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匣子说话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世人若是有问曰: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某则直截了当斩钉截铁理直气壮毫不含糊且一言以蔽之地答道:马克思主义就是共产魔教主义也。

   那么,世人或许进而又问曰:共产魔教主义又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某则进一步又答道: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近一百多年来马克思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借以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无何有之乡的异端邪说。——不过,马克思们称之为“意识形态”或“理论武器”。

   诚然,若要切实论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这么一个命题的真实性,即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回答:为什么说“马克思主义就是共产魔教主义”?又为什么说“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近一百多年来马克思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借以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无何有之乡的异端邪说”?那就并非易事了。

   如所周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这个命题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世人或许都是认可的吧。至于为什么要将其中的“共产主义”换成“共产魔教主义”,并说“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近一百多年来马克思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借以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无何有之乡的异端邪说”的呢?那么,说起来可能真就有些话长了的,故此且听慢慢分解,一一道来。

    ﹡ ﹡ ﹡ ﹡ ﹡

     概括起来,之所以说“马克思主义即产魔教主义”,而“共产魔教主义亦即近一百多年来马克思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借以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无何有之乡的异端邪说”,则主要有如下四个方面的原因:

(一)

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其罪孽千条万绪,但归根究底,就是一句话:反对人性

    ……(请详见《一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二)

马克思们为了反对人性又炮制了阶级论,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置于阶级主义阶级斗争即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的基础之上,并将其“共产主义革命”魔幻为“无产阶级革命”即“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将其“共产主义专制制度”魔幻为“无产阶级专政”即“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及其他一切非无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进而妄图通过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大规模的、群众性的、急风暴雨式的、你死我活的、腥风血雨的、惨绝人寰的、灭绝人性的阶级主义阶级斗争即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而达到其最终消灭一切阶级亦即毁灭全人类之目的

   ……(请详见《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

共产主义乃马克思梦呓甚至恶意捏造的产物,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将来则更不可能有,纯属无何有之乡,就连那海市蜃楼也都够不上边儿的,故而只能是魔教幽灵,是怪力乱神,是异端邪说

   ……(请详见《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

马克思乃人类历史上“世界大战”之始作俑者、总缔造者、总设计师及总祸根,而且,更荒唐也更可恶的是,马克思竟然将其争霸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人类的“世界大战”魔幻为赤化整个世界以解放整个人类的“世界革命”,从而一手挑起了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与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之间,亦即异端邪说与普世价值学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业已危害人类一百多年并导致数亿人非正常死亡

(1)普世价值观之天敌

   如所周知,所谓西方文明,其实不是别的,就是自由主义和民主宪政,以及以自由主义为核心为灵魂的市场经济,亦即合乎人性的价值观及社会价值体系,总之,西方文明的核心就是民主自由主义之普世价值观也。

   由于西方文明的兴起,到1848年时,全世界几乎每一百年当中所创造的全部生产力就要翻一番。“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使,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有这样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呢?”(《共产党宣言》)应该说,这正是当时的马克思所能看到的西方文明业已带来的社会效益,只不过他却故意要把产生这种社会效果的原因归咎于什么“法术”或巫师的“符咒”。而这个“法术”或“符咒”,其实不是别的,并且根本上说也并非马克思所诅咒的“资本、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而是在自由、有序、文明环境条件下的基于人性亦即基于个人主义的“个人的生存竞争”;并且,这也正是西方文明的真正伟大的价值所在。但只是不知道马克思是装傻还是真傻。中国曾流传一则笑话,说是一位土军阀头子被邀观看部下的篮球比赛,当他看到赛场上十来号运动员为争抢一个篮球而卖力地东奔西跑难分难解时,他火了,大吼道:你们吃饱了撑的!一个篮球有什么好抢的?我回头多买几个来,一人发一个,不就得了嘛!——于是拂袖而去也。马克思大概不至于“土”到这个程度吧。不过,他反对“个人的生存竞争”,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马克思之所以要发明共产主义,根本上说,不就是为了用霸道的无序的野蛮的荒谬的血腥的基于魔性亦即基于共产魔教主义的“阶级主义阶级斗争”,来取代在自由、有序、文明环境条件下的基于人性亦即个人主义的“个人的生存竞争”么?

