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 郭国汀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 郭国汀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 郭国汀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 郭国汀
·神化首要分子神化党与邪教 郭国汀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陈尔晋论今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及前途与命运
·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作者:曾节明
***(44)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宪政人权民主绝食抗暴民权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南郭点评:列宁实质上对法律精神极无知或故意曲解,他有关无产阶级专政、革命、民主等论述纯属胡说八道。例如:1920年11月列宁在共产国际杂志上发表“专政问题的历史”称:“任何人不理解革命阶级为确保胜利的专政需要,均是对革命历史的无知。”[1]他辩称“不受限制的基于暴力的非法权力,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专政的准确含义。”[2]他公然声称“任何类型的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权力,不受法律,不受任何规则约束的,直接依赖强制的政权。”[3]他还狡辩 “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即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权力,不受任何法规制约,直接基于使用暴力的绝对权力。”[4]他主张“革命人民应创设其自已的法庭和惩罚,适用暴力,创制新的革命法律。”[5] 列宁曾援引马基雅佛利的名言:“为了实现既定的政治目标,如果必须诉诸野蛮的暴力,必须以最高效的方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进行,因为群众无法长期忍受野蛮。”按列宁的说法,暴力只要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就成为革命正义。列宁说:“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其实质是有组织的系统使用强制。”
   

   2010年8月15日
   
   
   27.列宁是个准法盲公然践踏法治
   
   列宁原是大学法律系学生,但他大一时,便因参加学生运动受其兄是被绞死的恐怖分子的影响而被大学开除,因而并未学习扎实的基础法学理论。后来虽然经自学考试他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取得了执业资格,由于他仅是以律师身份作掩护,并未认真研究法学也没有多少律师实务经验,他任律师近三年,仅办理过12起小偷与小额财产争议案,且全部败诉。因此列宁实质上是个不懂法律精神实质的准法盲。
   
   正于列宁实质上对法律精神极度无知或故意曲解,他有关无产阶级专政、革命、民主等论述纯属胡说八道。例如:1920年11月列宁在共产国际杂志上发表“专政问题的历史”称:“任何人不理解革命阶级为确保胜利的专政需要,均是对革命历史的无知。”[1]他辩称“不受限制的基于暴力的非法权力,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专政的准确含义。”[2]他公然声称“任何类型的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权力,不受法律,不受任何规则约束的,直接依赖强制的政权。”[3]他还狡辩 “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即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权力,不受任何法规制约,直接基于使用暴力的绝对权力。”[4]他主张“革命人民应创设其自已的法庭和惩罚,适用暴力,创制新的革命法律。”[5] 列宁曾援引马基雅佛利的名言:“为了实现既定的政治目标,如果必须诉诸野蛮的暴力,必须以最高效的方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进行,因为群众无法长期忍受野蛮。”按列宁的说法,暴力只要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就成为革命正义。列宁说:“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其实质是有组织的系统使用强制。” 1922年史利亚尼科夫,一位极少数出身于无产阶级的布党领导人之一,在布党第11次代表大会上直接质问列宁:“伏拉基米尔伊里奇昨天确认,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按马克思意义论,在俄国并不存在。请允许我祝贺您,代表了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阶级管理和行使独裁专制权力”![6]
   
   从上述列宁有关无产阶级专政与民主的说法,明显可见,列宁不是在讲法律,而是公然耍流氓。首先,无产阶级专政按马克思本意是指作为一个阶级的专政,而非作为一个党的专政,更非个人的专政(马克思原意之“无产阶级专政”本身已属谬论,因为政府是全民的公器而决非任何一个阶级或阶层的独裁权力机构,自由宪政共和的民主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公平公正公道的政治体制);其次,人类历史上并不存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皆实行法治,而法治的前提与实质乃是法律至上,立法至上,法律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亦即任何人或组织或权力包括总统国王政党均必须服从法律,因此在资本主义国家并不存在列宁所指的“不受任何法律、规则限制的绝对权力”。第三,封建君主专政也决非可以随心所欲,不受任何限制;即便是独裁君主也往往自称或自封是上帝的代言人,或天子或奉天承运,亦即仍然受上帝、天意、自然法的制约。第四,不受法律及任何规则限制基于暴力的绝对权力是标准的非法流氓暴政,若所谓无产阶级专政能够成立,则岂非非法流氓暴政万万岁?!无论纵观人类历史,还是横察世界各国历史,举凡暴政无一例外是短命的,因为人民有反抗暴政的天赋权力。号称无产阶级专政的所有共产党政权的本质乃是:共产党政治局或党魁个人非法专广大人民的政。由于其根本违反上帝法及自然法,因而自始即是非法无效的政权,人民有权利推翻颠复之!至于采用和平还是革命武力取于当权者的明理明智还是昏庸无道。
   
   [1] PSS.Vol.41. p.369.
   
   [2] PSS.Vol. 41. P.376. The dictatorship means unrestrained power based on force and not on law.
   
   [3] Lenin, Polnoe, Sobranie Sochinenii 5ed(Moscow, 1958-65).Vol. 41. 383.
   
   [4] PSS.Vol.41.p.380.
   
   [5] PSS. Vol.41. p.383.
   
   [6] 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739.

此文于2010年08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