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主的真实含义]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的真实含义

民主的真实含义
   
   南郭点评:神学家聂布霍尔指出:‘人的正义倾向使得民主成为可能;但是人的践踏正义的能力使得民主成为必要’。托克维尔之“一个国家内地方和团体的高度自治是一个民主体制内自由的基础”之论确实是至理名言。
   
   民主作为一种公民理想,作为代议机制和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可以视为一种政治制度,对自由选举的民主政府施加宪法的限制。有人认为民主实际上意味着自由,甚至自由主义或个人主义,法律必须保护(民主的)个体对抗(民主的)国家。真实的民主,是某种代议制好政府的政治正义、平等、自由和人权的自然混和物。民主概念的发展大体经历了四个阶段:

   
   柏拉图认为‘民主是穷人及无知者对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和富有知识的人的统治。在依知识或意见统治中,民主仅是依意见统治因而相当混乱无序’。亚里士多德则认为‘好的政府是综合各种因素,经多数人同意的少数人统治。少数人必须是杰出优秀的贵族,但是多数人可以通过教育和财产而培养贵族理想品德,获得合格公民身份’。
   
   马基雅佛利认为‘好的政府是混合的政府,但是民主的大众成份实际上可赋予国家巨大的力量。保护所有的人的良法,除非臣民们变成积极的公民,集体制定他们自已的法律,并不是足够好的法律’。从道德上论辩:人作为积极的个体,是事物的创造者和塑造者,而不仅仅是个受制于传统命令服从法律循规蹈矩的接受者。从谨慎上论辩:一个受其人民信任的国家是一个更强大的国家;由公民组成的军队或民兵为捍卫他们的祖国总是比雇用军或谨慎的专业军队更加积极。
   
   芦梭认为:‘无论其教育或财产多少,任何人均有权对公共事务,按其自已的意愿做出决定’;确实,任何正常,简朴,不自私和自然的普通的人,根据他们自已的经验和良心,比那些生活在人为制造的社会等级高层受到过度教育的人,能更好地理解公共意志和公共利益。
   
   约翰密尔和托克维尔均认为:‘所有关注公民个体利益的人均可参与政治,但是他们必须相互尊重每个公民的权利,这种权利是在既定的法律秩序中被定义,保护和限制的’。这便是现代民主的基本含义。
   
   2010年8月1日第23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民主的真实含义
   
   Bernard Crick [1] 郭国汀译[2]
   
   
   
   民主一词对翻译家并无任何难题。它已原封不动完好无损地从希腊引入每一种主要语言。歌德之《浮士德》中的鬼魂引导福斯特博士至真实的灾难,当然通过将圣约翰福音圣经中第一行误译成戏剧性提词。不变的圣词民主可以导致足够的麻烦,因为当它被翻译入各种不同的文化,为各种目的作多种解释,可以对所有的人意指所有的事物。
   
   人们期望有个民主的基本真实含义或一个确切的定义。无论语言还是社会组织均不能如愿。1962年菲内尔(S.E.Finer)写了一本书叫做《马背上的人》他列举了六个军事专制独裁者用于装饰其政权的官方头衔:
   
   纳赛尔 总统式民主(presidential democracy)
   
   Ayus Khan 基本民主(basic democracy)
   
   苏加诺 指导性民主(gaided democracy)
   
   佛朗哥 有机的民主(organic democracy)
   
   Stroessner 选择性民主(selective democracy)
   
   Trujillo 新民主neo democracy
   
   嘲讽此种狡猾的机会主义很容易,但是广义而言,前三个几乎纯属暴政,其馀几乎皆依赖暴力和恐怖统治,其中有三个国家至少在其绝大多数居民中获得占压倒多数者支持。
   
   菲纳尔仅列举了军事专制独裁政权。苏联,中国及其同盟或傀儡国家均一本正经骄傲地宣称他们是‘人民民主’。他们相信工人阶级应当被解放,在革命过渡时期直至实现无阶级社会,应当统治其他阶级,实行人民的统治—民主。无论共产党精英实际统治对任何异议者多么不宽容,也不论他们是多么独裁及滥用权力,他们是通过大众权力和不满而堀起,最终依赖大众支持,正如幸运地证明,苏联帝国失败的原因;幸运地亦即如果你关注自由和人权以及多数同意的民主;或如果你自满地相信自由和民主是密不可分的。他们应当是密切相关的,但他们不是。
   
   当然,我们都可以嘲讽那些滥用‘民主’的军事独裁者和其他专制者,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确信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体制下,使用该术语几乎意味着我们想要的任何所有的事物都是光明和美好的:民主作为一种公民理想,作为代议机制和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要求对该术语下定义,许多人将会说“多数统治”,但是极少人会将民主等同于正义或权利。例如,以死刑为例,由于各种理由,英国政治家对赞成死刑的公共意见置之不顾而废除了死刑(南郭点评: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全部强烈支持死刑,中共刑法可判死刑的条款至少有77项,朝鲜刑法有49条涉及死刑;俄国1917年‘二月革命’后本来业已废除死刑,但‘十月革命’后立即恢复死刑;阿富汉王国于1965年废除了死刑,但1978年阿富汉共产党在苏联支持操纵下夺权后立即恢复死刑。因为共产党政权全部奉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暴力革命,视人命如粪土)。如果我们是民主的话,它是一种议会民主。美国政治家从多数角度看有更多的民主。因此,需要具备某些条件,一个社会或某一政府体制,才能称做真实的民主。
   
