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空間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伟大的猪》更的的
·《腌笃鲜》更的的
·《老黄瓜》更的的
駢文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小說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一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二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三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四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五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六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七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八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九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金蛇狂舞》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惊蛰。
   
   平地一声雷,豁剌剌。蛇虫百脚震得浑身一抖,又是一抖,再想躺着睡是睡不着了,肚子好饿。不是弄白相的,几个月潜伏着不吃不喝了,又没学会辟谷。
   
   转过头来借着闪电光打量,原来圆滚滚的身子似乎苗条了许多,肚子白如凝脂,似乎减肥增白了。光线不好,看得也不是十分清楚。

   
   但是还是先躺着,等电闪雷鸣止了再说。雷公的精确制导武器有时候也瞄不准,说不定就误炸了。虽然瞄准的是妖孽精怪、奸人贼子,但是误炸了也不会赔偿,死蛇一条。死蛇是很惨的,给人囫囵剥了皮去糊琴筒,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
   
   继续盘绕着,想想外面的世界。去年蜕了一层白花花的皮,不知道遗留在哪里了。
   
   好了,听起来外面声音忽然小了,一缕冰凉雨水灌进来了,出去还是不出去?不出去不是饿死就是淹死。出去。
   
   探出头去,将信子伸出闪闪烁烁感觉,哎呀,好清新的空气。于是把身子像弹簧一样一曲一折,窜出去了。自己赞一声:轻功好生了得!
   
   哇塞,还有几滴残雨,地上都是积水,白亮如银。经小风一吹,就像服了排毒养颜胶囊一样,一个冬天的毒气荡涤无存。昂起脖子看,春风吹又生的草已经碧绿,地毯似的。
   
   嗖,试试身手,身体成了几个S,滑溜无比,自己觉得在飙车一般。看见几条蚯蚓在泥水里打滚,打个招呼:新年好。蚯蚓回答:How it rains !
   
   三五只麻雀在天上掠过,带过去一路啁啾,看起来仍然是话唠,积习难改。一只疙疙瘩瘩蟾蜍蹒跚着,忽然止步,一只前肢停在半途,进退两难、举棋不定,警惕地注视动静。它以为自己是什么?土疙瘩一块。
   
   在碧草上游走,还是有些隔年的下床气。盘曲着过了一个苦秋寒冬,筋脉滞塞,尚未来得及打开,且洗个澡先。池塘,忽然宽阔了一倍。紫色、黄色的几片浮萍,浮萍上积着珠子似的晶莹雨滴,一片上面还有一只初生田螺,螺壳几乎是透明的,小家伙。
   
   两只虾在浮萍下进进退退,几十条小腿前前后后划水,好不容易夹住了什么,立即急吼吼往嘴里送。一条鲫鱼摆动着鳍稳稳地来了,虾子弓身撤退,躲到岸边。
   
   昂头从池塘里游过,一池塘三角形的涟漪跟在身后,好凉的水,爽,但是脖子都要冻僵了。颈椎炎、骨质增生、腰间盘突出就是这么来的,年轻时不注意啊。不管它!
   
   游过了池塘,一颗老柳树横卧在水面上,枯黄的柳枝依然枯黄,仔细看,已经透出一些芥子大小的绿芽,春天悄然来了,然后就是生命搏动的夏天,闯荡江湖的大好时机。缠曲而上,故意东绕西绕,忽快忽慢,此乃太极功夫之要义,在残枝败叶中擦干水迹。
   
   终于到了柳梢头,缠住了湿漉漉的枝条。向着雨后的迷蒙天空,乌云已经散尽,在最高端扭来扭去,把头翘起泼风似的绕着圆圈;又勾住柔嫩柳枝,兀自像风扇一般大回环,肆意癫狂。猛然屏住,笔直地剑指上方,这一招叫做天外飞仙,信子伸伸缩缩几乎直接亲吻苍穹。
(2010/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