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杜绝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三项原则
·郭国汀律师系统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论文目录
·郭国汀中共政权已经彻底流氓化
·中共是极端残暴下流无耻的流氓暴政 郭国汀
·怀念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杨天水/张林
·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及专制暴政与人种信仰关系的论战 郭国汀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我的退党(社)、团、队声明
·从中共控制媒体看中共政权的脆弱
·关于加国公民起诉江泽民罗干李清王茂林案的宣誓证词(英文)
·中共极力扶持缅甸军事专制政府及苏丹专制暴政
·请胡锦涛立即停止疯狂攻击郭国汀律师的电脑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申曦(曾节明):剥胡锦涛的画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36)中共司法体制批判
·从人权律师的遭遇析中国人权的实际情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南郭点评:政治流氓远比社会流氓危害性严重得多也更下流无耻得多,因为黑社会流氓仅是危害地方,且黑社会多少还遵守一定规则和道德底线,比如民国时期上海黑社会老大杜月笙,其势力范围仅及于上海市,尽管其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勾当,但他也干过不少善事好事,以致许多社会名流对他赞赏有加; 列宁是苏联秘密警察的始作俑者,授予其生杀予夺至高无上的无限广泛权力,因为列宁认为没有秘密政治警察,苏维埃政权将不可能生存。全世界各共产党政权全部依赖秘密政治警察进行特务极权恐怖统治才能运转,因为共产党极权暴政皆没有任何人权,法治和新闻自由生存的馀地,必须依赖暴力,恐怖和谎言进行统治。而秘密政治警察则是实施此种恐怖统治的最佳工具。 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党其实远不如黑社会流氓,完全不遵守任何规则,且杀人抢劫暴力恐怖完全没有底线。而中共暴政与苏共比较有过之无不及。
   2010年8月8日第232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7.列宁与暴力毁灭民主制度强行解散制宪议会

   
   “十月革命”攻入冬宫的并非布党的军队,而是那些衣衫滥侣的暴民,大多是野蛮残暴的暴徒。1917年10月25日深夜2点,冬宫落入起义者手中。右派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此时发表一篇联合声明:“布尔什维克党政变应受到谴责,应立即与临时政府谈判,组建新的民主政府。”随后成立的全俄苏维埃中央委员会,布党占62人,社会主义革命党占28人,而孟什维克仅有6人(他们拒绝出席)。
   
   临时政府原已定于1917年9月30日举行选择举,6月14日颁布法令决定拨款600万卢布用于选举费用。后来因其他要务,克伦斯基内阁决定将选举推迟至1917年11月28日。一共703名代表,分别由布尔什维克党占168名,社会主义革命党299名,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39名,孟什维克党18名,大众社会主义党4名,卡得兹(Kadets)17名,其馀158名由各民主团体分享。
   
   1918年1月8日,议会开始选举,布尔什维克党派兵把守通往制宪会议所在T宫的所有通道。共有410名代表出席大会,并由切夫斯特索夫主持开幕式,但无人听到他简短的演讲,因为布党代表和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代表故意敲桌跺脚弄得燥音震天动地。
   
   1918年1月12日,俄国历史上第一个民主选举产生的俄国宪政议会成立,布尔什维克党仅获707张选票中的175张(24%)选票,而社会主义革命党获得比布党多两倍的选票,列宁随即下令于1918年1月16日夜间强行武力解散议会。逮捕全俄选举委员,关押四天四夜不予任何食物及睡眠场所,迫使他们屈服。列宁宣称:“苏维埃比全世界所有的议会更优越。人民要求废除议会,故我们废除之,我们执行了人民的意志。”[1] 而这一强暴民意的任意妄为似乎未引起全国任何特别反应。少量示威者很快被军队镇压,造成20人丧生。
   
   1918年1月17日是布尔什维克党专制的一个重要分水岭。此时布党的最大威胁来自工人,因经济破产,粮食涨价引发抢粮事件,导致全社会不满情绪漫延。列宁下令所有农民必须交出多馀的粮食以换取收据,凡是抗拒不交粮者,就地枪决。特赛乌鲁帕接到列宁的命令后,认为若执行该命令将会造成大屠杀故放弃未执行。布党通过强行取消宪政议会达到了目的,夺取得政权。布党变成永远与暴力结婚,同时自由被该罪恶婚姻彻底埋葬。
   
   1918年4月,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人帮助布尔什维克党粉碎无政府主义者的抵抗,并帮助布党扩大在农村的影响,包括支持臭名昭着使没收农民产品合法化的1918年3月13日法令。暴力实质成为布党新政权控制农民的唯一手段。但是当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人反对布列斯特和约,并从政府中撤出时,布党趁机于1918年7月6日将他们一网打尽,群体逮捕入狱和关入集中营。
   
   十月革命后,季诺维也夫曾建议将右派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纳入政府,托洛斯基等人的拒绝,认为不可能合作。列宁对此大为赞赏:“从那以后没有任何一个比托洛斯基更好的布尔什维克。”列宁是启示者,托洛斯基是煽动者,而斯大林则是执行者。
   
   18.列宁与秘密警察恐怖统治
   
   1917年8月孟什维克领导人阿布拉莫维奇与秘密政治警察头子德泽尔津斯基有一段关于宪政的对话:德氏说:“我们将通过暴力将特定的阶级全部消灭。”
   
   1917年11月8日,在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本来已废除死刑。列宁怒斥道:“这是一个严重软弱的错误,一个太平的幻想!”
   
