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郭国汀律师专栏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南郭点评:列宁实质上对法律精神极无知或故意曲解,他有关无产阶级专政、革命、民主等论述纯属胡说八道。例如:1920年11月列宁在共产国际杂志上发表“专政问题的历史”称:“任何人不理解革命阶级为确保胜利的专政需要,均是对革命历史的无知。”[1]他辩称“不受限制的基于暴力的非法权力,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专政的准确含义。”[2]他公然声称“任何类型的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权力,不受法律,不受任何规则约束的,直接依赖强制的政权。”[3]他还狡辩 “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即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权力,不受任何法规制约,直接基于使用暴力的绝对权力。”[4]他主张“革命人民应创设其自已的法庭和惩罚,适用暴力,创制新的革命法律。”[5] 列宁曾援引马基雅佛利的名言:“为了实现既定的政治目标,如果必须诉诸野蛮的暴力,必须以最高效的方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进行,因为群众无法长期忍受野蛮。”按列宁的说法,暴力只要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就成为革命正义。列宁说:“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其实质是有组织的系统使用强制。”
   

   2010年8月15日
   
   
   27.列宁是个准法盲公然践踏法治
   
   列宁原是大学法律系学生,但他大一时,便因参加学生运动受其兄是被绞死的恐怖分子的影响而被大学开除,因而并未学习扎实的基础法学理论。后来虽然经自学考试他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取得了执业资格,由于他仅是以律师身份作掩护,并未认真研究法学也没有多少律师实务经验,他任律师近三年,仅办理过12起小偷与小额财产争议案,且全部败诉。因此列宁实质上是个不懂法律精神实质的准法盲。
   
   正于列宁实质上对法律精神极度无知或故意曲解,他有关无产阶级专政、革命、民主等论述纯属胡说八道。例如:1920年11月列宁在共产国际杂志上发表“专政问题的历史”称:“任何人不理解革命阶级为确保胜利的专政需要,均是对革命历史的无知。”[1]他辩称“不受限制的基于暴力的非法权力,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专政的准确含义。”[2]他公然声称“任何类型的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权力,不受法律,不受任何规则约束的,直接依赖强制的政权。”[3]他还狡辩 “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即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权力,不受任何法规制约,直接基于使用暴力的绝对权力。”[4]他主张“革命人民应创设其自已的法庭和惩罚,适用暴力,创制新的革命法律。”[5] 列宁曾援引马基雅佛利的名言:“为了实现既定的政治目标,如果必须诉诸野蛮的暴力,必须以最高效的方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进行,因为群众无法长期忍受野蛮。”按列宁的说法,暴力只要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就成为革命正义。列宁说:“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其实质是有组织的系统使用强制。” 1922年史利亚尼科夫,一位极少数出身于无产阶级的布党领导人之一,在布党第11次代表大会上直接质问列宁:“伏拉基米尔伊里奇昨天确认,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按马克思意义论,在俄国并不存在。请允许我祝贺您,代表了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阶级管理和行使独裁专制权力”![6]
   
   从上述列宁有关无产阶级专政与民主的说法,明显可见,列宁不是在讲法律,而是公然耍流氓。首先,无产阶级专政按马克思本意是指作为一个阶级的专政,而非作为一个党的专政,更非个人的专政(马克思原意之“无产阶级专政”本身已属谬论,因为政府是全民的公器而决非任何一个阶级或阶层的独裁权力机构,自由宪政共和的民主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公平公正公道的政治体制);其次,人类历史上并不存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皆实行法治,而法治的前提与实质乃是法律至上,立法至上,法律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亦即任何人或组织或权力包括总统国王政党均必须服从法律,因此在资本主义国家并不存在列宁所指的“不受任何法律、规则限制的绝对权力”。第三,封建君主专政也决非可以随心所欲,不受任何限制;即便是独裁君主也往往自称或自封是上帝的代言人,或天子或奉天承运,亦即仍然受上帝、天意、自然法的制约。第四,不受法律及任何规则限制基于暴力的绝对权力是标准的非法流氓暴政,若所谓无产阶级专政能够成立,则岂非非法流氓暴政万万岁?!无论纵观人类历史,还是横察世界各国历史,举凡暴政无一例外是短命的,因为人民有反抗暴政的天赋权力。号称无产阶级专政的所有共产党政权的本质乃是:共产党政治局或党魁个人非法专广大人民的政。由于其根本违反上帝法及自然法,因而自始即是非法无效的政权,人民有权利推翻颠复之!至于采用和平还是革命武力取于当权者的明理明智还是昏庸无道。
   
   [1] PSS.Vol.41. p.369.
   
   [2] PSS.Vol. 41. P.376. The dictatorship means unrestrained power based on force and not on law.
   
   [3] Lenin, Polnoe, Sobranie Sochinenii 5ed(Moscow, 1958-65).Vol. 41. 383.
   
   [4] PSS.Vol.41.p.380.
   
   [5] PSS. Vol.41. p.383.
   
   [6] 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739.

此文于2010年08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