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杜绝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三项原则
·郭国汀律师系统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论文目录
·郭国汀中共政权已经彻底流氓化
·中共是极端残暴下流无耻的流氓暴政 郭国汀
·怀念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杨天水/张林
·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及专制暴政与人种信仰关系的论战 郭国汀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我的退党(社)、团、队声明
·从中共控制媒体看中共政权的脆弱
·关于加国公民起诉江泽民罗干李清王茂林案的宣誓证词(英文)
·中共极力扶持缅甸军事专制政府及苏丹专制暴政
·请胡锦涛立即停止疯狂攻击郭国汀律师的电脑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申曦(曾节明):剥胡锦涛的画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36)中共司法体制批判
·从人权律师的遭遇析中国人权的实际情况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中共专制暴政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堆积如山?
·中共勞教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野蠻的制度
·马亚莲案与废除劳教制度
·郭國汀談中共勞教制度下的性酷刑
·郭國汀談萬名公民提出廢除勞教制度建立叻ㄐ袨槌C治法
·郭国汀:违宪、违法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南郭点评:共产主义实质上是一种宗教,共产党本质上属邪教犯罪组织,宗教信仰是共产主义的天敌。从马克思诋毁宗教是 “引入走上邪路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是“人民的鸦片”,到列宁咒骂“有关上帝的每一个观念,每一种宗教都是十足最危险卑鄙可耻的观念,都是最可恶的恶劣影响。即使数百万的罪孽、猥亵肮脏的行径、粗野暴行漫延,也远比狡猾的上帝精神观念的危险性小得多”,至毛泽东诅咒 “宗教是毒药”,红色高棉的宗教灭绝屠杀,三十致五十万穆斯林及五万九千至六万名佛教信徒被波尔布特屠杀;斯大林毁掉了莫斯科几十座教堂;齐赛斯库推毁了布加勒斯特的历史中心;中共文革彻底摧毁一切宗教社团,毁掉无数无价之宝;中共对“一贯道”采取宗教灭绝政策,打压家庭教会,疯狂镇压迫害法轮功。可见共产党政权均仇恨宗教,因为宗教信仰是共产党的天敌。
   

   2010年8月22日第234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32.列宁与宗教迫害
   
   克兹查诺夫斯基回忆说列宁曾告诉他:“在高中五年级时(16岁)我已经愤怒地与所有宗教决裂,我扯下脖子上的十字架将它扔进了垃圾箱。”[1]“电将取代上帝。让农民向电祈祷,他们将感受到中央政府远比上帝的权力更大”,1918年列宁在与卡拉辛讨论俄国的电气化时如是说。[2]列宁视宗教“为一种精神压迫的形式”,并不加思索地重复马克思之“人民的鸦片”说。[3]1905年他说“我们要求完全分离教会与国家,以便完全用意识形态战胜宗教的迷雾,唯有意识形态武器,与我们的媒体和我们的话语(才能胜任此任务)”。[4]列宁咒骂“有关上帝的每一个观念,每一种宗教都是十足最危险卑鄙可耻的观念,都是最可恶的恶劣影响。即使数百万的罪孽、猥亵肮脏的行径、粗野暴行漫延,也远比狡猾的上帝精神观念的危险性小得多”. 列宁承认:“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是基督徒又是共产主义者,因为马克思主义继承了世俗理性主义传统”。
   
   布尔什维克党一撑权,随即颁布了一系列法令没收教会财产,立即与东正教会的关系恶化。列宁下令逮捕了许多神父和主教。例如:1918年2月5日,苏联政府颁布政教分离,教会与学校分离,没收教会财产的命令;1922年2月23日,先由列宁批准,后由政治局通过,苏共颁布一项政令:强制没收俄国教会所有有价值的财产。于是由党干、秘密政治警察组成的小组,对全俄教会展开大规模强制行动,神父们被迫愿意交出所有的财宝,但拒绝交圣餐具,结果他们全被逮捕;1922年2月26日,苏联政府假救助饥民之名下令没收教会一切黄金,银器,钻石等珍宝。
   
   1922年3月19日列宁给苏共政治局写了一封长达六页的信强调:“不得复制,政治局委员应当对本信作出评论”,“要充分利用契那亚枪杀信徒事件,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立即没收教会的几十亿金芦布,唯有此时,大量农民已饿得不能再反抗,所有这些饿以待毙相互吃人的数百万饥民使整个国家陷于灾难…值此各地数百万人处于饿死边缘数百上千人暴尸街头,吃人现象普遍出现之际,现在,也仅仅是现在,我们能够(也必须)采用强制毫不留情的手段,将所有教会财产没收…我们可确保有数千万金卢布(想想那些神父有多么富有),没有此种基金,没有国家能够正常工作,没有特殊经济建设能够进行;也不可能捍卫我们的地位。我们必须将这些数千万(甚至数十亿)金卢布,不惜一切代价撑握在我们手中。”[5]
   
   1922年3月-5月,根据列宁的指令,参与契那亚暴动的神职领导人全部被处决。在彼得堡77名神父被捕,4人被杀;在莫斯科148名神父被捕,62人被处决;在缔科宏教堂被严密监控。[6]
   
   俄国教堂由1905年的80000座,减少到1950年的11525座,其中还包括二战期间斯大林因求助于教会而重新开放的。1936年仍服务的20000个教堂和清真寺,到1941年时仅剩下不到1000个;官方登记的神职人员降至5665人(半数是在新吞并地区),而1936年时仍有24000人。共有14000至20000名神父被枪决。列宁曾指令:“枪毙越多反动牧师和反动资产阶级越好!”列宁建议政治局下令:“审判沙亚反叛事件,应当在最快的时间内审结,应当枪决最大数量,最有影响力和最危险的神父。如有可能,在莫斯科和其它精神中心也应举行这种审判。”[7]此后教会变成欺骗国际社会的装饰并被秘密政治警察大量渗透。
   
   [1] Krzhizhanovskii, G.M. Lenin: Tovarishch, Chelovek, 6th edn., (Moscow, 1987) p.212.
   
   [2] Liberman, S.L.Narodnyi Komissar Krasin, in Novyi Zhurnal. No.7. 1944.p.309.
   
   [3] PSS.Vol.12.p.142.
   
   [4] PSS.Vol.12.145.
   
   [5] PSS.Vol.45. pp.166-167.
   
   [6]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126页。
   
   [7] Rtskhidni, f.2. op.I.d.22947.
(2010/08/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