创作情况,又透露了江泽民,薄熙来两人互相勾结,企图敲诈勒索这件稀世珍宝的经过,令我震惊和愤恨。感谢一位好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保留了我的一本日记,如今它的失而复得使我恢复了蒙尘的记忆。

“观音显圣”是一件精品


   王老板时年74岁高龄,身体孱弱多病,行动有所不变,但讲到他收藏的这尊力作时,则双手比比划划,妙语联珠,配合着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很有感染力。他说,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如何,主要首先看材质,“观音显圣”所用的玉料,为一块乳白色的菱形河磨玉,玉石间潜散微量红玉石元素。在玉石资源逐年减少的岫岩,这样的玉料已经不多见了!再看构图:作品由观音、玉龙和祥云三部分组成,高54厘米,宽45厘米,背景是广阔蓝色的天空,云雾缭绕,瑞气升腾,观音菩萨脚踏玉龙,右手持“净瓶”,左手抱“如意”,腾空驾云,仿佛自天外而来,身后祥云朵朵,佛光灿烂。我细心地看到了,观世音好像穿云掠雾,在行进当中,它裙带飘洒,体态优雅,神态慈祥,目视人间,心向众生,端庄安详,栩栩如生。王老板讲到兴奋处,从开锁的橱柜里取出了这件轻意绝不示人的宝物,接着说,你看观音吧,它身边有一只吉祥鸟,口衔一串佛珠,脚下的白龙在层层云朵中,昂首舞爪,摆尾飞腾,真是活灵活现啊。是啊,虽然我是外行,但作品构思巧妙,优美壮观,工艺精湛,玲珑剔透,匠心独运,是公认的,我禁不住赞叹几声!王老板一边兴冲冲地打开了作品背部装有的形同作品的白炽灯,立即接通电源,云蒸霞蔚,顿生异彩;一边感叹再三说,树大招风啊,不瞒你说,江泽民和薄熙来都看好了,想不花钱把它请走,没门!他还说,北京大学地质系宝石研究室主任王时麒教授观看后,赞其为“堪称绝品”。1998年7月,“观音显圣”参加了由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等四个单位联合举办的庆祝香港回归一周年“世界华人艺术大奖赛”,获得了优秀作品奖。就是这样的绝品,当官的老爷们想利用权势,巧取豪夺,你说,观世音普薩能答应吗?!王老板的脸色铁青灰暗,混浊的眼珠里亮起了怒火,我禁不住笑了!