   有些人认为民主实际上意味着自由,甚至自由主义或个人主义,法律必须保护(民主的)个体对抗(民主的)国家。托克维尔部分误导了19世纪的美国,将民主看作几乎是平等的同义词。反之,卡内基(Andrew Carnegie)在其最畅销的《胜利的民主》书中用民主来赞杨一种高度机动的自由企业,市场社会,大不同于富有,而全部用于证明进化铁律驱动的天才的产物。贝文(Ernest Bevin)说1930年代有一个贸易联盟,它不是一个民主投票后的少数质疑多数的决定,他从一个冒犯的兄弟那接到了一个同等真诚和含糊其辞的回答,民主意味着他可以说他喜欢的什么,如何,何时,甚至反对变更总工会的多数。民主可以视为一种政治制度,对自由选举的民主政府施加宪法的限制。(最受欢迎的但历史上难以置信的通常纯属修辞性的)与宪政民主对应的是‘人民主权’或‘普遍意志’观念,它优越于律师们解释的形式上的宪法限制。对有些民主而言,意指‘一人一票’,对其他人则是‘加上真实的选举’。广义上言,包含所有这些习语,民主可视为一种食谱作为某一可接受的系列制度,或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其中‘民主的精神’至少变得与民主制度的特点同样重要。有些人认为此种生活方式的特征根植于行动而非言语:人民在友谊,言说,服装,娱乐各方面均民主地行为行动,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
   
   人们时常听到好心的自由主义者说‘至少共产党主张民主’。但是问题在于他们过去的民主,在历史意义上的多数同意,在广泛民意基础上的统治,用某种所需的体制,与旧的专制不同的运动激励群众。这些政权不再受古代农业社会及权力精英的普世原理管治。‘让睡着的狗躺着’;正象邓尼森的诗中所言‘人来人往,但我将永恒’。现代专制独裁者和伟人对于其人民的需要,同意制定法规,无论是自然的还是诱导的。
   
   因此,我们不必急于得出结论,真实的民主,是某种代议制好政府的政治正义,平等,自由和人权的自然混和物。因为此种易变的成分会不时不稳定,除非仔细地采取措施并监督混和:‘好政府’或‘社会正义’ 即使在最佳自由意义上是否明确的民主?或许并非如此,托克维尔在1830年写道:民主有必然性,但是应提防‘多数暴政的危险’。也许他关注‘自由更盛于民主’。但是即使托马斯杰佛逊在晚年亦强调‘一个选举产生的暴政,并非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公民自由的伟大捍卫者奥利佛温得尔(Oliver Wendell Holmes)曾嘲讽地指出‘民主是百姓想要的’;约翰密尔(John Stuart Mill)的《论自由》和《代议制政府的思考》是现代世界两本重要着作,他相信每个成年人应有投票权,但只有在经过强制中学教育且有时间参与的情况下为之。今天美国和英国政治日益大众化:求助于公共意见更盛于有条理的政策的理性概念。政治领导人可以高喊‘教育!教育!教育!’但是他们热衷于操纵传媒,食言,煽情的口号,而非理性的公开辩论,密尔也难以承认他们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民主人士的产物。如今我们的媒体混淆或虚假搅乱公开碰巧发生的利益与旧的公共利益概念。
   
   ‘民主’可以是一个混杂的且经常纯属修辞的词,当然它不是一个包含或压倒所有其他价值的单一价值,但是我并不是说我们生活在‘疯狂的茶党’世界。它有某些限制,但是这些限制可以从历史上四种惯用法中发现‘民主’所附之真实含义。这些我们必须作简要解释,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文明和希望的根基,并将保持该文明甚至或许(如19世纪所期望)发展之。当我们考虑他们时,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是否在谈论某种理念或理论;或某种对其他人的行为;或某特定法律制度的安排。民主可以涉及所有这些概念或遂个分别涉及。
   
   民主的第一种惯用法可以从古希腊,柏拉图对民主的攻击,及亚里士多德的高度合格抗辩中发现。在希腊语中,民主是由demos(暴民,许多人)和kratos(统治)组成,柏拉图攻击民主是穷人及无知者对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和富有知识的人的统治。其根本区别在于知识与意见。民主仅是依意见统治因而相当混乱无序。亚里士多德并非全盘彻底否定民主,他修正柏拉图的民主观点:好的政府是综合各种因素,经多数人同意的少数人统治。少数人必须是杰出优秀的贵族,但是多数人可以通过教育和财产(他认为教育和财产是获得公民资格的前提条件)而培养贵族理想品德,获得合格公民身份。民主作为一种理论或理念,不受贵族的经验和知识原则的检验;相信由于人在某些事情上的平等,他们在所有方面均平等,是一种谬见。
   
   民主的第二种惯用法可在罗马共和国,马基雅佛利之《论道》,17世纪英国和荷兰共和国及早期的美国共和国中发现:正如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好的政府是混合的政府,但是民主的大众成份实际上可赋予国家巨大的力量。保护所有的人的良法,除非臣民们变成积极的公民,集体制定他们自已的法律,并不是足够好的法律。这种理论既基于道德的也基于谨慎的考虑。道德的论辩强调:罗马多神论和新教主义均有一相同的观念,人作为积极的个体,是事物的创造者和塑造者,而不仅仅是个受制于传统命令服从法律循规蹈矩的接受者。但是谨慎的论辩侧重:一个受其人民信任的国家是一个更强大的国家;由公民组成的军队或民兵为捍卫他们的祖国总是比雇用军或谨慎的专业军队更加积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