   西方文明本源于西欧。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以及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促使欧洲人特别是西欧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推翻了君主专制主义的政治统治,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普及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基本的价值观念,使理性渗透到了人们的一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日常生活之中,乃至于人人都有资格有权力以独立法人身份参与各方面的生存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几乎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潜质潜能,真正实现了人能尽其才。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文明可以概括为自由主义(或个人主义),或者说,西方文明的本质就是自由主义,而自由主义在社会政治领域的表现形式便是民主主义即民主宪政。与此同时,在通过立法进一步强化私有制与私有观念的基础上,促使私有财产——不论动产或不动产——资本化,货币化,股份化,数字化,社会化,乃至国际化了,从而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作为人类文明基础的私有制度,进而也就大大解放了或曰激活了私有财产,大量的私有财产以资本的形式进入市场自由流通,作为个人生存竞争的本钱加入市场自由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私有财产作为生产要素在生产及再生产中应有的积极作用,真正做到了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同时社会分工、商品生产、商品交换、市场经济及国际贸易等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和提高。又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文明也可以称之为资本主义。而这资本主义其实就是自由主义在社会经济领域的表现形式,故而又可以称之为自由资本主义。那么,也正是因为这自由主义加资本主义而成的自由资本主义的兴起,自欧洲到北美洲相继出现了一批又一批以“天下为公、主权在民”为国体、以“民主宪政”为政体的真正意义上即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并崛起了一个又一个安如磐石,炽如炎火,兴旺发达,欣欣向荣的经济强国,谱写了人类文明史上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和社会人性化的崭新而宏伟的篇章,掀起了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创立了人类社会现代文明。并且,这种现代文明在美国发展最完善也最彻底,并促使美国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一大强国。美国崛起以后,很快便取代西欧成了全人类民主自由主义的灯塔,成了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中流砥柱,为此,法国还特地赠送美国一尊巨大的自由女神铜像以为纪念。进入二十世纪以来,特别是所谓“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大力推动下,全世界至今已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实现了不同程度的自由和民主即西方文明。因此,西方文明亦称欧美文明,西方型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亦称欧美型政治经济发展模式,而西方文明所覆盖的地方则可以统称文明世界或自由世界。

   诚然,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也源于西欧,但是并不属于西方文明,而只不过是西方文明形成发展进程中所必然产生的一堆有巨毒的“三废”垃圾,甚或可以说,是西方文明的“反物质”,是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中一股不大不小的逆流。其“精神领袖”代表人物卡尔•马克思面对着方兴未艾的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却万分惊恐,在进行百般诅咒的同时,还千方百计地不惜采取各种极端措施进行阻挠和破坏,甚至必欲彻底除之而后快。他本不相信宗教,说宗教是“鸦片”,可他却躲在阴暗角落里苦心孤诣地炮制共产魔教——“海洛因”;他也不相信造物主,可他却坐在自己的安乐椅上能臆造出一个神化乃至魔化的“无产阶级”即“阶级神”,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又臆造了“社会神”、“国家神”、“党神”——“神党”即魔党,最终无非是神化且魔化他自己,他比上帝还上帝;他也不相信有超脱生死的所谓“彼岸世界”,可他却如醉如痴眠思梦呓一个无私性——无私欲——无私有制——无阶级——无社会分工——无商品生产——无商品交换——无市场经济——无“三大差别”——无“个人的生存竞争”的无何有之乡“共产天国”,并妄图应用他领导的由他自己臆造的无产阶级的暴民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来强迫与驱赶此岸世界的人统统地乖乖地进到那里面去;他明明知道“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共产党宣言》,下同),可他却认为“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巫师那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只能交给他的“阶级神”及“社会神”来支配了,并不自量力地要带领他的“神阶级”去充当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及自由民主制度的掘墓人;而且他这里所诅咒的所谓“法术”不是别的,恰恰是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和社会人性化,或者说,恰恰是民主自由主义。也正如他自己所揭示的那样,资产阶级的目的就是要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自由世界,因而“起而代之的是自由竞争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资产阶级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 ,“资产阶级除非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使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革命化,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制度,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如此等等。可见,马克思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所以总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他口口声声地称“解放全人类”,可他却南其辕而北其辙,居然采用所谓以“彻底消灭私有制及私有观念”即反私性→反人性→反人类为其最终目的,而以怪诞不经且荒谬绝伦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为其达到最终目的之基本手段,那么,除了“毁灭全人类”之外,不可能有别的什么结果;他似乎也非常清楚“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以及私有财产是“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可他却妖魔缠身,鬼迷心窍,顽固地坚持要由他领导他自己臆造的那个“无产阶级”去向坚持走民主自由主义道路且领导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资产阶级进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即以消灭私有财产为目的的暴力革命即暴民革命,“推翻那些使人成为受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马恩全集》Ⅰ-10)才能达成“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且又恬不知耻地公然承认“的确,正是要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