王老板和李大师


   别看王德明才是一个民企小老板,但他和岫岩玉都的美名连在一起,就非同一般了!岫岩归辽宁鞍山管,鞍山有海城,那里出了不少在北京耀武扬威的中共高官,比如李铁映就是80年代初在海城起家的,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原沈阳市长,大贪官慕绥新等赫赫有名的人物,其原籍也在此处,故王老板和许多鞍山海城的大亨一样,在京城都有大把的朋友!
   据报道,在全国“名牌矿业城市”命名活动中,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曾正式被中国矿业联合会命名为“中国玉都”称号。这个活动是由国土资源部中国矿业联合会举办的,共有国内10多个城市参与评选。经考古证实,岫岩玉早在1万多年前就开始被开采利用,距今5000年至8000年前的红山文化中岫岩玉就广为流传,距今2000年前的河北满城汉墓中就出土了大量岫岩玉制品。 多年来,岫岩以玉富民,琢玉兴县,玉业已成为岫岩重要的支柱产业。全县境内拥有玉雕加工厂点3000多家,从业人员10万多人,玉雕工艺品已发展到7大系列上千品种,产品远销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全县已建立10多个玉雕专业村,八大玉雕专业市场,生产销售总量占全国同行业总量80%以上。而王德明就是其中的靠玉石生产经营先富起来的老板之一。
   我1999年认识他时,他在岫岩最大的玉都市场里是大哥大。那里共有94家门市店,他独占了7家。除了他儿子王某经营的盛某宝石玉雕工艺品厂比较大之外,还有其他亲友搞的生意均相对小些,但不论如何,他们的温饱都没有问题。这一点在被称为满族贫困县的岫岩,已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或许正因为王德明出身于贫寒之家,虽然致富发财,也难改正直刚毅,嫉恶如仇的本性,故令我印象深刻。
   他还给我介绍了玉雕大师李洪才,他和王老板一样纯朴善良,但对有关江泽民和薄熙来的恶行不置一词,这说明他深知祸从口出的危险。那年,他刚好58岁,身体虚胖,对人态度谦恭,言语迟缓,语调绵软,与温润朗透的岫玉相似。王老板与他合作多年,很了解他。他说,他17岁就进了岫岩玉器厂认师学徒。后来又到北京玉器厂深造,向玉雕高手刘鹤年、珊瑚花卉高手李仲三及以仕女人物玉雕见长的陈长海等大师学艺。北京归来,他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文革中,他遵照省里领导的指示,带领车间创新小组,用岫玉雕刻了毛主席的手写体诗词《满江红》与毛泽东的半浮雕头像,镶嵌装帧后送到了北京,毛泽东见了,满面笑容地收下了。据称,此后他的雕刻技艺日臻成熟。李大师并不认为这是巧取豪夺,反倒深感荣幸,但这种价值观,作为同时代人的王老板却不能接受。故当李大师讲述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往事时,王德明一言不发,略显倦意。
   我知道李洪才的很多头衔,他的作品曾获“辽宁省工艺美术老艺人代表大会十佳产品奖”,其被称为一号的玉雕作品“俏色蝈蝈笼”,震动一时,比如,它高不足30厘米,重不过500克。但蝈蝈笼的上千根竹条被镂空之后,他能从小小的笼眼里,伸进雕刀刻出两朵牵牛花和画出两个伏栖取食的蝈蝈。这极具功力,令人叹服。 他的另一个获得“辽宁省创新杯一等奖”的“七品芝麻官”的作品同样绝佳。王老板说,他创作的“官”头,用手一摇竟能摇上足足5分钟。其巧妙的机关在于,他的脖子伸进肚子里成为悬棰,又通过两个顶尖挤在衣领上。 他利用空气压力的原理雕刻成的“双心壶”,使壶心分为两半,都能旋转着通向壶嘴,一壶能倒出两种酒;壶盖密封,一边留一个小孔,手捂则酒藏,手松则酒出,同时还伴有蜂鸣声,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但出神入化,精美绝伦的惊世之作,还是震怒了江泽民的鞍山玉佛。