   1917年12月苏共设立契卡,即反击反革命和颠复者的特别委员会。列宁亲自创设契卡,并授予其全权逮捕、侦察、判决和执行的绝对权力。
   
   1917年12月6日,根据列宁之选任一位“无产阶级雅格滨”的指示,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政治局全体一致选举德泽尔津斯基为首任苏联秘密政治警察(即契卡[2])头子。契卡的权力巨大,往往无法无天。除了德泽尔津斯基之外,契卡在布党的主要成员有雅科夫,斯维得洛夫,斯大林,托洛斯基及列宁。
   
   托洛斯基于1917年12月14日预言“不到一个月内,这种恐怖将发展成全面恐怖形式,正如法国大革命那样。不仅监狱,而且断头台皆将成为我们的敌人的归缩。”几周后,列宁在一个工人聚会上演说,再次号召实行恐怖,并将恐怖解释为革命阶级的正义。“只要我们未能让投机商接受他们应得的待遇--子弹射入他们脑袋,我们将不能获得任何东西。”[3]
   
   1918年赛尔格勒在《苏联的红色恐怖》书中称:卡契第一任头目马汀(Martin Latsis)于1918年11月1日发布一命令:“我们不向特定的个人宣战,而是要消灭整个资产阶级,你们的调查无需查找被告干了什么,在何时何地说了什么 反苏维埃的言论的任何书面证据。首先应问他们的阶级出身,他的根源,他的教育,训练和工作”。[4]
   
   1919年2月15日,列宁签署一项命令:授权地方契卡从未清扫大雪的铁路沿线地区抓捕农民人质。“如果铁路线积雪未清扫干净,人质将就地处决。”
   
   1921年5月14日,在列宁提议下,苏共政治局通过决议授予政治警察使用最高处罚方式即死刑权。[5]苏联集中营、枪决、群体恐怖、国家之上的无限权力机构均属于列宁原创。列宁说“一个好的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个好契卡主义者”。[6]亦即“一个好的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个好秘密政治警察”。[7]
   
   1922年列宁在第九届苏维埃代表大人上说“没有此种(契卡)机构,工人政权不可能生存”。[8]可是在《国家与革命》中列宁却说“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国家机器将被打碎,国家将开始消亡”。而实践中自1918年开始苏共即大建集中营。
   
   1922年1月,苏共进一步强化镇压功能,授予秘密政治警察最广泛的人身和精神强制权,法院必须包括由政治警察选定的人组成。
   
   1922年秘密政治警察(GPU)下令对帕特里阿克(Patriarch Tikhon)东正教教宗进行审判,同月又将11名神父判处死刑,理由是他们破坏教会财产。
   
   1922年5月20日列宁在致秘密警察头子德泽尔津斯基的信中,计划将所有曾帮助反革命的作家和教师驱逐出境。第一批60名着名知识分子,哲学家,作家,历史学家,大学教授于8月16-17日被捕,9月被驱逐出境。每人均被迫签署一项声明:“若再回苏联,将立即被处决。”[9]
   
   列宁是苏联秘密警察的始作俑者,授予其生杀予夺至高无上的无限广泛权力,因为列宁认为没有秘密政治警察,苏维埃政权将不可能生存。全世界各共产党政权全部依赖秘密政治警察进行特务极权恐怖统治才能运转,因为共产党极权暴政皆没有任何人权,法治和新闻自由生存的馀地,必须依赖暴力,恐怖和谎言进行统治。而秘密政治警察则是实施此种恐怖统治的最佳工具。
   
   [1] Lenin, polnoe sobranie sochinenii, ( Moscow, 1961-65) Vol.35.pp.240-1.
   
   [2]首任秘密政治警察(叫做契卡)头子是德泽尔津斯基(Dzershinsky),二任孟津斯基(Menzhinsky)改称(GPU),三任雅哥达(Yagoda),四任爱佐夫(Ezhov)变称(NKVD),五任贝利亚(Beria),六任塞洛夫(Serov)改称克格勃(KGB),苏共总书记安德罗波夫是第七任和普京是第八任特务头子.除了首任系自然死亡外,第二至第四任特务头子皆死于非命。
   
   [3]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59页。
   
   [4]Quoted at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p.8.
   
   [5] Rtskhidni f.17.op.3, d.164.I.2.
   
   [6] Lenin I Ve Cheka, Moscow, 1975. Pp.231-232. Lenin said that a good communist is also a good chekist at the sametime.
   
   [7] Lenin I Vecheka, Moscow, 1975, p.363. A good communist is a good chekist(secret policemen).
   
   [8] Lenin I Ve Cheka, Moscow, 1975,p.544.
   
   [9]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750页。
   
   
   

此文于2010年08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