江泽民怒斥鞍山玉佛


   说来话长,1960年7月,岫岩县玉石矿的矿工们在瓦沟东场子采矿场,意外地发现了重为260.76吨的玉石王。它玉体璀璨、晶莹、色彩斑斓,是难得的稀世珍宝。地方官上报国务院,周恩来指示说:国宝不可多得,一定要保护好。但江泽民当政后,统治失控,1992年鞍山市的地方官下令由政府出资,把玉石王运到了鞍山市。并邀请中国著名玉雕大师 李博生和姜文斌等专家创意,由岫岩玉器厂的高级工艺师李洪才、北京玉器厂高级工艺美术大师孙森具体实施设计,拟把玉石王雕琢成世界上最大的一尊玉佛,成为鞍山招商引资的力作,为此,他们斥巨资建造了一座气势宏伟的玉佛苑,玉石王的正面是一尊顶天坐莲的释迦牟尼大佛,背面是普度众生的大慈大悲的渡海观音, 结果真的给地方旅游业带来了经济效益,每天吸引了众多南来北往的中外游客。显然这是一件好事,但问题并不简单。
   大佛建造过程历时多年,几经周折,当地有一个老红军姓杨,战争年代是个文武双全的女战士,她激愤地写信给江泽民说,鞍山的地方官搞封建迷信,不敬马列敬鬼神,江泽民看了报告,气炸了肺,怒斥鞍山地方官是败家子,要调查严办,但他不知道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僚,别看级别低,但口袋里有的是银子,早把李铁映等人喂得肥肥的,故李副总理亲自说情,鞍山地方官得以平安无事,他们私下商量了一个新办法,让处级干部陈某某当玉佛苑的总指挥,此人时年半百,与原鞍钢党委书记王鹤寿是好朋友,两人文革中是狱友,有生死之交,故底气十足。他立誓建成大佛,其承诺,如再出了问题,激怒了江泽民,不推不躲,全部责任一肩担,但他心里有数,对官场的腐败了如指掌,于是多次前往北京,通过李铁映等高官摆平了江泽民。贪婪成性的江泽民,只要张开了蛤蟆嘴,吞足了银子,就把党纪国法,马列主义忘得一干二净。为了遮人耳目,他暗示和操控其它中共高官去给落成伊始的玉佛苑捧场,他自己则稳坐京城装作不知情。地方官员们绞尽脑汁,大散银两,又是通过李铁映等人,把中南海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李鹏、朱镕基、姜春云等先后请到了辽宁鞍山,并带他们来到玉佛苑参观玉石大佛。
   此前,鞍山专门请赵朴初给玉佛苑题了名字,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费孝通参观玉石大佛后,也欣然命笔题书了“中华国宝”。这等于说,它走进了合法化经营的第一步。赵朴初不言“寺”而叫“苑”,就是表明它不能开光,不设和尚,不烧香磕头,只作为文化旅游景点,故蒙混过关,殊不知只要江泽民没意见,谁愿扫地方大员的兴致?!据王老板和李大师透露,朱镕基看了大佛一言不发,脸色平和,李鹏看了玉佛苑连声赞叹,说:快给我和玉佛照个像吧!姜春云讲了一句话:玉石好,设计好,讲解得也好!这些等于肯定了地方官的举动,从此陈总指挥成了英雄。1997年11月,玉石大佛被评为世界吉尼斯之最,轰动了全世界。
   其实,创作这尊大佛,并真正给鞍山带来效益的人是李洪才大师,王老板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那些当官的人懂个啥?重260.76吨重的玉石王,跨河越岭运抵钢都鞍山,不容易啊!将玉石王刻成大佛,并建成一座玉佛苑,工程在全国范围内招标。于是,打算对世界珍宝操刀弄笔的能工巧匠纷至沓来。经过几个回合的反复较量,当初李洪才主持设计的方案闯关夺标了。1994年4月9日,他带着50多名技工,扛着行李卷、拎着锅碗瓢盆,住进了简陋的工地。因为玉石大,品相绝,世上独此一块,故只许成功,不能失败,这事涉及50万岫岩人的脸面和荣誉,李洪才整夜不眠。 李大师说,还好,玉石王由重型吊车高高提起又放下,落到玉佛苑奠基处的底座上,稳稳当当,恰是最合理的放置。它被一层层的跳板围起来,外皮慢慢地被剥去了,露出黑、绿、白、褐等六种颜色的胴体,正面是黑色的,正好与黑脸的释迦牟尼坐像相符;背面是白色的,正好适合雕刻观音菩萨的立像。他们认为是天生的材料,立即奋力打造。
   不想,8月6日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搭起的跳板中有一根过朽的横杆忽然“咔嚓”一声折断了,正在聚精会神工作的李洪才与4名技工,从6米多高处的地方摔向地面,那里布满了带刺的石渣,结果,4名技工全部受伤,有的断了11根肋骨、有的严重脑震荡、有的腰椎骨折。唯有身材矮胖,体重最沉的李大师只受了一点点皮肉擦伤…… 他说,是观世音普萨保佑了他。所以他在完成了玉佛之后就又精心创作了“观音显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